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手機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手機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活膩味了咋的?信不信老子給你一巴掌?嗎那個吧子的!”李三丑頓時黑了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黑臉還好看些,這一黑臉跟歪瓜裂棗沒啥區別,朝天鼻,豬拱嘴兒,倆招風耳,一臉漆黑!誰見了這心都得添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三丑叔,咋還發火兒了呢?”龍根傻傻笑了笑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日的,說的是人話嗎?那不是我親生的,還是你日出來的?”李三丑怒氣未消,哼了哼鼻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了撇嘴,擦了擦嘴角哈喇子,這才說道:“你那婆娘,剝光了扳開腿讓我日我都懶得日!跟你這三丑比起來,還多了一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照我說,三丑叔,你這名字還真貼切,誰給你取得啊,咋那么有才呢。”龍根像是沒瞧見李三丑越加陰沉的臉似得,樂呵呵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狗日的龍傻子,你他媽才丑呢,信不信老子整死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怒極,揚手一巴掌扇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?”李三丑驚奇的叫了一聲兒,咋沒打上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準備回頭來看,龍根抬起一腳,對著李三丑屁股踢去,卯足了勁兒,一腳踢進一旁的水田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龍傻子,我日你仙人,狗日的,敢踹老子,不要命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從水田里站了起來,抹了抹臉上淤泥,咒罵道,“狗雜種,還不拉老子上來?老子削你...哎喲...王八犢子,還敢拿石頭砸老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,水田里,李三丑跟王八蛋似得躲來躲去,腦門兒上頂了一個大紅包,兩手捂著腦袋,嘴里罵個不停!石頭落到水田里,“咚咚咚”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前兒的石子沒了,龍根這才停了手,罵老子?你才不想活了呢,狗東西,敢找表嬸兒的麻煩,老子整不死你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李三丑,還罵不?還想日我仙人不,我仙人日起舒服,還是趙紅玉日著爽啊....”龍根環抱著雙臂,蹲在水田邊兒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東西居然敢動手打你龍爺爺,不給點兒顏色瞧瞧還真以為老子好欺負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,你混蛋....什么?什么趙紅玉?”李三丑心里一震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日趙紅玉這事兒他怎么會知道?而且,龍傻子咋突然說起了日,不是傻子嗎?他怎么知道!難道是趙紅玉無心之口說了出來,不對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不對勁兒呢,今兒說話也不結巴了,今天說的話,平日里咋沒聽見,腦子可活泛的很呢,哪里像是傻子?難道是病好了,啥事兒都懂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東西,瞎琢磨什么呢?”李三丑臉色一連幾變,被龍根瞧在眼里。老東西應該看出點兒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自己倒是無所謂,還把你收拾不了咯,小爺還真不信這個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話啊,趙紅玉日起來舒服不?給沒給你生個兒子啊。”龍根又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天熱,就跟杵在火爐里似得,四處也沒人兒,不怕被人聽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小龍,你說啥呢,啥日不日的?”畢竟當了幾年干部,李三丑這腦袋瓜子轉的也挺快。不然哪能把弟媳婦兒給日咯,一日還是好幾年,連自家兄弟都不知道。這也是能耐!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心想,先套套龍傻子的話,這話究竟是從哪兒傳出來的,再想應對之策。陳天明、魏文武可都是生活作風出了問題,不然哪能一個死,一個殘。想到這兒,李三丑這心更加緊張了,別陰溝里翻船了才好!

              可事與愿違,龍根能瞧不明白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家伙,別想著跟老子玩彎彎繞,反正你自己瞧著辦吧,我表嬸兒可是村支書兼著婦女主任,何鄉長最討厭啥人兒你是知道的,你瞅你自己那樣兒,長得就夠缺德了,可別跟魏文武一個樣兒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拍了拍手,龍根站了起來,淡淡道:“今后咋做人,心里有數吧,啥話該說不該說,啥事兒該做不該做,自個兒掂量掂量吧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撂下一句話,龍根邁著四方步,頂著大棒子往回走。哼起了小調兒,仔細一聽居然是失傳已久的《十八摸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表嬸兒的事兒算是徹底解決了,接下來該滿足滿足我褲襠這玩意兒了呢.....”想著,龍根擱兜里掏出電話,給何靜文撥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,才走了一天,心里怪想念的。想了想,可能是城里婆娘那股子新鮮勁兒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?咋不接電話捏?”龍根郁悶的拿下手機瞧了瞧,想著不能日日解解饞,聽聽聲兒意淫一下總是可以的吧。哪曾想,居然不接電話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有了,小爺給你發一張大棒子的照片兒,嘿嘿....”龍根靈機一動,與其主動出擊,不如調調何靜文的胃口,把自己雄壯的大棒子給她瞅瞅,興許心里一熱,下面一癢就來找自己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對了,再整兩句騷賤的話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邊走,一邊樂呵呵發著彩信,發著發著,自個兒都樂了起來,大棒子的照片兒編輯成功,嗖嗖的發了出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小龍嗎?干啥去了啊?”袁香拉開了院門兒,撇著腿,見龍根把玩著手機,心里驚了驚。“咦,哪兒來的手機呢?玩具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袁香唯一能給出的解釋了。上河村窮的叮當響,別說手機這么先進的玩意兒了,電話也沒兩部啊。手機,那只能在電視里瞧上倆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袁香嬸兒好,呵呵。”龍根傻乎乎的流了一嘴哈喇子,這可是標準的傻子形象,再大棒子未征服婆娘之前,絕對不能以真面目示人!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說著,倆眼睛停留在袁香撇開的雙腿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體形微胖,可胖得有味道,白白嫩嫩的,跟米蟲似得。胸脯更是無比雄壯,微微晃晃身子,兩顆大奶就跟山洪瀉下來似得,晃啊搖啊抖啊的。兩條圓滾滾的大腿,直往外撇,褲子有些小,勒得緊,大腿根子那地方勒出一條兒小縫兒,兩片面包片異常飽滿,多半是那晚上日腫了,還沒消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著那晚的美妙,龍根心里一蕩,咕嚕咕嚕直咽口水兒。非得把這婆娘日了不可,日了再回家吃飯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打定主意,眼珠子一轉,心里有了主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嬸兒,這是麗紅嬸嬸送我的手機哦,可好玩兒了,里面有...有好多好多的游戲,還有個玩意兒叫qq哦,他們說可以聊天....聊天呢...來,我給你看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把拉著袁香進了院子,直往屋子里拽。袁香勁兒小,見龍傻子一副傻呵呵的樣子也頗為好笑,這一天家里也沒個人兒,多個人說話也是好的。沒咋反抗,跟龍根進了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看,看,這就是qq哦....可以聊天兒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湊了過去,胸前兩顆大白兔正巧蹭在龍根胳膊上。雖然是教師家庭,長這么大還沒見過手機呢,袁香也稀奇的很。兩眼都望直了,那手機真好看,里面各種花樣兒都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好大好白啊!”龍根斜眼瞄了一眼,差點兒流鼻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領口里兩顆大奶子擠壓在一塊兒,白乎乎的又圓又嫩,一道深深的溝壑望不到底兒,手臂磨的癢酥酥的,褲襠那玩意兒驟然一頂!

              日,必須要日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兩手亂按著,馬上就翻出了相冊,上午給黃翠華照相的時候,自己順帶也照了兩張,全當是留作紀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后有個攝像機就好了,日一個拍下來,日一個拍下來,那家伙不緊大棒子爽了,還能把片兒拿出去賣錢呢,嘿嘿,不知道要羨慕死多少男人,渴死多少騷婆娘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這是什么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看手機正來勁兒呢,突然屏幕亮出一張照片兒來,黑黢黢的一根兒大棒子飽滿挺立,幾根卷毛襯托著大棒子。卻看見大棒子的腦門兒上沾了些許白沫,通體水潤,明顯剛剛從洞里掏出來的大棒子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這么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倒吸一口涼氣,眼珠子瞪著手機屏幕,雙腿不自覺的一夾,好像大棒子要進自己這洞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乖乖,這大棒子要是借自己用用不知道該多舒服啊!袁香咽了咽口水兒,夾緊的小縫兒突然有了一絲麻癢,內里一股熱流滑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袁香嬸兒,你...你咋了,你臉咋那么紅呢?是不是發燒了啊....我...我去給你叫醫生...”龍根假裝站了起來,要拿回手機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拿走!給我看看,看看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自打那晚上被魏文武的鬼魂兒給日了一通,這心里不平靜的很。想自己一個人擱家里守著活寡,本就十分不易。被魏文武日了一通之后才發現做女人如此美妙,大棒子捅到最深處,前所未有的飽滿與緊致,一棒子下去,仿佛所有的寂寞難耐消失的無影無蹤!

              這幾天就沒過過安生的日子,也不怕鬼了,巴不得魏文武上門再把自己日一炮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眼前這根兒大棒子應該有魏叔那么大了,用起來,一定很舒服!”饑渴婆娘就開不得葷,一開葷啥都不想,成天就指望大棒子來捅捅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告訴嬸兒,這,這照片上的大棒子哪兒來的?給我說說,誰的大棒子,我給你拿糖吃....”袁香眼泛桃花,說不出的魅惑之意,帶著絲絲渴望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摸了摸腦袋兒,像啥也不明白似得。突然,猛的一挺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不就是大棒子嗎?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