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巨棒之威

        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巨棒之威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~~~啊~~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緊咬著嘴唇,薄唇都給咬破了。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水珠子,小臉兒紅得發紫,大口大口喘著粗氣!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那地方磨得水汪汪,光溜溜的,黑黢黢的擎天之柱一捅到底,頂到花蕊深處,堵住了泉水來源!小腹處升騰起一股欲.火,向四肢百骸蔓延,一直燒到靈魂,靈魂隨著大棒子的猛.插劇烈顫抖,把自己推向云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,嬸娘,還癢不?要不我再給你捅捅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笑著捏住垂吊著的兩顆大絲瓜,兩手指夾著兩小點兒揉啊捏的,不過這會兒的陳香蓮依然被大棒子捅的死去活來,差點兒背過氣兒去,除了悶哼兩聲之外,大屁.股都懶得扭動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那玩意兒還硬挺著呢,陳香蓮這婆娘就不行了,龍根望向了一旁觀戰的陳可,這騷蹄子的容貌可不差,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珠子,眨巴眨巴的能勾人魂兒似得,尖尖的下巴說不出的性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裝著兩只大白兔,一走道兒,就晃悠起來。大奶罩子一托起,擠出一條深深的溝壑,嫩白光潔,晃著抖著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哼...”見老娘爽了,陳可心下一陣酥麻,多少年沒聽見老娘叫得那么銷.魂放蕩了,那聲音幾里外都能聽見,多爽啊!聽著聽著,自己下面也濕透了,大棒子近在咫尺,黑黢黢的巨棒挺立在雜草叢中,上面還裹著老娘小溪里的白色漿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這棒子借我用用好不好?”陳可低嚀一聲,不知是羞紅了臉,還是小腹邪火燒騰的厲害,臉脖子都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捅捅我,我難受...嗯哼...給我用用....”陳可顫巍巍爬到龍根面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低頭,黑色罩子里包著兩只大白兔又大了兩分似得,溝壑也深了兩分,一眼望不到底,隱隱看著兩顆微微發黑的小珠子頂在罩子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用,用吧,免費用。”任由陳可抓著自己褲襠那玩意兒,龍根嘿嘿傻笑著,心里卻是罵道:“一大家子的騷包玩意兒!用吧,用吧,小爺這家伙可厲害了,小騷蹄子再騷,一棒子下去也能讓她欲死.欲仙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兩手捧著那陀黑黢黢的玩意兒,小手滑倒兩個原子彈的地方,沾了些漿糊,有些滑膩,兩顆大鳥蛋被握在手里,心里猛地一顫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哪,這世上咋會有這么大條的棒子,這褲襠咋裝的下啊!嘖嘖,乖乖,這鳥蛋跟雞蛋都差不多了,一口下去肯定含不下去!這要一棒子塞進去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打了個激靈,背后一陣涼風襲來,眼瞅著大棒子下面都是痛的,這.....陳可有些猶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家伙大棒子是好,可自己遭得住嗎?別一棒子給捅死了,那可就丟大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....你還是整你嬸娘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巔峰過后,陳香蓮恢復了一些力氣和理智,見龍根想對女兒下手心下一緊,就算女兒在外面做見不得人的事兒,也不能讓一個男人日了自己又干自己女兒吧?陳香蓮守著最后的底線!

              要把女兒給整出崽兒來,那自己以后在村里怎么見人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小龍,嬸娘給你吹吹....”陳香蓮晃悠著大絲瓜撅著屁股蹲下來,一把搶過陳可手里的大棒子。擦干黑棒上面的白色汁液,上下擼了兩把,這才切切實實感受到棒子的粗壯!自己怎么就一棒子給塞進去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想不明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這婆娘倒有點兒意思!”龍根傻笑著,心如明鏡。陳香蓮這樣就是不想讓自己干.她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倒是無所謂,反正在村里哪里搞不到女人,不說還有個黃翠華,吳貴花也夠自己干得了,那身條可不比騷蹄子陳可差半點兒。想想那脹鼓鼓的胸和豪放的性情,大棒子就是一晃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....媽,我來,我要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張嘴欲將大棒子塞進嘴里,陳可又一把給扯了過去,上上下下擼了兩把,握著大棒子還沒往里面塞,心里就像吃了密一樣甜,女人一輩子圖個啥,不就想快活快活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城里piao客雖多,可那玩意兒跟牙簽似得,放在里面跟一只小船在大海里一蕩一蕩的,水都弄不出來,往往脫下褲子才十多分鐘就完了。真正的男子漢,純爺們兒是真少啊!好不容易見著了,哪里會錯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可,你讓開,讓媽來!”陳香蓮臉一沉,又把大棒子給搶了回來,厲聲道:“這幫子太大了,你下面還小,不行的,再長長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見母女倆你爭我奪,龍根也不吭聲兒,環抱著雙臂,叉開毛茸茸的大腿,眼瞅著那根兒大棒子依然挺立,心里無比自豪!男人,就怕人說他不行。自己是太行了,連母女都搶著用,多有成就感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搶吧,搶吧,反正老子有肉吃!老子不信,瞅著天地間唯一利器,你不動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見老娘生氣了,陳可也露出不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,你咋這樣呢?太自私了,跟侄子干這事兒,你也不臉紅啊。再說了,好東西咱們母女就不能共享嗎?”陳可臉一沉,嫩白小手一抓,又把黑漆漆的大棒子給奪了回來,直往自個兒懷里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滾燙的大棒子觸摸到一陣軟滑上,龍根低頭一看,嘖嘖,大棒子正巧頂在兩團棉花球上,綿綿的軟軟的,又滑又嫩,從上往下看,正好瞅見大棒子從那條溝壑里扎進去,緊緊包裹著大棒子,大棒子卻沒半點兒難受。更加敏銳,跳動了兩下,把黑色的罩子硬生生給憋大了兩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龍根也管不了陳香蓮是否愿意了,大棒子往下一插,摩擦著白光光的胸膛,一直頂到黑色罩子扣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額哼....”陳可悶哼一聲,胸口突然一悶,這才發現大棒子已然給捅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黑漆漆的大棒子貼著紅唇,猛得滑了下去,兩顆小圓點猛得一硬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,別整我女兒....”陳香蓮急紅了眼,見女兒鐵了心想要嘗嘗大棒子,回過頭來沖龍根抖了抖兩顆大絲瓜,露出大腿正中的一條小黑洞,“來,日我,別日我女兒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吭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媽,你就別管了,我要!”陳可推了一把老娘,拔出大棒子,兩三下脫得赤條條的,背對著龍根,拽著大棒子就要往下面那個地方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往這里面塞....”說著,陳可小騷蹄子拍了拍屁股墩兒,兩顆大奶.子一搖一晃,白乎乎如白面饅頭的小翹臀擺在龍根面前,屁股縫兒正中一條小黑縫兒露在外面。許是年輕,下面那面包片還有些腫脹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股細流緩緩趟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滾燙的大棒子一貼近下面那地方,一捧水柱止都止不住的往外噴濺,火熱而勇猛的荷爾蒙氣息瞬間包裹著陳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!”龍根可不管你適應與否,更不理會一旁對著自己怒目而視的陳香蓮,巨棒一送,破開一切阻擾,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啊!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吃痛悶哼,這才明白過來,方才自己老娘咋叫的那么快活,就這根兒棒子,放在全天下任何女人身上,那都得爽得死去活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粗壯,硬挺,每一下都顯得擲地有聲,一捅到底,絕不拖泥帶水!不像城里的有些piao客,明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要交貨了,馬上放緩節奏,甚至全部都給拔出來讓棒子吹吹冷氣,又接著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龍根這棒子堅挺無比,根本不打折扣,壓根兒就不來什么三長兩短的狗屁節奏,一直捅,一直用力的朝里面刺,一直刺到花.心深處,刺到小腹,刺到靈魂深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啊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揉捏搓拿著小屁屁,面對著潔白如玉,渾圓翹挺的小香臀,龍根不懂啥叫憐香惜玉,目送二弟一次又一次的怒起狂沖。大腿、鳥蛋猛烈撞向臀尖兒,屁屁都給捅變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停,停一下,我...我不行了,快,讓我休息一下.....嗯哼....啊....”這才十來分鐘,小騷蹄子下面那水啊,嘩嘩的。身條子一軟,眼瞅著就要趴在地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龍根咬死不放手,兩只大手摟住小蠻腰,沖床一樣似得猛沖猛刺,根本停不下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不....啊,,停,快,快停下來.....啊..哦嗚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又痛又爽,張著櫻桃小嘴兒,大口大口喘著粗氣。心里卻對龍根無比佩服,這才是真男人啊,城里那些臭男人有錢怎么了?可那玩意兒就跟蚯蚓似得,軟軟的,跟沒骨頭的種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不,媽,快,快換換我,我不行了,不行了....啊到了,到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最后一下,瑩瑩嗚嗚話沒說完,陳可身子一攤,整個人趴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氣哼哼瞪了一眼龍根,正打算說兩句啥的。下面驟然被龍根刺入,身子突然一輕,一屁股坐在了灶臺上,大腿被扳開,下面那地方驟然被填滿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根本不說話,這就是龍根!但凡想要跟我說點兒啥的,對不住了,咱們拿二弟說話!脫光膀子就跟你干!要遭不住了,就別囂張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只一會兒,陳香蓮下面又來水了,那地方比陳可大多了,塞進去沒多少阻力,龍根越是加大了速度!這等騷婆娘,你就不能跟她客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慢,慢點兒...嚶嚀....”陳香蓮漸入佳境也管不了一旁的女兒陳可了,仰著脖子兩手翻過去撐在灶臺上,一個勁兒的浪.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喔...嘶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紅了眼,跟見了殺父仇人一般,猛盯著那地方,狠狠抽動著褲襠那條大蛇,將陳香蓮捅得死去活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那個八子的,不讓你知道大棒子的威力,你還真以為老子好欺負.....”龍根暗罵著,感受著大棒子一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了要交貨的前奏,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加速度在廚房內啪啪響起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