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小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小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一聲猛烈碰撞之后,兩只大手抓著已經撞擊變形的屁股墩兒,整個大棒子送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間接性一鼓一漲將精華送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啊!”莫艷瘋狂甩動著腦袋兒,點點汗珠撒了下來。不知道是爽的,還是疼的,神情瘋狂。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差點兒痛暈了過去,原以為已經適應了大棒子的瘋狂抽動,沒曾想最后一下,大棒子完完全全送了進來,而且釋放精華的瞬間大棒子又大了兩分,差一點兒把屁眼兒都給撐爛了。能不痛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別說拉屎了,估計坐下都是難事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一聲抽空的聲音響了起來,紅彤彤的菊花總算是好受了一些。莫艷幽幽嘆息一聲躺了下去,累得精疲力盡,實在是沒力氣了。閉著眼就想睡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給龍爺爺舔干凈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沒放過莫艷的打算,臭娘們兒讓老子給你舔下面,做夢去吧,都他娘的成了黑木耳了,還好意思說那話?扶著大棒子使勁兒往小嘴兒里一塞,一直捅到喉嚨這才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.嗚嗚嗚...”莫艷要掙扎,那玩意兒可屁眼兒里塞過,屁眼里裝得是啥,還要自己給他舔干凈,這不是讓自己吃屎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可哪里是龍根的對手,最后只能淚眼巴巴的給舔干凈了。不知道是習慣了,還是吃著大棒子棒棒糖口感好,吸到后面,莫艷臉上居然沒了抗拒,跟個女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笑了笑,奶奶的,這世上就沒龍爺爺征服不了的女人。伸手屁股蛋子上掐了一把,這才提上褲衩往家里走,臨走前擱袋子里拆了一袋零食,邊走邊吃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門兒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,估計表嬸兒等得著急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嘀咕了兩句,龍根加快了腳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然,沈麗娟等得不耐煩了,自己先吃了,剩飯給龍根留在鍋里,仿佛知道龍根這兩天運動量過大,大棒子使用頻率增加了,特意把昨晚剩下的王八湯給龍根熱了熱。煮了兩王八蛋補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是不是把莫艷醫生給日了。”沈麗娟瞪著埋頭只顧扒飯的龍根,心里有些酸酸的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混蛋小子咋日不夠呢,就算自己身子弱,可一天日一次還是沒問題的,偏偏到處拿著大棒子捅人,招人惦記。自己還得乖乖擱家里做飯洗衣裳,像個保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不咋的,誰讓她惹我來著。”龍根一臉的理直氣壯,想起走前兒莫艷那淚眼巴巴的樣子,忍不住就想笑。顫抖的兩顆球形大奶子,屁股墩兒都給撞紅了,現在暫且別說拉屎了,估計下地走路都成問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彪悍的女孩子,擱大棒子面前就不得不低頭,實力所在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天天想啥呢?日了她你就舒服的很了?哼!”白了龍根一樣,沈麗娟生氣的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天不算太晚,鄉下的夏天都有乘涼的習慣。說不定還有些生意上門呢,當了村支書,白天得忙活村里的事兒,只有晚上才有空看看店子,算算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指望龍根看守小賣部,估計褲子都的賠進去!小王八蛋仗著有點兒小錢兒,否管賣不賣的出去,自己先吃了再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臉的不以為然,繼續往嘴里扒飯,跟餓死鬼似得。全然沒在意沈麗娟的醋意,因為自個兒明白表嬸兒生再大的氣,晚上掏出大棒子,順著小縫兒那么倆摳弄摳弄,聽話的很,一點兒也不拿捏,想咋日就咋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對待表嬸兒就不能像日莫艷那么粗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支書,支書,麗娟姐,麗娟姐在家嗎?在家嗎?”沈麗娟正數錢呢,吳貴花扭著屁股蛋子一搖一晃的來了,身影剛一停下來,胸前兩團棉花球還跟著一彈一跳的,脹鼓鼓的撐著汗衫,透著一股呼之欲出的假象。卻能令人遐想無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騷貨!”沈麗娟心里罵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早就知道小龍把吳貴花給日了,正生悶氣的沈麗娟自然有些不待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貴花大妹子,買啥東西自己挑吧。”沈麗娟擠了一個笑容出來,做生意的逢人三分笑,吃醋歸吃醋,生意還是要做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擺擺手,輕笑道:“麗娟姐,我不買東西,我是來找小龍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找小龍?”沈麗娟聲音頓時冷了兩分。騷蹄子找男人都找上門來了,膽兒也太肥了吧,咋那么不要臉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下面又癢了?癢了就自己摳弄摳弄唄,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聞言一愣,夾槍帶棍的糟蹋自己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支書,你咋這樣說話呢?這些年你不也沒男人了嗎?難道天天晚上自個兒摳弄啊,不能吧,這世上哪有不監守自盜的官兒啊,瞅著那大玩意兒你不心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也不是好惹的主,冷嘲熱諷的還了兩句,胸脯一挺,屁股蛋子沖沈麗娟扭了兩下,一股騷勁兒立馬上來了。仿佛再說,老娘今兒就賣騷了,你能把我咋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沈麗娟氣的一臉煞白,嬌軀顫抖,牙根兒咬的咔嘣咔嘣的響,恨不得吃了吳貴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騷蹄子還來事兒了呢,順著杠子往上爬,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支書,你啥你,我說錯了么?好東西藏是藏不住的,大家都用嘛,你說是不?”吳貴花得理不饒人,添油加醋的跟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急的直響動粗,別看沈麗娟鼓搗小賣部好些年,這嘴上把式真不行,跟誰斗都得輸。可能是這心太軟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屁眼兒癢了是不?咋跟我表嬸兒說話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正得意呢,龍根走了出來,沖著吳貴花一頓臭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不是欠日了?不知道咋跟領導說話是不?信不信老子再開開你后門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不!”吳貴花嚇的臉一白,埋著腦袋兒不敢再吭聲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瞧見龍根要瞪得溜圓的眼珠子,屁眼兒就像插了一根兒大棒子似得難受。再也不敢多說一句了,以后小龍要不日自己了,到時候天天晚上摳弄的人就是自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沈麗娟哼了哼響鼻,環抱著雙臂托起兩團白色乳山。瞧龍根幫著說話,臉色這才好看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立了威,龍根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,一邊剔牙,一邊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晚上的找我來啥事兒?下午不才日了你嗎?咋又來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倆女的都是日過的,四處也沒其他人,龍根說話也就沒啥忌諱。順嘴就溜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臉蛋兒一紅,跟紅富士蘋果似得粉嫩,燈光下更加好看,忍不住想親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我也想生個娃。”吳貴花不好意思搓吧著衣角,小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了愣,這有啥難得,大棒子天天捅不就行了,精華種在里面,來年多半生個大胖小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有啥難的,你跟陳二狗生不就行了。找小龍干啥?”沈麗娟皺了皺眉。心里卻想著,陳二狗哪方面有問題,生不了是咋的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也望向了吳貴花,這話說的也對,陳二狗雖然褲襠那玩意兒比牙簽兒強不了多少,可釋放精華還是沒問題的,麗紅嬸嬸跟吳貴蘭可不一樣,那是男人生不了娃,這才來借種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”吳貴花嘆息一聲,神色暗淡不少,過了一會兒才說道:“是這樣的,二狗子在醫院照顧他爹,不知道咋的,跟人打架,人家把他那玩意兒給擱了,這會兒倆父子都躺在醫院呢,我也是剛剛陳天云告訴我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想,陳二狗是廢了,咋能生娃?我又不想一輩子都這樣,我估摸著小龍你幫我鼓搗鼓搗,趁著這兩天兒干勁足,抓點兒勁兒日日,讓我生個娃成不?”吳貴花抬起頭,一臉祈求的望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有吭聲,心里琢磨著,日倒是沒問題,大棒子厲害歸厲害,可生娃這種事兒不好說,你知道哪棒子下去捅到位了?還得瞧運氣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看,要不晚上你去貴花家里待算了,我擱家里待著就成,生娃是大事。”沈麗娟同情心又泛濫了,完全忘記了剛才跟吳貴花掐的死去活來,差點兒沒干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感激的沖沈麗娟點了點頭,險些落下了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不是刻意想給老陳家留個種,而是嘗過了大棒子之后,吳貴花也不想改嫁了。再者,上河村待的也挺好的,養雞場也辦起來了,這樣改嫁了不得損失一大堆的錢兒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放心,只要一確定我懷上娃,錢肯定少不了你的,三萬成不?”見龍根猶豫著,吳貴花又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了搖頭,“這不是錢的事兒,日你沒問題,只要你受得了,一天日你五六炮是沒問題的,問題你受的了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還有一個原因龍根沒說,小芳走了已經一個月了,心里想念的很,日慣了這些嬸嬸大嬸兒的,大棒子也想換個口味兒。擱村里日你了,那啥時候能去看小芳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咋辦?”吳貴花皺起了眉頭,一臉難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吧,接下來三天,我天天日你三次,你自個多補補身子,至于能不能生娃就看老天爺愿不愿意了。你說咋樣?”龍根想了想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三天日十來次,照大棒子的威力應該問題不大,關鍵是大棒子里的貨多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ps:2014了,祝大家馬年馬到成功。2014年的第一張月票,可否投給小城韻事?今天三章更新,求大家今年的第一張月票……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