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后門失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后門失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小龍,臭小龍,一大早出門兒到現在還沒回來,死那個婆娘床上了!哼!”夜幕降下,褪去一天的燥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村子邊兒墳地里響起一陣鞭炮聲,七月半,鬼節。給老祖宗掏生活費的日子,不給不行啊,生怕把自個兒也給帶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剛才墳地里回來,給死去男人燒紙的時候,心里就發慌,做賊心虛,被那傻小子給日了。偏偏嘗慣了大棒子,還舍不得大棒子了,墳前燒紙就跟懺悔似得,一路小跑回來,背后還發涼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嚇死個人了,四處彌漫著草紙味兒,一團一團,跟鬧鬼似得。忐忑不安的回了夾,漆黑一片,龍根那臭小子還沒回家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就算了,今兒可是鬼節,鄉下人都說“七月半,鬼亂竄”,傻小子別出了啥事兒才好,禍害了那么多姑娘媳婦兒的。別整的天怒人怨才好,鄉下人都信因果恩怨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者,沈麗娟這心里突突的跳,就怕死去男人知道跟遠房表侄子有一腿兒,別氣得從土堆里爬起來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小子,還不回家!”又罵了一句,肚子里咕咕叫喚,還得去做飯才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麻起膽子去了廚房,故意把鍋碗瓢盤摔的啪啪直響,哐啷哐啷的跟屋里有人兒打仗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大妹子,麗娟大妹子,在家嗎?家里有人兒嗎?”外面響起一陣聲兒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嚇!”沈麗娟脖子一涼,架了一把刀似得,豎起耳朵聽了一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嗯?這不是王麗梅的聲音嗎?不是鬼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婆娘來干啥?”心里琢磨了一下,沈麗娟在圍裙上擦了擦手,這才抬屁股往外面走去。嘴里吆喝著,“來了來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來人正是王麗梅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梅姐,買點兒啥呢?”沈麗娟笑了笑,上下打量了一番王麗梅,不愧是有錢人家里的婆娘,打扮的相當時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頭金黃色的頭發,直溜溜的垂在雙肩,一條類似旗袍的長裙裹著豐腴的身子,胸前一抹聳起的鼓脹,隨著身子輕輕一晃。這是村里有名的大奶子婆娘,沈麗娟眉頭一低,瞅了瞅自己胸前的兩顆香瓜,有些掉架子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渾圓的白皙大腿裸露在空氣中,兩條大腿往里依靠,誘人的小縫兒令人遐想無限。腰肢一扭,大大的屁股蛋子,又圓又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哪兒是來買東西的,分明就是來勾引小龍的嘛!哼!”沈麗娟不笨,大晚上打扮成這樣,不引著男人往自個兒炕上爬嗎?

              恰好小龍又告訴自己,把王麗梅給日了。肯定是想吃大棒子了,不然哪里會來小賣部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買兩個打火機。喏,這是錢兒。”說著,王麗梅把錢遞了過去,腦袋兒往屋里探去,黑漆漆的啥也瞧不見,裝作一臉的不以為然,隨意問道:“麗娟大妹子,你一個人在家呢哈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一個人在家呢。”沈麗娟正找錢呢,也沒太在意,順嘴就溜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”王麗梅明顯有些失望,頓了頓,這才問道:“小龍哪兒去了呢,沒擱家待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這才反應過來,哪兒是來買東西的啊,那就是出來找男人欠日來的,看來小龍說的是真的了,這婆娘穿的洋氣的很,可騷賤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這魏文武才死了,村里人兒暗地里不知道咋罵她來著,這會兒居然又來禍害小龍了?大棒子日了日過過癮也就算了,這還攆上門兒來了,有完沒完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找小龍干啥?”沈麗娟聲音冷了兩分,零錢往柜臺上一扔,回頭就進了廚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了兩聲沒說出來,沈麗娟早就沒了影兒,王麗梅不是傻瓜,瞧的來臉色,擱門口瞅了瞅,的確沒見著那小子,跺了跺腳,夾了夾大腿,往家里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那地方好幾天沒日,都快長老繭了,陳天云那混蛋倒是日了兩下,可日跟沒日一樣,爬肚皮上哆嗦了那么兩下就完事兒了,偏偏家伙事兒還細的很,連魏文武的都比不上。整的自個兒晚上睡覺都不想脫褲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一早,陳天云帶著錢去了城里,說要照料老哥幾天,倆父子等同于廢人,做兄弟的不管不行。老想著小龍來家里坐坐,滾炕上快活快活,可等了一天也沒人兒。腦子里盡是大棒子擱眼前晃悠,褲襠都濕了好幾回了,實在憋不住就來找龍根了,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就盼著龍根一見著就憋不住的想日自己,可居然沒在家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這可咋整?”王麗梅嘟囔了兩句,埋著腦袋兒走道兒,“算了,還是回去自己摘倆大茄子捅捅吧。真不知道小龍跑哪兒去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”突然撞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,王麗梅叫了一聲,抬頭一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你是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被抓了一把,王麗梅尖叫連連,嚇了一大跳,大半夜的,又是鬼節,本來膽兒就小,那人牛高馬大壯實的很。不會是鬼吧!鬼才還會抓人奶子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梅嬸兒,你不念叨我嗎?咋的啦?過來,給我摸摸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?哎呀媽呀,你可嚇死我了!”一聽聲兒,王麗梅心里大定,感情是龍根那臭小子,挺著胸脯靠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人不是龍根又是誰呢?剛剛從吳貴花家里出來,吃了晚飯擱灶臺上又干了兩炮,差點兒沒把吳貴蘭倆姐妹摁在鍋里煮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晃悠著腳步往家里走,休息一陣兒,打算晚上跟表嬸兒樂呵樂呵,別外面找了婆娘就不要表嬸兒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沒想到遇見了王麗梅,借著月光瞅了個大概,短裙旗袍就跟齊b小短裙似得,白花花的大腿瞧得人眼睛一亮,豐腴的腰肢,胸脯大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騷婆娘又來勾引老子!”龍根心里罵了一句,手卻摸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都三十好幾了,身材發福,微微有些走樣兒,可俗話說得好“看著瘦,摸著有肉,日起來不累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人都這么說的,事實也的確如此,要讓自己去日啥模特兒老子還不干,一身的骨頭包現,穿上衣裳還成,脫了衣裳,跟那啥骨架子似得,別說日了,褲子都沒心情脫了。所以說,這炮友還是多少有點兒肉,稍微胖點兒沒關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整起來彈性十足,那白花花的肉一撞起來,晃得人眼珠子都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來,摸下面,好多水哦...”見著龍根,王麗梅也顧不得許多,身子一軟靠了上去,抓著手就往下面滑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堅挺的很,滾燙的氣息令的人身子一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小龍,摸,摸啊....嗯哼...”王麗梅輕輕哼了起來,悠悠的熱氣兒吐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婆娘,你不怕陳天云弄死你?大半夜的出來偷人!”龍根沒啥動作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開玩笑,如今龍爺爺的棒子是隨便掏的嗎?想用的話,自個兒主動吸兩口,脫光了再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咯咯咯,那混蛋去城里了,估計十來天兒都回不來呢。”王麗梅樂得咯咯笑,身上被摸的酥酥麻麻,龍根身上真男人的氣息撲鼻而來,讓人忍不住閉上了眼眸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扯下褲頭,緊握著大棒子,一扭一擼,啪啪的運動起來。也不怕人瞧見,就跟村頭路邊兒上呻吟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騷婆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罵了一句,一把抱起王麗梅進了玉米地,兩手對著飽滿的胸脯抓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輕點兒嘛,小龍,人家不喜歡粗暴呢....嚶嚀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撕爛旗袍,白花花的肉團露了出來,沒啥前戲,扯下小內褲,大棒子啪啪的塞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嗤”的一聲,一股水珠噴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小龍,快,快點兒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加快速度,肩上扛著兩條大腿,兩手摁在晃蕩的奶子上,大棒子猛地捅了進去。這婆娘下面倒還挺緊的,果然有天生做騷婆娘的資本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小龍,快,快,快,我要到了,啊....到了,到了,嗚嗚..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半個多小時,王麗梅完事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拔出大棒子塞王麗梅嘴里,沉聲道:“舔干凈咯,把里面的膿水吸出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二話不說,王麗梅握著大棒子含了進去,舌頭香軟如玉,裹著大棒子吃了起來,吧唧吧唧咀的好不開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了,你回家去吧。過兩天老子再來日你。”提著褲頭龍根就要走,這大半夜的再不回去,表嬸兒該生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了?”王麗梅不舍的拽著衣裳,“那個,休息一會兒再日一輪兒嘛...人家憋了好久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了愣,這婆娘咋那么大癮,別的婆娘一輪兒下來就算到頭了,她還想來?當真欠日是不?

              他媽的,不日還不行,傳出去,還不得說龍哥哥褲襠那玩意兒不中用了?奶奶的,日就日吧,騷婆娘,老子給你來個菊花殘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屁股蛋子撅起來,對,就這樣!”再次扯下褲頭,大棒子抹了把口水兒,也不準備啥的,扳開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對準菊花,暴力一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!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凄厲慘叫響起,王麗梅頓時疼紅了眼,屁眼兒都裂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不,不要,,啊啊啊.不要日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龍根冷哼一聲,緊摳著屁股蛋子,猛地抽送起來,“啪啪啪”的撞擊著屁股蛋子,奶奶的,后宮門失守了吧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