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借棒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借棒

              呃,這么大方?半點兒遲鈍都沒有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住了,咋也沒想到陳天云這么大方,如花似玉的婆娘說日就給你日,還隨便日!次奧,這混蛋是牲口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喏,小龍這是兩萬塊錢,你拿好了。”這時候,王麗梅剛好拿錢從里屋出來了。扭著肥肥的屁股墩兒一搖三擺,胸前兩團大大的棉花球來回跌宕起伏,好不壯觀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夾了夾大腿根子,把褲襠那玩意兒給塞好,接過錢往兜里揣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婆娘,那個,那個你把褲子脫了,讓小龍日日,他想日你!”龍根抬腳正準備走,躺在一旁的陳天云發了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你把我給小龍日?”王麗梅愣了愣,臉上抹過一絲潮紅。想著美事兒不知多久了,自打魏文武死了過后,就沒用過大棒子,下面摳搜的都快漲潮了。沒想到,陳天云既然主動把自己給龍根日!大好事兒啊!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云臉一沉,痛的咧了咧嘴,“咋的,你還不愿意啊?還是不聽老子的話了?都能讓魏文武日,為啥不能給龍根日?快點兒,把褲子脫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....”王麗梅就要脫褲子,龍根卻站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逗我玩兒呢,老子從小天萎,咋能日婆娘啊?”龍根沖王麗梅眨了眨眼睛,接著道:“開玩笑呢,別當真,就算脫光了,頂多摸兩把,日不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試試你,沒啥。錢你也還了,反正打你也挨了。欺負我表嬸兒的事兒就算了,以后配合我表嬸兒工作就成。不然的話,你恐怕還得挨頓胖揍!我這腦袋兒雖然有時候不好使,可現在好多了,時不時還清醒一陣兒,別來惹我,別欺負婆娘!老子要是你,老子把魏文武日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了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腳一邁,龍根出了門兒。提了提褲襠,大棒子跟火燒似得,硬頂著褲襠,近看就跟帳篷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麗梅果然是個騷婆娘,媽的,老子瞧了兩眼兒屁股墩兒都能硬成這樣!”暗罵了一句,龍根四處瞅了瞅,“不行,的確找吳貴花給老子去去火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轉過道兒,往吳貴花家里走去,要過河,早早的把褲腿兒挽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啦啦”“嘩啦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河里有人兒洗澡?”剛到河邊兒,一陣水想聲兒驚動了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打眼望過去,河中央冒出一個腦袋兒來,長長的頭發,居然是個婆娘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有好戲瞧了。”龍根嘟囔了一聲,躡手躡腳鉆到玉米地里去,撥開兩片葉子瞧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現在河里洗澡的人真少,尤其是婆娘媳婦兒的。小芳、黃翠華都走了,楊英那騷婆娘估計是被自己整的怕了,擱下面塞了一塊兒石頭,不敢下河了。現在的清水河基本沒啥婆娘來洗澡!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倒是稀奇了,居然有個婆娘在河里洗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候,河里的身影慢慢落了出來,一頭烏黑的頭發披在雙肩,太陽下泛著光,搭配著嫩白的肌膚,說不出的漂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整個人影兒全都落了出來,兩顆圓乎乎的大香瓜掉在胸前,粉嫩的珠子上掛著兩顆水珠,更顯晶瑩剔透。潔白的大腿渾圓而修長,一撮黑色的雜草生長在小腹下一點兒,不多,卻顯得很調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這不是李小蘭嗎?昨兒回了娘家,今兒就下水洗澡了?”龍根摁了摁褲襠,心里打起了小算盤!

              日還是不日呢?李小蘭可是小芳堂姐,日了以后怕不好見面啊,不日吧,太可惜了。多俏麗的婆娘,白瞎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管她呢,日了!老李家趙紅玉都日了,日個小輩兒算個球?”計較了一番,龍根從玉米地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傻呵呵的直笑,哈喇子都快掉地上了。估摸著李三丑肯定沒把自己腦子變好這事兒說出去,決定采用老招式!

              招式老點兒不算啥,只要最后能吃著肉,就是好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,小蘭姐,洗,洗澡呢哈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李小蘭嚇了一跳,連忙捂住胸前。小臉兒煞白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雖不是黃花大寡女,可也要臉啊。自家男人對自己不好歸一碼,可給別的男人看了自己的身子,那就是自己不要臉了,好說不好聽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,是你啊。”李小蘭舒了口氣。松開了手,兩顆香瓜抖了兩下,水珠撒的到處都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還以為是誰呢,你來干嘛啊,龍傻子,是不是天熱也想洗澡啊?”李小蘭心里明白,龍根是個傻子,腦子不好使。

              脫光了也沒事兒,那地方也硬不起來。起先不知道啥是天萎,嫁人后也算了解了。簡單來說就是日不了婆娘,爛泥巴扶不上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是,天熱,熱死了。我,我也來洗澡....”說著龍根就要脫衣裳,褲襠那玩意兒頂的老高,李小蘭也沒注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想沒注意到就算了吧,反正脫光了,她啥都能看見了。不著急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,那你洗吧。我要回去了。”出了泡了半個小時,一身清爽,李小蘭穿起了衣裳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穿衣裳還成,穿上衣裳咋覺得這婆娘更漂亮了呢,跟模特兒身材似得,豐乳細腰大屁股,一撅一撅的。兩條腿白皙修長,大腿根子卻又渾圓飽滿,褲子有些緊了,繃的屁股墩兒正中一條小縫兒明顯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一撅,一撅的上了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慢慢洗啊,我先回去了。別給水閹了啊,站旁邊兒撈兩把水擦擦就得了,反正你那玩意兒也不怕人看見,看見了也用不了....”李小蘭倒也是好心提醒兩句,不過接下來的話硬生生的給塞了回去!

              怎么就不能用了?怎么就不怕人看見了?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堅挺在黑色卷毛之中,顯得突兀高聳,仿佛要插入云端似得!渾圓的大腦袋一點一抖,一股火熱的氣息迎面飄來!李小蘭急促的呼吸了一口氣,感覺空氣燥熱了兩分,面紅耳赤的!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什么?那是男人那玩意兒嗎?不對啊,自己男人那玩意兒咋那么短小呢?不對,不對,肯定是龍傻子做了啥手術,按了一根兒上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咽了咽口水兒,慢慢靠近了去!擎天之柱挺立如斯,跟電視里的高樓大廈似得,無比恢宏壯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是真的啊,不像按上去的玩意兒捏。”這一次李小蘭瞧的仔細,大棒子完好無損沒有安上去的痕跡,真真的大棒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...小龍,你,你這東西能硬了?”李小蘭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摸了摸腦袋兒,傻乎乎的皺了皺眉頭,結巴道:“我.我.我也不知道咋..咋回事兒?雞雞時而硬,時而軟的,麻煩死了。唉....都,都不想要它了,可,可是要尿尿,要噓噓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!要,一定要!咋能不要呢?”李小蘭連忙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多好的大棒子啊,就這大棒子擱哪個婆娘都能瞧上眼兒,尤其是結了婚的婆娘,哪個婆娘不想婚姻生活過的幸福,快樂?關鍵是性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給,給我摸摸成不?”李小蘭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目光貪婪,小手緩緩抓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好大好熱!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打了個冷顫,胸前兩顆香瓜抖了抖。屁股墩兒不自覺夾緊了一些,像是有啥玩意兒捅了進去似得,菊花一緊,屁眼兒直往里面縮,偏偏下面那條小縫兒一股水流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蘭姐,看啥呢?你,你咋的了?咋臉紅了捏?”龍根眨巴著眼睛,從李小蘭手里奪回了大棒子,這才撇嘴說道:“我聽表嬸兒說,男孩子跟女孩子是,是不能在一起待的,我,我沒有穿衣服,你還摸人家雞雞,人家,人家不好意思了嘛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李小蘭聞言小臉兒又是一紅。自己的確是有點兒那個啥了,都嫁人了咋還隨便摸人家雞雞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那個棒子真的好大好粗啊,要是自己男人也有那么大一根兒棒子,該有多好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蘭姐,我不跟你說了,我洗澡去了,你摸人家雞雞,你都不給小龍摸,小龍不干了....”龍根瞧了瞧李小蘭的表情,頂著大棒子就要下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急了,一把拽住了龍根就往玉米地里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來里面,我給你摸,你也給我摸,這樣就公平了,你說對不?”李小蘭紅著臉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倒也騙過龍傻子,可現在居然騙著要摸人家褲襠那玩意兒,還把自己給搭了出去,這可是第一次啊。難免有些害羞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是這個理。可,可是摸你有啥好處啊?摸你我又不能舒服......”龍根傻乎乎的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李小蘭愣了愣,傻子就是傻子,那么多人想摸自己都沒摸著,免費給你摸還想要好處呢,給你摸,給你日就是最大的好處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可一個傻子,他知道啥是日不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啊,這樣,把你這大棒子借姐用用,用完了之后,姐告訴你為啥小雞雞有時候要硬起來,有時候不硬。然后硬的時候該怎么做,做了就不硬了,成不?”李小蘭想了想說道,“你瞅你,褲襠頂那么高,多難看啊,你說咋樣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眨了眨眼睛,摸著腦門兒想了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就給你用大棒子!只能借一次啊!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