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五十章 表嬸,這是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五十章 表嬸,這是...

              從王麗梅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已經下午四點了,天沒先前那么熱了,路頭路尾不少叔伯扛著鋤頭鐵鍬下了地,村頭那邊還在修路,由魏文武帶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魏文武見是龍根,熱情的很,上前主動給龍根打了個招呼,笑呵呵的說了兩句。背著手前面領路。陳天明進醫院了,自己掌權的時候也就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龍根傻呵呵笑著,見人就沖著直笑,嬸嬸叔叔叫個不停,都說龍根腦子不好,可人好,懂禮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干啥去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抬頭,吳貴花扛著鋤頭走在最后。胸前兩團高聳上下跳竄著走了過來,一條青色麻布褲子裹著圓圓的大腿根子,隱隱望見大腿白嫩。見著自己眉毛都樂彎了,兩眼卻始終瞄向褲襠正中那地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倒是挺樂意跟這騷婆娘整,村里難得的俏媳婦兒,身條子沒得說,跟電影明星似得,柳條細腰大屁.股,肌膚滑膩得很。兩腿往腰上一顫.....龍根發現自己褲襠有些硬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貴花嬸,修,修路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媚眼一眨,水汪汪的大眼睛差點兒把魂兒都給勾走了,趁著沒人使勁兒朝龍根手臂靠了靠,兩團高聳磨啊磨,磨得龍根邪火沒出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修路呢。”小嘴兒湊到龍根耳邊,小聲道:“晚上陳二狗不在家,你過來修修我這條路唄,水多著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扭著大屁.股跟了上去,跟人有說有笑,全然沒那股騷包勁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看老子晚上不捅死你!”挺了挺褲襠那玩意兒,大蟒蛇一晃一晃朝著小賣部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打出了陳天明那茬兒,村里人再沒人找龍根麻煩了,不說去能干個啥,別把人腿給整斷了才好,陳天明斷了雙腿,幸好沒斷第三條腿,那可就賠大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賣部門前,梧桐葉子有氣無力的耷拉著腦袋兒,快斷氣了似得。幾只蟬子嘰嘰喳喳叫嚷個不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我回來了。”吼了一聲,龍根跨進了屋,廚房里咕嚕咕嚕灌了兩口水,這才涼快了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小跑到了廚房,瞅著龍根,不知咋的紅了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,咋的啦?陳天云那狗日的又來找麻煩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灌了兩口山泉,整個人清涼許多,龍根抹了一把汗水,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俏臉又是一紅,兩手搓著一角,嗯哼著不說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咋,你干啥去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外面轉了一圈兒,天兒太熱了,表嬸兒沒咋的我就睡覺去了。哎呀,可熱死我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龍根就朝臥室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別,別啊....”沈麗娟一把拽著龍根胳膊。羞紅了臉,兩顆明亮的眸子泛著一朵桃花。雙腿并的緊緊的,夾著磨來磨去。雖是麻布素衣,卻遮不住沈麗娟的誘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腿渾圓,露出小腿一截嫩白,翹挺圓潤的屁股墩兒,哪樣不好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我....我下面難受.....你幫我捅捅....”沈麗娟埋著腦袋兒,耳脖子一陣燒騰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打被小龍踢了貞潔烈婦的牌坊,這兩晚上就沒消停過,白天跑個沒影兒,到了晚上盡整妹妹去了,自己下面給螞蟻夾似得,又疼又癢,下午做著想了好一陣兒,跟水災趟過似得,嘩嘩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,”龍根突然正經起來,兩手扶著小香肩,白皙鎖骨深陷下去,從上往下看,花白的罩子里,兩顆粉嫩的小蓓蕾挺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咱們是親戚,這樣是不好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聞言輕啐一聲,哼了哼鼻子,沒好氣道:“你還好意思說!要不是你,我能,我能那么難受嗎?再說了,你把,把我妹妹都跟睡了,還說個屁得不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電視里不常說,要破四舊,鼓勵寡婦重新嫁人嗎?找男人咋的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見沈麗娟越說越來勁兒,一臉的嚴肅,龍根也板著臉道,“可咱們是親屬關系,不能搞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屁!咋不能搞?前幾晚你不搞的挺舒服嗎?”沈麗娟酥.胸一挺,花白罩子里蕩起一陣肉浪盯的龍根直流口水。“小龍,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女人?下面軟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沒等龍根防備,沈麗娟一把摟了下去,一大根兒棒子硬挺挺的。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,“我去整理床單,你趕緊進來,給我搗騰搗騰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抹了一把汗,快步跟了上去,一把抱起沈麗娟軟綿綿的身子沖進臥室,扔在床上,門一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可不想讓表嬸兒知道自己在外面找女人,找漂亮女人。得在床上表現出超強的戰斗力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把扯開沈麗娟花白罩子,兩只大白兔嗖的一下竄了出來。血口一張,一口喊了下去,兩手一撮一揉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”沈麗娟咬著嘴皮,悶哼一聲。“別,小龍,別捏,那地方不能捏。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剛說完,龍根一口給咬了下去。那粉嫩的小櫻桃珠子,圓圓的硬硬的,咬下去舒服的很。吧唧吧唧的砸巴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小龍,快,我....表嬸要嘛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扭了扭身子,伸手抓向龍根褲襠,“啊.”觸手炙熱,像抓著燒火棍似得,熱乎乎的,燒得渾身酥酥麻麻,下面又噴出一股水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扒下沈麗娟褲頭,毛茸茸的那地方就跟剛剛淋過大雨似得,這會兒下面還滴答滴答淌著屋檐水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,快,快,表嬸不行了,快,幫表嬸弄弄....嗯哼...”沈麗娟一扭屁股墩兒,大棒子正好頂在屁股蛋子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候,龍根一把奪回大棒子,抓著兩團大饅頭,輕輕一捏。正色道:“表嬸,這樣是不好滴,咱們可是親戚啊,不能搞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能搞,能搞,快,小龍,快,幫幫表嬸,燙得很呢.....”抓不到大棒子,沈麗娟兩手托起雙.峰,使勁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再玩笑,大腿肩上一扛,向英勇斗士一般,腰背一挺,對著那地方猛地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,不,不...啊....啊痛....舒服,爽,爽....再,再來....嗯哼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