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轉眼之間,陳天松挨了倆大嘴巴,褲子都沒來得及提,可這也不敢提啊,提上來褲襠那玩意兒皮都給磨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要不提吧,光著屁股蛋子,褲襠底那萎靡的蚯蚓都讓人看見了,多丟人啊!以后還咋在學校里待?陳天松急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,咋這么背呢,水壺就跟長眼睛似得,一柱開水不偏不倚,剛好落在褲襠正中硬起來的棒子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陳天松,你就是這么為人師表的嗎?混賬東西!”戴眼鏡兒的小老頭,一聲厲喝,氣得直跺腳,“陳天松,你已經被年級組開除了!并且,這件事情我要告訴校長,向教育局申請開除你這個人渣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楊主任,我....我我...我沒有啊....”陳天松嚇了一大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報教育局還不得把一輩子都給毀了?頓時嚇傻了,顧不得提褲子了,拽著小老頭的手臂就差沒跪地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楊主任,我求求你了,別,別上報啊。我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以前就有家長舉報你,說你上課摸女同學的手,一開始我還不相信,現在看來,你她媽就是一個混蛋!滾,給老子滾!”楊老頭兒一臉的憤憤不平,抬腳對著陳天松就是一腳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被這混蛋拽著,回去還得洗個澡才能干凈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敗類,破壞教師的形象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王八犢子,早就該開除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禽獸啊!哎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松提溜著褲頭跑了,楊老頭兒身后響起一陣嘰嘰咕咕的聲音,瞧得出來陳天松這狗日的人緣不咋好,不過也是,出了這事兒,人緣再好也沒人敢幫句腔啊。光天化日之下,脫了褲子耍流氓,還是人民教師呢,有幾個人會鳥你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跟你龍爺爺搶婆娘,你還嫩的很!”望著離去的陳天松,龍根露出了一抹笑容,還是人多力量大啊,三倆句就把陳天松名聲給整臭了,褲襠那陀玩意兒估計得休整一段日子才能禍害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大家都散去吧,我這就告訴校長!咱們學校容不下這樣的敗類!”楊老頭兒轉身撥開人群離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估摸著楊老頭兒是個年級主任,上了年紀有點兒資歷,就這么幾句話,周圍的老師三三倆倆的散去了,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了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你沒事兒吧?那色鬼沒把你怎么樣吧?”待得老師走的差不多了,方才出手扇陳天松大嘴巴的女老師留了下來,拉著小芳,一臉關切。伸出白皙小手,把菜刀奪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生怕小芳一個想不過拿刀抹脖子,奪下刀來,許晴方才微微送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晴,我沒事兒,謝謝你。”小芳回過神來,擠出一個笑容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,自個兒正切菜呢,緊接著一聲慘叫響起,小龍跑出去大喊大叫了一番,緊跟著陳天松就完蛋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對,小龍!一定是小龍暗中搗鬼,不然水壺咋會倒呢,偏偏還倒陳天松褲襠里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....”小芳叫了一聲兒。半天沒反應,這才注意到,傻小子愣盯著許晴瞧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!”小芳瞪了瞪眼兒,有些吃味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把人家那啥了,摸也摸了,親也親了,這會兒咋還盯上別的女人瞧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哦。”龍根回過神來,連忙收回“欣賞”的目光,打了個哈哈,傻呵呵道:“小芳,啥,啥事兒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眼神兒卻瞄向一旁的許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長得好啊,身材高挑,大大的屁股蛋子包裹在牛仔褲里,撐的像個大磨盤似得,龍根恨不得爬上去啃兩口,這屁股太大,太圓了。渾圓的大腿,修長的小腿。一瞧臉蛋兒,嘖嘖,不得了!

              胸前脹鼓鼓的跟袁香那婆娘似得,微微一動必定掀起一陣波濤駭浪,娟秀的臉蛋上,五官精致,就跟電影里的明星一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?”許晴一臉疑惑的望向了小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饒有意味的看了看龍根,這才說道:“這是咱們村兒的,從小一起長大的。腦子有點兒問題,今天順道進城,把我爹媽帶的東西給捎過來了。我這打算給他做飯吃呢,對了,小晴,你吃了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多虧他了,哎,知人知面不知心啊,誰知道陳天松是這樣的畜生!”許晴感嘆了一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晴年紀也不大,就比小芳早上班一年,當了班主任。因為小芳上了許晴班的課,倆女年紀相仿,很聊得來,在學校就成了好朋友。這就間大宿舍也是許晴爭取過來的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你沒事兒就好。你放心,我這就去找楊主任,打電話告訴校長,咱們學校絕不能出現毒瘤!”見小芳神色漸漸恢復,許晴也放心不少。交代兩句就出門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瞅著遠去的大屁股,龍根心里一陣莫名的失落。鄉下人常說,打屁股蛋子生兒子,就許晴這屁股蹲兒至少得生一窩的兒子啊!

              找個機會拱一拱這屁股蛋子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看看,再看眼珠子都落下來了!”心里正琢磨呢,小芳醋意大發,急的差點兒沒揪耳朵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回頭連連賠笑,順手把門掩了掩,這么一鬧騰,也沒辦法繼續激情了。先吃了飯再作打算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翻了翻白眼兒,小芳又叮叮咚咚的忙活了起來,燒了半只雞,炒了個雞蛋,順便把陳天松送來的紅燒肉給熱了熱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壓根兒就不客氣,挽起袖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,一坨紅燒肉入口,油順著嘴角流了下來,吱溜吱溜的砸著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陳天松不是個東西,紅燒肉做的還是挺不錯的,色香味俱全,爽!”贊了一句,筷子上又一坨肉扔進了嘴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端著飯碗,細嚼慢咽的吃著,突然抬起了頭,認真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陳天松的事兒是你故意的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?你不高興?”龍根不以為然,“你是我婆娘,他打我婆娘的主意,還不許我收拾他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白眼亂翻,俏臉浮現一朵紅霞,沒好氣道:“誰是你婆娘了?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卻樂得跟吃了蜂蜜似得甜蜜,不管雜說,小龍還是挺不錯的。不僅收拾了村支書,還收拾了陳天松!跟這樣的男人呆在一起,挺有安全感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來,婆娘,吃個雞蛋,補補身子。”龍根夾了一筷子雞蛋摁在小芳碗里,眼睛順著領口瞄向高聳的雪山,兩顆小點兒撐著奶罩子,無比壯觀!“瞧你身體這么弱,我這大棒子你扛得住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再吃個雞大腿,把你的胸肌再補補,長大點兒,摸起來才舒服啊.....”龍根又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咋亂說呢。”碗一擱,小芳紅著臉別過頭。心里卻是有些不甘心,低頭瞅了瞅自己的胸,也不小嘛,咋總嫌人家的小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你怎么能亂想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神色一正,收起吊兒郎當,突然正經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有咪咪長的大,以后孩子才有的吃。我怎么就亂想了呢?我這是為了子孫后代著想呢,小芳啊,你好歹是一名人民教師了,思想咋不純潔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小芳氣得一臉羞紅,“你,你分明是惡人先告狀嘛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吃飯,啥惡人先告狀啊?兩口子的事兒,捂著被子商量著來唄,咋還告狀了呢?快吃菜,吃菜,哎,土豆好啊,淀粉含量多,吃了屁股蛋子就變大了,以后一準兒能生個大胖小子呢....”龍根還在嘰嘰咕咕的說著,小芳羞的那臉蛋兒就跟猴屁股似得,紅彤彤的。心里暗罵不止!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,王八蛋,小混蛋!咋那么色呢?可一口一個婆娘,聽的心里涌起一陣莫名的溫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嗯,嫁給小龍還是很不錯的,至少沒人敢欺負自己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吃過飯,收拾完碗筷,剛好兩點,許晴又來了,陰沉的臉蛋兒終于露出了一抹笑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小芳,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陳天松被校長開除了,開除了!而且以校長的名義上報教育局呢!現在你終于安全了!哈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點了點頭,微微笑了笑,心里卻嘀咕了起來。陳天松是完蛋了,可自己也不安全呢,后面還有個大棒子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小芳你先忙吧。中午那事兒估計你心里也有影響,你就休息兩天再來上課吧,請假的事兒,我給校長說,肯定沒問題!”拍著大胸脯,扭著圓乎乎的屁股蛋子,一搖三擺的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回頭一瞧,果然,那小混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看是不是?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,牽線搭橋啊!”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,龍根打了一個寒顫,訕訕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,沒啥好看的。我就瞧見你們這國旗挺不錯的!”龍根打了個哈哈,快速轉移話題,“哎,陳天松完蛋了,婆娘,我心里可就踏實多了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聞言點了點頭,心里卻有些疙瘩。陳天松覬覦自己已久,自己是知道的,可畢竟沒行動,就落了個悲慘下場,多少有些愧疚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是不以為然,這算個啥?老子還把老陳家的婆娘都日完了呢!敢打老子婆娘的主意,就是這個下場!

              你龍爺爺注定是老陳家的克星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