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婆媳齊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婆媳齊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天氣依然熱得很,轉眼就到了七月半。七月半這天,距離魏文武死剛好一周。自打魏文武畏罪上吊自殺以后,登門的人就少了。生怕沾惹上魏文武的鬼氣,連帶著苗紅等人也不受待見,私下都說,白瞎了倆俏媳婦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子里唯獨龍根啥也不在意,頂著大棒子就往院子里鉆,堂屋里苗紅正疊紙錢,傍晚還得去墳地里燒呢。小賣部倒是有賣現成的,可價錢稍微高一些,魏文武剛死不久,家里就沒了多少來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苗紅是個會過日子的婆娘,精打細算慣了,自然不肯花那冤枉錢。再者上河村也沒啥先輩的,也就給死去的男人燒點兒,自己動手也費不了多少時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客廳里,楊英正埋著腦袋兒跟田翠芬一起擇菜,到了午飯點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小龍來了啊。”龍根一進門兒,苗紅樂得眼睛瞇成一條縫兒,盡朝褲襠上瞅去,松垮垮的褲襠里,一根兒大棒子晃來晃去,頂著褲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想心頭便是一熱,自打靈堂那晚上嘗過大棒子之后,這心里就癢得難受,完全沒有死了男人的痛苦,只有對大棒子的期待,要不是怕招閑話,只怕得找上門兒去吃大棒子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給我摸摸奶子。”見苗紅穿的少,里面罩子也不戴,奶子像大絲瓜似得垂了下來,大手一抓,苗紅樂得咯咯直笑。想躲,一下沒躲開,被龍根抓在手里使勁兒搓拿。鼓起的大棒子一抬頭,頂著屁股縫兒來回的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你這奶子還真大呢?比你兒媳婦兒的都大。”摸了兩把,龍根說了一句。嘶的一聲扯掉了苗紅的汗衫,兩顆大絲瓜垂了下來,頂端掛著兩顆黑漆漆的大珠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苗紅聞言一愣,這臭小子把兒媳婦兒也給日了?回頭瞅了瞅旁邊客廳里的倆媳婦兒,都是個頂個的漂亮,心里一時復雜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日了楊英還是翠芬兒?”苗紅小聲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笑了笑,搓著兩顆大絲瓜,“都日了。舒服的很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你,你咋這樣呢?”苗紅氣結,這臭小子也太壞了吧,一屋子的婆娘都讓他日完了。傳出去別人可咋看自己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有啥,你把她們倆叫來,今兒把你們三一起日了。讓你們都樂呵樂呵....”龍根一臉的無所謂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苗紅還在郁悶著,龍根扯了一嗓子,把楊英、田翠芬兒都叫了過來,大門一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媽,你,你咋把衣裳脫了呢?”一進門兒,見老媽把衣裳都脫了,楊英嚇了一跳。又瞅了瞅一旁的龍根,心里頓時明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敢情婆婆也讓這小混蛋給日了。不過那大棒子還真是舒服呢,早在龍根進門兒的時候,楊英那心就癢了起來,連著放了幾天牛也沒瞧見龍傻子,自己摳弄了好幾個晚上了,再不日日都憋出病來了。可婆婆擱屋里待著,沒那個膽子偷男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這會兒倒是無所謂了,你當婆婆的都能偷人,做媳婦兒的咋不能給外人日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還好意思說呢,你,你們咋.....唉!”苗紅有些氣不過,這都造的什么孽哦?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翻了翻白眼兒,哼了哼鼻子沒有吭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,你不也讓小龍日了嗎?衣服都不穿,我們咋的不行啊?”一旁怯生生的田翠芬開口頂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.”苗紅啞口無言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笑了笑,啥是成就感,這就是成就!這就是征服!瞧瞧這些婆娘,搶大棒子都搶紅眼兒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啥啊我,來來來,大家一起來。楊英你去把席子攤在地上,都把衣服脫了,今兒龍爺爺就讓你們都高興高興,樂呵樂呵,瞧你們老魏家一屋子的軟蛋,你們活得多憋屈啊.....”龍根催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一聽,沒去瞧苗紅的臉色,扯過一旁的大涼席鋪在地上,三兩下就脫了衣裳,白白的肌膚跟水似得柔滑,一摸都能的出水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別,別捏了,遭不住了。”剛坐下來,苗紅就感覺到屁股縫兒里藏了一只手,指頭順著屁股縫兒一個勁兒摳著洞口,頓時嘩嘩的流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,這苗紅三十七八歲的年紀,正是饑渴的時候,輕輕一撩,勁兒就上來了。隔著褲子都能感覺到下面那小縫兒明顯的很,倆片餃子皮都能摸得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苗紅嬸兒,舒服你就叫吧,別憋著,叫吧,叫吧。”龍根邪邪笑著,手指加快了速度,揉了揉,指頭突然猛地往里一按,苗紅瑩瑩嗚嗚的歡暢起來,扭動著肥肥的屁股蛋子,累的趴在了席子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著瞅了瞅田翠芬兒,“咋不脫衣裳呢?快脫了,你們三娘倆兒趴在一起好好比比,看看誰的肉嫩,誰的皮膚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最重要的是,看看誰的奶子大,屁股翹,誰的得分最高我就日誰,快,還不脫啊你。”龍根又催了一遍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紅著臉搓了搓衣角,小聲道:“我想給你們放哨,一會兒萬一大哥回來了,咋整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對,牛大還擱地里干活兒呢,一會兒該回來吃飯了,要發現了咋辦啊?”楊英一聽,還真是,別被發現了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擺擺手,一臉淡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吧,牛大估計明天才能回得來,他跟李三丑去鎮上買水泥去了,雨季一過,村里開始鋪路,牛大幫忙開拖拉機去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啊,那趕緊的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一聽,頓時樂了,三倆下脫了衣裳,胖乎乎的身子落了出來,水嫩的很,胖是胖了點兒,可摸在手里舒服的很,趴在身上做俯臥撐感覺都好的多,跟有彈性似得,一棒子插進去,胖乎乎的肉團兒還能給你反彈回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三塊兒白花花的屁股墩兒正對著龍根,跪在地上,兩手撐了起來。龍根摸了摸下巴,屁股墩兒上各扇了一巴掌。肉浪聲響起,好清脆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翠芬兒的屁股墩兒要好一點兒。夠大,夠圓,彈性也好。”龍根摸了摸下巴,擰著眉頭,說不出的正經。“來,再摸摸你們的奶,哎喲,這個好,這個摸著舒服。嗯,這個也不錯呢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三個婆娘被摸的心猿意馬,咯咯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先日媽吧,她是長輩兒,我們該讓著她一點兒......”田翠芬悠悠的出了聲兒,瞧著正擼著的大棒子一臉渴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扶著大棒子,龍根伸手摸了摸苗紅下面,乖乖,都濕成啥樣了,席子上都落了好大一灘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嬸兒,你咋這么浪呢?來,我給你解決解決....”擱洞口抹了一把水,貼著小縫兒磨了磨,猛地刺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輕點兒,輕點兒,疼,疼....”小腹猛地一脹,苗紅瞪大了眼珠子嚎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管不了那么多,咋捅著大棒子舒服就咋捅,哪兒輪得到你說話了?大棒子兇猛的撞擊著屁股墩兒,哈馳哈馳的干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豆漿一點一點的滑了下來,黏黏的沾手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,快,小龍,快,啊..啊啊啊...舒服舒服,快快,再快點兒,啊,爽死了,小龍...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腹深處涌起一陣熱流,沖了出來。苗紅顫抖著身子斷斷續續喊了起來,兩顆大絲瓜瘋狂甩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緊扣著兩半兒屁股蛋子,使勁兒一掐,大棒子深深的捅了進去,又拔了出來,帶著許多白色液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啊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砸了咂舌頭,眼瞅著大棒子,下面濕了好大一灘熱水,婆婆那兒還沒日完,自己這邊已經流成一片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,媽好厲害啊,你瞅,那屁股撅的.....”田翠芬有些擔憂的望了一眼大棒子,把老媽都日成那樣了,自己還不得給捅死咯?

              這心里又期待又害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芬兒,我,我想那個了,你,你先給摳一下,成不?我癢的厲害呢....嗚嗚嗚....”楊英哪兒聽的進去,兩眼直勾勾的盯著大棒子。下面洪水都泛濫了,再不捅捅,人都流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姐,我給你摳了,你待會兒也給我摳弄摳弄,我這心里也不得勁兒。”田翠芬抓了抓自個兒的奶子,心里也挺羨慕婆婆的,能優先享用大棒子,抗日能力還那么強,足足整了半個多小時!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嗯哼兩聲,瑩瑩嗚嗚的說著,“成,我給你摳,來,來,先搓搓我這奶子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,你先幫我搓搓奶子吧,我這奶子比你大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妮子,嗯哼,我,我下面比你水多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姐,我下面比你飽滿呢....嗯哼哼....嘶,姐,你瞧,這么摳著舒服不....啪啪啪”田翠芬兒伸出手,學著龍根那樣子,在楊英小縫里摳弄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溪口瞬間涌出一股水柱,噴射的到處都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舒服舒服死了,用力,使點兒勁兒啊啊....啊啊啊.哦哦哦,舒服....”楊英叫得無比歡暢,胸前兩團肉球都讓自己給抓變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姐,不行了,不行了,你給我摳弄摳弄,快,快,我癢得很呢....啊....里面一點兒,往里塞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對這一切龍根瞧在眼里,不忍倆俏媳婦兒自個兒摳弄,加快了對苗紅的沖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更加猛烈,更加響亮的肉浪聲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苗紅如遭雷擊一般,頓時求饒不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不行了,不行了,我要飛了,快,快停下來啊......啊.啊啊....英子,翠芬兒,快,快來救救媽啊....啊,,,我不行了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