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廁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廁...

              仿佛沒聽見何靜文罵聲似得,龍根瞧得津津有味兒,陳可那騷蹄子好像被人日得死去活來一樣,高跟兒鞋咔咔的動了動。痙攣著身子,罩子托起的一抹嫩白在低胸領口里晃了晃,瞧得那男人恨不得抓一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色鬼!”何靜文又罵了一句,拎起包裹結賬去了。這飯吃的渾身不得勁兒,跟螞蟻在身上爬過似得,渾身難受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琢磨著早點兒吃了飯,去山上轉轉。酒店可不安全,自己這張臉好多人都熟絡,堂堂女鄉長跟人開房算啥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壓根兒沒瞧見何靜文買單去了,偏著腦袋兒瞧得一陣壞笑,這男人好生威猛,收功都讓這騷貨流水了,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。嘴里嗚嗚嗚的,癱軟的身子差點兒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越是這樣,那男的越喜歡。這樣的婆娘清純,日起來下面肯定緊得很。臉上露出了笑容,菜一上桌,男人收了手,不好好吃一頓,待會兒怎么大干一場。抬手就夾了一塊兒雞腿往嘴里塞去,油脂順著嘴角流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如釋重負,終于緩了一口氣,下面潮得跟遭了水災似得。潮紅的臉蛋兒跟大紅蘋果一樣,大口大口的喘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聞了一鼻子的油煙味兒,可哪里吃的進去,一身的燥熱。回頭沖男人小聲嘀咕了兩句,起身往洗手間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樂了,頓時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燒雞公”的衛生間設計的很是怪誕,不分男女,進去之后隔成小間小間的,瞧著陳可鉆進一間坑兒,龍根連忙竄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你,你咋進來了?”陳可嚇了一跳,胸口一陣起伏,龍根伸手掐了一把,軟和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我來干啥?看看你下面淌水沒啊?嘿嘿。”壞笑著把手伸了下去,呵,濕了一大片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腿根子都流了不少,還熱乎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別,別摸了,癢得很....”陳可低聲求饒,逐漸褪去的紅潮又浮上了臉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癢就摳吧,這有啥。”龍根一臉的無所謂,手指微微用力,往小縫里扎了進去。溫熱濕滑,跟沼澤地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騰出一只手抓著奶子使勁兒揉搓,指頭一勾,粉嫩的櫻桃珠子跳了出來,硬挺挺的,帶勁兒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嗯額,別,別,小龍別整了,我...嗚嗚嗚,我難受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難受個求!那男的不給你摳得舒服的很嗎?”龍根瞪眼道,“把褲子脫了,我來捅兩棒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這兒啊?”陳可嚇了一跳,廁所里咋日,這么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快點兒,不聽話了是不?老子回去日你媽咯?”手里一用勁兒,陳可疼的皺了皺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短裙退到腳踝,絲襪也扯了下來,圓乎乎的屁股蛋子落了出來,黑漆漆的屁股縫兒中滴答著幾點水漬。黏黏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扯出來,滾燙火熱,屁股墩兒往上一抬,大棒子撥開兩片肥肥的餃子皮,“哧溜”一聲扎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陳可吃痛,脖子一揚,大口大口的喘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鉆到最深處,小腹脹鼓鼓的只想尿尿,一抽一送的,啪啪啪的撞擊著屁股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垂在胸前的兩顆奶子也跟著跳躍起來,屁股蛋子上掀起一陣白花花的肉浪,“砰砰砰”的巨響之音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小龍...嗚嗚嗚...”陳可哭泣著緊咬著嘴唇,嘴皮都磨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一股,一陣滾燙的熱流沖了進去,仿佛灼燒著靈魂似得,陳可一軟,倒在了坐便器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緊扣著屁股蛋子,直到大棒子釋放完最后的精華,這才松了手。小縫里滑出一抹嫩白,順著大腿根子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...”陳可閉著嘴唇,一臉痛苦的表情。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瞧著還在一點一點的大棒子,陳可嚇了一大跳,這混蛋咋長了這么大一個家伙,跟老黃牛肚子底下那東西似得。自己一個月不知道要接多少客,那些男人雖然好色,褲襠里也有大家伙,可那大家伙跟這一比,實在算不得什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戰斗力也不長,往往吸兩口就流膿。這大棒子都交貨了,還昂著腦袋兒。這究竟得多少婆娘才吃得飽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啥?來給我舔干凈咯,我還有事兒呢。”龍根抖了抖大棒子,伸到陳可嘴邊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生怕大棒子再塞進去,陳可二話不說,小嘴兒一張,含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”一聲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舌尖兒纏繞著大棒子腦袋,吧唧吧唧的舔了起來,猛地來個深喉,頂到喉嚨里去,說不出的緊實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使勁兒吸,怕啥?”揉捏著白花花的胸脯,龍根褲襠一挺,大棒子塞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的櫻桃小嘴兒頓時又脹了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瞅,突然來了興趣。莫艷給那電影兒里,把子給嘴里,擋在牙齒外面一個勁兒的猛捅,拔出來啪啪的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手摁住小騷貨的腦袋兒,一手抓著大棒子,“啪啪”兩聲扇在臉上,頓時起了兩道紅印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塞進小嘴巴里,捅進去,拔出來,捅進去拔出來。如此反復好幾次,大棒子表層有一腫酥麻的感覺,說不出的舒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給大棒子刮痧,輕點兒啊,別咬....”龍根坐在馬桶蓋兒,靠著墻壁,撫摸著俏臉蛋兒,身體突然一震。

              貝齒輕輕刮過,大棒子腦袋兒一陣說不出來的舒爽,渾身一震,跟觸電似得麻麻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明顯感到龍根的震動,嘴唇緊緊夾著大棒子,小腦袋兒一上一下驟然加速,舌尖兒頂著腦袋兒,猛力一吸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騷貨技術不錯嘛,”龍根贊了一句,大棒子一陣鼓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死死按著小騷貨的腦袋兒,大棒子一直頂到喉嚨,白花花的精華噴射而出,順著喉嚨流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瞪大了眼珠子,嘴巴張的老大,呼呼的喘氣兒。喉嚨滑下一股滾燙的液體,那是啥陳可不是不知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待陳可舔干凈了大棒子,龍根才提起了褲襠。陳可慢慢的穿著褲衩,臉色有些蒼白,跟龍根干一炮,不休息個三五天別想接客。想著晚上還得有一番體力運動,陳可臉色更難看了。又不能不給龍根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混小子連自己媽都日了,又看見自己接客,回頭亂說可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,我先走了。那個,如果相信我的話,別在城里干這行了,賺了不了倆錢兒,回頭還招人罵。”龍根看著陳可,覺得有些可憐,“過不了多久村里要發展的,到時候不比城里差,何必脫了褲子讓人日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實在缺錢,我借你也成。”說完,龍根抬腳就走了,估計這會兒何靜文急的直跳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其實挺可憐陳可的,就這模樣,干點兒啥不好,做啥不能找個好男人,偏偏當小姐。都是貧窮惹的禍啊!

              陳可愣了愣神,望著龍根遠去的背影,不知道咋的,心里涌起一陣暖意。以前一直以為這混蛋褲襠那玩意兒大,就想日自己了。卻沒想到,知道自己做小姐,還關心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該怎么辦呢?”低低哀嘆一聲,陳可迷茫的眼神里多了一絲光亮。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等得實在不耐煩了,一偏頭就瞅見那男人,想起那男人就一陣惡心,公共場合還摳那里面,真不是啥好東西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混蛋小子,干什么去了?煩死了!”何靜文正想打電話問問的時候,龍根邁著四方步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背后那名打扮妖艷的女子跟在后面,一瘸一拐的撇著腿,臉上還帶著陣陣潮紅之色,分明是剛剛受了雨露的樣子!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頓時黑了臉,拎包就走,龍根喝了口茶,緊緊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哪兒啊?”龍根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白了龍根一眼,冷聲道:“上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了車之后,何靜文方向盤一轉,往城外開去。油門兒一踩,轟隆隆的聲音傳了出來。臉色極其難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啦?臉色咋這么難看呢?不就等了一會兒嗎?”龍根嘟囔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等了一會兒?那是一會兒嗎?四十分鐘!老娘整整等了你四十分鐘!”何靜文終于爆發出了怒火,“吃個飯你都能把別的女人勾搭,日了。你咋那么混蛋呢你?是不是見著漂亮婆娘,就要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撇了撇嘴,“這有啥?那女的我早就日過了。這不城里見面了嗎?抽空聯絡聯絡感情,別生分了才好。她也挺想念我這大棒子的。熟人熟臉的,要借棒子我不能藏著掖著不是,想用就用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啥時候想用我不也借給你了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何靜文輕啐一口,瞪了瞪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混蛋小子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,盡往自個兒臉上貼金,說的自己都成了救苦救難的菩薩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那女的你日過?她是你們村的?”何靜文突然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們村的。陳天明的侄女兒,老爹死得早,家里窮困的很,初中都沒畢業,家里待了了兩年就做小姐了。唉,都是因為窮啊!”龍根嘆了一口氣兒,挺同情陳可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瞧著穿的花里胡哨的,性感十足,又是高跟兒鞋,又是口紅啥的。可背后的辛酸只有自己知道,有些時候一天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日呢。拿到手里也就幾百塊錢,能干啥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眉頭皺得更深了,不知道想著什么,許久沒出聲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