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玉米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玉米...

              像乞丐中了五百萬似得,李小蘭高興的那個勁兒,差點兒沒跪大棒子面前來個三跪九拜。多好的大棒子啊,以前咋不知道呢?

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村里有這么粗的大棒子,作死也不假給現在那破男人啊,求男人,褲襠那玩意兒沒啥用就打老婆,是男人嗎?有大棒子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,哪怕他是傻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小龍,進來。”拉著龍根進了玉米地,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,眼里一片火熱,盯著大棒子就跟孤苦伶仃幾十年的孤兒見著了親爹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黑而粗壯,長而威武,昂首挺立宛若早晨打鳴的大公雞一樣,昂著腦袋兒一點一點,雄赳赳氣昂昂,仿佛對著自己小縫兒發起了沖鋒號角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李小蘭咬著牙打了個寒顫,有些怕了。大棒子好是好,不會給自己捅爛了吧?

              管它呢,只要爽了,咋都行!

              推倒玉米,騰出一大片來,把衣服墊在地上,李小蘭沖龍根招了招手,笑了笑,兩個淺淺的酒窩露了出來,好看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李家的婆娘一笑,臉上都有一個酒窩!最好看的還是小芳,不過李小蘭也是不錯的,那身段兒,要玩玩兒老樹纏腰,一定很爽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舔了舔嘴唇,靠在李小蘭坐了了下去,大棒子挺立如斯,兩腿微微蜷了起來,褲襠處突兀聳起一根兒擎天之柱,瞧那架勢要把天捅破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當真是“你日天,你日地,我日s.h.e”么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來,給姐摸摸雞雞,嘖嘖嘖,好大的雞雞哦....”李小蘭贊了一句,迫不及待的抓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嘖嘖,果然是好棒子,一捏堅硬無比,跟搟面杖似得,滾燙的溫度,仿佛火燒過一樣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李小蘭專注擼著管子,大棒子表面裹了一層皮,加速擼了擼,腦袋上擠出一絲潤滑劑,小手臂撞在原子彈上,發出啪啪的聲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鳥蛋這么大啊?”李小芳瞪了瞪大了眼珠子,發現了新大陸似得,小手托起兩顆碩大無比的鳥蛋兒,包裹在毛茸茸的草叢里,黑黑的,殺氣騰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這蛋蛋咋這么大呢,乖乖,難怪棒子這么粗壯,這鳥蛋可也小不了呢!”李小芳一臉震驚,心里更癢了,好像嘗嘗大棒子的味道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的新歡怒放,無數次的實驗證明,只要一亮槍,否管什么樣的婆娘見著了都得飛蛾撲火的往上湊!只為那一棒子捅到底的飽滿緊實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疼,疼,疼!”龍根黑起了臉,叫了一聲,如小媳婦兒般幽怨瞪了李小蘭一眼,“小蘭姐,你,你咋捏人家小雞雞呢?摸就摸嘛,還捏,有啥好捏的!再捏,再捏的話,小龍就不給你用棒子了。”作勢龍根就要收回棒子,嘴里嘟嘟囔囔說著,“摸了人家的雞雞,又不給人家摸咪咪,憑啥啊?一點兒也不公平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看似無心之說,卻是有意點醒李小蘭,想用大棒子打井,你丫兒不能就這么上啊,好歹讓老子摸兩把,爽一爽吧,都不調情,提槍就上,那老子跟種馬有啥區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小龍,是姐不對,是姐不對。姐給你摸,給你摸!”李小蘭一聽,抓著龍根的手往胸前按去,飽滿的酥胸瞬間凹陷了下去,在龍根手里變換成各種形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敏感部位被抓,身上感覺又熱了兩分,緊閉著紅唇,鼻腔發出悶哼之聲,好像憋的太久了,抓著大棒子就想往下面塞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小蘭姐,你的咪咪咋這么白呢?跟面粉兒似得,有奶嗎,小龍吃兩口,電視里都說,要想身體好就得多吃奶呢.....吧唧”也不管李小蘭同意與否,大嘴一張,舌頭一卷,把粉嫩的櫻桃珠子含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肌膚光滑如水,跟剛剛出籠的豆腐似得。嫩的很!年輕就是好啊,那種嫩滑遠非陳香蓮可以相比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,滋滋滋”使勁兒一吸,牙齒輕輕咬住小點兒往外一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嘶!”李小蘭仰著脖子嚎了一聲,手掌緊扣著大奶,用力一抓!

              圓乎乎白嫩嫩細肉,順著指縫滑了出來,好嫩,好軟!許是手上用力太大,雙腿居然分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這份兒上,龍根自然沒必要再裝傻了,扒下了長褲,小紅內褲都濕透了,內褲邊緣滑出點點白沫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“嘿嘿”笑了笑,趴到李小蘭肚皮上,提溜著內褲往上一提,兩片飽滿的粉紅色木耳露了出來,褲襠下那截內褲則完全嵌入了小縫兒里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嗯哼....別,小龍棒子呢,塞,塞進去.....嚶嚀....”李小蘭扭著小蠻腰,緊閉著大腿,雙手抓著內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內褲都勒成線了,把小縫兒使勁勒啊磨的,都磨出豆漿了,偏偏倆片木耳癢的難受,洞里更是流出了不少熱汁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有意思。這樣也可以.....”像孩子找到了心愛的玩具一般。龍根嘿嘿笑了笑,前后抓著內褲,往上一提一勒,前后一拉一退,緩緩磨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股小泉熱流沒完沒了的滑了出來,熱的,還散發著熱氣兒呢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別,別,小龍別,別整了,磨,磨不得,要,要出血了啊...啊啊啊...嚶嚶嚶....”龍根加快速度,李小蘭近乎哭泣一般呻吟了起來,小臉兒緋紅,宛若春潮一般!

              擦了擦手,扳開大腿根子,扯下小內褲,粉嫩粉嫩的小溪洞口一覽無遺,粉色木耳飽滿潤滑,小溪口圓潤而緊致,甚是小巧,剝開瞅了瞅,對著吹了一口涼氣,小溪驟然一縮,一股熱流滑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摸,黏黏的,熱熱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,小蘭姐,你說你都饑渴成啥樣了?唉,拯救姑娘媳婦兒的重任只能落在我龍根身上了啊!”哀嘆一聲,扳開大腿根子,黑黢黢的大棒子對著粉紅的小溪口,腰背一挺!大棒子如同鉆頭一樣,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越來越深,越來越快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輕,輕...點..啊啊啊...嚶嗚嗚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雪白的嬌軀震顫不已,兩顆不小的白嫩小香瓜在胸前急劇顫動跳躍,一聳一聳,來來回回繞成了一個小圓圈兒!

              叉開的雙腿間間,不斷帶出陣陣白漿。仿佛,當了二十來年女人,第一次把精華,把熱情全都釋放了出來,噴的大棒子到處都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李小蘭張大著嘴巴,盡情呼喊,那是來自靈魂的聲音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舒爽的抖了抖大棒子,望著流白沫的小縫兒,壞壞笑了笑,那地方都給大棒子磨圓了,粉嫩粉嫩的,甚是可愛。忍不住用手指捅了捅,勾出了些許白沫,惡作劇涌上心頭,手指擱李小蘭嘴里掏了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得虧這會兒的李小蘭累的給死狗似得,動都不能動,還在大口大口的踹著氣兒,也不知道是習慣還是咋的,李小蘭居然伸出舌頭舔了舔。小香舌靈動水潤,舔的龍根心里一陣酥麻,毫不猶豫的掏出了大棒子,擱小嘴兒里塞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...嗚嗚嗚”大棒子把小嘴兒塞得慢慢的,李小蘭先是驚了驚,最后似乎明白了龍根的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舌頭跟泥鰍似得,在嘴里滑來滑去,舔的舒服了,龍根才扯了出來,交貨之后的大棒子軟了些,不過煞氣還在!

              收拾了一下,龍根提著褲襠悄悄離開了玉米地,這一搗騰,估計修路的人就該出來了,再干一炮,只怕不少人都能聽見那浪叫聲兒。還是先走為妙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日了李小蘭,自然沒必要再去吳貴花家里了,表嬸兒要出門,自己還得回去看小賣部,一想到要守小賣部,龍根這心里就不舒服,一大老爺們兒,天天擱家里蹲算個啥事兒?好男人以日婆娘為己任,咋能屁事不干,悶坐哩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先守兩天兒吧。表嬸兒一個人也挺不容易的,對了,給麗紅嬸兒打個電話啊,都回去好幾天了.....”掏出手機給沈麗紅撥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說二牛家不是窮人,一家都是牛人,干活兒特猛,做了十來畝莊稼地,一年咋的也有倆三萬的收入,只是得了那天殺的病,再多的錢也沒轍,為了二牛爹媽能享福,沈麗紅做主安了一部電話,離鎮上近,也就花了八百多塊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嘟嘟嘟”幾聲過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誰啊?”沈麗紅的聲音依然甜美,就跟動畫片里的瓷娃娃聲音似得,聽得褲襠都頂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一笑,“麗紅嬸兒,我是小龍。咋樣,回家一切都好吧?想不想我啊,想不想日啊,要不再過來住兩天兒?嘿嘿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紅啐了一口,沒好氣道:“臭小子,天天就想著日你嬸兒了是不?說吧,究竟啥事兒,我這兒還忙著呢,得給你二牛哥倒水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二牛哥在旁邊呢?你,你咋還敢說讓我日了,你不怕揍你?”龍根聞言一愣。這婆娘膽子也太大了吧,當著男人的面跟別的男人打情罵俏,跟偷漢子沒啥區別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誰知,沈麗紅卻是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有啥,日了就日了,你不日我,我這肚子咋能懷上崽兒?他就一個廢人,沒啥日子可活了,等他走了,我就過來啊。唉,我這一晚上一晚上的也跟作孽似得,癢得難受.......行了,掛了啊,二牛又吐血了,唉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嘆息一聲,沈麗紅掛了電話。龍根摸了摸腦袋兒,把手機合了起來。也是唏噓不斷,人的命,誰說的準呢?二牛再能干,人再好,可不也得了那早死的病,偏偏還得把自個兒婆娘送給別人日,這都為了啥呢?

              ps:謝謝打賞,謝謝月票,嗯,日落剛剛擼了一哈,預祝大家擼擼更健康......夜深了,大兇器就要讓你擼...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