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一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一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低聲罵了一句,臉蛋兒浮現一抹迷人的醉紅,傲人的胸脯顫了顫,緊夾的大腿根部,幾根兒卷曲的毛發甚是調皮。讓人忍不住想要撥開雜草,瞧瞧里面的風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給你日就算不錯了,還這個那個的,要日不日,不日就算了!”沈麗娟黑了臉,瞪了龍根兩眼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心里想啥呢,日就日唄,還那么多要求干啥?明知道表嬸兒都快人老珠黃了,還非得讓自己給人比,啥意思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不日拉倒!哼!”何靜文接過話茬,“不日咱們就找別的男人去了,還真以為咱們沒人要了是吧?估計啊,你那求玩意兒也不能用了,不然咋不敢日呢?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老子這玩意兒不能用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被倆婆娘懷疑,龍根暴脾氣上來了,奶奶的,不拿出真槍實彈來,只怕還真讓這倆婆娘笑話了。得了,喝了王八湯,要不把這倆婆娘美美日一頓,只怕招來笑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,干通宵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”的一聲,扯掉褲頭,真真的金箍棒露了出來。跟大黑蛇似得,點著腦袋沖著人示威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倆女瞅的清楚,相互看了眼,眼里抹過一絲震驚之色。尤其是何靜文,總感覺大棒子像又粗了一點兒,下午日的時候還不怎么大,怎么這會兒更粗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敢挑戰龍爺爺大棒子?”龍根大吼一聲,汗衫甩到一邊兒,沖了過去。“來吧,日通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不要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二女同時尖叫,頗有默契往旁邊兒一閃,躲了過去。不過,還是龍根厲害,左右兩只手各抓了一只白皙大奶,使勁兒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.嘶,臭小子輕點兒....啊....”沈麗娟痛叫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也不好受,這一抓下去,奶子頓時起了幾個紅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讓你們嘗嘗爺爺的抓奶龍爪手!”得意一笑,大手再用力,二女同時叫了起來,嚶嚶嗚嗚好不動聽!

              抓捏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疼,疼,小龍,別,別揉了,疼....啊....”何靜文皺著眉頭,求饒不斷,掀起一陣浪叫之聲,仔細一琢磨,聲音里卻帶著一絲舒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小龍,你,你先日麗娟姐吧,我遭不住了。哎喲,別,別搓了,疼,疼....”何靜文求饒不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樂得嘿嘿直笑,小樣兒就這兩下就遭不住了,接下來還受得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你你,你咋這樣呢?咱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上的嗎?你...嘶,哎喲,小龍,輕,輕點兒。疼,疼啊...哎喲,我的祖宗捏,你咋還咬上了啊,那玩意兒能用牙齒咬嗎?”沈麗娟急的一頭冷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小點兒傳來陣陣舒爽,疼并且快樂著,身子在不經意間慢慢熱騰起來,小腹內邪火翻騰,跟要造反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你還是日何鄉長吧,她,她官兒大....”沈麗娟緊閉著眼睛,感受著身體傳來的痛癢之感,忍不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小龍,你,你還是先日麗娟兒姐吧,她年紀大,應該她先來....嘶,啊啊啊..別,別摳下面啊,出水兒了,啊啊啊...水來了,小祖宗,你你,你咋還捅上了呢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顫抖著白皙大香瓜,雪白的身軀顫抖起來,一層一層的白色肉浪掀起,沖擊著視覺,大腿處一捧白色熱流噴濺而出,撒了一床!身子驟然一軟,癱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,膽子不小啊,表嬸兒,聯合何鄉長算計我呢。這么欠日,我就先日你吧....吧嗒...嘶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音剛落,龍根一把抱起沈麗娟平放在床上,抓奶龍爪手一出,提著大奶往攏一靠,瞬間一道深深的溝壑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!”血盆大口一張咬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”一聲輕忽,沈麗娟緊緊閉上了眼眸,舔舐著干涸的嘴唇,隱隱覺得一股水柱從下面流了出來,熱乎乎的粘稠汁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深山再次傳來一陣麻癢,溫度驟然上升,熱到估摸小縫里塞個雞蛋都能燙熟似得。玉手緊緊摟著肩膀,酥麻的感覺刺激著荷爾蒙,指甲深深的嵌入其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下其手,雙管齊下,一手抓著奶子,使勁兒搓揉,下面一手沾了些水玩弄著木耳片,木耳片輕輕一捏,嬌軀一震!猛地捅入其中,那種美妙仿佛時間倒流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啊....小龍,來,來,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小龍,快,快,表嬸兒要,表嬸兒要大棒子...啊...嘶!”逐漸攀入高峰,沈麗娟再也忍不住,等不來大棒子,居然自己摳弄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潔白小手一次又一次的捅了進去,好像鉆石油的鉆頭似得,一次又一次,永不停歇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扶著大棒子,在洞口磨了磨。低吼一聲,大棒子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“砰”~~~

              完全遵循著三淺一深的真理,大手緊扣著大腿根子,目送大棒子如擎天之柱聳進小溪里,摸出點點白嫩的豆漿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寡婦咋的了,寡婦下面就不緊致了?表嬸兒雖然嫁過人,可下面嫩的很,跟豆腐似得,還帶著點點粉嫩呢。兩片餃子皮一夾,緊緊貼著大棒子,緊實飽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小龍來咯,你可要防守好哦,別讓我攻破了防線,日決堤似得趟水兒哦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音剛落,龍根扭動著屁股,前前后后忒難起來,好一個人肉打樁機,一次一次的扎向小溪深處,攪騰起一陣熱流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~啊~啊~”沈麗娟紅著眼睛,瘋狂搖擺著細腰,企圖擺脫兩只大手,胸前兩顆白花花的大饅頭快速閃動,跳躍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,快停下來,不,不行了...啊...不,不行了,我要到,到了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沒說話,卻看見小縫兒貼合著大棒子邊緣,涌出陣陣滾燙的白漿,再看沈麗娟,累的不行,躺在床上跟一灘白花花的面粉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該你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顧不得何靜文驚愕的雙眼,拽過來,扛著大腿,腰背一挺,刺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吃痛,叫了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輕,輕點兒,別,別捅那么深,輕,輕點兒啊,還沒水呢...啊..啊..嘶...”何靜文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”吐了口水兒在手上,這才抹在了大棒子上,頓時舒服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時的龍根宛若一頭兇殘的野獸,根本不給你緩沖的余地,大棒子一次一次的深深捅入,一直頂到花蕊深處才抽了回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巨大的棒子撐著小溪,跟活塞運動似得,一抽一送發出巨大的聲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嚶嚀...小,小龍,慢,慢點兒,慢點兒啊,我,我下面疼,哎呀!嘶!”何靜文叫了兩聲兒。見龍根沒反應,根本停不下來的打樁機一樣,一門兒心思的磨豆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桌上的王八蛋早已沒了熱氣兒,不過,龍根褲襠那根兒王八厲害的緊,滾燙無比,還在使勁兒摩擦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躺在身上求饒不斷,嬌喘連連,不知是累的,還是爽的,臉紅脖子粗,就差沒斷氣兒了,胸前兩聳高山在瘋狂的沖擊下,畫了一個圓圈兒,肉浪在圓圈里瘋狂甩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,啊...麗娟姐,麗娟姐,救救,救救我,我,我不行了啊....嘶.....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巨大聲響而起,龍根紅著眼睛進入了最后的沖刺,大棒子宛若神兵利器一般,發起了對敵人最后的猛烈攻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暴雨過后,沖擊的雷鳴聲終于停了下來,房間內三具赤條條的身子摟在一起,喘著氣兒休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床上一片狼藉,濕了好大的兩塊兒,白色液體還沒消散,還散發著一股騷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捏了捏兩顆香瓜,拿捏著小蓓蕾,輕輕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整了,疼呢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。”壞笑兩聲,暗自運勁給二弟,卻見大棒子再次從褲襠間聳立起來,直頂云端!不無得意道:“咋啦,你們倆就這么點兒能耐就不行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臉紅,何靜文不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以為你們倆多厲害呢,原來只是光說不練的假把式,這才哪兒到哪兒啊?才日了兩個鐘頭呢,來,起來,喝口王八湯接著日!說好了日通宵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我我不行了,我要休息了....痛呢,要日,你日麗娟姐吧,我我遭不住了...”何靜文求饒道,蜷縮著身子,兩腿緊閉。屁股墩兒露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巴掌扇了過去,屁股墩兒一顫,掀起一陣肉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這點兒能耐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日了,今晚不行了,明天吧,明天給你日...”何靜文連連擺手,一臉驚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小子什么玩意兒,咋那么厲害?日了兩個多鐘頭了,還這么強悍,再日下去,自己怕是得精盡人亡了。今晚一炮流的水兒,比這幾年流得都多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你咋這樣呢?咋不能日你呢?”沈麗娟不樂意了,擰著眉頭一臉不快,“小龍,去日何鄉長,她年紀小,需求量大,也比表嬸兒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”何靜文沒說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壞壞一笑,兩條白花花身子往身邊一攏,按趴在地上,兩條黑黢黢的屁股縫兒正對著自己,小溪口依稀可見!

              擼了擼棒子,準備掀起第二輪進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今晚,就兩個洞換著日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三更要月票,嗯,打賞有點兒奢侈,但月票不能下崽兒啊,給孤城去日落吧....說不定真能懷個月票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