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三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三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,還要日?”瞪大的眼珠子里裝滿了驚懼,這都日了快三個鐘頭了,還日,還日?養殖場的種豬也不能這么干吧?

              乖乖,這是啥玩意兒?把三個婆娘日得投降,沒有半點兒軟下來的跡象,還能再日?“嘶”苗紅打了個寒顫,縮了縮脖子,不自覺的合了合大腿,再日一會兒,別說撒尿了,估計內褲都不敢穿!

              讓魏文武日了二十多年,都沒這一次厲害,初夜算個求?外面破了,里面一截兒全是新的,大棒子呼呼啦啦的扎進去,那種感覺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,不日了?”龍根臉色不大好看,“你們仨太沒戰斗力了!唉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先來給龍爺爺舔舔,舔干凈了再說。”扯過楊英,按著腦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嗚嗚嗚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還沒叫出來,只感覺嘴巴猛地鼓了起來,跟塞了一根兒又長又粗的大香腸似得,薄薄的嘴唇包裹著黑色大棒子,捋下大棒子表面一層白色精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”一聲,吧嗒吧嗒的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輕輕扶了扶額前的幾縷發絲,瞅著楊英白凈的俏臉兒,高挺的鼻梁下,一張櫻桃小嘴兒,正舔舐著大棒子,黑漆漆的大棒子跟紅潤薄唇行程鮮明對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滋溜”用力吸了兩口,嘴角滑出一抹白沫,流到飽滿的酥胸上。兩顆粉嫩大木瓜垂在胸前,隨著腦袋兒一點一點的吸溜,搖晃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伸手捏著搖晃的木瓜,輕輕捏著小點兒,曼妙身條一扭,嘴里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,又給躲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有放棄的意思,兩顆大奶子索性一起抓,捏在手里一擠,一道鴻溝現了出來,讓人忍不住吃一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婆娘還真不錯,就嘴巴見了些,嗯,今天吃了龍爺爺的大棒子,估計這嘴以后就不那么毒了,再敢亂嚼舌根子,龍爺爺倆棒子捅死你。嘿嘿!”心里琢磨了一番,手上加了兩分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嗚嗚嗚....”楊英秀眉微皺,奶頭捏的有些疼,疼歸疼,身子不知咋的,像喜歡那種微微的疼痛,疼痛中還帶著一點兒微微的麻酥感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巴掌扇向屁股蛋子,頓時起了個大手印兒,龍空冷聲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使勁兒吸,沒吃飯咋的?用舌頭使勁兒舔,不然老子插你屁眼兒了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滋溜,吧嗒吧嗒。”瞪了瞪眼珠子,兩片紅唇緊夾著大棒子,舌頭也活絡起來,糾葛著大棒子腦袋兒,使勁兒頂了上去。猛地一吸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猛地一吸,大棒子傳來一股酥麻迅速涌遍全身,龍根閉眼享受,呼了一口氣兒。心里止不住的暗罵:“他奶奶的,這么好的口技不用多浪費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爽了一陣兒,大手情不自禁滑下了楊英叉開的大腿中,幾個稀稀疏疏的黑毛下,小溪仿佛干枯了一般,白色漿糊干了,連毛都硬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輕輕揉捏了幾下,手指頭捏起兩片兒木耳,木耳有些微微紅腫,手指一捏一按,順著屁股縫兒摩擦著小溪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,滋滋,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摩擦帶電,電沒磨出來,小溪口漸漸濕潤起來,指頭慢慢扎了進去,一摳一撐,貼著洞壁進進出出,只兩三下,水全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嗯哼...嗚嗚...”下面又癢了,楊英扭著屁股蛋子,想要躲開,不躲還好,一躲手指頭捅的更深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,嗚嗚嗚....滋滋...嗯哼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的來勁兒,拍了拍屁股蛋子,這才讓楊英松了口,顧不得后者憋得一臉通紅,抱過屁股蛋子就要往里捅,嘴里笑罵著: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下面都濕成啥樣兒了?還不想日!注意了啊,龍爺爺的大棒子又來咯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音剛落,大蟒蛇鉆進了小縫兒。轉眼間,響起了“啪啪啪”的肉浪之聲,片刻間,小溪迎來了雨季,大水嘩啦啦的流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啊,輕點兒哦.....嘶.....啊....小龍,我.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兩手撐在地上,撅著大屁股迎合大蟒蛇的刺入,緊咬著嘴唇,顧不得胸前瘋狂甩動的兩團棉花球,發起了頂端的最后沖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扭曲變形的屁股蛋子發出了悲鳴之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苗紅、田翠芬婆媳面面相覷,從對方眼里瞧出震驚之色,太厲害了。這哪里是男人那玩意兒,就是鐵棒子!不生銹,不怕火的鐵棒子!

              三個人連番上陣都沒有把大棒子給弄軟下來,這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苗紅畢竟經歷人事多,那啪啪的肉浪聲,跟瑩瑩嗚嗚的呻吟之聲,充斥在耳邊,身體莫名其妙的發了熱。兩腿之間微微有些熱乎...

              從旁邊這個角度望過去,正巧瞧見英武的大棒子,那玩意兒一次又一次的捅進去,好似一把利刃,破開一切防御,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爆發開來,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芬兒,嗯,你,你來給媽捅兩下,我這兒也挺癢的,渾身沒勁兒....嗯哼....”苗紅酥麻難耐,眼神微微有些朦朧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的田翠芬心里也不是滋味兒,大嫂都吃第二輪了,老媽還讓自己給她摳弄摳弄,自己下面這地方還沒人給摳摳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吧。”田翠芬爬到苗紅跟前,扶起一條大腿,那下面黑漆漆的,餃子皮都日黑了,薄薄的,不知道磨了多少年才磨成這般模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按了過去,順著小縫兒撫摸起來。苗紅身子一顫,扭了扭屁股蛋子,嘴里瑩瑩嗚嗚不知道說的是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..翠芬兒,別,別光摸啊,來,把手指伸進去....捅,使勁兒捅...嗚嗚,嚶嚀...啊哈....嘶....舒服,舒服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忙得汗水吧嗒吧嗒的流了下來,老媽那黑漆漆的縫兒也漸漸出了一些水兒。這才微微松了口氣,心里卻嘟囔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哼,你們一個日得哼哼哈黑的,一個還讓我給你們摳弄,我下面那地兒誰來給我解決啊?真是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芬兒,翠芬兒,你使勁兒啊,使勁兒往里捅啊,嗚嗚嗯哼...”苗紅這時候又催了起來,顫抖著兩顆大香瓜,眼瞅著那根兒大棒子,幻想著是在捅自己一般的舒爽,可翠芬兒那手指實在是太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嗚嗚,翠芬,用力捅,放心的捅吧,你媽那里面深得很哩.....啊....嗚嗚....一根手指不行,快,快兩顆手指,啊不行了,三根兒手指吧....嗚嗚嗚...嗯哼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也來了勁兒了,啥三根兒兩根兒的,手掌一并,整個兒給捅了進去,苗紅頓時呻吟不斷,瑩瑩嗚嗚的唱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龍根緊扣著兩半屁股蛋子,一抽一送,認認真真干著鉆探石油的工作,白花花的石油流了出來,干勁兒十足。回頭一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咦,這倆人咋那么饑渴?那會兒不日,這會兒咋還自己摳弄起來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舒服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正享受著沖擊,就快要來潮了,龍根卻突然停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舒服舒服的很,快,小龍,快,我我要到了...嗯哼...”到了最后楊英自個兒扭動著屁股蛋子摩擦著大棒子,可遠遠沒有強力沖擊來的刺激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龍根拔出了大棒子。橫抱起楊英身子,爬到田翠芬兒肉乎乎的屁股蛋子后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小溪也在緩緩的趟水了,苗紅死了男人沒人摳弄;楊英找了個廢物男人,田翠芬男人倒是沒啥,可不在家。龍根不由的哀嘆一聲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解救勞苦饑渴婆娘,只能靠我龍爺爺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扳開翠芬的屁股蛋子,舔,幫她也解決解決,不然老子就不日你了!”龍根沖著楊英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島國愛情片不都這樣的嗎?你有大棒子,我沒有,你就幫舔舔唄.....瞧人家翠芬兒都忙活,讓你先日,多有禮貌;完了還得幫婆婆解決生活難題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舔?這咋舔?”楊英驚呆了,這...這樣也可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巴掌扇屁股蛋子上,黑起了臉,沉聲道:“咋的?不愿意啊?不愿意就滾拉一邊而去,老子還不想日你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是真有這脾氣,長得漂亮有個球用?還不讓老子給日了!少了一個婆娘也算不了啥,就小爺這大棒子一亮,哪個婆娘不擠破腦袋兒往上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,我舔,我舔,可是咋舔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楊英慌了,連忙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把舌頭伸出去,舔木耳,吸小縫兒,舌尖兒伸小縫里去慢慢舔,咋讓翠芬兒舒服你咋舔就是了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我舔,你快日我吧,我要到了呢....嗯哼....”話音剛落,只感覺小縫兒頓時一鼓脹,那玩意兒又塞進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扳開屁股蛋子,楊英腦袋兒埋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田翠芬兒身子一震,大腿猛的一夾,把楊英腦袋兒給夾了起來。舌頭剛一沾上小縫兒,一股奇癢襲來,內里一股熱流噴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啊...大嫂,別,別這么舔啊.....啊...嗚嗚嗚,嚶嚀嗚嗚.....嗯哼....”田翠芬兒緊夾著大腿,扭動著白乎乎的屁股蛋子,忍受著那種酥麻感。受傷不自覺的加了幾分力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臂差點兒給苗紅塞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不管那么多,對著屁股蛋子狠狠的撞,眼瞅著三個婆娘爬成一條直線,而直線上方,正對著魏文武的遺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”,龍根賊笑兩聲,加大了力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翠芬兒,輕點兒啊....嗚嗚...啊,我,我我要到了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嫂...嗯哼,你,你,你快停下來啊,別,別舔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.我,我也快到了啊....啊...小龍,快點兒啊....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這兩張整的有點兒累了,擼友們,給張票票犒勞下唄。孤城一會兒接著去日落,盡量三更哦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