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想不想當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想不想當...

              悶熱!是夏日的主打曲,連蟬都懶的叫喚了,可見天氣熱到什么程度了?

              村頭小賣部里,沈麗娟沈麗紅倆姐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哪里還顧得了什么熱不熱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姐,咱們馬上找到小龍,收拾東西,連夜逃走!”沈麗紅一臉憂色,一跺腳一咬牙,胸前汗衫里一對大奶.子一陣搖晃,“就到二牛家躲一陣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實在不行,咱就在那扎根兒了就不回來了!支書的腿都讓小龍給整斷了,咱們往后還能有好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急的眼珠子都快落下來了,哪里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?走是可以走,可如今小龍哪兒去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姐,這一個下午,陳天云那王八蛋都來要了兩次錢了,前前后后給了快一萬了都,咱有多少家當啊....”見姐猶豫,沈麗紅催促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不想想,老陳家都是心狠手辣的主兒,不說陳天明,陳二狗,那土豪陳天云就夠咱們受得了,不跑還等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,上哪兒去找小龍啊?”沈麗娟一急,眼珠子就落了下來,嘩嘩的流著,止都止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龍在姐妹倆的心里可不是大侄子那么簡單,干過了自己,就等于是自己的男人,有幾個婆娘不心疼自己的男人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找啥找,我這不回來了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后門幕簾一挑開,龍根高大的身形邁了進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回來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如見了自家男人一樣親切,估計見了自家親爹都沒這么激動,眼淚鼻涕一滑溜的全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哭個求啊,老子又沒死,咋的,擔心以后日不成了,嘗不了我這根兒大棒子啦?”龍根壞笑著掐了一把沈麗紅爆挺的大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啥時候了,還有心情開玩笑。”沈麗紅俏臉微微一紅,拍開龍根色爪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笑抽回手,在玉米地干了大半天,日得骨頭都快散架了,休息了一陣兒正在回家。褲襠那陀玩意兒戰斗力強是不假,可自己畢竟不是鐵人三項,就算大鐵棒還有磨成針的時候呢,所以,還得悠著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從玉米地里扳了幾根兒玉米棒子,河邊沖涼時又給抓了兩只大王八,琢磨著晚上回來好好補補,哪知道一回家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逗你嬸嬸了,快,收拾東西,咱們趕緊離開!”見龍根安然無恙的回來,沈麗娟懸著的心算是落了下來,當即道:“你把陳天明那混蛋的腿給整斷了,一會兒陳天云那狗日的帶了一大幫人就來找麻煩。揚言要把你給剁了,咱們還是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撇嘴,一臉的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紅嬸嬸,你先去把廚房里的王八、玉米一鍋給我燉了,我得好好補補,補了咱們晚上接著日,讓你懷上崽兒,將來生個大胖小子。也像我這樣長個大雞.吧,逢人就敢上去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俏臉兒一紅,一爆栗子敲龍根腦門兒上,這小子咋就沒個正經呢?自己急得都快跳河了,這小子還顧著褲襠那玩意兒呢,等安全了再干那事兒不成嗎?一想上炕的事兒,沈麗娟就紅了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喂,表嬸,你這是干嘛?”龍根吃痛,喊了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叫啥叫?”沈麗娟瞪了龍根一眼,正經道:“你都把人整成那樣了,還不跑等啥?等著挨刀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沈麗紅也嘰嘰喳喳嚷了起來,說那幫人多么的兇殘,多么的霸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,麗紅嬸嬸,你們相信我不?”等二女嘰嘰喳喳說完之后,龍根這才認真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二女對自己都不錯,打心眼兒里關心自己,也就別人她們操心了,至少得把眼前的麻煩解決掉才是。讓自己離村,那是絕無可能!自己還沒把村里的騷婆娘日完呢,得挨個挨個日投降了再說離開!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不明白龍根為何如此鎮定,再看龍根的眼神兒,前所未有的堅定,自信,臉上說不出的正經。不由得點了點頭,這不僅是自己大侄子,也是自己的男人,女人就改相信自己的男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也相信!”沈麗紅豁出去了,打從用過龍根褲襠里那根兒大棒子的時候,就毫無條件的相信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能長出那么大玩意兒的男人還不值得相信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相信就好,來,給我摸一個....”龍根一把拽過沈麗紅,大手順著汗衫領口摸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顆大香瓜被抓在手里,無比緊實,彈性十足,滑膩膩得跟羊脂玉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大屁.股一扭,從龍根懷里掙開。沒把大事兒解決,還真沒心情上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都啥時候了還這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不滿的抱怨了一句,心里有些酸溜溜的,為啥小龍剛才不一把摟著自己摸,偏偏要摸妹妹呢?難道說自己真的老了,奶.子萎縮了,屁股也不翹了,臉蛋兒不好看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”龍根訕笑兩聲,剝了兩顆花生米扔進嘴里,嚼了起來。“表嬸兒,問你個事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你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當村長不?有史以來,村里第一個女村長。”別瞧龍根一臉yin蕩的笑,可話里卻透著無比的自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村長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嚇了一跳,這事兒自己可從來沒想過,也不敢想!當官兒不都男人干的事兒嗎?自己一婆娘,只會算點兒小帳,哪里是當村長的料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就是村長!”龍根信誓旦旦。“只要你想當,我就有辦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辦法?”問話的是沈麗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實在鬧不明白,咋幾個月不見,龍傻子不僅不傻了,褲襠那陀玩意兒也能用了,不僅能用了,還把自己捅的死去活來,差點兒去了閻王殿報道。偏生這腦袋瓜子也好使多了,膽子也大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剛把人村支書腿給整斷了,這會兒琢磨起村長的位置了。該說他是缺心眼兒呢,還是心大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我有我的辦法哦......”龍根邪邪一笑,腦袋又靠了過去,趁沈麗紅不注意,手一下伸到褲襠里,攪騰了兩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一臉臊紅,費勁力氣才把龍根的手給扯了出來。正欲發火,龍根卻是認真說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讀過書,懂法律,更讀過《厚黑學》,你們聽我的準沒錯,這樣啊.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