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調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調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倆姐妹,一人抓著大棒子吃了起來,一人托著鳥蛋兒往嘴里吸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腰背一挺,褲襠那陀玩意兒完全陷入溫柔鄉里,舌尖兒輕舔,貝齒輕咬,猛地使勁兒一吸。頓覺神清氣爽,欲死欲仙。驟然間,如同被電流擊中,渾身泛起一陣酥酥麻麻的刺激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....”呼了一口氣,龍根岔開了雙腿,吳貴蘭小腦袋兒往胯下一轉,仰著脖子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卻見小舌頭一伸,纏繞著鳥巢,黑黢黢的鳥巢裹了一層粘稠口水兒,小嘴兒一張,“滋溜”一聲,吸進一顆鳥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猛地一吸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龍根痛叫一聲,轉手“啪”的一巴掌扇了去,罵道:“臭婆娘,輕點兒不行啊?信不信老子一棒子捅死你!次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”,哪知道吳貴蘭卻輕聲笑了起來,媚眼兒一挑,撅了撅屁股蛋子,“來啊,你來捅我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騷蹄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這會兒也停了下來,剛停下來就瞅見妹妹擱哪兒賣騷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自個兒跪地上吹了半天,終于把大棒子鼓搗硬實了,卻便宜了這個小騷貨!

              媽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欠日是吧?成,你龍爺爺今天就滿足你!”龍根不怒反笑,嘴角扯起一抹詭異的弧度,白森森的牙齒露了出來。扯起吳貴蘭往炕上一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先給做頓飯,吃了飯再日你!”似乎怕吳貴花心生不滿,又說了句,“放下,大棒子在,保你懷上娃兒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露出勝利者姿態,沖姐姐揚了揚眉毛,微翹的嘴角似乎說著:“騷蹄子又能咋啦?小龍就喜歡日我呢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蹄子!你給老娘等著!”跺跺腳,吳貴花穿起長裙走進廚房,咚咚咚的忙活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慢慢回過頭來,瞧著吳貴蘭,捏著圓翹的小香瓜,嘿嘿笑了兩聲,捏著小櫻桃珠子,瞧得吳貴蘭一臉騷賤樣兒,使勁兒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,別,別捏嘛。小龍,這個是吃的,不是捏的哦....”吳貴蘭眼泛秋波,兩手軟綿綿勾住了龍根脖子,扭捏著身子靠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婆娘還真是挺騷賤的,那一陣兒清純的跟水似得,見著龍爺爺大家伙,紅著臉蹲邊兒上搓衣角,緊張的跟初夜似得。沒想到,這才幾天的光景,都他娘得敢跟姐姐搶著吃了!”暗罵兩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里有了對策,今兒不好好調教這小騷蹄子還上天了呢!實在不行,來個菊花殘,讓你得瑟!

              順著小腹滑了下去,粉紅色小內褲包裹著下面兩片厚厚的粉紅面包片兒,一捧小草生長的格外茂盛,指縫兒順著小溪一撮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.....來,你想咋日嘛....我配合你哦....嚶嚀,嗚嗚,輕點兒,哎喲,你咋捏那地方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浪叫連連,嫩白的肌膚升騰起一股燥熱,迷醉的雙眸里盡是欠日的渴望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跪在床上,兩手趴在墻上!”龍根近乎命令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不敢囂張,乖乖的跪在炕上,轉過頭,倆手趴在床上,心想,小龍可能要要來個新招式,為了方便大棒子進洞,特意把屁股撅的老高,圓乎乎的屁股蛋子扭了扭,屁股縫兒小溪洞口濕了好大的一片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!”一巴掌打在屁股蛋子上,屁股墩兒掀起一陣微微震顫,鼻腔發出一聲悶哼,夾著一絲舒爽的快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貨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暗罵了一句,龍根大手摁在屁股蛋子使勁兒掐了掐,沒生過娃的婆娘就是好,這屁股蛋子緊實的很,拖得跟兩塊白面饅頭似得,又圓又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又一巴掌招呼過去,屁股蛋子掀了掀,吳貴蘭不怒反喜,叫的哼哼了哈雷,舒服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盡然是調教,那自然不能讓吳貴蘭這么輕松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提溜著內褲往上一提,跟拉鋸似得,前后一起拉動,兩片兒粉紅色略微有些腫脹的面包片兒給擠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地方一條細繩兒勒了進去,里面掀開一片嫩紅的肉來。些許白色漿糊滑了出來,滋潤著小內褲形成的細繩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一只小手抓了下來,吳貴蘭悶哼連連,這啥姿勢啊?那地方勒的痛的很,磨來磨去仿佛有帶起一絲電流似得,刺激的那地方酥酥麻麻,異常難受。小腹里像是撐起一股尿液似得,怎么也尿不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別,別這么整啊,疼,疼呢....來,來,日一個...嗚嗚,”吳貴蘭還沒說完。龍根提著小內褲,瘋狂扯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扯的很有水平,島國愛情動作片里照搬過來,提著內褲瘋狂扯動,一扯一拉一顫,幾點兒熱流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別,別,別扯了,疼啊...啊...啊,,嗚嗚嗚小龍,停,停下來吧...啊.啊...”吳貴蘭緊閉著眼眸,忍不住大腿一并,身子一軟倒了下來,癱軟在床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”賊笑兩聲,龍根卻沒打算放過吳貴蘭,你是婆娘你可以騷,可也不能太騷賤了,跟你姐爭大棒子吃情有可原,可弄疼了龍爺爺的鳥蛋兒就沒那么輕松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一扳,扯開兩腿大腿,小縫兒兩片餃子皮勒的更紅了,粉嫩粉嫩的跟粉蒸肉似得,沾了些汁液,一摸滑膩的很。不由得罵了一句: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婆娘,你不疼的很嗎?咋還趟那么多水兒了?次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兩根兒手指一并,夾著內褲往里面捅去,小縫兒依然緊致,年輕就是好啊,昨晚才捅了一炮,第二天就夾緊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嗯哼....”下面猛地鼓脹起來,吳貴蘭嬌軀一震,兩顆小香瓜一顫。嘴里瑩瑩嗚嗚不知說的是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手指如同金剛鉆似得,三淺一深,連帶著內褲往里面捅去,年輕無極限,水分多得很,這才兩三分鐘,屁眼兒下面就沾了好大一片水漬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輕輕,輕點兒,行,行嘛?嗚嗚,疼,疼啊.....啊...不...不要....停啊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聽的吳貴蘭嬌喘連連呻吟不斷,頓時樂呵了。手上動作不停歇,咧嘴笑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讓我停呢,還是讓我不要停呢。我咋聽不明白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不...不要了,啊啊...嗚嗚....”吳貴蘭近乎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龍根手功也沒這么厲害啊,今兒是咋的了,咋才捅了這兩下就遭不住了,下面那地方給發大水似得,嘩嘩的流。小溪洞壁磨得都有些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了,小龍,我,我不行了,啊啊..別,別捅了啊....嗚嗚嗚.....”被雷擊中了一般,那地方水柱流瘋狂噴射出來,身子驟然一軟,再也沒了力氣,只剩下胸前兩團微微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了,就這點兒本事還敢逞能?爭來了大棒子又能怎么地?又伺候不了,這不找大棒子抽自個兒臉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掏出槍械,跟洞口磨了磨,把內褲從小縫兒里扯了出來,“滋溜”一聲,帶出一捧白色水珠,還散發著點點熱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內褲擱旁邊兒一放,也不脫下來,大棒子腦門兒頂著小溪口磨來磨去。突然,猛地一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”緊閉的小嘴兒突然張開,俏臉逐漸散去的潮紅瞬間聚攏,白花花的身子輕輕顫抖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,就是這個味道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既然是調教,龍根自然沒打算慢慢進洞,慢慢捅,每一棒子勢必把小溪塞個滿滿當當,一直捅到花蕊墻壁,這才扒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兩顆原子彈撞擊著屁眼兒,那地方也沾了不少水珠,“啪啪啪”的好不動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唔.....嘶....”吳貴蘭吃痛不已,靈魂沖擊實在太過激烈,那地方如同泄洪一樣,小手想要擋住大棒子進攻,卻被龍根攔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雙手環抱于胸前,托起兩顆不小的香瓜往里一擠,白花花的肉團又大了兩分,隨著龍根猛烈的撞擊,瘋狂搖動起來。粉色的小珠子跳躍不斷,亮瞎了眼睛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半個多小時過去了,龍根努力讓自己交貨,皇天不負有心人,白花花的石油要出來了。紅了眼珠子賣力的往里塞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啊啊......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嬌軀震顫不已,小腹處一陣兒一陣兒鼓了起來,大棒子間歇性釋放著精華,滾燙如開水的精華奔向小腹,沖擊著花蕊!吳貴蘭再一次沖入云端巔峰!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刻約莫持續了三十多秒,龍根方才停了下來。黑黢黢大棒子一抽,吳貴蘭終于松了一口氣兒,雙手扶在胸前,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正在這時候,小嘴兒突然塞入一根兒大棒子,正在驚異,一聲冷哼傳來——給老子舔干凈咯!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不敢怠慢,抓著大棒子滋溜滋溜的吃了起來,學著姐姐那樣兒,吃的異常舒服。只一會兒,嘴角滑出一抹白色液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黑黢黢的大棒子如同鞭子一樣抽打在吳貴蘭臉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吃痛,睜眼一看,胸口一悶,龍根坐在上面,手里捂著大棒子,正對著自己的小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干啥?”龍根嘿嘿笑了笑,“小爺今兒要好好教訓你,來,給吹起來,老子還要日一炮.....”說著,大棒子往里一塞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.嗚嗚嗚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要,我...我日不動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蘭好不容易透了一口氣兒,大棒子又給塞了進去,一直捅到喉骨方才停了下來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