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八十二章 聰明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聰明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天沒亮,村子北邊的亂墳崗響起一陣噼里啪啦的鞭炮聲,驚醒了不少人。而這會兒龍根才剛剛回到小賣部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不是怕被抬喪的人看見,怎么也得再干一炮。到了后面袁香那騷蹄子漸漸入味兒了,各種花樣一起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不說文化人家庭呢,床上的技巧也新鮮啊,啥老樹盤根,神仙抱月,觀音坐蓮等等招式,一套一套的。饒是大鐵棒子鋼筋鐵骨,最后也磨得軟軟的,趁著袁香喘息之機這才出了門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花狗汪汪叫了兩聲兒,啥也沒聽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擱洞孔瞄了兩眼兒,三女睡得香甜的很,唯獨何靜文似乎下面還痛似得,腿彎著,把下面那地兒晾了出來,像乘涼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!”賊笑兩聲,龍根呼呼睡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人死如燈滅,魏文武下葬了,這事兒也就揭過去了,否管他日了誰的婆娘,再憤怒只能擱墳前尿上一泡就算完事兒了,還能咋的?人何鄉長不都也沒再說什么嗎?

              事兒算是完了,魏武當天就離開了村里,工地上忙,擱村里待著也沒臉見人,索性走了,眼不見心不煩,啥都好說。可不知咋的,沒帶走田翠芬。

              牛大沒辦法,沒臉待也得待著,出了村兒能干啥?還不得餓死,只能眼巴巴的盯著自己婆娘,別又被哪家的大棒子給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年頭防不勝防,連自個兒親爹都差點兒沒防住,再不小心只怕雞雞給人割了都不知道!

              大中午,龍根刻意從袁香門口路過,只聽見兩聲狗叫,別的啥也沒瞧見,琢磨了一番,還是不進去的好,估計還在回味昨晚的激情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鬼日人....”嘀咕了一聲,順著河灘往王麗梅家里趕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去了王麗梅家還得去找找苗紅一家子,這幾票也是爭取過來了,表嬸兒上位村支書那是板上釘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表嬸兒,大棒子敲門引路,你該咋感謝我呢....嗯,晚上回去玩個雙飛。不,把何靜文也拽過來,龍爺爺要玩玩3,p,三條洞,老子輪流著捅....嘿嘿....”想著三團白花花的屁股墩兒排成一行,粉嫩粉嫩的木耳等著大棒子愛撫,褲襠里就是一陣攪騰!渾身充滿了干勁兒,嗖的一下沒影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我這耳朵咋這么燙?”沈麗娟摸了摸耳朵,嘀咕了一聲,“誰在說我壞話不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一邊收拾著行李,一邊寬慰道:“姐,想啥呢。可能天熱吧,擔心那多做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從貨架上拿了好幾包酸梅餅干瓜子啥的,一個勁兒的往行李箱塞,臉上說不出的開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紅,回去好好養身子,懷上了就是好事兒!二牛日頭不多了,你好好陪陪他,二牛是個好人,可惜命短。唉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說,沈麗紅忍不住滾落兩顆淚珠子,抹了抹,“姐,我知道了。你也注意身體,小龍那個大,你悠著點兒.....別裝了,別裝了,夠了夠了,你這可是錢買來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妮子說啥呢?”沈麗娟臉一紅,瞪了沈麗紅一眼,說著又往箱子里塞了不少糖果。自己就這一個妹妹,眼瞅著就要當寡婦了,還挺著個大肚子,能不心疼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小龍也不知道哪兒去了,也不來送送你。這孩子.....”沈麗娟埋怨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咋沒點兒人情味兒,大妹子都讓你給日了,肚子也捅大了,結果人沒影兒了,走前送也不來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姐,小龍可能出去玩兒了吧。”沈麗紅倒是無所謂,反正二牛一走,自己就搬過來,等孩子生下來,就給二牛他爹送過去,給他家留個后。自己也算盡最大的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走了,沈麗娟只能擱小賣部守著,天有些悶,路邊上沒多少人,生意不咋的好,沈麗娟坐著,百無聊賴的磕著瓜子兒,腦子里就想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高高的個頭,魁梧的身材,一臉傻呵呵的表情,流不完的哈喇子,干凈的臉龐。可實在邪惡的很,居然,居然把自己給日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臉一紅,大白天的想那根兒大棒子好難為情,可偏偏控制不住,好像那根兒黑漆漆的大棒子就在自己眼前晃悠一樣,撓的人心癢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紅妹子走了?”內屋,何靜文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嚇了一跳,若無其事的把手從褲襠里拿了出來,有些濕,在身上擦了擦,笑了笑。這才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麗紅回家去了,她男人生病了,回去照顧一段日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何靜文點了點頭,四處看了看,疑惑道:“小龍呢,咋沒看見人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盡管何靜文偽裝的再好,沈麗娟也瞧出了一點兒異樣,微紅的耳根子,還有那往外撇開的兩條大腿,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小龍最終還是被何靜文日了!這小子咋想的,這可是鄉長啊,能亂日嗎?”沈麗娟心里琢磨了一陣兒,見何靜文臉上并無憤怒、問罪的意思,“小龍孩子性子,一大早就出去玩兒了,連他麗紅嬸嬸走都沒送呢。估計吃飯的時候能回來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搪塞過去,何靜文哦了一聲,從挎包里數了十張百元大鈔,往沈麗娟懷里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這是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笑了笑,“麗娟姐拿著,你瞧我住你的,吃你的。還得待好些天呢,我不能白吃白住啊,那我成什么了?吃大戶啊?來,拿著,這是我的飯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這哪行啊?不,不能....”沈麗娟哪肯要錢,直往外推。“何鄉長,你快收起來。農家飯有個啥,就怕你吃不慣,多個人多雙筷子的事兒,咋能收你錢啊?不行,絕對不行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拿著拿著,這是你應該拿的,怕啥?”既然拿出來了,自然沒打算收回去,何靜文笑著道:“麗娟姐,快收下吧,多大點兒事兒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麗娟姐,你,你褲襠咋濕了捏,尿褲子了?”何靜文盯著沈麗娟褲襠,突然開口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咋的,說“尿褲子”上癮了似得,順嘴就溜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低頭一瞧,小腹下面一寸的位置,有一灘明顯的水漬,自己哪能不知道是咋回事兒啊?不就是那啥水嗎?哎呀,可羞死人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放下錢,沈麗娟紅著臉,跑了個沒影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轉了轉眼珠子,像是明白了啥似得,嘟囔道:“麗娟姐這么漂亮,小龍不會不日吧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想著呢,龍根滿頭大汗的跑了回來,抓起冰棍大口啃了起來,豆大的汗水珠子啪嗒啪嗒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吃了兩口,這才注意到看店兒的不是麗紅嬸嬸,也不是表嬸兒,而是何靜文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能見著自己不好意思吧,何靜文俏臉兒泛紅,耳根子緋紅。埋著腦袋,順著往下瞧,職業小西裝里聳起兩團白花花的高山,跟雪似得白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咽了咽口水兒,笑呵呵道;“何,何鄉長好。我,我表嬸兒呢.....咋,咋是你在看店兒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瞧著龍根又成了傻乎乎的模樣,何靜文心里稍稍安了一些,前晚上那激情一夜至今還讓自己備受痛苦呢,下面腫的跟香腸似得,過了一天撒尿也只能悠著來,太過急促,沖得倆片餃子皮火辣辣的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麗紅嬸嬸回老家去了,嗯,你表嬸兒好像在做飯吧。”何靜文想了想說道,美眸一轉,小聲道:“小龍,你腦子沒病是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了愣,這婆娘咋知道自己腦子沒病?表嬸兒說的,不可能!表嬸兒嘴嚴著呢,怎么可能會說出去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神的瞬間被何靜文瞧了去,心里更有譜了,幽幽開口道:“小龍,別裝了。雖然你偽裝的很好,可是,你還是露出了馬腳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個傻子,結巴,怎么可能說話那么流暢;哈喇子也只有見著美女才流;更重要的是,一個從小患了天萎的孩子,那,那個地方怎么可能硬起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到最后,何靜文臉更紅了,猜倒是猜對了,可,莫名其妙被一個傻子給睡了,臉上咋掛的住?而且,這臭小子還擱跟前站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三兩下把冰棍兒啃完,見四處無人,湊到何靜文跟前,龍根比何靜文高一個腦袋,頭一低就瞅見領口里兩只雪白的大白兔,如羊脂玉一般光滑水嫩。兩顆粉紅色的櫻桃珠子堅挺的頂著黑色罩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小龍,你,你干啥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兩團突然被龍根抓住,何靜文猝不及防,嚇了一跳。想要推開,一股濃烈的雄性味兒鉆進鼻孔,胸前酥酥麻麻的,頓時沒了力氣。紅撲撲的臉蛋兒跟大紅蘋果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挺聰明的嘛。嘿嘿,知道我裝傻....”龍根嘿嘿奸笑了兩聲,湊到耳邊,舔了舔何靜文耳垂。一手抓著傲人的胸脯,一手往下面彈去,順著小縫兒一摁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啊,痛...小龍....別,別整,難受....嗯哼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咋的啦,受不了了?”龍根冷笑兩聲,“別自作聰明,太過聰明的女人爺不喜歡....嗯,除非,除非你不想給我日了....”說著,手下又加了兩分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身子一軟,往后倒去。緊閉著大腿,磨著磨著,一股滑膩的水沾濕了褲頭,就跟尿褲子似得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,小龍,不,不,我,嗯哼,我讓你日...好不.....晚上.....晚上...嗯哼,別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月票,真的,真的下不來崽兒...給孤城吧....給日落吧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