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整爽了!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整爽了!...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還在回味著方才的美妙,下面小縫兒撕扯成了兩個大,紅腫帶血,還沒回過神來,一根兒滾燙的大棒槌再次塞了進去,擦出“滋溜滋溜”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由慢變快,從短到長,龍根掌控這身下巨蟒開始進進出出,撞擊著田翠芬白花花,胖乎乎的身條。每一次撞擊帶起陣陣輕晃,白花花的躺在玉米地里,一搖一蕩,蕩的龍根心神一陣蕩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,輕,輕點兒...”田翠芬舔著干涸的嘴唇開啟了一陣急促的呼救,“貴花,貴花姐,快,快,你來,你來替我....我,我不能日了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打算放過田翠芬,雙手緊抓著田翠芬兩團脹鼓鼓棉花球,棉花球在沖擊慣性之下,蕩成兩只跳躍的小白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扛著兩條圓潤大腿,再次對著黑黢黢的小縫兒一陣猛烈抽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掙扎著從地上了坐了起來,見雄赳赳氣昂昂的巨棒好似永遠的鋼棍兒一樣不會軟,來來回回,瘋狂的干著田翠芬,心下掀起一陣波濤駭浪!

              男人,什么是男人?這才是真爺們兒啊,胯下騎兩女,一棒子捅得自己哇哇大叫,這不是爺們兒是什么?

              只有真正見識了龍根的擎天一棒方才知道,原來自己男人連牙簽兒都不如!大,太大了!爽得人靈魂都跟著顫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娘當初怎么瞎了眼,嫁給陳二狗那個中看不中用的求玩意兒了?嫁給小龍多好啊,哪怕身無分文,解不開鍋,也要天天趴炕上跟著干啊!給捅死了都無所謂,做女人就得瘋狂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心想著,吳貴花大腿猛地被扳開,被掀倒在地,下面小縫兒驟然間被塞滿,一聲悶哼,緊緊摟著龍根,等著黑色大蟒蛇再次把自己送入天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“嗯哼...哦,,嘶.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忘情而放蕩的發出陣陣呻吟喘息,扭動著大屁.股,一撅一撅,配合著龍根一次又一次的沖撞,下面被撞的濕漉漉的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休息片刻的田翠芬稍稍恢復了一些力氣,再次面對大蟒蛇的刺入,沒之前那么痛了,洞內的脹痛早已化成了舒爽,無比滿足的緊實飽滿之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聞聽吳貴花醉生夢死一般的呻吟喘息,這才抬頭一看,不看就算了,一看嚇了一大跳,從自己這個角度看過去,那條大蟒蛇正猛烈的刺插著吳貴花屁股縫兒正中那條溝壑,兩面嫩滑滑的面包被整的不成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黢黢大蟒蛇每一次的深入刮出一抹白森森的漿糊汁液,每一次的探入勢必讓吳貴花靈魂震顫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強壯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天萎?媽.的,老娘又被人給騙了!”田翠芬暗暗道:“早知道小龍有如此兇猛的大棒槌,自己哪里會守這些活寡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條棒子以后一定要多用用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啊...啊...”吳貴花發出一陣狂風驟雨般的呼喊,眼看就要到了頂峰。“翠芬,翠芬,快,快來救救我,不,不行了,我...啊....嗯哼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說著又是一股熱流從體內揮灑而出,白花花的身子一軟,癱軟了下去,哈馳哈馳大口喘著氣兒,臉,脖子都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還沒準備好,就被龍根一把扯了過去,摁趴在地上,“啪啪啪”大巴掌連著三下扇在白花花的大屁.股墩兒上,掀起一陣陣肉浪。大大的屁股墩兒白里透紅,正中小黑縫兒果然與眾不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”田翠芬圓圓的大屁.股一扭。看的龍根心神幾乎失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也不是沒見過好看的屁股,像沈麗紅,陳香蓮,那大屁.股一搖一擺的,抖的多圓?田翠芬的大屁.股不翹,可是圓,就跟圓規畫出來似得,標準的很,扳開屁股縫兒,正中心就是圓乎乎的屁.眼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,田翠芬的屁股蹲兒白嫩,嫩得輕輕一掐一捏仿佛都能滴出水兒來似得,嫩滋滋的;再者,田翠芬這屁股蹲兒肥,很有肉感,一把摁下去摸不到骨頭,手一松,刷的一下又給彈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才一棒子給塞進去,白乎乎的肉球都給自己彈了回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”,龍根咂咂舌,揉搓著兩半兒大大的屁股,硬生生的給扳開來,猛得一松手,掀開一陣肉浪,如此反復,屁股墩兒不一會兒就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一聲脆響,田翠芬身子一震,發出一聲悶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屁.股不操白不操,扶著黑黢黢的大蟒蛇,磨砂著紅腫起來的泛紅面包片兒,硬生生給頂出一捧小溪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巨棒一竄,如同泥鰍鉆入爛泥巴似得,腰身猛的一挺,整個兒大蟒蛇給送了進去,只看見黑漆漆的雜草和掉在下面的兩顆原子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原子彈撞擊著田翠芬略顯雜亂的小腹,啪啪啪的響聲再次響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啊...輕,小龍,輕點兒,你翠芬姐下面嫩的....慌...啊哦,唔....”悶哼一聲,田翠芬雙手撐了起來,兩團白花花的大面團垂了下去,隨著巨棒推動慢慢搖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搖啊搖,叫啊叫,時間眨眼又過去了半個多小時!

              一次次將兩個騷婆娘送入云端,這一次巨蟒終于有了腫脹的感覺,表皮被包裹的嚴嚴實實,好像有什么東西緊緊夾住巨蟒似得,龍根加大了力度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唔....啊...痛,啊....痛的爽.....小龍,快,來.....”欲死.欲仙的田翠芬語無倫次的喊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亦不含糊,開啟巨棒震動加速度模式,瘋狂涌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啊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疾風驟雨,如同夏日的雷雨一般,噼里啪啦一陣響雷過后,田翠芬下面嘩嘩如瓢潑大雨一般,小縫兒飛濺出一捧熱乎乎的白色漿糊。龍根拔出巨蟒,使勁兒擠壓著巨蟒的腦袋兒,將殘存在其中最后的一點兒精華擠出來,抹在田翠芬白花花的屁股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書上都說,男人的那個玩意兒抹在女人肌膚上有美白的效果,這白花花的大屁.股可不含糊,得把這份兒雪白水嫩繼續保持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舒服!”龍根躺了下來,黑黢黢的巨棒終于軟了下來,這一天干的可帶勁兒了,雖然沒干到天黑,可也里天黑不遠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貴花嬸子,日的還爽不?”龍根壞笑道,“你呢,翠芬姐,舒服不?高.潮沒,要不再來一炮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聞言連連擺手,“不了,不了,今天夠了夠了。你把姐姐可整爽咯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沒有多說,一臉的滿意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