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調戲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調戲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何鄉長,你就讓我跟你一起睡嘛,求求你了,小龍怕,怕呢....”瞅見何靜文眼中的驚愕與迷離之色,趁熱打鐵,抓住如蓮藕一般的巴內手臂晃悠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隨著身體的擺動,褲襠撐起的巨大帳篷,來回摩擦著何靜文的身體,先是手臂,接著是小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同天雷勾動地火一般,帳篷頂上的灼熱,迎上何靜文平坦的小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緋紅的俏臉兒一朵酡紅色云彩飄過,像喝醉酒似得。翹挺的鼻梁發出一聲悶哼,身子一軟,小手情不自禁抓向了那根兒大棒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摸著滾燙,好像一根兒火紅的大鐵棒子,燒的何靜文渾身一熱,身子一軟,大腿根子內側沒來由的濕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,你就讓小龍跟你一起睡嘛....”龍根依然采取裝傻充愣的老套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騎了那么多婆娘,對女人,龍根多少有了一些了解。女人,天生的情感動物,天生同情心泛濫,就見不得別人比自己慘!但凡見著弱者,同情心就泛濫了,泛濫到往往沒有底線,不遺余力的對人好!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是這樣的人,何靜文同樣是!

              而諸如黃翠華這些婆娘,這種女人喜歡那種強壯的,能帶給自己快樂的男人!無疑,自己的大棒子成了最好的征服手段,大棒子出鞘,煞氣騰騰!立馬臣服,對這樣的婆娘龍根沒太多的感情,不過倒也放心,只因大棒子威力無可匹敵!無人不想擁有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”龍根費勁力氣擠了兩滴貓尿出來,跟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似得。“鄉長,你就讓我跟你睡嘛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呃...小龍,你,你上來吧....跟我一起睡....”何靜文兩頰緋紅,跟喝醉酒一樣,水汪汪大眼睛桃花盡顯,眼波流轉,香舌滑過嘴唇,臉上寫滿了渴望。“嗯哼....”嬌喘一聲,水蛇腰一擰,渾圓的大屁股正對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哦好哦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關上燈,賊笑著鉆進了被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手自然而然摟住何靜文,大手正好摁在何靜文波濤洶涌的酥胸上,軟軟的,像整個人躺在棉花里似得,一彈一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,別...別亂摸...睡,睡覺吧。”何靜文保持著最后一分理智,欲拒還迎的抓著龍根的手,摁在了雙峰之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來自靈魂深處的震顫,有大半年沒跟男人躺在一張床上了吧,有力的大手,寬厚的胸膛,結實的臂膀,還有,還有那根兒能長能短,能軟能硬的大棒子.....哦嗚....嗯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你這是啥啊?咋那么軟,軟和捏。摸著好舒服哦......”上了炕龍根就沒閑著,今晚就算被表嬸兒跟沈麗紅聽見了、瞅見了,也非得把何靜文給辦了。這心里癢的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摁在飽滿酥胸上,一揉,往下一按,立刻就彈了起來,兩團軟軟的肉,大而松軟,溫潤如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,城里婆娘這皮膚就是好,比表嬸兒還嫩。整起來肯定爽得很.....”心里嘀咕了一聲,接著搓面團兒,可舒服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似乎怕被人聽見聲響,何靜文緊咬著紅唇,鼻腔發出陣陣悶哼之聲,強忍著身體各處傳來的火熱異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后花園驟然一熱,一根兒帶著滾燙溫度的大棒子,頂在屁股縫兒里,摩擦,摩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你跟小龍說說,說說你這是啥啊,咋那么軟呢?摸著好舒服哦....”龍根裝作啥也不知道似得,鼓動褲襠那玩意兒一遍又一遍的在屁股縫兒里攪騰。兩手抓著兩顆大香瓜使勁搓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半閉著眼睛,舔了舔口干舌燥的嘴唇,輕呼道:“小龍,別,別搓了。嗯哼....”嘴上說著別按了,卻提不起半分力氣挪開兩只大手。宮門菊花驟然一緊,那玩意兒頂到屁眼兒了!

              火熱氣息傳遍全身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什么嘛,你就給小龍說說嘛,何鄉長....”似乎不耐煩似得,對著小點兒狠狠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“哦嗚”一聲痛叫,像發春的母貓一樣弓著身子,卻不料,后面那大棒子透過大腿根子猛的扎了進來!

              熱,好熱!想,好想干那事兒啊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啊!”何靜文大腿一并,死死夾住那根兒大棒子,大棒子貼著餃子皮,餃子皮似乎融化了,一磨,一磨,熱得出了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那,那是奶子,小....小時候你沒吃過你媽媽的奶嗎?”何靜文緊閉著眼睛,顫抖著聲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奶子啊。我吃過啊,可是,可是我媽媽的奶子沒你這個大耶,也沒你這個軟....”龍根大聲嚷了起來,抓著兩顆大香瓜又搓了搓,看了看,忽而認真道:“何,何鄉長,你這個奶子好吃不?奶水兒甜不甜?給小龍吃點兒吧,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似乎怕何靜文瞧出點兒啥來一樣,龍根對著小蓓蕾使勁兒一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何靜文悶哼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同意了?那我就吃咯....”奸計得逞,龍根翻身而起,抽出滾燙的大棒子,扯開睡衣領口,大白兔竄出來的瞬間就被龍根血盆大口跟吸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....吧唧....吧唧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何靜文終于憋不住了,大棒子一抽開,下面猛的一空還不習慣,可就在這時,胸前卻被龍根含在了嘴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滾燙的氣息,濕滑的舌頭包裹著小櫻桃,粉嫩的小櫻桃漸漸硬了起來,月光下,兩圈暗紅色的暈圈似乎更加明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的酥麻直入靈魂,何靜文如欲火焚燒似得,再也控制不住,喉嚨深處喊了一嗓子,小手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,一把摟住龍根的脖子,往胸口按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吧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好吃,好吃....”龍根忙里偷閑,叼著櫻桃珠子嗚嗚道,“可,咋沒多少奶水兒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正欲開口,突然,消失的大棒子再次順著大腿根子杵了進來,依然堅硬,依然粗壯,帶著滾燙的溫度,似乎要把自己燃燒成灰一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小龍,小龍,來,讓,讓我摸摸你的雞雞行不?”情欲來時誰也擋不住,何靜文豁出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事實上,在龍根上炕那一刻起就豁出去了。嗯,嘗嘗吧,好久好久不知道男人是什么味兒了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用吧,別給我擱了就成。”龍根無所謂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全幅身心放在了兩顆搖晃的大香瓜上,抓著兩顆大香瓜往下一扯,猛地一松開,“啪”的一下全都反彈了回去。兩顆大香瓜來回反彈,震顫。巔峰的兩顆小點兒更是偏過來,搖過去!一層白色的肉浪,來回起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有趣!”像小孩兒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似得,反復幾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龍根神色一正,問道:“何鄉長,你咋又撒尿了?瞧,把人家的小雞雞都給弄濕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”突如其來的吼聲讓何靜文措手不及,這哪兒是什么尿嘛,這可是女人的精華捏,多好的東西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噓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坐了個禁聲的手勢,紅唇貼了上去,香舌如泥鰍似得,頂開龍根牙關,香舌一卷,卷起一捧香津,吸進自己嘴里,小腹處那股邪火,蹭蹭竄上大腦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嗯額哼...”龍根使勁兒推開何靜文,有些幽怨。“何,何鄉長,你,你咋親人家呢...都透不過氣兒了,你好壞哦,人家,人家不跟你睡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坦白說,何靜文這妮子口技不錯,那小舌頭靈動濕滑,還帶著點點溫熱,就跟河里的泥鰍似得,可親嘴兒不是龍根的愿望,得脫褲子上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好,我我不親你了。來,跟我睡吧。”摟著龍根,何靜文大腿一并,又把大棒子夾了起來。滾燙氣息依舊,不知咋的,渾身一軟。

              面對著龍根,吐出悠悠熱氣,低聲道:“小龍,把褲子脫了,摸摸你的小雞雞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摸小雞雞?”龍根一愣,傻乎乎道:“摸吧,摸吧。你不親我就行了,都透不過氣兒了,弄的人家都吃不了奶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想吃奶啊,來吧,吃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大方的很,把睡衣一扯,往旁邊一扔,摟著龍根傻乎乎的大腦袋往懷里摁,兩大團聳起的山峰,瞬間給壓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吧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渾身癱軟,那地方的水越來越多,再不進去,心里更是奇癢難耐,要再不用棒子捅捅,自己,自己怕就給燒死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來,來,我教你用小雞雞,來...嘶!”一把抓住那根兒大棒子,何靜文倒吸了一口涼氣,太大太粗了,家里的搟面杖也沒這個粗啊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摸著腦袋兒,任由何靜文騎了上去,兩手抓著兩顆大香瓜吧嗒吧嗒吮吸著,大香瓜沾滿了口水兒,更加滑膩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這一棒子下去,我....嘶!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再也忍不住,對著大棒子,一屁股坐了下去!那什么感覺,一棒子捅到了底兒,仿佛能把自己捅穿似得;粗,把下面都給撐裂開了。不過,很充實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逐漸適應大棒子,何靜文按住龍根結實胸膛,上下起伏跌蕩,兩顆大奶微微顫抖。一股滑膩的香水噴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遭了遭了,鄉長,何鄉長,你,你又尿褲子了....快,快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