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好像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好像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何靜文倒吸一口涼氣!

              好大的一根兒人鞭吶,上生物課那會兒,書上也介紹了男人那玩意兒,可,可書上那玩意兒哪有這個大啊?三個加起來也抵不了這一個啊!要哪個女人用上了這樣的大棒子,那....那得多幸福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瞅著大棒子,感覺下面那水出來的更多了,何靜文咽了咽口水兒,盯著黑黢黢的大棒子兩眼放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這雞.雞咋長的,吃藥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”龍根流著哈喇子,傻笑著摸了摸腦袋,像聽不明白似得,支支吾吾半天才說道:“沒,也我不知道,從小一直都這樣啊。我瞅著沒多大哩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驚得脖子一縮,哎呀,這還沒多大,一棒子下去幾個婆娘受得住?還沒多大,要多大才是大啊!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大棒子,何靜文挪不開眼了,結婚快一年了,家庭也挺讓人羨慕的,兩口子都是公務員。可其中的酸楚何靜文自個兒明白!

              婚假一過,就把那層膜給破了,剛剛從女孩兒變成女人,明白點兒做女人的美妙滋味兒,得,又得開始忙事業!自己管理一個鄉,男人又擱外地待著,這塊地兒空閑著沒人耕耘呢。何靜文是鄉長不假,受過高等教育也不錯,更是高干子弟。可否管咋樣,何靜文始終是女人,還是剛剛破了身的女人,夜深人靜的時候,能不往那方面想么?

              眼瞅著大棒子矗立在跟前兒,心里一癢,自己用用這大棒子應該沒啥事兒吧,反正小龍腦子也不好使,應該不會說出去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過來,”何靜文動了色心,兩腿雪白的大腿自然分開了些,沖龍根招招手,“來,讓我摸摸你的雞雞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樣兒,終于忍不住了吧,我就說嘛,只要有了金箍棒,哪個女人見了能不動心?鄉長咋了,鄉長也是婆娘啊!還不得送上門讓老子捅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不!”龍根驚恐的往后退了一步,眼里透著警戒。兩眼瞪著何靜文!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愣了愣,咋的還不樂意讓自己摸了?自己這模樣身段兒也不差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為啥啊?為啥不給我摸你的雞雞呢....”一提到龍根褲襠那玩意兒,何靜文這心里就更癢了。麻酥酥的跟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眨了眨眼睛,支吾道:“何,何鄉長,你是不是看上小龍的小雞雞了,小龍的小雞雞好,尿褲子!你,你是不是想把小龍的小雞雞擱了,安在你那個地方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愣了愣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這傻小子想象力可真豐富,那水能是尿嗎?真可愛!不過自己還真想把那東西安在自己這上面呢,或許就能填補自己的寂寞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小龍,我只是摸摸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割掉你的小雞雞的。”何靜文哄騙著龍根,笑臉盈盈。心里卻想著,這么大的家伙,自己哪舍得割掉啊?恨不得供奉起來呢,還割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了點頭,放松戒備,挺著褲襠那黑黢黢的大家伙沖何靜文走去,心里跟樂開了花兒似得。想了一晚上的婆娘終于上鉤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眼瞅著殺氣騰騰的大棒子靠近,何靜文咽了咽口水兒,倆眼瞪的老大,遠遠的看還不覺得,一靠近才發現大棒子威武壯觀,一跳一抖,散發著陣陣熱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怕了吧?小爺這棒子嘖嘖....”見何靜文害怕,龍根心里更美了,啥是征服,這就是征服!連鄉長都畏懼的大棒子,自己能不得意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一把抓住了大棒子,入手滾燙,跟捂著燒火棍似得。燒的心都酥酥麻麻的,腦袋里轟隆一聲響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....”何靜文一手摸著大棒子,上下擼了擼,自個兒撇開兩條腿,居然自己摳弄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黑黢黢的雜草下帶起一陣陣水花,黏黏的,灑的到處都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快,快看,你,你那兒又,又流水了。咋....咋回事兒啊?”龍根假裝驚奇道。故意挺了挺二弟,暗自運勁給二弟,大棒子在何靜文手掌里一跳一跳的,跟那啥要出來了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”何靜文哪里管得了那么多,自己的身體還用的著看嗎?自從見了大棒子這心就不得勁兒,那水咋不流?手里一用力,小手指伸進里面輕輕捅了捅,身子立馬軟了下去,斜躺在石頭上。嬌喘不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嗯哼,來,來,把你大棒子塞進來,把水給我賭賭.....啊...嗯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堵水?”龍根愣了愣,咋還玩兒這招啊?得換個新花樣才成,老玩堵水有求的意思。何靜文這婆娘可聰明了,別被她瞧出什么,羞憤之下一刀把自己給砍了可咋整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叮鈴鈴,叮鈴鈴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殺的,跑,跑個求!這兒沒草給你吃嗎?別跑,別跑!叮鈴鈴,叮鈴鈴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,不遠處響起了一陣牛鈴聲,一個婆娘罵罵咧咧的聲音傳了過來,龍根聽的清楚,這不楊英那騷婆娘嗎?咋又跑這兒放牛來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反應更快,一把松開大棒子,著急忙慌的提褲子,就要走人,這可把龍根給氣壞了,這叫啥事兒啊?眼瞅著到嘴的肥肉就這么沒了!氣不打一處來,要不是何靜文在這兒,非得把楊英拖過來,大棒子一陣猛捅,整個菊花殘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,小龍,快走.....”生怕被人發現,何靜文拽著龍根溜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何靜文面紅耳赤的不敢說話,更不敢看龍根褲襠,心里再癢,可名聲重要啊,總不能讓人說,何鄉長生活不檢點,跟傻子搞曖昧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著急忙慌回到小賣部,何靜文連衣裳都沒換,發動車子就走了,連個招呼都沒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把何鄉長日了?”見何靜文紅著臉,火急火燎的跑了,望著龍根一臉擔憂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擺明是生氣了啊,以后能有龍根的好?那可是鄉長哩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了搖頭,心里郁悶非常,到嘴的肉沒了,心情能好?回頭瞅沈麗紅,豐胸肥臀的,臉蛋兒俊美,趁著沒人兒,手伸進罩子里揉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火不能不泄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嗯哼...小龍,別,別整...日不得,”沈麗紅扭捏著屁股,躲著龍根。支吾道:“別,我,我好像懷孕了,不,不能日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”龍根停了下來,一臉的不爽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