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myjz"><acronym id="tmyjz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span id="tmyjz"></span>
      <rp id="tmyjz"></rp>

      <ol id="tmyjz"></ol>

      <rp id="tmyjz"></rp>
        1.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檢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檢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不,不用了吧,等小龍睡醒了再說吧....”沈麗娟嚇了一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莫醫生咋這樣呢,太熱情了吧。自己千方百計不想小龍看見她,她還偏偏往攏里湊合,照小龍那食量、眼光能逛過她嗎?不日得她直翻白眼兒自個兒還不信了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反正沒事兒,我瞧瞧看。好好診斷診斷,現在醫學發達的很,興許治好了呢。在哪兒呢?是這間屋子么?”別瞧莫艷帶著黑色邊框眼鏡兒,嚴肅的一絲不茍,卻是個人心腸的女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尤其知道沈麗娟是個寡婦,唯一相依為命的遠房侄子是傻子之后,同情心嘩嘩的泛濫了。醫者父母心,憐憫之情瞬間爆發。說啥也要給傻小龍看看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”沈麗娟嘆息一聲,真是怕啥來啥,看來連老天爺都眷顧這混小子,走了一個婆娘又來了一個又一個,還個頂個的漂亮,能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圍裙上擦了擦,沈麗娟也跟了進去,小心臟撲撲的跳,臉上不自覺的紅了起來。暗自祈禱,千萬不要掀開被子啊,那臭小子喜歡脫光了睡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那是什么?”房間里猛地傳來一聲尖叫,莫艷嚇的退了回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連忙進門兒,真是怕啥來啥,莫艷一進門二話沒說就掀起了被子,褲襠正中那根兒大棒子立正稍息,正打國旗敬禮呢,通體黑色,憨頭憨腦卻煞氣騰騰。隨著呼吸一起一落,仿佛正在進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莫艷是醫生,見過不少瀕臨死亡的病人,頭破血流啥的,有些腸子都扯了出來。一會兒便鎮定下來,那玩意兒不就是男人褲襠那玩意兒嗎?

              生殖器,生孩子的必需品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怎么可能這么大?怎么可能?從醫學角度上來講,亞洲人的命根子本就短小,說遠點兒,就算外國人那玩意兒也沒這個雄壯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,”沈麗娟干咳兩聲,拉著莫艷往外走,尷尬道:“那個,那個小龍睡覺都這樣的,你別笑話。要不,還是以后在慢慢把脈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心知肚明,臭小子啥病都好了,腦子也不傻,褲襠那玩意兒鐵棒似得堅硬。有啥毛病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不知道莫艷是嚇著了,還是眼饞了,咽了咽口水兒,慢慢退了出來。房間內依然鼾聲如雷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心臟卻突突狂跳起來,太震撼了。就這根兒大棒子,不知道城里多少少婦媳婦兒惦記著,咋長的?吃藥也沒這么厲害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著那黑黢黢的大棒子,身上熱乎了一些,腦子里居然浮現出大棒子插自己的畫面,那,那該多舒服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打了擱寒蟬,懷揣著心思,莫艷胡亂扒了兩口飯,緊夾著大腿根,撅著屁股墩兒回村部了,離得不遠,幾分鐘就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女人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。莫艷是一個正常的女人,從遺傳學的角度上來講,男人喜歡屁股大,奶子挺的女人;而女人則希望跟健壯的男人,尤其是褲襠那玩意兒健壯的男人發生點兒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僅子孫后代品種優良,在床上自己也能舒服的多!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事兒做的多了,到后來,男女也顧不得啥后代優劣了,只想讓自己舒服刺激。莫艷承認,自己想刺激刺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還有句話怎么說來著?“十個眼鏡兒九個騷”,莫艷無疑是九人中的一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就是不知道那傻小子會不會辦那事兒,恐怕還是個處男吧。嗯,想個辦法騙到手.....”莫艷嘟囔了幾句,也沒覺得害臊羞愧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初自個兒懷小孩兒的時候,家里男人咋解決?不還是擱外面找小姐了嗎?那憑啥自個兒不能在外面找男人?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村里主道修得差不多了,等著雨季一過,接下來就是鋪水泥了。莫艷來的正是時候,剛上農閑,趁著機會,打算給全村人免費檢查身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天檢查十人,初步預計一周時間。秩序表是莫艷自個兒排出來的,那個帶著大棒子的傻小子龍根自然排到了最后,莫艷是有著自己打算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這幾天晚上,大棒子每每出現,夢里插得自己死去活來,一大早起來,床上指定濕了一大片,洗都洗不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次,一定要想辦法把大棒子取來用用。”黑色邊框里,兩顆明亮的眼珠子閃過一絲狡黠,“嗯,小龍腦子不好使,去買點兒零食備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要說莫艷也不只是精蟲上腦的婆娘,手里有著這本書,小箱子跟百寶箱似得,拿出一件一件家伙事兒鼓搗了好幾天,一一為大家檢查了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本就貧窮,啥高血壓高血脂的病不多,不過或多或少都有風濕病,尤其是生了娃的婆娘,照經驗推斷,應該是坐月子沒太在意,受了冷風的緣故;而男人大多關鍵有問題,幾個抽旱煙的大爺,炎癥比較嚴重。

              當天就給了診斷報告,莫艷的神速讓大伙兒贊不絕口,原曾想,不過是下來走走過場,回去做個報告就算完事兒,沒想做的這么細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醫生,謝謝你了啊,你瞧你為咱們全村做了這么大好事兒。我代表大伙兒謝謝你。”沈麗娟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莫醫生你太神了。我就說我這腰咋老疼呢,還以為上炕上多了,唉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”莫艷愣了愣,臉上浮現一絲潮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鄉下人接觸了一段日子,自然也知道上炕啥意思,不就是日嗎?只是沒想到鄉下人這么奔放。公眾場合張嘴就蹦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,職責所在職責所在。”莫艷客氣了兩句,腦子里卻響起另外一個人來——龍傻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打那晚上瞧見了之后,這兩天都沒見著龍傻子,心里癢得難受,明天就只剩下龍傻子一個人了,該咋騙到床上去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表嬸兒,你,你擱這兒干啥呢?咋,咋不給我做飯哩。”想啥來啥,龍傻子身影晃晃悠悠從村頭走了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順著聲音望了去,那晚上躺著沒發現,這才瞧出,龍根身材高大魁梧,面容也好看的很,布滿了陽剛之氣。只是模樣有些傻愣,少了些靈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撇著腿跟螃蟹似得走道兒,褲子寬松,莫艷眼尖兒,盯著褲襠猛瞧,褲襠里有個東西一晃一晃的甩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咽了咽口水兒,莫艷這才回復了些精神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聞言如遭雷擊,中午不把這小子支開了嗎?這才還攆來了呢?回頭瞧了瞧莫艷的神情,心道:完了,又一個婆娘得讓小龍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肯定是那晚上瞧了龍根褲襠那玩意兒,這婆娘遭不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事已經無力回天,只能順其自然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來了啊,等著表嬸兒這就回去給你做飯去。”拉著龍根往回走,沈麗娟還想做最后的努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愣著往莫艷這兒瞧。

              辦公桌后面,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婆娘端坐著,脹鼓鼓的胸前包裹著呼之欲出的大奶,臉蛋兒胖乎乎的白凈,一副黑色邊框眼鏡兒,讓龍根想起了上學時,電腦里瞧見的島國愛情片,島國變態不就喜歡玩玩角色轉換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桌下兩條如蔥白的小腿,無比勻稱,一雙高跟鞋兜著胖乎乎的腳丫子。真如吳貴花所說,是個漂亮婆娘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嘛,表嬸兒,你先做飯去,我,我去檢查檢查身體,他們不都檢查了么?我我也要檢查。她們都叫我龍傻子...我不嘛...”甩開沈麗娟的手臂,龍根耍起了小孩子脾氣,嘟囔著小嘴兒抱怨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急的跳腳,暗罵道:“臭小子,你還是傻子嗎?賊精似得,你還傻?你要傻的話,還能把上河村的破難差不離日了個遍?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擋著眾人的面兒,沈麗娟自然不能說出來,氣哼哼的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是吧,來,我給你檢查檢查,先把把脈,別是經脈堵塞了。”莫艷樂了,傻小子自己還送上門兒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實在不行給他吃點兒藥,自己還不是想咋日就咋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醫生,給小龍瞧瞧吧,小龍這小子命不好,褲襠那玩意兒是爛泥巴,還被雷劈過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莫醫生給小龍看看吧,你醫術高,興許能治好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瞧吧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爛泥巴?硬不起來?”莫艷愣了愣神,有些疑惑,暗暗道:“那晚上瞧見不硬著嗎?咋成了爛泥巴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管他呢,先把把脈再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伸出了手,遞到跟前,嘴角傻呵呵的哈喇子滑了出來,盯著莫艷脹鼓鼓的胸前一陣猛瞧,那眼神兒仿佛能把里面兩顆大香瓜給勾出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沒啥不對啊?經脈很正常,脈搏很有力呢。”莫艷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到了晚飯點兒,龍根是最后一個沒檢查的,肚子餓了,也沒人留下來瞧熱鬧,龍根傻了就傻了唄,管自己屁事兒啊?有自己肚子餓重要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這樣一想,原本熱鬧的村部,幾分鐘就走了個沒影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難道是其他原因導致壞了腦袋?可,怎么一點兒異常也瞧不出來啊?”莫艷還疑惑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,來,你把褲子脫了,你把衣服脫了,我給你檢查檢查!為了你的健康我要做全面的檢查哦。”四處沒人了,莫艷春心大動,癢癢的,打起了大棒子的主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傻是傻了點兒,可為啥要脫褲子呢?難道這婆娘知道自己有大棒子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ps:有沒有哪位朋友會做封面呀?小說封面,咱們這本書封面得換個,想找個朋友幫忙做下,有會的嗎?會的可以入群找我哦,群號是:182368026,或者直接加我本人扣扣也行:2642105084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