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女鄉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女鄉...

              晌午的太陽老大,跟大蒸籠似得,榨干了身上所有水分。擦了一把汗,龍根邁著步子沖魏文武家里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是沒覺著,現在才知道,啥叫“笑面虎”,這老賊驢連兒媳婦兒都敢騎,那玩意兒被楊英說成了掏牙棍兒似得,咋還那大球癮?

              四處無人,翻墻竄進院子里,大黃狗“汪汪”叫了起來,沖龍根齜牙咧嘴,扯動這鐵鏈。肚皮下吊著一截紅彤彤的玩意兒,硬挺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叫個求!不準叫,明天給你牽頭母狗來日!小花咋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罵了一句,大黃狗真不叫喚了,沖著龍根瞅了瞅,眨巴了兩下狗眼,“嗷嗚”一聲,趴在地上搖尾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真通人性啊。”龍根愣了愣,沒想到隨口一說,這大黃狗真不嚷嚷了,看來這老魏家還真是奇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看走在道兒上人模狗樣的,見人就樂,可骨子里充滿著淫蕩血液,人騷包玩意兒,就連這大黃狗也騷賤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溜了一圈兒,屋里沒人兒,龍根有些郁悶了,本打算來瞅瞅田翠芬,趁機給下面消腫去火,沒人日個求玩意兒?

              出門的時候大黃狗搖了搖尾巴,去竄龍根的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滾粗玩意兒,別蹭了,明天老子就把小花牽來給你日!”罵了一句,大黃狗樂的更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有些不爽,這大熱的天兒,別說給下面的頭消火了,上頭都沒找著水喝,快步往家里走去,好在家里有倆俏表嬸兒,模樣身材都不差,想咋日就咋日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嘀嘀”身后兩聲喇叭響起,龍根連忙躲開。抬頭一看,一輛深藍色小車緩緩駛向魏文武家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咦,副駕上不就是魏文武那老雜毛嗎?龍根眼尖瞅的清楚。正瞅著,魏文武下了車,依然帶著笑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干啥去了啊?滿頭大汗的,要不去我屋里坐坐,喝點兒水?”魏文武一臉關切,笑臉盈盈,伸手搭在龍根脖子上。比平日還熱情幾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笑著咧咧嘴兒,哈喇子順著嘴角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車上也下來一個人,一個女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穿著一件白色短袖襯衫,薄薄的,戴著粉色罩子,領口兩顆紐扣沒扣上,一抹茭白露了出來,大,是挺大的,小高跟兒一踩,罩子拖起的兩團百花猛地晃蕩。迎面走來,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兒直往鼻孔里鉆,好聞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龍根咽了咽口水兒,褲襠那玩意兒差點兒忍不住彈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魏村長,這小伙子是村里的?”女人說話了。聲音清脆如黃鸝叫,聽著舒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這才注意到女人的臉,美人兒瓜子臉,更加白皙水嫩,翹挺的鼻梁上掛著一副無邊框眼鏡兒,薄薄的嘴唇晶瑩光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何鄉長,這小伙是我們村里的,叫龍根。”魏文武介紹著,神色突然一暗淡,搖頭道:“可惜了,腦子不好使。被雷給劈的,跟著表嬸兒一起過日子,多好的小伙子啊...唉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可惜了。”何靜文不無失望道。多好的一小伙子啊,眉清目秀,高高大大的,怎么是個傻子呢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身后跟著一男子,是秘書兼司機,叫做小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魏村長果然是好人啊,何鄉長,咱們就應該多幫助,多關心這樣的孩子,太可惜了。”小李搖了搖頭,卻是夸贊著魏文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點了點頭,見天兒熱,“小龍是吧,來,走咱們上車里去。小李,先開車把小龍送回去,太熱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用手扇了扇風,脖頸間的香味直往鼻孔里鉆,龍根用力嗅了嗅,不知咋的,褲襠猛地一頂。這婆娘殺傷力太大了,是催情香水兒吧,咋魏文武沒反應呢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傻,知道魏文武拿自己做文章,表現給這個婆娘看,只是沒想到,鄉長居然如此年輕,還是個女的。關鍵是漂亮!

              那雪白如水的肌膚吹彈可破,飽滿豐腴的腰身,屁股蛋子頂著寬松的職業長褲,圓鼓鼓的,摟不住火就想掏出大棒子捅。一雙潔白的玉足踩著高跟兒鞋,咔咔的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那就上車吧。何鄉長可是好人呢......”魏文武笑著一頂帽子給何靜文摳了過去,雙眼掃過那對擠出來的嫩白,心神一晃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要給老子騎一回,死了也甘心啊。下了地獄老子也能拍著胸脯,自豪的說:“老子日過鄉長!”多得勁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拍著手,樂的哈喇子流到結實的胸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李開車,魏文武坐在副駕,龍根只能坐在何靜文右邊了,一上車就不熱了,冷氣呼呼的出來,整個人心窩子都是涼快的,龍根知道,那是車載空調,原先家里也有一臺車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翹著二郎腿,雙手放在小腹,抬頭挺胸,一臉淺笑,聽著魏文武的談笑,時而點頭,時而皺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裝傻充愣,車內四處打量。兩眼卻有意無意的瞄向一旁的何靜文,近距離接觸,這婆娘似乎更漂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頭發高高豎起,盤在腦袋上,細細的粉嫩脖頸露了出來,鎖骨深陷下去,雙峰卻突然高聳起來。粉色的奶罩字瘋狂擠壓著大饅頭,造就一條深深的溝壑。鄉下路不好,一高一低的,胸前跌宕的就更加厲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甩啊甩的,差點兒一下從罩子里甩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又是一個大坑,龍根猛的一下趴在了何靜文的身上,一手趁機抓著何靜文胸脯上,一手兜著屁股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眼珠子一白,嚇了一跳,沒叫出來,龍根又一下子給搖了回去!羞得滿臉通紅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好軟和!大,好大!大波妹兒啊....嘖嘖嘖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里暗爽,就盼望著再來一蕩,一把摟下去,瞅瞅這婆娘下面濕沒濕,沒濕的話,摳弄摳弄,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婆娘給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啊,有句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。”魏文武突然收斂了以往的彌勒佛表情,正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正尷尬呢,忙道:“你說。實話實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山河村一直民風淳樸,老百姓安居樂業的。雖賺不了啥大錢兒,可生活那是沒問題的。可是現在......唉....”說著,魏文武又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瞅著沒,小龍多老實的人啊。傻乎乎的,啥都不懂,卻被陳書記硬拉去抬石頭,你說這合乎情理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媽的,老子又被當槍使了!龍根終于明白了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