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好大好軟

        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好大好軟

              天亮了,沈麗紅早早起床煮了小米粥,鹵了幾個雞蛋,就著泡菜,幾人吃的津津有味。尤其是何靜文,從來沒享受過如此原汁原味的鄉野生活,吃的很是香甜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端著碗“咕嚕”兩顆喝下小米粥,眼睛有意無意瞄向何靜文胸部,想起昨晚何靜文一個人在屋子里摳弄,心里就樂得慌。如此看來,何鄉長也是個寂寞空虛的主,要爬上她的床應該不是啥難事兒。得找機會把這事兒給辦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昨晚休息的可還好?”剛吃過飯,魏文武帶著小李就過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微微一笑,臉蛋上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。“嗯,很舒坦。怎么?你有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就來看看鄉長您,怕你吃不慣住不慣呢。”魏文武打了個哈哈,“那個,何鄉長,你看今天咱們研究哪一塊兒的工作呢?或者去看看修路現場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一擺手,正色道:“讓小李去看看就行。我有別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,啥事兒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魏文武眉頭一皺,順嘴問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瞪了瞪眼,沒出聲,魏文武立馬不吭聲了。拽著小李就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咋不去看看呢?”見魏文武走遠,沈麗娟問了一句。經過一晚上的接觸,沈麗娟發現何靜文很好處,話說到心里去了,跟親姐妹似得。倒也沒覺得有啥不好問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他們跟著干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搖了搖頭,認真道:“下面那一套為了應付上面檢查的把戲我早就看穿了,做好功課的視察不看也罷。我還是自己到處走走轉轉吧,興許還有意想不到的收獲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要不你帶我在村里四處轉轉啊?”說完,何靜文沖一旁玩耍的龍根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聞言頓時樂了一跳,正找不到機會跟何靜文單獨處呢,這還送上門來了。多美的事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好啊,就....就跟你一起玩兒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看著流了一嘴哈喇子的龍根,又瞅了瞅一旁的何靜文,眼神里帶著擔憂。小龍這癟犢子玩意兒不會真打算把何靜文給騎了吧?

              再一看何靜文皮膚白皙,面容姣好,身條子跟電影明星似得前凸后翹,尤其是那對奶子,比自己的還大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小龍打算帶我到什么地方去玩兒呢?”何靜文眨了眨眼睛,像跟小孩子玩兒似得。一貓腰,胸前兩聳往下一垂,相互一擠,一道深深的溝壑瞅得人血脈噴張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由得褲襠一緊,這婆娘可真悶騷吶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隨,隨便哪兒都成。”龍根結巴著傻乎乎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那你等我一會兒。”何靜文笑起來很好看,沒了那份兒威嚴,就跟電視里的學姐似得,只是學姐胸前那倆團沒她這么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姐,借你的衣裳穿一下成不?我跟小龍出去轉轉,這身衣裳太招人眼瞧了。”何靜文沖著沈麗娟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只得點頭,本想私下好好說說小龍,這可是鄉長,可不是自己,也不是麗紅,哪能說日就日。別事后拖去槍斃了,自己可咋跟人交代啊?現在倒好,何靜文自個兒非得往槍口上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河灘上人太多了,容易被發現,不能去河灘;對,就去山上,棗樹林后面的山上,那兒基本沒人去。霸王硬上弓估計都沒人兒聽見!”龍根自個兒琢磨開來,心里美美的打起了算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,女鄉長咋的啦?女鄉長也是女的,也想大棒子啊。嘿嘿,湊巧的是,小爺正巧有根兒大棒子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順著河灘往上走,二十來分鐘遠遠望見一大片的棗樹林,一串一串暗紅色的大棗掛在枝頭很是誘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唉,慢點兒,慢點走,累死我了。”何靜文喊了一嗓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很少走路,何況是山路,走了一會兒何靜文有些吃不消了,累得直喘氣,捂著震顫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。一大片白花花的肉從領口露了出來,白嫩光滑,隨著急促的呼吸一跳一跳的,險些把碎花襯衣的紐扣給撐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瞪的兩眼發直,血脈噴張。下面穿著一條表嬸兒的褲子,有些膝蓋下面有些寬松,晃晃蕩蕩的,可大腿渾圓,翹臀把褲子撐的圓鼓鼓的。正中留著一條縫兒。龍根褲襠一緊,那陀玩意兒有了反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”傻笑兩聲,龍根也不說話,抬腳就往前走。到了樹林再想辦法把何靜文給日了,往后自己想要干點兒啥也好辦了,表嬸兒也不能被人欺負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小龍,等等我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又喊了起來,小龍背影越來越遠,只得跟了上去,別給弄丟了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在樹林里坐了好一陣兒,何靜文才走了進來,靠著樹根坐了下來,也顧不得啥形象了,扇著風,大口喘息,不巧雪白酥胸被龍根給瞧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斜著望過去,兩顆大白兔在粉紅罩子里上竄下跳,撐開的縫兒里一片雪白嫩滑,忍不住想親一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身體可真好,步伐好快。”歇了一陣兒,恢復了一些體力。起身還想往里面走。“咱們接著往里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想了想,去就去吧,這山里也沒他們說的啥豺狼虎豹的,就是野豬自己也沒瞧見過,怕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走,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二人再次啟程,然而,就在這時,龍根腳下一滑,尖叫一聲撲向了前面的何靜文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嚇了一跳,回頭一看,龍根已然撲了過來,猝不及防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趁此良機,龍根大手一抓,對著兩只大白兔抓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何靜文尖叫一聲,倒在了地上,幸好下面是一片松軟的土壤。正慶幸呢,胸前敏感部位被抓住,好一雙有力的大手,把奶罩子都給抓變形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仿佛沒聽見慘叫似得,觸手溫潤柔軟,一只手根本就抓不住,大,實在是太大了!美美的趴在何靜文胸前,一捏。好軟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.”何靜文身體一熱,鼻腔發出一身悶哼。理智告訴自己這樣是不好滴,不知哪來的力氣,一把推開了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摸得正舒服呢,突然被推開,一屁股蹲兒坐在了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咋了?沒事兒吧?”何靜文知道龍根的情況,生怕把龍根給弄疼了,關切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大,好軟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”何靜文聞言一愣,仔細一想,看了看自己的胸,一顆紐扣掉了,大片的雪白肌膚露了出來,聯想到方才被小龍抓了一把,俏臉兒迅速浮上一抹緋紅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ps:穩定更新了,之前咱們一直都保持在新書關注榜第一,但因為掃黃這檔子事耽誤了更新,被擠了下來。目前還有五天的新書期,這五天我還想再沖擊一次新書榜第一,擼友們,可否助俺一臂之力?鮮花、打賞、月票都投起來吧……兇器們,都兇起來……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