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壓根兒也沒受到陳天松騷擾啥的,心里也沒啥壓力,離開家也一個多月了,正巧有假期,就想回家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回家干啥?我這好不容易出來一趟,這就回去?”龍根可不樂意了,“你帶我在城里轉轉,我給你買個手機去,以后想婆娘了我就給你打電話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手機?”小芳愣了愣,“太貴了,不要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鄉下孩子早當家,小芳年紀不大,卻懂事的很。讀完高中,花了家里不少錢兒,這才拿了一個月工資,一千來塊錢,買了手機吃啥喝啥?不還得給爹娘買點兒啥水果回去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貴啥?錢算個啥,有我想婆娘重要嗎?瞧著吧,我這兒錢多著呢!”拍了拍褲兜,鼓鼓的,拿出來一瞧,厚厚的一疊紅色毛爺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是不了吧。”小芳還是有些不愿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機不錯,可以聯系家人親戚朋友啥的,也挺方便,裝兜里也挺有面子的。可畢竟那玩意兒太貴重了,畢竟不是小龍婆娘啊,花他的錢好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我女人,用我的錢咋了,走走走,逛街買手機去!”龍根勁兒大,拽著小芳出了門兒。啥陳天松,陳天狗的事兒早早的拋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別說一個陳天松,十個陳天松來了,老子也能給他廢了!在心里,龍根壓根兒就沒把老陳家的人放在眼里!反而把老陳家的婆娘都記在了心上,見著一個漂亮日一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城里轉悠了兩圈兒,滿大街除了那些穿著超短裙的大奶妹兒有的瞧,剩下的實在難飽龍根眼福,小芳跟著,又不能表現的太過饑渴。

              買了手機,裝了電話卡,給小芳沖了五百塊錢的話費,這才算完事兒,自己那卡還能用呢,里面何靜文可沖了一千多塊錢,夠用好幾個月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媳婦兒,以后咱們天天通電話啊,嘿嘿。”揚了揚手機,說不出的得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答應嫁給你了?”小芳埋著腦袋兒,說不出的羞澀。“想得美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還不愿意做我婆娘呢?這生米都煮熟了啊。”龍根扯起一嗓子嚎了起來,引得路人紛紛轉過頭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急的直跺腳,羞得掉頭就走,傻小子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倆的關系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連忙追了上去,硬拉著小芳的手,往酒店走去,盛世酒店,瞧著還不錯,又大又亮的牌子,招人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去酒店干啥?”小芳皺起了眉頭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也不是傻子,孤男寡女的去酒店開房就沒啥好事兒,讀書那會兒好多男生、女生都去酒店,做那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能干啥?睡覺唄。晚上我睡路邊啊?”龍根翻了個白眼兒,拉著小芳就往里面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門童那鄙夷的眼神兒就沒跟瞅見似得,走進去,百元大鈔往柜臺上一扔,“整間客房,住兩天兒。諾,這是身份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女的明顯愣了愣,數了數,喲呵十來張毛爺爺呢,紅閃閃的。態度里面轉了個彎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先生,你稍等。”飛快敲打著鍵盤,從抽屜里拿出鑰匙前面領路。心里嘟囔了一陣兒,“這啥人啊?洗得發白的汗衫,松松垮垮的褲子,一雙硬地兒黃膠鞋,久遠的年代跟毛爺爺差不多了。可一出手就一千多塊錢,乖乖,那可是自己一個月的工資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肯定是哪家富二代故意穿著這樣,扮豬吃虎,裝逼來了!一定是!”服務員對自己的推斷挺滿意的,對龍根二人的態度又親切了兩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先生,201房間,來,這是鑰匙你請收好了。有什么需要打柜臺電話就好,柜臺電話,三個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了點頭,捏著鑰匙,拉著小芳進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房間不錯,一室一廳,整潔干凈,暖色的裝飾有種家的感覺,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兒,就跟女人身上的味道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這兒好貴,咱們換個地方吧?”房間倒是挺不錯,可小芳實在接受不了,這一會兒就花了大幾千,鄉下貧困家庭一年忙活到頭,也掙不來幾千塊錢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貴啥貴?能有我跟媳婦兒親熱重要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翻了個大白眼兒,抱起小芳就要行兇,毛手毛腳的直往胸脯上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別,小龍不要....嗚嗚嗚.....”躺在床上掙扎了兩下,牙關突然一松,龍根的舌頭伸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同蛟龍入海似得,在小嘴兒里掀起一陣驚濤駭浪,瘋狂舔舐著甘甜的汁液。手上也沒閑著,三倆下把罩子取了下來,碩大的而堅挺的山峰滑了出來,肌膚潔白如玉,柔軟如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”一聲,舌頭一卷,勾著小蓓蕾吸入嘴里,吧嗒吧嗒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逐漸向下延伸,輕輕撫摸著大腿根子,探了探小溪洞口,隱隱的溫熱傳來,手指靈巧的解開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哧溜,扯下褲頭,光潔的大腿落了出來,白花花的晃人眼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別,別摸哪兒....小龍,嗯哼....”斷斷續續喘息兩聲,鼻腔發出一聲沉重的悶哼聲,臉蛋上浮現一絲醉酒紅潤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雪白的肌膚白里透紅,忍不住親了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小龍..嚶嚀,哦..輕點兒...”白如蓮藕的玉璧勾著龍根脖子,使勁兒往胸口按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奶頭小點兒被吸的硬挺挺的,一股酥麻傳遍全身,小腹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來,灼燒著靈魂,卻不知咋的,那種感覺又透著舒爽,舒爽涌遍全身每一個毛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嘴咬著紅紅的櫻桃珠子,手捂住內褲,緊緊包裹著小溪洞口外倆片肥厚而粉嫩的餃子片,小縫兒正中流出一股炙熱的水珠,侵濕了小內褲。

              絕妙神仙手再現!

              靈動的食指對著小縫兒一陣摳弄,隔著小內褲來回摩擦起來,兩片肥厚的餃子皮陰森森的擠開兩旁,這時候一大股熱流噴了出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不,不要摳了,癢,癢,嗚嗚,嗯哼....”小芳扭動著腰肢,想要躲開兩手卻摟得更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中午好事兒被打斷,把自個兒憋了一下午,打死也不會停下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不僅沒有停下來,反而手指摳動的更快,更狠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不,不要啊......喔喔....”小芳張著嘴巴嚎了幾嗓子,胸口突然傳來一陣酥麻,猛地緊咬著嘴唇,都快滲出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種感覺太美妙了,幾欲攀至高峰,跟神仙似得,欲死欲仙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芳,我要日你咯,嘿嘿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摳的小芳渾身酥麻癱軟了過去,龍根這才慢悠悠的扯下褲頭,大棒子依然堅挺,就跟頂天的柱子似得,粗又長。一股濃烈的煞氣彌漫在空氣中,大棒子輕點這兒腦袋,慢慢靠近了小溪洞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比,大棒子似乎更黑了,小芳下面可嫩的很,粉紅粉紅的。大棒子一靠近,連粉木耳都給擋住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滾燙的氣息,灼燒了小芳,玉白的嬌軀一顫,輕輕皺了皺眉頭。微微有些擔心,不是沒嘗過小龍的大棒子,正因為嘗過方才害怕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的感覺,撕心裂肺的痛楚,跟生孩子似得,總感覺下面一層皮給撕碎了一樣的疼!痛是痛,可后面又挺想念那種感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如同教鞭一樣,抽打著小縫兒。龍根不是愣頭青,要是其他婆娘,管你疼不疼的,大棒子捅進去再說!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不一樣,破了身,捅了沒倆下就給拔出來了。又是自己預定的婆娘,哪能用強啊?一瞧小芳的模樣,就知道緊張了。白花花的大腿都輕輕顫抖起來,緊張的連水兒都不流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才學著黃翠華的樣兒,抓著大棒子輕輕抽打著洞口,跟大棒槌洗衣服似得,“啪啪”的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芳悶哼兩聲,漸漸的大棒子表層沾了一些白色的熱汁。大蟒蛇腦袋使勁頂著小溪洞口,上下磨了磨,把熱汁抹勻了。腰背一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一聲,鉆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縫兒撕開了似得疼,原本平坦的小腹突然鼓了起來,偏偏那飽滿的充實感又帶著陣陣刺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啊啊....輕...輕點兒....小龍”

              壓著兩條白花花的大腿,目睹著大蟒蛇攻城,黑黢黢的大棒子三淺一深,逐漸探入最深處,鉆出最新鮮的石油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嗚嗚,小龍,嗯哼...我...”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也不知道小芳想說點兒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干脆,說不出來索性不說了,大嘴堵了上去,舌頭一卷,吱溜吱溜的吸了起來,紅潤的小嘴唇無比炙熱。貼著飽滿的酥胸,撅著屁股蛋子一次次扎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,快點兒,我,我要到了啊.....啊啊啊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半個多小時過去,小溪噴射出一股滾燙的白沫,龍根紅著眼睛進入了最后的沖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次次深入,小芳呻吟不止,帶著一頭細密的汗水珠子,甩動著梁科白皙大香瓜,迎上了龍根最后的沖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股熱流涌出,噴向花蕊洞壁,兩團身子緊緊摟在一起,不分彼此,房間內只剩下粗重的喘息聲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