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人家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人家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走的快,來的更快!神速讓上河村村民感到震驚,也能瞧出這個女鄉長的性格,跟特務似得,玩兒的就是一個雷厲風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何鄉長這么重視,魏文武只怕是慘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還有得說?照我說,魏文武只怕免不了跟陳天明一樣的下場。還不知道這狗日的禍害了多少婆娘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,你沒回去問問你婆娘,跟他睡沒睡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日的,找死是不是?你婆娘才給魏文武日了呢,你全家都讓魏文武給日了!狗日的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臉蛋兒俊俏,更是婀娜多姿,一身到底的職業正裝,平添了幾分威嚴,黑色的大邊框眼鏡兒更是讓人不敢直視!這個女人太冷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聽說,在魏文武一見到何靜文的時候,差點兒沒嚇得尿褲子,啥也沒說,全都給招了。何靜文勃然大怒,兩天之內,連續擼了兩個村支書!上河村村官兒史上是破記錄了,這也換的太勤快了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照魏文武交代,想日兒媳婦兒不假,可爬上去兩次都沒得逞;跟王麗梅則是通奸。因此,倒不至于吃牢飯,可就這作風不良的勁兒,當官兒是不可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這村支書的位置咋辦呢?”人群里不知道誰吼了這么一嗓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看了看,沒有吱聲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經過陳天明、魏文武的事情,何靜文不敢草草下定論,當了不到一天的村支書,傳出去本就不好聽,還是自己給定下來的。上面的人怎么看自己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村支書選舉一事,一周之后進行匿名選舉吧!”何靜文想了想,出事兒了也不能沒個管事兒的人啊。可再也不能草率了,民眾選舉可能是唯一的辦法了。不能保持絕對的公正,卻能代表大多數人的意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的答復讓眾人釋懷,不少人暗中躍躍欲試,匿名選舉等于每人都有可能成為村支書啊!還不趕緊回家拉票去?

              晚上又是沈麗紅下廚,沈麗娟則跟何靜文閑聊著,兩人有過接觸,倒也談的開。別看何靜文工作時一副公事公辦的鐵觀音面容,過后就跟一般娘們兒沒啥區別,說笑話,開玩笑。龍根擱一邊兒瞅得心里直癢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俗話說的好,吃不到就越想!何靜文就是那塊懸在嘴邊的那塊肉,聞著挺香,想吃一口吧,偏偏不給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還給我裝,裝得像不認識老子似得,等晚上把你日了,你就知道老子的厲害了!”龍根有些郁悶,何靜文也太能裝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裝作沒事兒人似得坐一邊兒跟沈麗娟聊天兒,眼皮子都懶得抬一下看看自己,仿佛早上想用自己這個人大棒子的不是自己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那個,小李秘書咋沒跟你一起來捏?”敵不動,老子就先動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抹了一把嘴角哈喇子,主動開口問道,眼睛卻盯向何靜文褲襠處,沒有半點兒收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哪個,小李秘書跟魏文武有點兒關系,也被我給撤了。”何靜文干咳兩聲,支吾道。躲著龍根的眼光,身上不得勁兒,總覺得大腿根子癢得很,粉木耳感覺濕乎乎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早上那根兒大棒子就跟還在眼前晃悠似得,晃得人心馳神往。好大的一根兒棒子啊,眼看就要進洞了卻被人打擾!難道是老天有意讓自己寂寞下去么?

              本是羞愧難擋,作死也不想見著龍傻子,可偏偏魏文武這邊出了簍子,心里想著不去見龍傻子,不來上河村。卻鬼使神差的來了,來得異常迅速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該死的,難道我真的想男人了?”何靜文暗罵自己不要臉,臉蛋兒莫名的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哦了一聲,眨巴了兩下眼睛,突然開口道:“何鄉長,你還尿褲子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、沈麗娟二人同時被龍根這話給怔住了,尿褲子?這么大的人了還尿褲子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那個,沒....沒有...”笑臉滾燙,跟火烤似得,何靜文想起來了,難怪這臭小子一直盯著自己褲襠看呢。哎呀,還問人家那么羞人的話,沈麗娟不會聽出什么了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進去看看麗紅妹子,看飯做好了沒?”尋了個理由,何靜文非也似的跑開了,心里想著打死也不愿意再見到龍根,可....那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怎么辦呢?不用了么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真的把何鄉長給日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不傻,一把揪著龍根的耳朵,低聲呵斥道:“臭小子,你哪兒那么大膽子,你可知道那是鄉長!你得罪的起嗎你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呀,松...松開,表嬸兒,疼,疼....”龍根吃痛,嚷嚷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哼了哼鼻子,瞪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日啥啊日,正準備進洞呢,被楊英那騷婆娘給打斷了,沒日成。再說了,日沒日你瞧不出來,要真日了,她能下地走路?太小看我這大棒子的威力了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想了想,也是,那大家伙多厲害,一棒子下去,一般人根本遭不住捅,三兩下就能讓人欲死欲仙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再說了,女鄉長咋的了,女鄉長也是人呢。女鄉長下面那洞也得找棒子填,也得要大棒子填哦。嘿嘿.....”賊笑兩聲,龍根竄回屋子里看電視去了,七點左右,這會兒只能看動物世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每期的動物世界總免不了一個情節——日!為了繁衍下一代,為了更好的養育下一代,龍根瞧的明白,母的總是找那種高大威猛,褲襠那陀玩意兒大的公的配種!以此推論,女人也該是這樣的,瞅瞅褲襠那玩意兒,龍根又自信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晚上一定要把何靜文給日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如坐針氈,幸好吃飯的時候,龍根沒再聊“尿褲子”的話題,不然自己還真的找個地縫兒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晚飯一過,閑聊幾句,折騰了一天,幾人早早的要休息了。何靜文依然住在龍根旁邊。墻洞里觀察了一陣兒,龍根出發了,躡手躡腳的走進了何靜文的房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聽見響動,何靜文打開燈,見是龍根,一臉怪異的表情,他來自己房間干什么?來日自己?不能吧,傻子哪知道啥日不日的?那個水都說成了尿褲子,看樣子絕對啥都不明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不睡覺,來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搓著衣角,埋下腦袋兒,聲音里帶著委屈,小聲道:“何,何鄉長。表嬸兒跟麗紅嬸嬸不讓我跟她們一起睡,我一個人睡覺,怕怕。不敢睡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那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打算“那你跟我一起睡吧”,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。自個兒想要大棒子沒錯,可這是沈麗娟家里,大半夜的床搖的吱吱響,讓人聽見了得多丟人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小龍,小龍想跟你一起睡,可以嗎?”何靜文的猶豫沒逃過龍根眼睛,低聲近乎祈求道:“人家一個,一個人睡覺怕怕嘛。讓,我讓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何鄉長,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嘛。大不了,大不了小龍給你摸小雞雞就是了。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眼睛一眨,狡黠的光芒一閃而逝,取而代之是一片渾濁,說不出的呆傻模樣。偌大的身材,卻像一個孩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摸小雞雞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俏臉一紅,身子不禁顫了顫,這雞雞還小?那其他男人不都得羞得無地自容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這個,這個我們倆睡在一起不好吧,你表嬸兒知道了可咋辦呢?”何靜文強壓著小腹那股邪火,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,自己也是女人,也有自己的需要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不嘛,何鄉長,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嘛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前拽著何靜文的胳膊搖來搖去,龍根手勁兒大,晃的何靜文睡衣里兩只大白兔上竄下跳!龍根眼睛都給瞪直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大棒子一頂,摩擦著何靜文如蓮藕一般的小手臂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小手臂一熱,何靜文張著小嘴兒,望著那彭起的蒙古包。眼里軟和了兩分,身體偏了偏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