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叢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叢...

              阻礙上河村鄉民發家致富奔小康最大的障礙,便是交通。村子猶如一片面包似得趴在碗狀的山坳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走出去,至少得走兩公里山路,才能趕上去鎮上的大巴車。即便坐上了大巴車,至少也得顛簸一個多小時才能到城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此,村里的人兒不想出去,懶得走;城里的人不想進來,太窮了。一下大雨,一路泥濘,還咋走?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袁香卻是不得不去,汗水爬滿了額頭,撅著大大的屁股蛋子,撐得鼓鼓的,一條小縫隙明顯的很,內褲的輪廓都畫了出來,單肩兒上垮了一個包,有些老舊。臉色不好看,抹一把汗,盡是憂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山路不好走,一高一低的,涼鞋里原本白白胖胖的腳丫子起了兩個紅腫的大包,顧不得許多,袁香抬頭瞅了瞅,攥了攥單肩上的挎包,繼續往前走,臉上的擔憂之色更甚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咦,這不袁香嬸兒嗎?”突然,一道聲音響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抬頭一瞧,路口,一道魁梧身影現了出來,臉上帶著兩分壞壞的笑,臉蛋兒一紅,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干啥去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人不就是龍根嗎?大大咧咧的邁著步子,褲襠那地方一晃一晃的,想起那條大蛇,袁香這小心臟突突的跳,這混蛋小子,把自己日了就跑了,連著好些日子都沒見著人影兒,下面都旱成啥樣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去鎮上待了兩天。”龍根嘿嘿壞笑著,眼睛瞄向袁香脹鼓鼓的大胸上,罩子差點兒都托不住了,大得驚濤駭浪,喘口氣兒兩座雪山就顫顫巍巍,跟要倒了似得。下面大大的圓盤子,屁股蛋子緊實的很,忍不住摸了一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呢,干啥去?滿頭大汗的,來喝口水。”說完,把水遞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屁股蛋子被捏了一把,袁香沒好氣的瞪了一眼兒,一扭腰躲了過去。接過水,猛灌了兩口,兩里山路快到頭了,嗓子干得很,快冒煙兒了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揚脖子,胸前兩團更顯突兀,輕微晃悠的兩大片雪白盡入眼底,擠出一道迷人的白嫩溝壑,一眼竟然望不到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不愧是山河村第一大奶!”贊了一句,大手一摟,緊摳住兩半兒大大的屁股蛋子,使勁兒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眼珠子一瞪,一口水險些沒咽下去,嗚嗚的叫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“嘿嘿”壞笑兩聲,兩手更加過分,指頭順著屁股縫兒滑了下去,對著那地方摩擦起來,隔著布料仿佛也能感受到小溪洞口傳來滾燙的溫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袁香嬸兒,你把我的水都喝完了,你也擠點兒水出來給我喝啊,大棒子也渴的很呢。”說著,手上又用了兩分力,使勁兒一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下面慢慢濕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別,嗚嗚,嗯,啊....”袁香腰肢輕擺,想要躲開,卻沒啥力氣,水汪汪的眼睛里泛過一絲潮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起來,袁香這婆娘長得漂亮,關鍵兇器逼人,不知道多少老少爺們惦記著,可男人不在的時候,根本沒半點兒丑聞傳出來。骨子里是個守貞操的婆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說來也怪,自打上次被龍根日了過后,這人就跟丟了魂兒似得,每天早上起來,小內褲給水潑過似得。龍根這么一摸,那股邪火又冒起來了,蹭蹭的燒騰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我,我還得去城里呢,回來,等我回來讓你日,日,成不?嗚嗚嗚....”袁香保持不住,可也不是不知道輕重的人,兜里的錢還得拿去給自己男人治病呢。“嗚嗚,啊,嗯哼,別摳了啊啊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隨著手指頭用勁兒,青色長褲不一會兒就濕透了,一濕紅色小內褲就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龍根還使勁兒磨著,壞笑道:“袁香嬸嬸,你瞅瞅,這都漲潮了呢,走,咱們去樹林里鼓搗鼓搗。幫你解決解決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勁兒大,摟著袁香進了旁邊樹林,往深處走,頓時陰涼不少,草長鶯飛的,估計也沒啥人進來,找了塊石頭,扶著袁香坐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,小龍,不能日啊,我還得趕著去城里呢。”袁香這會兒也恢復了些理智,嘴上說著“不啊不的”,眼珠子卻緊緊盯著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才好大一會兒,褲襠那玩意兒就頂了起來,寬松的麻布褲子頓時緊繃起來,好一頂巨型帳篷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事兒那么著急?你瞅瞅,你下面都啥樣了,這可是為你好呢。”龍根眼珠子一瞪,這婆娘咋還跟自己杠上了呢?嚴肅道:“來,把衣裳脫了,我瞅瞅幾天沒摸大了沒?嗯,把褲子也脫了,掛樹上晾著,日完了估計也就干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我的小祖宗呢,天天晚上等你,你不來,大白天的樹林里整啥啊,這地上咋日啊....”袁香嘟囔著嘴抱怨道,熬不過這混蛋小子只能脫衣裳了。不給他日,他能讓你走了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沒管那么多,順手把褲子給脫了,黑黢黢的大棒子落了出來,一股凜冽的煞氣傳來,嚇得袁香倒吸一口涼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東西咋還這么大?唉,自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,當初這么大根兒棒子咋塞進去的啊?

              臉上抹過一絲羞紅,袁香把褲頭脫了下來,掛在一邊的樹干上,白嫩的身子裸露在空氣中,散發著迷人的味道,大腿內側隱隱滑出一絲粘稠的滾燙汁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瞧得眼珠子一瞪,屋里還不覺得,太陽光一照,這婆娘白得跟面粉兒似得,圓圓的屁股蛋兒比臉盆兒還大,黑漆漆的屁股縫兒順著腰一直拉到大腿根子,到了大腿根子形成一個圓弧形的小洞,洞內,兩片兒肥厚的面包片兒分外誘人。正緩緩流淌著熱汁!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一昂腦袋兒,龍根小腹猛地一股邪火竄上來,沖上去,抓著腰肢,大棒子猛地一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一聲兒,整個兒給塞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哦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眼珠子一瞪,下面猛地一鼓,大棒子認識路似得,一直頂到小腹。嘴巴張得老大,哈馳哈馳喘著粗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嗯哼,嗚嗚唔...輕,輕點兒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仿佛沒聽見似得,龍根腹部隆起幾塊兒肌肉,腰腹力量瞬間發揮到極致,“啪啪啪”的猛力刺入,發出“滋滋滋”的摩擦聲,帶出一絲一絲的白色漿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手從后面攬了過去,抓著兩顆大奶,手指頭勾動著奶頭兒。樹林里頓時響起一浪高過一浪的呻吟之聲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不要.....不....停下啊,我...我...不,不行....啊....要到了要到了.....嗚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過了多久,急促的沖擊聲過后,終于停止了呻吟。袁香白花花的身子徹底軟了下來,靠著樹根兒癱坐下來,一臉潮紅,掛在胸前的兩顆小點兒隨著小腹扯起的禁臠,輕輕跳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....呼”大口喘息了兩口,袁香這才好受了一些。再瞧大棒子,腦袋兒頂著一捧白沫,緩緩滑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媽呀,這啥怪物?把自己差點兒給日死了,還怎么硬挺?這大棒子咋長的,咋自己男人那么小?還沒這三分之一的大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我還得上鎮上去呢!”想起自己男人,袁香頓時急了起來,到處找衣裳,可還等著自己送錢救命呢。唉,咋莫名其妙被這小子拖來給日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急啥?來,把大棒子舔干凈了再走唄,不然以后可咋用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大手一抓,一把將袁香摁坐在地上,袁香張著嘴巴正欲說話,突然,眼前飄過一團黑云,嘴巴猛地鼓了起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...嗚嗚嗚...嗯哼....”袁香瞪大了眼珠子,腦袋兒猛地搖晃起來,貝齒、舌頭與大棒子發生激烈的摩擦,反而讓龍根痛快無比!

              容不得袁香回過神來,兩手抓著頭發,大棒子猛地朝里捅去,深喉一吸,一股滾燙的熱流再次飛濺而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,咕嚕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香瞪大了眼睛,喉嚨發出奇怪的聲音,知道自己已經把那玩意兒給吃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輕響,大棒子扯了出來。袁香大口大口喘著粗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腦袋兒里轟隆轟隆的響,給雷劈過似得,這種玩法比捅下來還憋人,整的人差點兒透不過氣兒來,抬眼白了龍根兩眼,胸前兩只大白兔極其不友好的甩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裝作沒看見似得,一邊提著褲子,一邊問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袁香嬸兒,去鎮上干啥啊?就擱家里待唄,晚上抽個空去你家里坐坐,好好伺候伺候你,如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日?”袁香連忙搖搖頭,一身白花花的肉也跟著搖晃起來,眼里帶著恐懼。這么一日,人差點兒脫力,再日,就沒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鎮上!”袁香態度很堅決,取而代之,一臉的凝重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天松叔不知道咋的,住院了,要用很多錢,學校那邊一時拿不出錢來?我得給他送錢去,救命啊!唉,被你這小混蛋這么一攪合,不知道今天還有車去鎮上不,唉,不說了,穿衣裳......”袁香嘀咕著到處找褲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天松?次奧,居然把這茬給忘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去鎮上了,他罪有應得。”龍根一把拉住袁香,“那老東西在學校耍流氓,想日小芳,被學校給開除了,褲襠那玩意兒也給開水燙了。這種人你還去干啥?錢多了沒地兒花是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