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輪番上陣

        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輪番上陣

              只感覺原本脹鼓鼓的胸前小點兒,被舔得酥酥麻麻,渾身沒勁兒,癢,癢到心里,癢到靈魂深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花花的身子一擺,潔白如玉的蓮藕小臂纏在了龍根脖子上,櫻桃小嘴兒貼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唔,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展開色爪,上下其手,一起行動,揉搓著白嫩大饅頭,右手如同狡猾的泥鰍一般,滑倒了小腹處,摸著毛茸茸的雜草堆兒,頂開緊緊夾在一起的渾圓大腿。輕車熟路的捅進兩片面包之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啊.....輕點兒......”田翠芬支支吾吾,身子一熱,不知哪里來的力氣,緊緊把龍根的腦袋兒按在胸前吃奶。感受著小蓓蕾傳來的異樣酥麻,下面緊跟著一股熱流噴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,就是噴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熱熱的,黏黏的淡白色液體跟漿糊似得飛濺出來,噴的到處都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松手...快.....啊.....”一聲悶哼,白花花的身子一軟,田翠芬四仰八叉的躺在玉米地里,任由龍根為所欲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久好久沒這么放肆過了,啥倫理道德,都他娘的見鬼去吧。偷男人怎么了?只有偷男人,才知道做女人原來可以如此美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快,快,快把你的大棒子,塞,塞進來.....我...不行了.....嗯哼....”呻吟銷.魂蝕骨,仿佛來自靈魂深處的召喚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趴在白花花的肚皮上一陣忙乎,砸吧的一嘴哈喇子流在了肚皮上,這會兒也被田翠芬給整得入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咋沒發現,婆娘胖了,能有這么誘人呢?胖怎么了,趴在肚皮上就跟彈簧床似得,整起來有彈性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黑漆漆的擎天之柱出鞘,帶出洶涌澎湃的煞氣,晃悠著虎頭虎腦的巨蟒之頭,怒指著黑漆漆的雜草從中。兩片厚厚的泛紅面包片沾滿了白色漿液,滑滑的,黏黏的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擎天之柱用腦袋頂了頂,磨了磨,感受到田翠芬灼熱的體溫,迫切的心情,巨蟒怒吼一聲,扛槍而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!”一聲,猛地刺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媚眼猛地睜開,白色瞳孔急劇放大,巨痛襲遍全身,靈魂如遭重擊,原本軟綿綿的身子更加沒了力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感受著被緊緊包裹住的巨棒,龍根展開了新一輪的腰腹運動,慢慢抽送起來,遵循著三淺一深的真理,悅耳動聽的呻吟聲慢慢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啊啊啊....嗯,舒服....哦唔....”最后一下擎天之柱猛然頂到最深處,靈魂震顫是什么感覺?

              欲死.欲仙,做神仙也沒這么舒服啊....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抿著櫻桃小嘴兒,一張一合,喘著粗氣,胸前兩聳高挺的大香瓜,隨著抽送一跳一跳的,掀起一排白花花的肉浪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噠噠噠”

              肥臀撞擊著毛茸茸的大腿根子,卻看見黑黢黢的大棒子跟電動鉆一樣一次又一次的竄了進去,帶出一抹一抹的白色漿糊。感覺好像石油工人在鉆石油似得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小龍,快,快點兒....我,我要到了,快,快。送我上,上天堂。啊....爽,爽.死了.....”田翠芬兩手緊扣著龍根腰背,感受著沖入云端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怒吼一聲,腳踝一抓,搭在肩膀上,黑黢黢的小縫兒正對著自己,心里突然萌生出一個念頭,——要把這水給堵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再也不是噼里啪啦的細微撞擊聲了,而是擎天之柱猛烈刺入小溪口的蓬勃之聲,次次捅入最深處,直達花心深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一陣猛烈的歡呼、呻吟,捂著腦袋兒軟了下去,下面的水都給放完了,身體里再也沒有了力量。攤在玉米地里,張開嘴巴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兒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龍根一大巴掌扇在屁股邊兒上,有些不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嗯,”田翠芬一聲悶哼,說不出的爽,“咋了?打我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好氣道:“老子還沒到呢?來接著日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粗暴的扳開兩條白花花的大腿,擎天之柱對那一抹濕滑之地早已輕車熟路,閉著眼睛也能找到!腰板猛地一挺,又給刺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疼痛不止,下面都給日紅腫了,自己去了七八回,這大棒槌硬是沒軟下來的意思,依然噼里啪啦的干著自己,小溪口扯開了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不,小,小龍,別,別日了,我,我遭不住了.....啊啊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管不了那么多,依然猛烈刺入。刺入帶起陣陣水聲,啪啪啪,噠噠噠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觀戰許久的吳貴花,越看越心驚膽顫,親眼看著巨棒一次又一次的刺入,一次比一次兇猛,如同森林里的野獸一樣,硬挺挺的絕不低頭服輸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果然是龍根,人如其名吶,這戰斗力要完全釋放出來,還不得把自己活生生的捅死,爽.死?媽呀.....”吳貴花小心臟嚇的直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身體某個地方卻發生了變化,下面那條小縫兒砸的又流出了一捧熱乎乎的水珠,把兩片面包都給沖開了,粘乎乎的膩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啊....”田翠芬求饒不斷,腦袋兒一偏,見吳貴花用手摳弄著下面,頓時求道:“貴花姐,快,快救救我....我,我不行了,遭不住了...再日,日,就死了.....啊....啊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“嘿嘿”壞笑兩聲,停了下來,撥開雜草從,瞅了瞅那小縫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,小龍根硬生生將兩片厚厚的面包給擠開,磨的又紅又腫,黑黢黢的棒子上還帶著點點紅色血絲。是不能繼續整了,這婆娘嫩的慌,一棒子捅下去就知道沒多少經驗,比不得吳貴花那婆娘,那騷婆娘日的多了,輕車熟路,適應能力也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來,我來捅兩下。你先休息休息,等會兒接著日你。你們倆輪番上陣,不整到天黑絕不收兵!”話剛說完,龍根一把扯過吳貴花,對著小洞“哧溜”一聲給扎了進去,片刻間又響起了哼哼哈嘿的呻吟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原本有些干涸的小溪,被捅了三五下,水就出來了,啪嗒啪嗒流個不停,小黑洞再次被巨柱填滿,塞的滿滿當當,無比緊實。吳貴花扭動著屁股蹲兒,面對巨棒沖擊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良久復良久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嗯哼...小龍,快,快...我,我,我要到了....啊..啊...啊...”吳貴花瘋狂的扭了起來,飽滿酥.胸一陣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緊抓住吳貴花,一陣狂風驟雨般的攻擊,將吳貴花送入云端巔峰,巨棒抽出,帶出一捧飛濺的粘稠汁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該你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嚇傻了,驚愕得不明所以。自己還沒緩過勁兒呢,那根棒子怎么還沒到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”下面一痛,喘息不斷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