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婦女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婦女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想給他日?那你給誰日!”龍根笑著道,眼里透著邪乎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杏眼一瞪,沒好氣道:“這不廢話嗎?都給你日了,不給你日給誰日?難道你想讓老東西日我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!找機會我就把這老東西給收拾了。”龍根一點頭,“可咱們說好啊,只給我日!而且不能白日,收拾你爹可不是小事兒,陳天明的事兒還沒過去呢,你也得給我拿點兒好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給你拿好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聞言一愣,自己都給你日了,還想要好處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可不,你以為呢,不給好處我才懶得日你呢!”龍根抱著膀子一臉傲然。“人吳貴花漂亮吧,都給了兩萬塊錢呢。你家里也不差錢兒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開玩笑,村里的俏媳婦兒乖婆娘基本上都讓自己給日了,自己也不缺你這一炮友啊,拿點兒好處不應該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反正你想好咯,干不干的吧你明天給我個準信兒,黃瓜和我這大棒子比,你覺得哪個好?”拍拍屁股,龍根開門就要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赤條著身子坐在床上,臉蛋兒上的紅潮漸漸褪去,帶著點點黯然之色。小龍不來日自己了,這可咋整啊?第一次日得痛,可剛才舒服啊。那地方整的水花直冒,渾身酥酥麻麻的,跟魏武日個通宵也沒這效果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不日自己了,以后日子可咋過?黃瓜茄子有大有小,也能用,可畢竟沒大蟒蛇舒服啊,剛才噴得里面滾燙,魏武可沒這個本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錢就錢吧,反正錢也不是我掙的,誰讓魏武把我娶過門就不管了捏!把錢給小龍,還能幫我治治魏文武,這老禿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下一計較,田翠芬在柜子里翻騰了一陣,抽出三萬塊錢來,塞給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錢給你了。以后你這棒子可得翠芬姐多用用。對了,魏文武的事兒你可得抓緊給辦了,這老家伙不是啥好玩意兒,我看著就嘔心,還偷看俺洗澡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手里捏著錢,龍根頓時就樂了,這錢咋這么好賺呢?大三萬就這么到手了,還收了一美人兒,想想心里就跟吃了蜜蜂屎一樣樂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這事兒我放心上了。最多三五天就給你辦了,你就瞧好吧。”龍根一轉身就走出了院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口袋撐得鼓鼓的,這腰板兒就硬朗。他奶奶的,以往是沒瞧出來,現在才知道,這些當官兒的一個比一個有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先是吳貴花,一提錢的事兒,二話沒說拿了兩萬;黃翠華也沒含糊,第二天就給送上門來。原以為田翠芬才讓自己騎了一兩回,感情沒到位,不能給自己拿錢,可也沒太含糊,一出手就是三萬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日的,平日里一個一個的哭窮!現在老子就讓你們真窮起來,玩你們的婆娘,花你的血汗錢。”龍根一邊走道兒,一邊思考著魏文武的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明剛剛挨了整,皆因這老東西手腳不干凈,胃口太大,恰好手里有把柄讓李三丑攥著,不然不會被調查的!魏文武就不一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雖然自個兒在村里待的時間并不長,可龍根瞧得明白,魏文武精明著呢,逢人就樂呵呵的,誰信他是個老色鬼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,還得讓楊英那婆娘幫幫忙,最好讓牛大(魏文武大兒子)跟他爹干起來,讓楊英直嚷嚷,老公公想日兒媳婦兒,嘿嘿....鬧騰開了,魏文武可就慘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老子這耳朵咋這么燙?誰在說老子壞話?”正坐在村部開會,魏文武沒來由的耳根子一熱,一摸燙呼呼的。心里一陣兒嘀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明貪污受賄,徇私枉法,挪用公款已經調查清楚,何靜文當著全村干部及黨員同志,做了指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天明的破事兒就不多說了,回去之后我會遞交法院,提起公訴!可村支書也不能就這么空著,村子里的一切事兒還得正常運轉。”何靜文擰了擰眉頭,看了看一旁的魏文武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十七八歲的年輕,很是穩重。做事拘謹穩妥,當這個村支書再合適不過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有什么想法可以說說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站了起來,個頭不高,身材稍顯矮小,一雙眼睛透著精明,就跟山西來的土財主似得,算盤打的老精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我推薦魏村長,魏村長在村里口碑一直挺好,沒出過啥亂子。應該能勝任村支書位置。”李三丑說完就坐下了,也沒去看魏文武的臉色。這都事前商量好的,沒啥可多說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同意。”李三水站起來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說,滿屋子十來個人都舉起了手。一旁做會議記錄的秘書小李笑了笑,沖何靜文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鄉長,眾望所歸啊。不行就讓魏村長干一干這支書吧。你說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想了想,這樣倒也不錯。鄉民都同意,自己也瞧魏文武挺順眼的,試試就試試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好,村支書就由魏文武擔任了,可這村長咋辦呢?”何靜文望向了眾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我覺得李會計很不錯的,勤勤懇懇,一絲不茍的。做村長肯定沒問題!”魏文武喜不自勝,立馬就站起來為李三丑說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皺了皺眉頭,這兩人咋還互相推薦起來了?到鄉上來告陳天明的是魏文武,提供證據的是李三丑,這二人現在不會也想著狼狽為奸,聯合起來魚肉百姓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對對,三丑兄弟不錯,就三丑了吧。鄉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我要選就選三丑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眾望所歸,民意不可違。何靜文不傻,揉了揉額頭,點了點頭,算是同意了。地方上的事兒,自己不能親力親為,既然大家都這么選了,就李三丑了吧。可,總得給自己留下兩條眼線吧,別剛擼下一個陳天明,又竄出來兩個陳天明!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清了清嗓子,眉頭瞄了一眼坐在角落旁的沈麗娟,心里一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村支書,村長人選已經確定了,下面我要任命一個婦女主任,婦女主任,簡而言之,專門為婦女成立的一個協會。職位大小與村長齊平,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向我反應!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