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借你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借你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這怎么回事兒?”李三水、李三丑帶著倆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之前苗紅說的也不清楚,只說有人打架,也沒說打的這么慘啊。扶起陳天云瞅了好一陣兒才認出人來,更是一臉驚恐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河村還有誰敢把陳天云打成這副德行,揍的跟豬頭似得,連親媽都認不出來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事兒,陳天云動手打我,然后小龍出手攔了下來!嗯,法律上這個叫自衛,先把陳天云送到衛生所吧,待會我會向上面報告此事,甚至報警!”沈麗娟一臉平靜,語氣淡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小龍打的?”李三水嚇了一大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傻子啥時候這么厲害了?那可是陳天云啊,就這噸位沒個兩百斤,也有一百七八啊,剛才那家伙躺在地上跟死豬似得。是那個傻子干得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沒有開口,一旁的李三丑嘴角直抽抽,傻子?那能是傻子嗎?老子這一頭的包都是他干得!同時心中也萬分慶幸沒在跟沈麗娟做對,否則,何靜文沒處理自己,估計也得挨這小子一頓老拳!看著呻吟不止,大黃牛哼哼的陳天云,李三丑沒來由的一陣蛋疼!

              得下多重的手才有這么嚴重的傷勢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也是自衛而已。沒事兒,先拉去治療吧,后面的事兒再說!”沈麗娟擺擺手,拉著龍根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幾人錯愕不已,幾人你看我,我看你,這才將陳天云給送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咋打人呢?要失了手這可咋整?要償命的哩,你咋想的啊?”路上沒多少人了,沈麗娟這才擔憂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看剛才平靜如水,心里擔心死了。鄉下的婆娘也不知道啥叫法律,只知道殺人償命這些土道理,要不是龍根教了兩句,估計這會兒早就嚇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還別說,龍根教的挺不錯,三言兩語就打發過去了。只是,陳天云若是要報復自己又該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求!敢打老子婆娘,老子弄死他!媽的!”四下沒人兒,龍根也不裝傻,想著陳天云居然打表嬸兒,這氣不打一處來!齜牙咧嘴的架勢恨不得再找陳天云大戰兩百回合,不打的狗日的找不到北,自己那還是男人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聞言俏臉一紅,白了龍根一眼,嗔怪道:“啥婆娘婆娘的?誰是你婆娘了,屁大點兒孩子,說話咋那么難聽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說著,臉上卻帶著甜蜜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啦?都給我日了還不是我婆娘?啥難聽了,你不就是我婆娘嗎?”龍根一臉認真,“人小又能怎么滴?我褲襠這玩意兒大啊,表嬸兒不喜歡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沈麗娟翻了擱白眼兒,沒吭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嘴里吐不出象牙,說不出啥好話來,說啥都能扯到日上面去。也不知道這腦瓜子咋想的,以前多好的孩子啊,傻里傻氣沖人就樂樂,現在可不得了,簡直就是個禍害,就見不得哪家婆娘漂亮,想想,上河村還有幾個婆娘沒被他日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其實能夠做小龍的婆娘還是不錯的,只是.....”沈麗娟心里涌起一陣甜蜜,臉色頓時又暗淡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甩了甩腦袋兒,不想那虛無縹緲的事兒,還是想辦法把眼前這一關給過了再說吧。陳天明是擼下來了,可老陳家底蘊還在,陳天云更是個混蛋,沒啥事兒干不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表嬸兒,這事兒你就別擔心了,我既然敢動手,就有盤算,把心擱肚子里吧。”龍根一臉的不以為然,“對了,把我腦子好了的事兒,傳出去沒?就時好時壞的毛病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哪有空啊?行了,這事兒我放心上了,趁著機會待會兒就跟大家說。”沈麗娟翻了翻白眼兒,這小子是腦子短路,還是心大啊?都這會兒了還有功夫琢磨別的事兒?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難道真的擔心多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也行。”說話的當口,二人回到了小賣部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進門兒龍根整了點兒零食往嘴里塞,拿了一冰淇淋啃了兩口,嗯,牌子貨呢,美國大腳板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就覺得這名字取得缺德,他奶奶的,俺們中國人民還舔美國人腳板兒去了不成?不過,能解渴,還是吃兩口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跟你說個事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事兒,你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翹起二郎腿,舔了兩口大腳板,咔嘣一聲咬下大腳板表面的巧克力嚼了兩口,這才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瞧著大家積極性還是挺高的,估摸著再有十天半月,村里的路就該修好了。路修好了,也算把陳天明、魏文武留下的爛攤子善后了。這是好事兒,不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收起了玩味表情,難得的認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點兒成績還不行呢,只有真正帶領大家發家致富,才能贏得大伙兒的尊重,贏得大家的擁護!接下來你有啥打算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這個?”沈麗娟一臉茫然,完全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知道是這效果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吧,項目我已經考察好了,肉雞、蛋雞,鴨子暫時別養,那玩意兒擱水里長大,別把清水河給弄臟了,河里還可以養王八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上午找吳貴花問了,養雞成本并不高,利潤還是不錯的,肉雞九塊錢一斤;雞蛋五毛錢一個呢!算算,一百只肉雞,一百只蛋雞,一年能賺多少錢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做了幾年小本買賣,沈麗娟這算盤打的還不錯,只一會兒心中便有了計較,頓時喜上眉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啊,小龍,我咋沒想到呢,養雞鄉下人可都會捏,要賺錢還不是幾個月的事兒,反正周期也短!對,就這么干,小龍你咋這么聰明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了笑,把冰棍棒兒扔到一邊兒去,躺在床上,坐等飯吃。心里卻想著另外一個人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兒發了短信給何靜文,這婆娘一沒回電話,甚至連短信也沒一個,騷婆娘不會把自己忘了吧?不應該啊,不聯系,那給自己留電話干嘛?脫了褲子放屁,多此一舉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管她的,反正老子現在還有婆娘日!”把何靜文扔到一邊兒,呼呼睡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覺醒來,沈麗娟正好把飯做好,吃了午飯,這會兒的太陽最厲害,曬的人頭皮發麻,龍根卻出了門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麻煩終歸是要解決的,陳天云的確是個定時炸彈,不收拾到位了,指不定啥時候就跟你鬧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婆娘,你給老子滾,滾!媽的,背著老子偷人,信不信老子弄死你?哎喲....”陳天云腦袋上包得跟粽子似得,只留下眼睛、鼻子跟嘴巴。紗布纏了一圈又一圈兒,汗水滴答滴答的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賤婆娘,愣著干啥?還不給老子扇風?我日你仙人哦...嘶...”陳天云罵了一句,嘴角扯起似得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老拳實在太厲害了,自己揍了那么多人,下手也沒這么狠過,這臭小子咋來那大的勁兒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要扇你自己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麗梅也來了脾氣,扔下扇子不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咋不說你在外面搞別人婆娘呢?你能日別人,我咋不能給別人日?哼!別以為老娘好欺負,大不了一拍兩散!”王麗梅也豁出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嫂黃翠華都跑了,老陳家肯定不行了,留著干啥?還不如早點兒跑路,省的挨打受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臭婆娘,哎喲,長,長脾氣了是不?老子,老子打死你....嘶,疼...”陳天云打算站起來,可腰桿上實在疼的厲害,像斷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王麗梅轉身就要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哪兒去,臭婆娘,你給老子回來,回來!”陳天云急的直跺腳,倆眼跟兔子眼睛似得,通紅!

              這輩子就沒受過這么大氣兒,啥時候自己也淪落到這個地步了?咋還不讓人待見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這么熱鬧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道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,陳天云一哆嗦,現在只要聽見這聲音,就跟閻王老爺點名點到自個兒一樣!渾身冷汗直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了,嘖嘖,還摔東西呢。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,摔東西都跟不要錢似得。摔,繼續摔,我看著!”來人正是龍根,一屁股坐了下來,自顧自的端著桌上的水喝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云嚇得直哆嗦,要不是傷勢太重,只怕嚇得要立刻跑路了,嘴角直抽抽,半天才磕巴了兩句話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,小龍,哦不,龍,龍大爺,你...你來啦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了點頭,“嗯,我來了。來看看你,傷得重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,不重,不重。一點皮外傷而已,幾天就好了,沒沒事兒!”陳天云連忙擺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!那個我來有點兒事兒....”龍根接著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,啥事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云有些擔心了,“只要不打我,啥,啥事兒好說!你,你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由的搖了搖頭,原以為再給陳天云一點兒厲害瞧瞧,沒想到上午那一頓老拳已經嚇破了膽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我聽說你問我表嬸兒要了九千塊錢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給,我還。我還!我立馬還!”陳天云臉色一變,連忙道:“臭婆娘,愣著干嘛,還不拿錢去,快,快給小龍拿兩萬塊錢,去,快去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王麗梅一瞪眼兒,扭著屁股走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啞然,沒想到事兒如此順利,看著王麗梅豐腴的身子,花花腸子一轉,干咳了兩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再商量一件事情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你說!”陳天云爽快的一塌糊涂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那個,把你婆娘借我日日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云聞言一愣,當即大腿一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日,隨便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今天我想三更,我也想要月票,也想要打賞,也想要五星評論.....孤城求帶走,求日...落.....嗯..就這樣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