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冷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冷...

              發展,必須依賴科技!

              常言道:“窮山惡水養刁民”,不過上河村村民還算不錯的,至少在何靜文擼了陳天明,魏文武畏罪自殺之后,大伙兒逐漸響應黨的號召,干啥都有激情,積極性很高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亦或者是修路的錢兌現了,拿到手里了安穩,大伙兒對沈麗娟越來越信服,反正現在大伙兒沒人敢給沈麗娟上眼藥,唱反調了。李三丑、陳天云倒是想,可誰遭得住揍啊,龍傻子那記老拳下來,牙都給打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只怕二人都不知道,自家后院早早失了火,不提王麗梅那騷婆娘隔三差五的跟龍根滾玉米地,李小蘭那妮子自打嘗過大棒子之后,好長一段時間賴在娘家不挪腳。龍根也樂得多了倆炮娘,權當是換口味兒吃野菜潤潤腸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,鎮上派來了農業專家,養殖專家,沈麗娟自然不敢怠慢,早早組織村上干部上村口迎接,陳香蓮跟李三丑都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起初陳香蓮跟沈麗娟倆見面,還有些不習慣,有些小恩怨倒是沒啥,可倆人中多了一個男人,總覺得臉上有些熱乎乎的,不自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龍根麻著膽子在村部把二女一起日了,倆人反倒拉下了面子,有說有笑的跟親姐妹似得,說來也是,古時候,不還講究個大夫人,二姨太的么?可不跟姐妹咋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大妹子,今兒上面來多少人啊?咱們可得安排好了,別招人閑話啊,我聽說上面下來的人,都叼的很。”陳香蓮擰著眉頭,有些緊張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難怪,一鄉下婆娘,二十多年前念了點兒書是不假,可啥時候見過博士,專家了?從學術的角度上講,不就等于小老百姓見了皇帝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,村部住所已經安排好了,條件比不上城里,可還算干凈整潔。”沈麗娟淡淡笑了笑,直言道:“小龍去吳貴花家里買雞去了,到時候再去河里抓兩條魚,應該不錯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這樣就好了。”陳香蓮松了一口氣,“回頭把買雞的錢記下來,不能讓你一個人出。這是全村的大事兒,咱們全村平攤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笑了笑,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李三丑瞧著二女你說我笑的,隱晦的摟了一把褲襠,尤其望向沈麗娟的時候,身上血像沸騰起來似得,“噌噌噌”的往腦門兒上竄。前凸后翹的身條,白凈的臉龐,那圓乎乎的屁股蛋子瞧得人只想拿大棒子捅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想起一個人來,傻乎乎的笑著,褲襠那玩意兒頓時軟了下來,額頭上布滿一層細密的汗水,那天陳天云被揍成啥樣了,李三丑可是再清楚不過,足足在床上趟了三天才下了地,臉腫得跟豬頭似得。嚇人得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混蛋小子維護沈麗娟,這婆娘的主意可不能打,有空還是日日趙紅玉得了。”李三丑心里嘀咕了兩聲,不敢去看沈麗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支書,要不我去吳貴花家里瞧瞧,順便再買幾個雞蛋,上面來人了,估計一時半會兒不會走的。”李三丑笑著道,“吳貴花那女人賊精的很,別讓小龍吃虧了,一只雞可好幾十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回過頭饒有興致的看了看李三丑,想從他臉上瞧出點兒啥來,小龍很早就說,最好對付的就是陳天明、魏文武,最難對付的則是這個李三丑,人如其名,人長的丑是老天爺發的脾氣,可這混蛋心眼兒賊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龍跟吳貴花有一腿,自己早就知道了。趁著買雞的當口能不滾兩回床單再走?這會兒只怕在床上打的正火熱呢,他一去不就全都瞧見了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東西,果然沒安啥好心!不過,真當小龍傻子不成么?幸好你那婆娘比你還丑,不然你這腦門兒也綠油油的!”心里嘀咕了一陣,沈麗娟這才笑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李村長怕不知道吧,小龍啊現在腦子漸漸好轉了,有時候一天都是清醒的呢,上次去城里檢查說啊,他這病有可能治好呢。對了,給何鄉長提建議,種植果樹搞養殖的也是小龍的點子哦,何鄉長還獎了小龍幾萬塊錢呢,呵呵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是嗎?”李三丑老臉抽了抽,笑得有些牽強,旋即便不再吭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陳香蓮搖了搖頭,嘴角扯起一抹弧度,冷冷的瞪了李三丑一眼,跟沈麗娟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起來,全然沒理會一旁的李三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比沈麗娟年紀大,經過的事兒多,看人準的很,對李三丑自然沒啥好印象,心里想著,下來還得好好提醒一下小龍,多防著點兒這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嘀嘀嘀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時候,幾聲刺耳的喇叭聲響起,村頭出現了兩輛三菱越野車,卷起一捧塵土,片刻間進了村兒,沈麗娟三人連忙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跟前才知道,原來是何靜文領路!三人受寵若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咋來了呢?”沈麗娟瞪大了眼睛,一臉笑意。之前也沒說要來啊,咋突然來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早已從前夫背叛,離婚的陰影中走了出來,一顰一笑入浴春風,小嘴兒一撅,嚷道:“麗娟姐,聽你這話是不歡迎我啊?”這幅模樣頗有兩分俏皮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一愣,呵呵笑了起來,心里有個聲音——誰不知道你來是為了那混蛋小子啊!唉,這小王八蛋太禍害人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麗娟姐你別在意,開個玩笑而已。”何靜文倒是大方的很,拉著沈麗娟的手,談笑風生,“是這樣的,雨欣是我的大學同學,我就親自帶隊了。來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何靜文拉過身后的一名黑衣女子,高挑的身材壓過沈麗娟一頭,白凈的皮膚給面粉似得,瘦消的臉龐說不出的冷意,一副黑色眼鏡兒更是讓人不敢靠近,高挺的鼻梁冷艷無比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妮子,這可是我麗娟姐,你別板著臉行不?”何靜文拉了一下,劉雨欣的臉色才略微緩和了一些,牽強的笑了笑,跟沈麗娟握了握手,道了一聲“你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笑了笑,直說沒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除了劉雨欣之外,還有一名養殖方面的專家,叫王鵬,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兒,笑呵呵的一雙瞇瞇眼,跟個老頑童似得;還有一個是果樹種植專家,叫薛龍,三十來歲,個頭不高,很是瘦小,白白凈凈的皮膚,乍一看跟營養不良似得。那家伙一下車就盯著幾個女人一陣猛瞧,褲襠微微聳起了一頂帳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姐,中午打算給我吃點兒啥,我可挺懷念你做的大王八湯呢!”何靜文調皮的眨了眨雙眼皮兒,哪里還有半點兒鄉長的樣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就知道你們喜歡這東西,小龍昨兒可就把王八給逮回來了呢。走,回家去。”沈麗娟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卻有些不樂意,這死妮子咋看咋不像來指導工作的,哪里是想喝王八湯了,分明是想吃小龍褲襠大雞.吧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想沈麗娟這心里真不是滋味兒,好端端的一根兒大棒子好多女人來跟自己搶,自己這命也太不好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走走,喝王八湯!”何靜文雀躍不已,跟小姑娘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李三丑跟在后面,瞧著何靜文跟沈麗娟,褲襠里一陣翻騰,心里卻是一陣冰涼襲來!

              原以為想個辦法把沈麗娟扁下來,自己不就是上河村的一把手了嗎?可沒想到,沈麗娟不僅能干,身邊有個打手,而且跟何靜文關系這么好,瞧著跟倆姐妹似得,自己還能扳倒她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先讓你得意吧,老子總會有機會的!”冷哼一聲,李三丑擇路往家里走去,背著手,時不時哼鼻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幾人到了小賣部之后,龍根也正好提溜著魚,拎著大紅公雞回來了,哈吃哈吃的累的滿頭大汗,心里琢磨著來的婆娘好看不,抬頭一看,人都來了。何靜文也跟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老子晚上又能日通宵了!”心里美美的,走的更快了。遠遠喊道:“表,表嬸兒,我,我回來,回來咯。看,公...公雞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眉頭一皺,有意無意的撇了一眼身后的劉雨欣,心里不由得破口大罵:“小王八蛋,又看上人家了!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跟眾人打過招呼之后,龍根瞄向了冷冷的劉雨欣。

              身條子一般,比何靜文高一點兒,黑色的衣裝顯得格外冷艷,冰冷的眼神讓人不敢直視,高挺的鼻梁自有一番高傲!

              乍一看沒啥味道,可仔細一瞧,這婆娘奶子不大,可卻有一種濃烈的冷艷氣質,這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氣質,讓人憑空生出想要將其征服的沖動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好,呵呵,你真漂亮,呵呵....”龍根傻乎乎的粘了上去,學著沈麗娟的樣子,傻不拉唧的向劉雨欣伸出了右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一愣,見其是個傻子,哈喇子都流到胸膛了,有潔癖的她眼睛里閃過一絲厭惡,轉眼便恢復如常,不做聲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呵呵。”龍根傻笑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的大棒子卻是起了殺心,他奶奶的,跟老子裝?等老子把你日了就知道你龍爺爺的厲害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十個眼鏡兒九個騷,龍爺爺倒是要看看你,能裝到啥時候,哼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