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好用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好用...

              望著黑黢黢昂首挺胸如大茄子一樣的巨棒,不,比茄子硬朗多了。一捏,跟鋼鐵似得!王麗梅驚喜過度,興奮的身子一陣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玉白小手一抓,根本就握不住,大棒子滾燙火熱,仿佛能把自己燃燒起來,王麗梅更加激動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這棒子要是往自己下面一塞,那.....那肯定爽.死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嬸嬸漂亮不?”王麗梅顧不得龍根天萎還是陽痿,一手抓著大棒子,一手俏扮蘭花指,扶了扶白里透紅的圓圓臉蛋兒,一縷發絲遮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。欲遮半掩,更增添了兩分撫媚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里冷笑,暗罵不止。這婆娘還當自己是個傻叉呢?卻是嘟囔著嘴說道:“好看是好看,可是,糖呢?沒糖小龍不玩兒......小龍要回家了....”說著,龍根提褲子就要走人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見狀急了,到嘴的鴨子咋能讓它飛了?一把扯住龍根那根大棒子,忙道:“別啊,小龍,別走啊。你聽嬸嬸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沒生養能力,村里人都知道。因此王麗梅在外面找男人更加肆無忌憚,隨便咋射都不會懷孕下崽兒,家里自然沒什么糖果,剛才也只是順嘴一說,要不說傻子就是傻子呢,這一說還當真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眼下要嘗嘗大棒子的滋味兒,又不能臉紅脖子粗的跟人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都怪嬸嬸不好,嬸嬸錯了。嬸嬸家沒有糖,可是嬸嬸有奶啊,你要不要吃一吃?”一邊說著,王麗梅一邊解開紐扣,兩條大白兔“嗖”的一下竄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奶碩大飽滿,比一般女人哺乳期的奶.子還要大,還要鼓脹,兩顆發黑的葡萄點兒許是吃的人多了,有點兒長,硬硬的挺在胸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眼珠子直了,“咕嚕”一聲,咽了咽口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見龍根神色,王麗梅心里無比自豪,看來是個男人都受不了這對大奶.子,誰都想吃上一口!傻子不也這樣嗎?王麗梅兩手各拖著一只大白兔,使勁兒一碰,大白兔相互撞擊在一起,啪啪直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看見,兩團白花花的嫩肉掀起一陣驚濤巨浪,連頂端上兩個小點兒都震顫不已,大,實在是太大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子就想不明白了,老陳家的婆娘咋都是奶.子大屁.股翹的主兒呢?”龍根心里盤算著,“不過沒事兒,反正老陳家的婆娘老子要一個一個的整完!他媽.的,敢在老子面前囂張,大棒子伺候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樣,小龍。”王麗梅沖龍根眨了眨眼睛,胸脯一挺,兩陀白花花的大兇器又抖了抖,誘騙道:“嬸娘給你吃奶.子,可比糖好吃多了哦,你是不知道,村里多少人想吃嬸嬸的奶呢,吃不吃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吃,就把你下面那個棒子給嬸嬸用一下,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瞅了瞅大奶.子,露出兩分留戀的情緒,突然摸著腦袋問道:“麗梅嬸嬸,剛才,剛才魏叔叔也是來吃奶的嗎?不然,咋都想吃你的奶捏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傻眼了,沒想到傻子這樣問。自己可雜說呢?要說沒吃自己奶吧,那剛才就說謊了;要說吃了自己的奶吧,這臉咋臊的慌呢?

              名聲不好聽歸不好聽,傳出去畢竟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傻子知道了又能咋的?求玩意兒不懂!”王麗梅想了想,說道:“對啊,你魏叔叔專門來吃奶的哩,隔天就來吃哦。現在你知道嬸嬸的奶有多好吃了吧。來,快來吃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吧嗒吧嗒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猝不及防,哪知道這騷蹄子饑渴難忍,摁著自己腦袋就往自個兒胸脯上攬。兩團巨大的白色山峰,將龍根的臉都給埋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又大又軟!爽!龍根咬著泛黑的珠子咬了一口,吧嗒吧嗒的吮.吸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拽著大棒子,胸前一痛一癢,頓時有了反應。要不怎么說女人三十如虎呢?魏文武剛剛鼓搗的那地方又癢了起來。跟螞蟻夾過似得,輕微的痛,鉆心的癢。情不自禁的摳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嗯...”一摳弄,王麗梅就停不下來了,貼著褲襠下面那條小縫兒,手指先是輕輕磨來磨去,感覺下面一片濕潤,手指一用力,硬往小洞里按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裝傻充愣,自然感受得到王麗梅用手幫小龍根解決難題,龍根才發現,王麗梅之所以騷賤,的確有騷賤的資本!

              胖乎乎的小手光潔如玉,貼著二弟無比潤滑舒爽,滾燙的手心正巧貼在巨棒內下側的小管道。握著棒子的力氣不大不小,剛好合適,上上下下,快快慢慢磨砂著巨棒表面那層皮,小龍根慢慢的一鼓一脹,蟒蛇腦門兒擠出一小滴潤滑液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王麗梅也隨著摳弄,溫度驟然上升,灼燒著麻麻癢癢的小心肝兒。一聲悶哼,豐腴身子一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,小龍,嬸嬸要用,要用你的棒子咯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松開兩只大白兔,大白兔上沾滿了口水兒,咬的到處都是牙齒印兒,這兩只大饅頭實在是太好吃了,軟和無比,彈性十足。嚼著兩顆櫻桃珠子,吧嗒吧嗒的啃著。咬的王麗梅渾身上下一陣陣癱軟。隔著褲子,床上濕了一塊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嬸,嬸嬸,咋用啊?”龍根眉頭一皺,傻乎乎的,擔憂道:“你可別給我割了,小龍,小龍還要尿尿呢,割了小.雞.雞就不能尿尿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聞言笑了起來,撫摸著大棒子,跟捧著心愛玩具的小孩兒似得,愛不釋手。笑笑道:“放心吧,小龍,不會把小.雞.雞給你割了。嬸娘以后還得經常用呢,咯咯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咋用呢?”龍根疑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躺著,我來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王麗梅墊了枕頭給龍根,扯下褲衩,這才看見毛茸茸的大腿,那些婆娘私下可都在說,男人毛越多,那家伙事兒就越好用!

              乖乖,自己終于也遇見了寶貝了!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快速脫得赤條條的,大腿一張,騎了上來。小縫兒貼著滾燙的大棒子,心情更加激動了。抓起龍根的手往自己的胸上按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小龍,按住,使勁兒擠,使勁兒搓。搓得越厲害,里面出來的奶就越多,今天吃了,明天奶就更多了,來,搓吧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愣著,信以為真,為了吃奶,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兩只大手死死扣住兩只大白兔,揪著大白兔腦門兒上的兩顆小櫻桃珠子,猛地一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搓啊搓,好吃奶;揉啊揉,吃大奶。嘿唷,搓啊揉,嘿唷,揉啊搓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望著兩只大白兔,龍根一搓一揉,嘴里喊著節拍,時而猛地一捏小蓓蕾,王麗梅身子猛然一動,“哧溜”一屁股坐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王麗梅緊咬嘴唇,感受著前所未有的飽滿,鼓脹,欲.火瞬間焚燒著自己的身軀,靈魂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床上,一具白花花的身子,一跳一聳,背后的長發輕輕甩動了起來,“啪嗒啪嗒”臀尖撞擊鳥蛋,濺起嘩嘩水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嘶...嗯哼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緊閉著雙眸,適應著大棒子捅入自己靈魂深處的美妙感覺,漸漸加快了速度,嘴里瑩瑩嗚嗚也叫嚷起來,聲音比剛才大了兩倍不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嗖嗖”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突然一松手,兩只大白兔放歸山林,隨著王麗梅跳動的節奏,上竄下跳,一晃一甩,拍打著王麗梅潔白如雪的肌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噠噠噠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嘶...哦嗚...嗯,不,嘶,小龍,啊...快,快,送嬸嬸上天堂.....啊,不行了,嬸嬸要飛了,啊啊啊.舒服....嘶....嗯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時間久去,王麗梅在大棒子的鼓搗下快速進入巔峰,一股洪水從下面噴涌而出,噴濺的到處都是!水一流,王麗梅似乎就沒了力氣一般,想要下來!

              然,龍根呆滯傻愣的眼球突然一紅,雙手緊扣著略有些贅肉的腰上,腰腹猛得向上一頂,巨蟒快速鉆了進去,鉆到最深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王麗梅一聲慘叫,還沒反應過來,第二波,第三波,第四波野蠻刺入再次到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打算跟王麗梅客氣,大棒子通下水溝似得,狠狠的捅了下去,似要把王麗梅那地方給捅穿一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不....哦,小龍,不要,不要,停,停,停下來啊.....啊,不行了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跟瘋了一樣,瘋狂的抓著頭發,使勁兒搖晃起來,想要解脫,下面那地方實在捅的太深了,把那個地方都給捅得要爛了似得痛苦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龍根實在太有力氣了,緊緊抓著腰肢,動彈不了,只能抓著奶.子哀求嚎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嬸,嬸嬸,咋的啦?小龍的棒子不好用嗎?”龍根下面加大幅度,更加猛烈的插進去!嘴上卻委屈道:“小龍還不是為了你好,嬸嬸說用就給用,這會兒咋的用不用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呻吟不斷,乍一聽,有些無語,哪個女人遭得住這么捅?電影里那外國婆娘這么日也遭不住啊?

              用歸用,可也得有個度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好用好用,小龍的棒子最好用了.....啊.....”王麗梅一句話還沒說完,龍根又猛烈沖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用你就多用用!”龍根大吼一聲,額頭上青筋暴漲,蠻橫沖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房間內再次響起一陣呻吟喘息之聲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