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深入”研究調查了約莫一個小時,龍根才從成人用品店溜了出來,臨走前,楊婷那騷貨還躺在床上哈馳哈馳的喘粗氣兒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泡日的時間可不短,從茶幾沙發到地上,再到床上。那婆娘都去了七八回了,龍根才慢吞吞的交了貨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屁大點兒能耐,還賣騷?”龍根撇了撇嘴,一臉的不屑。自己都不好意思說了,這叫啥事兒啊?

              那騷婆娘勾引自己,她爽了,就不管自己了。太沒職業操守了,騷的一點兒都不夠味兒,說來也怪,騷婆娘下面緊得很,包著大棒子還是挺舒服的,就是時間太短了,日到后面差點兒吐白沫子,逼得龍根草草交了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褲襠那玩意兒還頂的厲害,頂著帳篷在大街上也不是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得勒,找何靜文去吧,有段日子沒日她了,心里怪想念的。”盤算了陣兒,掏出電話撥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得是龍根的聲音,何靜文一陣欣喜,說是辦公室待著呢,讓直接過去就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了笑,伸手攔了一輛三輪車,挺著大棒子徑直殺向鄉政府大樓。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幾分鐘的路程便到了,說找何靜文,門衛倒也沒攔著,后來才知道,何靜文早早打了招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鄉政府辦公區域并不大,三層樓而已,大樓面前豎著旗桿兒,紅領巾有氣無力的飄著,跟水淹過似得,沒點兒精神。院子里,兩顆梧桐大數擋去了些許酷熱,幾只蟬子不要命似得扯開嗓子叫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灌了一口水兒,進了大廳,大廳里有示意圖。何靜文就在三樓,蹬蹬的爬了上去。引得眾人微微側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誰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虎頭虎腦的,咋跟個傻子似得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那樣兒應該是鄉下娃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在嘀咕啥呢?事兒都辦完了?”一道輕叱聲響起,帶著點點慍怒。眉頭瞄向龍根,充滿了喜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來了啊,快,這兒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抬頭一瞧,不就是何靜文嗎?曼妙的身軀,領口處突兀聳起兩座高山,圓乎乎的屁股蛋子撐著黑色的職業長褲,一雙高跟鞋踩在地上更高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何,何鄉長好,好啊...呵呵...”龍根可不傻,好多人瞧著呢,哈喇子順著嘴角流下來,憨頭憨腦的一臉傻氣兒。可不能讓人瞧出自己跟鄉長有一腿,自己倒沒啥,反正日完就走,啥也不耽誤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不一樣,是鄉長,柳河鄉的大人物,一把手。以后還要見人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來了啊,麗娟姐最近好不?呵呵,瞧這一頭的汗水,快進來坐坐,喝口水。”何靜文冰雪聰明,咋不知道龍根用意?跟著一道演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戲演完了,還不忘說了一句:“都去做事兒,愣著干啥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卻對龍根的機智感到幸運,生怕這小子一見面就摸摸搞搞的,剛才還琢磨著干脆帶小龍出去找個地兒吃飯得了,也不敢去開房,盤算著開車去山上活動活動。沒想到這小子居然來了,切斷了自己所有的顧慮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哪兒是傻子啊,分明就是個人精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進了辦公室,何靜文順手把門給關了,反鎖上。情不自禁瞄向了龍根褲襠,誰能瞧的出,寬松的褲襠里藏了一條大蛇呢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不是啥騷婆娘饑渴寡婦,可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女人,自打吃了大棒子之后,上班時還好點兒,一閑下來,一到晚上,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大棒子杵在腦子里,搞的渾身燥熱,不摳吧摳吧咋睡的著啊?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,終于把大棒子給盼來了,何靜文能不高興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進了門兒,擦掉嘴角口水兒,大馬金刀坐在何靜文辦公椅上,“嗖”的一下轉了起來,舒服得很。端著何靜文的茶杯,抿了一口,有點兒苦,砸了砸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個婆娘家,泡這么多茶葉干啥?”龍根皺皺眉,把茶水倒了,“少喝濃茶,傷身體。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,還想不想日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抿嘴笑了笑,紅霞悄然浮現,一抹嬌羞掠過臉龐,心里說不出的甜蜜。話不好聽,可也是關系啊,濃濃的關懷與在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做女人,不就是希望得到關愛么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過來我檢查檢查,看看最近瘦沒瘦。”還沒說完,一把拉過何靜文坐到懷里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同軟玉入懷似得,一股淡淡的香味兒彌漫而起,褲襠那陀玩意兒沒來由的一頂,頂到何靜文屁股蛋子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翻了個白眼兒,瘦沒瘦一眼不都瞧出來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先摸摸看。”龍根可管不了那么多,楊婷那兒把火給勾起來,大棒子還沒澆滅呢。美女在前哪里扛得住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正值青春年少,肌膚白嫩有彈性,長得更是條兒正盤子圓,是個男人見了都想掏棒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輕輕握著盈盈一握的腰肢,捏了捏腰際軟肉,不由得皺了皺眉頭,“腰咋又細了呢?嗯,我在看看奶子,別奶子也給瘦了,以后咋奶娃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顧不得何靜文反對,解開兩顆紐扣,“嗖”的一聲,兩只大白兔竄了出來,暗紅色乳暈上兩顆小點兒堅挺的很,晃晃悠悠跟眨眼睛似得,粉嫩粉嫩的腦袋兒,有趣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摸了倆把,捏了捏,彈性十足,不僅沒瘦,似乎還大了兩分,摸起來跟捏棉花球似得,軟軟的帶著一股溫柔氣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別,別摸了,臭小子,這是在辦公室呢....”何靜文嗔怪著,想要扳開龍根的手,咋也使不上勁兒,彎曲的睫毛下,兩顆明亮的眸子水汪汪的會說話一樣。舌尖兒輕輕舔過紅唇,一股難擋的魅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!”舌頭一卷,勾住了小蓓蕾,吧唧吧唧的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點兒一顫,何靜文嗚嗚嗚的發出了沉悶之聲,緊閉著嘴唇,鼻孔發出嗡嗡的悶哼聲,顯得有些壓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跟喝酒似得,上了勁頭。上面喝著奶,下面抓住了火腿腸,隔著布料輕輕撫弄著渾圓的大腿。

              磨砂布料發出“滋滋滋”的聲音,手指頭輕輕勾了去,堵住小溪洞口,順著縫兒磨了起來,上上下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緩緩加大了力度,手指頭對著小縫兒里一陣揉搓,驟然往里一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.嗚嗚嗚...嗯哼,小龍,別,別,求求你,別,這是在辦公室呢.....嗚嗚嗚,嗯,嚶嚀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一陣痙攣,腰肢亂顫,兩顆排球似得棉花肉球猛地跳躍起來,緊夾著大腿,卻擋不住內里一股熱流噴濺而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別摳了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卻捂住褲襠,對著小縫兒一陣猛烈摳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再也控制不住,何靜文張開嘴巴,呻吟不斷,徐徐在辦公室里回蕩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嚇了一跳,下面那水都能劃船了,也知道這婆娘壓抑的很,剛剛離了婚,下面那地兒也沒人耕耘耕耘,這一摳吧肯定受不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么叫喚著也不是個事兒啊,門外來來往往的,旁邊還有別人的辦公室呢,讓人聽了墻角,那何靜文咋見人?

              嘴巴堵了上去,舌頭一頂,纏繞著小香舌在櫻桃小嘴里翻江倒海似得的折騰,瘋狂舔舐,吸食著甘甜的汁液,甘泉滑向小腹,瞬間引起一捧邪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力氣何其之大,大嘴堵了上去,舌尖兒滑過貝齒,一直頂到喉腔,瘋狂攝取著甘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滋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濃烈的雄性味道刺激著何靜文,腦子里嗡嗡嗡的叫著,一片混沌。周身升騰起一股難擋的燥熱,整個人跟瘋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嗯哼...吧唧吧唧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這個時候再不脫褲子就不是男人了!扣扣索索搗騰了好一陣兒,片刻間,兩團白花花的身子躍然而現!

              攔腰抱起何靜文坐在騎在大腿上,嘴里叼著一顆櫻桃珠子,握著大棒子,擱洞口磨了磨,滾燙的大棒子,不一會兒帶出一捧滾燙的豆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痛叫,何靜文瞪大了眼珠子,屁股蛋子一撅,坐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久違的飽滿、充實感再次涌變全身,一股難以忍耐的酥麻隨著大棒子的插入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臀尖兒緩緩運動起來,兩顆大奶子上竄下跳。緊閉著嘴唇發出嗚嗚嗚的悶哼,俏臉兒上一抹潮紅爬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腿撐在地上,眼瞅著大棒子一點一點、一次一次沒入小縫兒,濺起陣陣白沫,緊扣著屁股蛋子,食指滑向菊花,摳吧起來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嗯額哼,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緊緊咬住嘴唇,強忍著大棒子插入最深處的痛覺,掀起一陣狂風巨浪來,逐漸攀向最高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陣疾呼,何靜文身子一軟,菊花微微縮了縮,下面一股熱流涌出,到了頂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快就沒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瞧著驟然停下來的何靜文,龍根皺了皺眉頭,自己還沒到呢?咋還停下來了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管了,日爽了再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抱著何靜文站了起來,白花花的身子往辦公桌上一擺,扛著兩條白花花的大腿,抓住兩只大白兔,一捏!

              撅著屁股蛋子狠狠干了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不要啊....嗚嗚嗚,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動作越來越快,大棒子次次深入,猛力抽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的響動,帶起熱浪掀起,辦公室內回蕩起一陣兒肉浪之聲,許久許久,才算平靜下來.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