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套套小了

        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套套小了

              脫褲子,居然讓老子脫褲子!奶奶的,脫就脫吧,也省的小爺費勁兒勾搭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堅硬如鐵的大黑肉.棒從褲襠里竄了出來,動作太快,猛地一下反彈回來,啪的一聲彈在肚皮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大蟒蛇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眼珠子一瞪,咋比那天瞧見還大了兩分呢?幾天不見還能長咋的?乖乖,太粗壯了,自己生過娃也不能就這么塞進去啊。一棒子捅到底,哪里還有人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樣兒,一瞅就是沒見過‘大’家伙的婆娘。瞧那眼饞的勁兒,饑渴的跟頭餓狼似得。”龍根心里嘀咕了兩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傻呵呵的哈喇子又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檢查的嘛,快查啊....查完了,還得回家吃飯呢,餓死了。”龍根嘟囔著嘴兒不滿的催了催。

              脫了褲子不辦事兒就這么晾著有求的意思啊?瞅一陣兒能讓下面小洞舒服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餓了?來,你等著,我給你拿吃的。”眼里有了寶,差點兒把大棒子供奉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咋的了,粗又怎么了?做女人的不就喜歡這樣式的嗎?希望小龍戰斗力強悍吧,整得時間越久越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喏,拿去吃,多得很。”莫艷扭著屁股墩兒從里面拿了好多零食,塞給龍根。城里有名的醫生不在乎這點兒小錢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眼里只有那大棒子似得,盯得兩眼放光,恨不得趴上去一口給啃了。我的天吶,真不知道這玩意兒咋長的。大棒子硬起來,直入云端似得,把肚肌眼兒都遮住了!伸手一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莫艷連忙縮回了手,那玩意兒咋那么燙呢?跟火里拿出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咔嘣咔嘣嚼了兩顆糖擱嘴里,龍根嘟囔著嘴,生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莫,莫醫生,你咋摸小龍的雞雞呢?別摸了,聽表嬸兒說,女孩子不能隨便在男孩子身上亂摸!你咋亂摸呢?小雞雞不能尿尿,我找你麻煩哦。”說著,龍根沖莫艷瞪了瞪眼兒,哼了個響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樂了,這傻小子還挺可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說我不摸的話,咋給你身體呢?不檢查,哪知道問題出哪兒了呢?來,給我摸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說著,莫艷又一把抓著了大棒子,果然沒辱沒“大”字啊,一只手勉強握的下來,只是那長度讓人冷汗直冒。乖乖,這大棒子捅下去,不比生娃難受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上下擼了兩把,大棒子頂端吐了些白沫口水兒,慢慢滋潤著表面一層黑色的皮,小手加快速度,發出滋溜滋溜的摩擦之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往嘴里扔著糖,咬的咔嘣咔嘣直響,叉開腿,跟大爺似得斜躺在辦公椅上,面前蹲了撅著屁股蛋子的白大褂婆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嘖嘖嘖,島國愛情片變態是變態了些,不過想象力豐富啊。想想,日一個穿著空姐制服的婆娘多有成就感啊。這白大褂也不差啊,醫生,書上說的白衣天使呢。日日天使,那滋味兒應該很爽吧!

              想了想褲襠那玩意兒就跟大鐵錘似得,又堅挺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醫生,咋樣啊?你摸了好半天了,搓來搓去的,小雞雞皮都給搓沒了。你咋這樣呢?不給你摸了,摸得小雞雞好漲,想噓噓了。”龍根撇了撇嘴,不開心的收回了大棒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啊小龍,還沒檢查完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哪里肯啊,就擼了幾把,下面那地方就跟漲潮似得,泉水嘩嘩的往外冒,溜溜的,都能劃船過海了。能這么放過這大棒子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聽話。我是為了你好!”作為醫生,莫艷這腦袋兒別提多精明了,拉著龍根就往小臥室里推。一邊找著借口,“小龍,你這病有點兒麻煩,來,你躺在床上,我給你仔細仔細檢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定要配合我,知道嗎?配合好了,有糖吃哦。”沖著龍傻子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,像勾引小孩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在龍根瞧來,就跟說著,好好日我,日得舒服了,天天給你日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,那好,我躺著,你快檢查。對了,再給我兩包糖.....”龍根二話沒說,褲頭扯了下來,往地上一扔,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嗯,真香!不愧是城里來的婆娘,聞著舒服得很;小窩整的挺舒服的,全是粉紅色,跟電視里演的那樣,暖色調,旁邊蹲著一漂亮婆娘,日起來更有勁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爺爺今天就試試,瞧瞧是不是有勁兒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脫了褲頭,更有沖擊力了,跟山里的野人似得,渾身肌肉疙瘩一坨一坨的,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!褲襠正中一撮郁郁蔥蔥的毛發叢中,聳立起一根兒擎天之柱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,”咽咽口水兒,莫艷擼了兩把。只感覺下面那地方更潮濕了,一股燥熱襲來,有一種想要扯掉奶罩子的沖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是過來人,知道這是啥征兆,要擱別的男人,恐怕早就撲上來,掏出棒子就要捅自己吧,奈何這是個傻子,還得自己一步一步來教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我檢查了一下,估計是你這黑黑的棒子出了問題。很嚴重,瞧瞧都腫成啥樣兒了,我要幫你把里面的膿水弄出來,弄出來就好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小雞雞里面有膿水?”龍根佯裝嚇了一跳,零食袋子扔到一邊兒,嘴角沾了些糖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卻賊笑著,這騷婆娘終于是憋不住了。唉,城里婆娘是咋的了,原以為鄉下的人沒事干就擱床上放炮,鉆石油。沒想到城里的婆娘也是這樣,見著大棒子就邁不開腿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嗯,看來是老天爺是要我解決勞苦孤獨婆娘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很嚴重的化膿呢,不弄出來,你這腦子就壞了。”莫艷強忍著笑意,正經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腦子才壞了呢,閑著咪咪癢非要來求日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,那你把膿水給我吸出來唄,用嘴吸....”裝傻誰他娘的不會,老子就要看你咋把膿水整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用嘴吸啊。這個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犯難了,用嘴吸那玩意兒不就是口.交嗎?自己倒也熟悉,可從來沒做過。醫學上來說是可以的,舌頭可以更大程度刺激大棒子腦袋,從而使其變得更硬,戰斗力更加持久!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那玩意兒畢竟是撒尿的,吃下去不好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吸啊,愣著干啥?”龍根又催了一遍,“你不是醫生嗎?知道里面有膿水兒,你還不給老子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老娘把自己給賣出去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暗罵了一句,莫艷也下了狠心,吸就吸吧,吃上幾口就行了!也順便適應適應大棒子的尺寸,別待會兒一棒子把自己給捅暈了才好!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莫艷也有自個兒的主意,臟怕啥,戴個套子不就行了嗎?從藥箱里拿出一個杜蕾斯來,本來是打算給村民們推廣,免費領取的。以支持國家計劃生育,原想過兩天再給大家推廣,沒想到自己先用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套套?”龍根瞧見了,愣了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套套這玩意兒對大棒子可不好,以前上學那會兒老師就說過,這玩意是橡膠的,有彈性,做的小了套在棒子上面,會影響棒子的發育,本來還得往大里長,套子一套,一緊,就不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奶奶的,戴上套子吃,跟穿上鞋子洗腳有啥區別?一點兒感覺也沒有啊。”龍根嘟囔起了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還沒想好托辭,莫艷已經把套子取了出來,嗯,挺香的,一股騷味頓時彌漫起來。仿佛而刺激二弟鼓起來似得,褲襠那玩意兒不受控制的抖了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來,我把這個給你戴上,戴上之后我就給你吸膿水啊,吸出來了就不難受了,”小手抓著大棒子,拿著套子就往上面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掙扎了兩下,套子上不知道抹了啥,滑膩膩的冰涼,不是很舒服。又不敢表現的太過明顯,這婆娘可不傻,別瞧出點兒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嘀咕了一聲兒,眉頭微微一擰。給自己男人戴過那么多套子,閉著眼也戴的上去,可今兒咋還套不上去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?套套小了?”比劃了兩下,套套都快給撐破了,還是沒給套上去!“天啊,這玩意兒得多大啊,加大號的套子都戴不上去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砸了咂舌,一臉的嘆為觀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樂了,嘿嘿,終于還是沒戴套子,抖了抖褲襠那玩意兒,催促道:“莫醫生,快給小龍吸膿水兒啊,癢得難受呢?你,你愣著干啥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....”莫艷眉頭一挑,面色有些尷尬,一時哪兒去想好辦法啊,加大號的套子都戴不上去,難不成獨家定制一份兒?

              算了,死就死吧。就嘗嘗大棒子的味道了,以往就聽醫院的小姑娘說那感覺多好多好了,老娘今兒也嘗嘗粗棒子的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櫻桃小嘴兒一張,貼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”大蛇腦袋兒沒入小嘴里,頓時鼓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精神一震,“啊”的叫了一聲,說不出的舒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嘴兒吃進去的并不多,嘴唇卻剛好卡在大棒子腦袋下的一道縫兒里,小舌頭貼著大棒子腦袋兒,用力一吸,頓覺神清氣爽,太舒服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用力吸啊,莫醫生,膿水兒還沒出來呢....唉,你口水兒好多哦....”龍根黑著臉催促了一句,“行不行啊,不行我換別的醫生給我治病咯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眼珠子一瞪,可能是不甘心,小嘴兒吧嗒吧嗒砸了起來,小腦袋兒一點一點,賣力的吸了起來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