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,日頭早早掛了起來,火紅的太陽炙烤著大地,苦難的人啊,只能揮舞著蒲扇去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打了個哈欠,伸伸懶腰,進廁所準備開閘放水,小龍根無比堅硬,一捏,硬梆梆的,跟水龍頭似得,嘩嘩的沖了下去,黃澄澄,一股尿臊味兒彌漫而起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奶奶的,昨晚差點兒把車都日翻了,咋還這么硬呢?”低聲嘟囔了兩句,“嗯,還是早點兒回村里去吧,表嬸兒也該擔心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收拾了一下,龍根離開了酒店,這房間是何靜文開的,住著舒服得很,空調啥的都有,住在里面跟春天似得,一出門兒,熱得直想光膀子下地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看王二牛的婆娘去,王二牛不在家,老子就給你日了!”龍根露出一臉壞壞的笑,尋了路,往王二牛超市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生意還是挺不錯的,副食品批發點兒,附近幾個村都到這兒拿貨,價格倒是差不多,關鍵送貨上門,這就方便多了。鄉下農活多,來回折騰,浪費時間,還得貼倆路費,能省則省。表嬸兒當初也這么盤算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不這么想,做人就得走出去了,只有出去才能看見外面的世界。井底之蛙是不會有作為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約莫上午十點左右,龍根找到了王二牛的店鋪,沒啥生意,王二牛的小貨車也沒瞧見,估計送貨或者提貨去了,黃娟翹著二郎腿,嘴里磕著瓜子兒,注意力全在電視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青色長裙包裹著身子,胸前突兀兩顆小點兒,潔白的小腿露了出來,嫩得跟豆腐似得。屁股蛋子壓在椅子上,打眼一看,翹不翹不知道,應該不小就是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板娘,二牛哥,在,在不?”龍根頂著大棒子進了店鋪,傻里傻氣的問道,臉上露出傻笑,呵呵笑著,哈喇子順嘴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抬頭一瞧,這不是那啥村里的傻子嗎?聽王二牛說,他表嬸兒還是自家的老顧客呢,態度自然不能差了,微微笑道:“沒呢,送貨去了,估計下午才會回去。你找他啥事兒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笑起來真好看,白凈的臉蛋兒上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,笑得跟花開一樣燦爛,尖尖的下巴,添了兩分可愛模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送貨去了?下午才能回來!嘖嘖嘖,看來老天爺都讓小爺來日你婆娘啊,王二牛,這可怪不得我咯!嘿嘿!”心里賊笑兩聲,走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表嬸兒說,還要進點兒貨,叫那啥來著,我,我忘記了,你有...有貨單子嗎?我看看,看看....”結巴著好不容易把話說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聽有生意,黃娟立馬進屋找貨單子了,這年頭誰跟錢過不去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瞅,連忙從兜里摸出藥粉兒來,往杯子里倒了去。低聲罵道:“王二牛啊王二牛,你可別怪龍爺爺不仗義啊,想給我表嬸兒下藥,對不住了。小爺先把這招使了,看你婆娘啥反應!嘿嘿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藥粉是楊婷給的,聽說效果好的很,好多人來買,喝一口那些婆娘就遭不住了,自己摳弄,更狠的直接拿棒槌往下面塞!

              端起杯子搖了兩下,龍根坐凳子上,東瞧瞧,西瞅瞅,十足的土包子進城,一臉傻樣兒。這時候,黃娟扭著細腰走了出來,手里拿著一張單子。嘴里嘟囔著,“上河村,貨運清單。嗯,就這個了。喏,你看看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遞過來,龍根順便摸了摸洗白小手,跟羊脂玉似得,滑膩膩的很。城里婆娘就是白嫩,不干活不曬太陽的,身上還有股淡淡的香皂味兒,好聞的很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好,我看看,看看。呵呵...”傻笑兩聲,龍根接過單子認真看了起來,眼睛兒瞪得給牛鈴鐺似得,斜眼一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端著杯子“咕嚕,咕嚕”兩大口灌了下去,半杯水給喝完了。細長的脖頸露了出來,脖子里還掛著金燦燦的項鏈兒。腦袋兒一揚,胸前的兩個山包包更加明顯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坦白說,黃娟的奶子噸位很一般,談不上堅挺,更談不上啥撥通洶涌了。只是配合著陽光的臉蛋兒,那份兒青澀的味道,很吸引人。就跟日學生妹似得,換身校服,日起來肯定倍兒有成就感!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意淫著,龍根突然說道:“老板....老板娘,你,你幫我念吧,我...我不認識字兒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這么熱呢?”水下肚沒兩分鐘,臉蛋兒不知咋的紅了起來,身上越來越熱,越來越熱,恨不得把衣服給扒了的感覺。不過理智還在,“哦,來,我給你瞧瞧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接過單子,黃娟兒猛地甩了甩腦袋兒,咋突然有些暈乎乎的呢,貨單上的字兒還變成了兩行,密密麻麻跟螞蟻爬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你等等,我去洗個臉,熱,熱得很。”腦子里一片混沌,愈來愈昏沉,跟感冒似得頭重腳輕,發高燒似得熱,忍不住的想要拔掉衣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踉蹌著腳步走了進去,龍根左右瞧了瞧,沒啥人兒,這才抬腳邁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的店鋪布局跟楊婷的差不多,外面是門面店鋪,里面是一間臥室,搭配著一個簡易的廚房和廁所,屋子里還堆了一些雜物,算不得整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”龍根循聲望去,不禁有些駭然,這藥也太厲害了,前后才幾分鐘,這婆娘一進屋便摳弄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撩起長裙,叉開兩腿雪白的大腿,內褲都給嘶了下來,扔在一旁,小手指撫摸著兩片厚實的木耳,粉嫩的小溪進入龍根眼里,上下揉搓著,一股水流滴答下來,落在床沿上,小嘴兒“嗚嗚”呻吟不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啊啊...嗯額哼,啊啊,”隨著手指頭插入進去,“啪啪啪”的水聲響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順手把門帶上,龍根挺著大棒子走了過去,捏了捏臉蛋兒,滾燙無比,跟火燒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嗯哼,日,日,日我....嗯哼....嗯哼,我,我要嘛,嗚嗚,老公,給我,給我....嗚嗚...”黃娟瞇著眼睛縫兒,見旁邊有人,斷斷續續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小手抓向了龍根褲襠,龍根倒也不客氣,手掌從裙底下,一路攀升,抓著兩座小山,使勁兒揉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的奶子果然小巧,不過乳暈上的小點兒卻是極為堅挺,捏在手里跟葡萄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嗯哼,”黃娟呻吟不斷,扭著腰肢,一個勁兒的呻吟,呼喚。抓著大棒子也沒覺得尺寸不對勁兒,“老公,來嘛,日我。人家要嘛,嗚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皺起了眉頭,這婆娘熱的跟燙壺似得,別被欲火給燒死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話常說:“欲火焚身”,這婆娘才吃了藥,一股腦的給喝完了,肯定是上火了,不日的話死了可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這一下,龍根打了個激靈。日歸日,這下藥本來就有些不地道了,別再死了,那自己可就缺德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扯出大棒子,對著小縫兒,“哧溜”一聲給插了進去,啥三淺一深都拋到一邊兒去了,先把這婆娘解決了再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一聲凄厲的嘶吼,黃娟兒驟然瞪大了眼珠子,摟著龍根的腰背,疼得指甲差點兒嵌進肉里去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皺了皺眉,沒在意那么多,聽王二牛說,兩口子結婚也快三年了,這下面咋這么水嫩?餃子皮才微微泛黑而已,里面就更緊了,要不是大棒子鉆功了得,只怕還頂不進去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快送抽動起來,順手脫掉黃娟的裙子,兩個包子大小的奶子現了出來,不是很大,一只手都握的住。可小點兒粉嫩的很,好像從來沒人吃過似的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老公,老公,輕,輕點兒....啊啊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紅潮再次浮上臉龐,黃娟大口大口呻吟求饒,房間內響起一陣瘋狂的嘶吼之聲!捅的雖然舒服,可那玩意兒實在太長太長了,頂到腸子似得,小腹一陣一陣的翻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老公,我要到了,要到了....啊...快,快用力......啊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大力抽動,大棒子次次捅到井底,撞擊著花蕊洞壁,隨著小溪深處一個熱流涌出,大棒子也邁入巔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黃娟的聲音慢慢小了,漸漸松開摟著龍根后背的手,兩手一攤,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渾身上下跟雨淋過似得,大汗淋漓。張大著嘴巴,大口大口喘氣兒,胸前小山包起伏不定,小腹處微微顫抖,一陣禁臠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溪洞口處,白沫隨著小溪陣陣抽搐慢慢滑了出來,一點一點的落在床上,經過大棒子的打磨,小溪洞圓潤寬大了許多,兩片木耳微微有些紅腫!

              提上褲頭,龍根“嘿嘿”笑了兩聲兒,出了門兒,留下床上一具白花花的肉體,輕輕顫抖,低嚀。仿佛講述著一曲動人的愛情動作片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王二牛,不是想日我表嬸兒嗎?對不住了哈,你婆娘還算不錯滴,就是奶子笑了點兒.....”龍根出門兒打望了一眼兒,沒人注意到自己,抬腳朝車站走去,心里喃喃道:“村里還有很多婆娘等著龍爺爺去日呢,下一次,下一次龍爺爺再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