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陪我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陪我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!

              提起褲衩,扯了兩張玉米葉子把大棒子擦干凈了,也沒叫躺在地上累成爛泥的黃翠華,兜起兩萬塊錢,一溜兒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死也想不到,世上居然還有這等好事兒,不僅有等著自己上門日的婆娘,搞完了還給拿錢!啥事兒不耽誤,既爽了,又能掙錢,多好的事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等哪天自己沒錢了就去城里當鴨子去,城里的少婦太寂寞空虛冷了,迫切需要大棒子壓壓驚解解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意淫了一陣兒,眼瞧到了家門兒,正打算進去的時候,沈麗娟從村部回來了,小碎步踩的歡實,臉上帶著笑意,看樣子事兒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樂啥呢?”龍根上前趁沈麗娟不注意,胸前偷了一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小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正樂著,猛不丁被人偷襲,沈麗娟嚇了一跳,見是龍根這才放心不少,見四處無人,拉著小龍進了小賣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何鄉長是真厲害,事情一調查清楚,當即拍板要廢了陳天明,明天就派人去下達命令,向上面遞交陳天明犯罪事實,嘿,這下可有陳天明好果子吃了!”沈麗娟說不出的高興。

              終于可以不用再受這老混蛋的氣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說沒說讓你當村支書呢?”龍根倒是沒太大的反應,在城里的時候,這些事情見多了,證據確鑿,陳天明指定完蛋!意料之中的事情,對龍根談不上驚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村支書?”沈麗娟沒轉過彎兒,疑惑道:“不是當村長嗎?咋還當村支書了?魏村長在前面,哪輪得到我?村長都還兩說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想了想,龍根沒說了。有些事情不能說的太多,表嬸兒可不傻,別看出點兒名堂來就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咱們來做個游戲。”龍根笑了笑,一絲淫蕩一閃而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游戲?”沈麗娟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諾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兩腿一伸,兩條毛茸茸的小腿,汗毛又濃又長,跟牛大腿似得。褲襠正中撐起一頂巨大的蒙古包。伸手指了指褲襠,“諾,表嬸兒,你猜猜。猜猜我這褲襠里有什么東西,猜到了有獎,猜不到嗎?嘿嘿,我可要懲罰你哦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眨了眨眼睛,肆無忌憚的盯著沈麗娟傲挺的飽滿酥胸望去,白色碎花襯衣撐得鼓鼓的,從側邊看過去,一抹白嫩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沒個正經,誰愿意猜啊,真是的!”沈麗娟俏臉一紅,就要起身出去。外面妹妹一個人守著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玩意兒有個啥猜的,里面裝得不就是那東西嗎?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,跟蟒蛇一樣!自己也不是沒見過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啊,表嬸兒,你猜猜嘛。”龍根一把拽著沈麗娟胳膊不松手,“猜猜嘛表嬸兒,反正你也不吃虧。”說著龍根就去抓沈麗娟的胸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也挺納悶兒的,你說這沈家姐妹是咋長的,都沒生過小孩兒,兩顆香瓜嫩肉大的驚人,比一般催奶過后的孕婦都大,搓著更是軟綿綿,跟捏著棉花糖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鬧了小龍,”沈麗娟臉一紅,身子一熱,伸手拍掉龍根的爪子,“不就是撒尿的東西,有啥猜的,不猜了,走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表嬸兒你猜錯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松開沈麗娟,笑著把手伸進了褲襠,抓著大棒子猛的揮舞了一陣,這才抽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疊紅紅的老人頭擺在桌子上,頓時亮瞎了沈麗娟的眼睛,這可是錢啊,厚厚的一疊毛爺爺啊,小龍咋有那么多錢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?你這是.....”沈麗娟驚呆了,“你這錢哪兒來的?偷的,撿的?快,說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倒也是,沈麗娟雖然開著一家小賣部,可畢竟是鄉下的婆娘,沒見過啥世面,平時進貨也就幾百一千塊多錢的事兒,一萬塊錢可還真是少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表嬸兒,是不是猜錯了?”龍根賊笑不已,往沈麗娟跟前兒湊了湊,“表嬸兒,認輸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一愣,還沒問呢,耳脖子突然一熱,身體跟著就軟了兩分,悶哼一聲,低頭一瞧,那雙豬爪子又抓著了自己的咪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我....你,別...”你你我我半天也沒說出點兒來啥,胸前兩團白面突然向下一垂,罩子給解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管不了那多,最近一段日子全都伺候沈麗紅,跟外面的一群婆娘了,都沒時間好好陪陪表嬸兒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陪表嬸兒玩是一回事兒,關鍵打上午見了何靜文之后,龍根這心里就跟貓抓似得難受,村里很少來女人,這一來就一極品,奶大波挺,臉蛋兒還頂好看,更讓龍根有挑戰欲望的是,何靜文是鄉長!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棒子要給何靜文捅進去了,那整個鄉里自己還怕誰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,別摸了,嗯,哎呀,那地方不能捏....啊...”沈麗娟痛叫一聲,呻吟著,“哎喲喂,小祖宗,你咋還咬上了呢?呢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摟過沈麗娟,坐在兩條大腿中間,白花花的屁股墩兒正巧把大棒子給壓在下面,滾燙的大棒子磨合著溝渠,輕輕磨擦起來。兩手從背后抓過去,輕輕揉捏兩顆大香瓜,對著沈麗娟白白凈凈的耳根子直哈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舒服不?是不是感覺全身燥熱,癢得難受,下面洞口都濕了呢....”說著說著,大手猛得一用力,懷里嬌軀一陣猛烈震顫,大棒子上面裹了一層白色的漿糊,又滑又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想知道錢砸來的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個問題沈麗娟是真想知道,農村里別說自己了,就算村長要拿出來一萬塊錢也不會這么容易吧,可小龍哪整來的錢?不會是偷的吧!沈麗娟嚇了一背的冷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想知道嗎?”龍根掏了一把褲襠,再次甩出一萬塊錢來,扔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還有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下沈麗娟清醒了,兩大兩萬塊錢呢!這錢不會真是小龍偷回來的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,這些錢究竟哪兒來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想知道嗎?”龍根笑的越發淫蕩了,“滋溜”一聲,親了一口沈麗娟,“想知道的話,陪我玩玩兒。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玩?”沈麗娟下意識的往后面縮了一點兒,那根兒棒子實在太厲害了,還沒進去呢,就把下面給自己整的水汪汪跟漲洪水似得,跟洪水來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是床上咯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