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上吊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上吊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是老了點兒,可肉咋那么細膩捏?”龍根摟著褲子,從玉米地躡手躡腳的跑了出來,小聲嘀咕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是老了點兒,可有味道啊,照的陽光多了,膚色趨于麥麩色,雖沒有雪白看著舒爽,摸著舒服,細膩柔順。干得活兒多,鍛煉就多了,這年紀了,腰桿上卻沒啥贅肉,圓鼓鼓的屁股一棒子捅下去,兩半屁股蹲兒似乎分的更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書上說的好,日婆娘這玩意兒,就不能看臉,關上燈蒙上被子,照樣日得忽而嗨喲。再者說了,吃慣了山珍海味,還得加一些野菜啥的吃吃。肚子太油了,不是好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了玉米地,正巧趕上陳香蓮的午飯,陳可已經回城里去了,倒不是為了繼續坐臺,得幫忙照料一下陳天明,怎么說,陳天明這些年也沒虧待自個兒母女。不去看望看望實在說不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老二哥要回來了,你可得躲躲。就他那脾氣,估計還得找你麻煩。脾氣爆著呢。”陳香蓮扒了一口飯,有些擔憂的望著小龍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二哥就是陳天云,陳天明是老大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淡淡笑了笑,夾了一塊肉往嘴里塞去。一臉的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敢來找自己麻煩?他有那能耐嗎?自個兒還沒找他算賬呢!再者,陳天云還從表嬸兒那奪了九千塊錢,這事兒就這么算了?

              不來找老子,老子還得去找他呢!

              再者,自個兒婆娘都讓人給睡了,陳天云還有心情來找自己麻煩可算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一次日王麗梅的時候,就想問她拿錢,回頭一想,這炮友還不是很堅挺,別到時候弄巧成拙了,因此一直沒跟王麗梅提錢的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天云我還沒放眼里呢。”龍根無所謂道,“對了,你們老陳家現在沒落了,估摸著過幾天的選舉,也不會再有人選你們老陳家!你跟小可兩人也挺難過的,這樣吧,把票投給我表嬸兒,我表嬸兒當了村支書了自然會照料你家。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有啥?投就投唄,反正就當送你個人情了。”陳香蓮倒是沒啥,應了下來。“唉,小龍。你是不是把你表嬸兒也日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眼珠子一轉,盯著龍根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套我話呢。告訴你也沒啥,只要你不亂說就成。就算你亂說老子也不怕,抓著小可一陣大棒子猛捅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臉色一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日了,日了好多遍了。”瞅見陳香蓮臉色不好,隱隱帶著點兒酸味兒,接著道:“你也別貪心,你這兒我一周來兩回就頂天了,就你那身板兒,小可那下面還嫩著呢。一個通宵都能日得你娘倆下不了地,你信不信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切,說的那玩意兒有多厲害似得,你又日過多少婆娘?”陳香蓮一臉不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吭聲兒,埋著腦袋兒吃菜。自己不笨,這婆娘來回套著自己的話呢。趕緊的吃完飯,干一炮就閃人。還得走下一家呢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陣噼里啪啦的鞭炮聲響起,龍根驚了驚,瞅了瞅,遠處升騰起一陣青煙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了?這誰家在放炮啊,七月半不是還有兩天兒么?”陳香蓮聽的鞭炮響,從廚房里走了出來,嘀咕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摸了摸腦袋兒想不明白,鄉下人家沒事兒絕不會放炮的,七月半鬼節,也只是以燒紙錢為主。這炮聲,不是喜事兒,就是死人了!也沒聽說誰家娶媳婦兒啊,放啥炮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先忙著,我看看去,投票的事兒放在心上啊.....”龍根屁股一拍,一陣旋風似得跑了個沒影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兒有些悶熱,龍根撈了一把清水洗洗臉,都沒功夫下河沖沖涼,就這前后的功夫,路邊上跑過去幾個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樣子是有大事兒發生了,不然沒這么急躁。“對,先回小賣部瞅瞅去,鞭炮不得小賣部買么?”一溜煙兒,龍根跑回小賣部,哈馳哈馳喘著粗氣,接過沈麗紅遞過的冰棍兒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陣涼爽下了肚,這才沖著沈麗紅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紅嬸嬸,我表嬸兒呢,咋沒看見?對了,剛剛那鞭炮聲咋回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一邊數著盒子里的錢,一邊道:“村里死人了。你表嬸兒跟何鄉長一起去看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死人了?誰掛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能有誰,魏文武唄,聽說是畏罪自殺,上吊了。”沈麗紅臉蛋上帶著一些害怕,低聲道:“聽說舌頭伸的老長,眼珠子瞪得跟牛鈴鐺似得翻騰。哎喲媽呀,可嚇人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姐偏要去看看,說什么職責所在,何鄉長也真是的,死人有啥好看的,留我一個人擱家里帶著,害怕死了.....唉,小龍,你干嘛去啊?陪我看店兒啊,我膽子小害怕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遠遠傳來龍根的聲音,“我瞅瞅去,待會兒就回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急的跳腳,大熱的天兒,背后卻涼風陣陣,鬼氣森森的。猛得一個哆嗦。罵了一句壯膽:“狗日的魏文武,死了還折騰人是不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噼里啪啦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剛剛趕到魏文武家大門的時候,又是一陣鞭炮聲響起,龍根咧著一嘴哈喇子跑了進去。大概是魏文武日了村里不少婆娘的緣故,來幫忙的人并不多,村里也沒啥本宗兄弟。只有寥寥數幾的幾個中年人,幫忙挪棺材,沈麗娟跟何靜文站在一邊兒,二女眉頭緊蹙,一臉蒼白。看樣子死狀是真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咋,咋樣了?”龍根說完,瞅了瞅旁邊的何靜文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龍根的眼睛很賊,猛盯著胸口瞧,白白的一大片露了出來,拱起一頂蒙古包,很是巨大!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本不能下地,可實在沒辦法,昨天把魏文武給擼了下來,今兒就上吊自殺了,心里多少有些自責,只能過來瞧瞧,了解一下情況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魏文武上吊自殺了,這會兒正準備往棺材里抬。小龍,你別進去,模樣嚇人的很....”沈麗娟一把拽住龍根,驚懼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說自個兒男人當年死在自己肚皮上,自己也沒怕個啥,可魏文武死了,要不是旁邊還有兩人,只怕站著腿都直哆嗦。那舌頭伸得老長,倆眼珠子瞪的溜圓,直往上翻,這不就是死不瞑目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為啥死的?咋還上吊了呢?”龍根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擰著眉頭,正色道:“剛剛魏文武老婆說了,昨晚魏文武回家一直沒吃飯,擱屋里坐了一宿。早上起床還擱著抽悶煙呢,就下地干活去了,可哪知道從地里回來,做好飯正準備叫他吃飯的時候,就上吊自殺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有啥,畏罪自殺嘛,良心那啥了嘛。”龍根一臉的不以為然,死了就死了唄,這樣的人活著也是浪費空氣,怕個求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!”沈麗娟白了一眼,嗔道。“胡說些什么,死者為大,你咋這樣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撇嘴,沒吭聲兒。這就是女人,同情心又泛濫了,不就死了一禍害嗎?至于跟自己吹胡子瞪眼的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說的也不是沒道理,不過人既然已經死了,事情也調查清楚了。有關于魏文武的過錯也就不追究了。”何靜文畢竟是鄉長,又遇上了這事兒就不得不發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,咱們現在去村部,通報全村,招呼全村的青壯年過來幫忙,該辦的后事兒給辦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點了點頭,沒有反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們去吧,我看看去....”褲襠那玩意兒大,陽氣兒旺盛,什么牛魔鬼怪的,龍根壓根兒就不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子能找幾個婆娘把你這村支書給捅下來,還能怕了你一個死了的求玩意兒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回來!”沈麗娟氣得直跺腳,一伸手沒抓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模樣多嚇人啊,咋這小子還往跟前湊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由他去吧。”何靜文皺著眉頭,把沈麗娟給拉走了。心里想著,小龍今兒說話咋不結巴了捏?而且說的頭頭是道,這腦子好像不傻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講究死者為大,否管魏文武活著時干了啥見不得人的勾當,可人畢竟是死了。牛大心里再有不甘,再多怨恨,也得忙前跑后張羅著給老爹洗澡,穿衣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進門兒的時候,楊英、田翠芬還有魏文武婆娘苗紅,正蹲在墻角邊兒燒紙錢,牛大拿著一張帕子給魏文武擦身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這死相的確是難看,舌頭伸那長干啥求,沒吃飽還是咋的?”龍根瞅的清楚,心里卻啥也不啪。人死了,就跟農村里殺豬一樣,隨便你怎么剁,怎么放血,他都不知道。吃下肚里只能變成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次奧,就手指拇大小的家伙事兒還想著日婆娘呢?”眼光掃到魏文武褲襠的失守,龍根暗罵了一句,“王麗梅這騷婆娘啥眼光,咋就看上了這么個求玩意兒?太他娘的沒眼光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罵了一陣兒龍根從房間里退了出來,沒啥看了,這角度看上去正巧瞅見三婆娘鼓起的六只大白兔,可旁邊人多,咋敢下手啊?等晚上再來吧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四處打了一個轉兒,大黃狗日小花還沒回來,“嘀嘀嘀”幾聲汽車喇叭,一輛銀灰色面包車開進了院子里,魏武從車上下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次龍根沒敢對著魏武傻笑,別一大嘴巴給自己扇來才好,這家伙也是一個暴脾氣!

              ps:好吧,孤城承認這兩張沒啥爽點,可是月票呢,可是打賞呢?擼友們,一定要兇起來啊.....因為,因為下一章有點兒猥瑣,有點兒瘋狂...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