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我有大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我有大...

              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上河村有山有水,除去一年四季在黃泥巴地里刨土銀子之外,人們也常到河邊撈撈魚,上山打點兒野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河村河灘里都是天然生長的魚,個頭不大,味道卻很是鮮美,拿去賣價格也不低。只是天然的畢竟少之又少。鄉下人窮怕了,見河里的魚蝦能變成錢,三五兩下就給整沒了,物以稀為貴倒是不假,可要一丁點兒魚蝦的影子也沒了,就等于絕了種。這條財路是發不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龍根想要吃魚,啥時候都能摸到。不僅是抓魚技術好,而且地方選擇也不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順著小河往上走,是一片深山老林,村里很少有人上去,就連打槍的獵人也不敢上去。據說里面有斑點豹子,張嘴就要吃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扯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對此,龍根嗤之以鼻,屁大的村,一家燉肉全村都能聞見肉香,就村邊上那破山上還能有豹子?

              只有龍根知道,村里溪流的源頭來自這山里,什么魚蝦,王八都是山里流出來的,所以每一次龍根都能逮著大王八回家燉,不然褲襠里這玩意兒怕真沒這么大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...嚶嚀...嗯哼....啊....啪啪啪....嗯哼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之間,一陣斷斷續續的呻吟悶哼響起,龍根連忙止住了腳步,自己對這聲音可熟悉的很,剛才還聽見黃翠華叫喚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讓龍根奇怪的是,大白天的除了自己,還有人敢偷吃野食?究竟是哪家的婆娘這么大膽子,自己這么好的大棒子不用,還去偷人?

              循著聲音找了去,龍根躡手躡腳的進了山,路邊的樹桿上拴著一頭大黃牛,大黃牛看了龍根兩眼,低頭吃起了草,里面聲音越來越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是魏文武家里的老黃牛嗎?”龍根認得這頭牛,村里只有村長魏文武家里養黃牛,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啊....啊....啪啪啪.....”水聲響起,聽這急促的呼吸聲已然快到巔峰,不想錯過好戲,龍根快速摸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原來是楊英騷婆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樹林里,楊英脫得光溜溜的,靠在大樹根子,上下齊手,左手捏著大奶.子,搓啊揉的,跟揉面團蒸包子似得,右手對準大腿正中毛茸茸的叢中猛然捅了起來,啪啪啪的水聲帶起陣陣白色漿液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.嗯額哼......”楊英醉眼桃花,神情不知道是享受還是痛苦,嘴唇都咬破了,時而夾著大腿,時而顫抖著身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牛大這缺德玩意兒得軟成啥樣了,瞧這騷婆娘饑渴的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暗罵一句,慢慢走了出來,楊英這婆娘自己今天是日定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英,英姐,你,你干啥呢?”龍根一臉驚恐的沖了過去,一把扯開楊英直往下面捅的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咋把下面都給捅露了呢,你瞧這水,嘩嘩的流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竄出人來,楊英嚇了一大跳,見是龍根,不免有些生氣,可渾身酥酥麻麻的,提不起絲毫力氣,那地方的確出了不少水,屁.眼兒沾的都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,你來,干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沒打算遮掩胸前的一抹白,就算跟男人現場干給龍傻子看,這傻小子也不明白,原來尿尿那地方可以那么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路....路過...”龍根吸溜了一下嘴角哈喇子,轉眼看了看楊英騷婆娘毛茸茸的下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是村里年紀最小的媳婦兒,才十八歲就過了門兒,原以為牛大得把楊英日得大腿一撇一撇的,可沒想到,牛大是個求玩意兒,中看不中用。楊英根本就不夠吃,往往半夜里自己摳弄摳弄了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出門放牛,到了這地兒,把牛拴了準備尿一泡,提起褲子見四處無人,色心一發,蹲著摳弄了起來。地兒偏遠,也不擔心有人聽見,下面越來越癢,越來越想整,叫喚的聲兒大了,這才把龍根給引了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英,英姐,”龍根傻乎乎指了指楊英叉開大腿正中的那條流水的縫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小縫兒還在不停的流水,粘乎乎的汁液不斷滑出來沾在彎曲的黑毛上面,兩片如同蝴蝶翅膀一樣的薄唇攤在小縫兒兩邊,黑黑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咋把自己的小.雞.雞都給整沒了,以,以后咋尿尿呢?快,把你小.雞.雞給我,我,我給安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嗤!”“哈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捂著肚子,胸前兩只白兔跳動起來,差點兒笑叉了氣,小.雞.雞?女人怎么可能長小.雞.雞?以前咋沒覺得龍傻子這么好笑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笑?笑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擰著眉頭,一臉執著,伸手捂住了楊英下面那只洞,忙道:“快,快堵住!還,還在流...流水呢。快,堵堵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結結巴巴的說完,龍根手上卻是用了些力氣,捂住兩片薄唇硬往里面按,粘稠的面糊順著指縫兒滑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被一只大手捂住,那地方一陣酥麻,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把手指捅進去給....給英姐堵上唄.....”楊英媚眼一挑,扭動著腰身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一直捅實在是太累了,有個傻子在旁邊不正好幫自己捅嗎?這年頭,傻子還不好騙?若是這傻子那地方還能用的話,那就更好了!可惜了,是個天萎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不客氣,扳開楊英雙腿,伸出一根兒手指給塞了進去,空蕩蕩的,一瞅這洞就進過大棒子。毫不猶豫的伸入了兩根兒手指,使勁兒往里面一捅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楊英瞪大了眼珠子,下面那地方被指甲都給戳破了,不由得悶哼一聲,這一叫,咋聽著跟享受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捅了一陣兒,楊英瑩瑩嗚嗚叫喚個不停,大腿根子猛地一夾,只感覺那地方如同決堤一樣,一注水沖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英,姐,你下面那條洞太,太大了,我我要找個大棒子給你塞進去,把水給堵住,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,找根兒大棒子吧。”楊英心頭一想,得,大棒子也成,只要捅著舒服咋樣都行。“小龍,找那種稍微粗點兒的,滑滑的大棒子,別找小的,帶刺兒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種棒子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面露難色,擰著眉頭想了想,突然說道,“英,英姐,我知道了,又大又粗又硬的大棒子我知道哪兒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哪兒?快,給我一根兒來?”楊英連忙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的大棒子我就有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龍根哧溜一聲扯下了褲頭,一條帶著無窮煞氣的大黑棒子在草叢里挺立,雄壯、威武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嚇了一跳,差點兒暈了過去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