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給雞雞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給雞雞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前腳一走,沈麗娟招呼龍根守好小賣部,扭著屁股上村里主道去了,今兒是修路的第一天,得打響了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求玩意兒,干得啥事兒啊?表嬸兒當上了村支書,反倒把自己給鎖起來了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,我褲襠這玩意兒可咋整啊?”龍根擰著眉頭嘟囔了一句。早起伴隨勃起,褲襠那陀東西跟鐵球似得,撐得鼓鼓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往常還有沈麗紅幫忙做飯洗衣服,照看小賣部,現在可倒好,把自己扔家里了。一想,龍根這心就不得勁兒,大老爺們兒啥時候窩囊到天天家里蹲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晚上問問表嬸兒還有啥表妹沒,最好漂亮點兒的,來給咱們看看店....”龍根抓了一把瓜子兒磕了起來。時不時往外瞟上兩眼兒,有沒有大妹子路過啥的,搭個訕,騙來摸兩把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日頭升起來,刺眼的光射在門口梧桐樹上,不知死活的知了又叫了起來,叫得龍根這心更煩躁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叫,叫個求,吵死了。嗎那個巴子的....”罵了兩句,正打算坐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之間,一個人竄了進來。居然是黃翠華那騷婆娘,扳扳指頭,得有七八天沒日這婆娘了,咋還送上門兒來了?又癢了是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火兒挺大啊,咋的啦?”黃翠華今兒打扮的妖艷,濃妝艷抹,露了一大片胸脯,大腿根子也露了出來,白花花的。踩著一雙高跟兒鞋,一走路,肥碩的大屁股墩兒扭的好看得很,圓滾滾的,正中隱約有條細小的縫兒。瞅得龍根心里一陣蕩漾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四處無人,扯過黃翠華,伸手擱衣領里抓了兩把,軟乎乎的,抓住櫻桃珠子,使勁兒一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啊,疼....”黃翠華翻了翻白眼兒,有些不滿的瞪了龍根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瞅來氣兒了,兩只手一起用力,抓著白花花的大木瓜,卯足了勁兒狠狠掐了兩把。罵道:“騷蹄子,還敢瞪你龍爺爺呢。是不是欠日了,說!不說老子有捏了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.啊....痛...小龍,你輕點兒,輕點兒...哎喲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小會兒,胸前兩團像面團似得被龍根搓來揉去,疼是疼了一點兒,慢慢的那種疼痛居然刺激著全身的神經,麻了起來,身子一軟,倒在龍根懷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顧不了那么多,撩起旗袍長裙,順著大腿根子朝下面滑去,撥開毛茸茸的草堆兒,粘著餃子皮滑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光溜溜的小縫兒沾了些熱流,滑膩膩的,洞里嫩得很。兩根兒手指一并,順著洞孔扎了進去,“啪啪啪”的搗騰了好一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直捅到黃翠華面紅耳赤,渾身癱軟,這才停手,抽出手來,那地方水得都能劃船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舒服了不?想你龍爺爺的大棒子沒?”抓著一團雪白棉花球,揉了揉,龍根一臉壞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想,做夢都想。嗯哼,來找你,不就是讓你日么?”黃翠華泛著桃花眼,眨巴眨巴的一把擒住了龍根褲襠那玩兒,一摸,滾燙。身子一顫,輕輕拉動起來,一上一下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壞笑兩聲,褲襠里鬧騰的厲害,送上門來,不日還不行了。眼瞅著四處無人,這會兒應該沒人來買東西,攔腰抱起黃翠華,擱炕上一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黃翠華叫了一聲,瞅著龍根掏出大棒子來,黑漆漆的大棒子跟蟒蛇似得,蟒蛇腦袋兒一晃一晃的,沾了些水潤。只看了一眼,就感覺全身癢了起來,麻酥酥的,下面那地方就跟大水沖過似得,嘩嘩的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來.....快,來捅捅,我這麻酥酥的,嗯哼....嘶....”多好的旗袍長裙,一爪子下去扯爛了,胸前兩團猛得跳了出來,跟兩根兒大絲瓜垂著一樣,這大絲瓜白嫩的很,上面長著兩顆黑色的櫻桃珠子,摸了摸,有些硬。再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”黃翠華弓著腰往后縮,跟母貓似得。咬著嘴唇鼻腔發出一聲重重的悶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顫巍巍的小手抓向大棒子,“嘶”!滾燙的氣息撲面而來,黃翠華瞪著眼珠子,下面那地方水嘩嘩的流,忍不住自己摳弄了兩下,“咕嚕”,小嘴兒一張,滋溜一聲把大棒子含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閉上了眼睛,大棒子進入上面這洞也是可以的,紅唇包裹著大棒子,使勁兒一吸,滋溜滋溜的口水兒滑了出來。小舌尖兒頂著蟒蛇腦袋兒,纏纏繞繞,猛得一舔,整個人都跟著顫抖了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這種滋味兒太爽了!當了幾年坐臺小姐,手藝就是不凡,就這口活兒,整個村里也沒哪個婆娘跟得上,小妖精陳可都還沒這本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吸了一陣兒,大棒子更加堅硬,黃翠華一手抓著大棒子,一手摳弄著下面,晃悠著圓鼓鼓的屁股蹲兒,一臉殷切的望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壞笑兩聲,眼瞅著也差不多了,摟過屁股墩兒,大棒子擱洞口磨了磨,突然間,腰板兒一挺,“哧溜”一聲扎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啪啪啪....舒服,舒服...小龍,快,不,哦不行了,快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哈馳哈馳干了快一個小時,才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躺在炕上,四仰八叉的,大口大口的喘氣兒,兩根兒大絲瓜擱胸前攤開,小點兒一上一下起伏不斷,岔開的大腿正中,一股白沫狀甘泉緩緩流淌著,雜草堆頂端幾根兒卷毛隨著小腹微微震顫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今兒咋想起來找你龍爺爺了,這幾天都干嘛去了?咋不見人影兒呢,你大姨媽又來了不成?”龍根提起褲衩,壞笑著捏了捏屁股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花花的,三十五六歲了彈性依舊,也不知道這屁股蛋子多少人摸過,質量還不錯。一把摸上去就跟剛出籠的肉包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黃翠華扭了扭身子,臉色驟然暗淡了一些,“小龍,那個,我要走了,陳天明估計再有兩三天就該回家了。這老混蛋基本是廢了,老娘不跟他過了。晦氣得很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要走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眉頭一皺,有些不爽。先是沈麗紅走了,接著何靜文也走了。得,現在連黃翠華也打算走了,那以后褲襠這玩意兒可咋整?一天之內少了三婆娘,大棒子以后得節衣縮食成啥樣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走還能咋的?要老娘照料那老混蛋啊?想得美!”黃翠華恢復了些力氣,赤條著坐了起來,兩顆大絲瓜猛得一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天明那老混蛋沒少日老娘,可哪次把老娘干舒坦了?要不瞧上他那點兒錢,老娘要跟他?我想好了,先回城里,去我好姐妹兒阿紅那兒住兩天,做個小本兒買賣啥的,好好過日子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?”龍根白眼一翻,“騷婆娘,你不會又打算去城里當小姐兒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橫了龍根一眼,這才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這身板兒一天還能接多少客人?再說了,嘗過你這大蛇之后,那些臭男人那家伙事兒給老娘撓癢癢都差得遠,老娘能稀罕?得了吧,我是正打算去城里做點兒小本兒買賣,不跟陳天明過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想,也是,這騷包婆娘好吃懶做慣了,眼下陳天明廢人一個,官兒丟了不算,還賠了兩條腿進去,還能干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那你走吧,隔三差五回來一趟,讓老子好好日日你就成。”龍根倒也沒啥,炮友多的是,不在乎這一個兩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肯定的,沒你這條大蛇往后的日子怕也不好過。”黃翠華嘿嘿一笑,瞅著褲襠兩眼直放光,跟餓狼似得。兩眼幽幽冒著綠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從挎包里翻騰出兩疊紅色毛爺爺出來,塞給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這兩萬塊錢你先留著用,我把陳天明老混蛋的家底兒都給翻出來了。嘿嘿,你把錢留著花;再者,我經常回村里被人撞見不好,就當給你拿去城里的路費了。你可裝好了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眼睛一亮,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我這以后可咋辦哦,沒了大蟒蛇的日子!”黃翠華幽幽一嘆,恨不得再干一炮,可體力實在有限,下面還痛著呢,再捅下去,餃子皮都快磨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舍不得大棒子了吧?”龍根褲頭又扯了下來,一條黑漆漆的大蟒蛇垂在褲襠正中,晃晃悠悠跟牛鞭似得,抖了抖,“來,再吃兩口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還想日我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翻了翻白眼兒,眼珠子一轉,一把抓著大棒子,“小龍,要不你也跟我走算求了,反正村里也沒啥。嬸兒天天晚上讓你日,想咋日就咋日!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了搖頭,暗罵道:“何靜文想包養你龍爺爺,老子都不干,你算個求?再日兩年都人老珠黃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好姐妹阿紅的技術好得很哦,還有以前好多好多的姐妹,都讓你免費日!成不?”黃翠華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依然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是徹底沒招兒了,瞅著大棒子一臉的依依不舍。神色黯然,就跟啥寶貝丟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想大棒子就經常回來嘛,城里也不遠。”龍根眉頭一跳,計上心來,“要不這樣,把你手機拿來,給大棒子照兩張相,想的時候就摳弄摳弄,給我打個電話,我抽空就來日你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這個主意好!”黃翠華眼睛一亮,又擱包里找手機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可察覺的笑了笑,抖了抖軟下去的大棒子,道:“嗯,要照就把大棒子照得威武雄壯一些,這樣,你先吸兩口,吸腫了再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!”黃翠華二話沒有,小嘴兒一張,握著黑黢黢的大棒子賣力的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吧嗒吧嗒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ps:熊貓幣你們留著看書吧,可是月票捏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