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...

              太陽總算弱了些,偏著腦袋兒斜掛在天上,四點左右龍根才領著劉雨欣、何靜文出了門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出門兒直接往山上走去,穿過陳天云家的棗樹林,一拐彎兒就竄進了樹林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林子里的大樹下,還鋪墊了一些樹葉啥的,估計楊英那騷婆娘又來過了,樹葉上還有兩滴水漬,不知道這婆娘是不是剛剛摳弄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嘩嘩”再往里走,陣陣水聲響起,樹林里頓時涼快了不少,面前一條約莫十來個平方大小的小水溝呈現在眼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水溝不大,水底卻深得很,如此清涼的河水居然望不到底。劉雨欣伸手撈了一把手,輕輕拍打著白皙臉蛋兒,難得的笑了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,好涼的水啊,洗洗臉真舒服,這種溫度的水很適合鱉生長。”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,劉雨欣四處看了看,一臉篤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那你們就在旁邊的石頭上休息一會兒,我下去抓兩個王八起來,那邊那塊石頭大,平滑的很哦。”龍根說著望向一旁的何靜文,眼睛里抹過一絲不可察覺的賊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回頭看了看那塊石頭,俏臉猛地一紅,那塊石頭不就是小混蛋第一次摸自己那地方嗎?那一次搞得自己下面濕透了,非得說自己尿褲子了,羞得差點兒沒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后來才知道,這混蛋小子故意整自己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心里罵了一句,何靜文拉著劉雨欣坐到了石頭山,暗罵不止。“小混蛋,看老娘今晚不累死你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是打定主意了,晚上讓麗娟姐再燉一只大王八好好補補,晚上二人聯手對付這小混蛋!實在不行,再把雨欣拉進來,老娘還不信了,三個女人還斗不過你那大棒子,累死你!哼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不知道何靜文心里算計,知道了也沒事兒,隨便幾個婆娘一起上,大不了就是干通宵嘛,有啥大不了的?

              再有,聽了劉雨欣的話,龍根也仔細想了想,自己腦子其實毛病一直都不大,雖說傻了一陣兒,可也就僅僅傻了半個多月而已。至于褲襠這根兒大棒子,則是連續吃了十來只大王八這才硬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管大王八有毒沒毒,反正自己是真吃了一只老王八,至少有六斤多重。仔細算算,也就是吃了那只大王八之后,大棒子才如此威武不凡的!如今看來,果然是因禍得福,陰陽巧合之下來了個以毒攻毒,把大棒子治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最近還是別吃大王八了,吃兩個小王八隨便補補就得了。至于大王八有毒沒毒,我這體質能不能吃大王八,還是等以后有機會了,去醫院瞧瞧。別一口大王八肉啃下去,命給整沒了,那還咋日婆娘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不傻,一琢磨,孰輕孰重分的清楚的很,心里頓時有了計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噗通”一聲,龍根竄進了水里,“咕嚕咕嚕”的冒了幾個水泡。轉眼間就沒了動靜,水面上漸漸恢復了平靜。

              時間慢慢過去,一分鐘眨眼而過。水面依然古井無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抬頭瞧了一眼,臉上露出兩分擔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靜文,這傻小子不會給淹死了吧,都這么久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白眼一翻,沒好氣道:“死妮子,會說話不?啥死啊死的,小龍水性好得很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自然是不爽了,小龍好歹說也是自己的男人了,咱能隨便讓人詛咒呢?他要是死了,自己下面這水洞可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妮子,他是你男人啊?那么袒護他!連這么多年的好姐妹都不要了是不是?”劉雨欣也氣得很。不過隨口一句而已,哪知道何靜文還較勁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死妮子,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俏臉一紅,作勢欲打,一臉嗔怒。神色卻帶著一絲欣喜,當的女人不是挺美妙的么?只是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錯了我錯了。”劉雨欣自知失言,靜文才離婚不久,這么說有些不合適,連連道歉。“不過靜文,這都多長時間了,還沒個動靜,萬一出事兒了可咋整?要不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嘩啦啦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沒說完,水面掀起一圈一圈的波浪,嘩啦啦的水聲響了起來,一個圓溜溜的腦袋兒落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我抓到了,看。這么大的一直王八,哈哈....”龍根大笑著,手里捧著一只大王八,足有小臉盆大小,背都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這么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啊,沒想到這小山溝里,還有這么大的家伙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二女都嚇了一大跳,王八不是沒見過,大的倒也有,可誰能想到,柳河鄉這塊地兒窮的鳥不拉屎,雞不下蛋的,居然還能長出這么大的王八來?這只王八少說也有七八斤重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何靜文咽了咽口水,驚愕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喏,你們看著這只大王八,我再掏幾個王八蛋出來。”老王八遞給何靜文二女,龍根“撲通”一聲又扎進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掏王八蛋比逮王八輕松的多,只片刻間,龍根兩只手里就抓了好幾顆王八蛋,那東西瞧著跟雞蛋差不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博士,麻煩你幫忙接一下王八蛋吧,下面還多著呢,我再掏兩個.....”龍根沖著劉雨欣笑呵呵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聞言倒也沒擺啥架子,這都是舉手之勞的事兒,踩著石頭走到跟前去了。蹲在水邊,伸出了白皙小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不好了,不好了,我抽筋了....啊....撲通撲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間,龍根驟然扔掉手里的王八蛋,在水里搗騰起來,水花四濺,驚叫連連。把劉雨欣嚇了一大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拉我上去,快,抽筋了,我的腿動不了了啊....”原地撲通撲通的弄水,濺得到處都是,手舞足蹈群魔亂舞,臉上寫滿了驚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底是讀過書的人,劉雨欣臉色大變,迅速鎮定下來。沉聲道:“別亂動,我來拉你。這水太冷了,你適應不了,所以就抽筋了。你等著,我拉你上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水溝邊緣倒是不深,也就膝蓋附近,劉雨欣大概估計了一下,自己往前走兩步就能拉住龍根的手了,救起他不是難事兒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沒事兒吧?啊?”何靜文也嚇得不輕,傻小子別真給淹死了,剩下自己可咋辦啊?

              想要下去救,可自己也不會游泳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擔心的時候,劉雨欣已經抓住了龍根的手,可就在這時候,劉雨欣尖叫一聲,撲通一聲沉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遭了,這兩人都落下去了,怎么辦?”何靜文急的直跺腳,正想呼救,水面上又冒出兩個人頭來,不正是劉雨欣跟龍傻子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見龍傻子雙手摟住劉雨欣胸口,大口的喘了兩口氣兒,突然又沉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把老娘嚇了一大跳,原來是想占雨欣的便宜啊。哼!王八蛋!”何靜文何其聰明,轉眼便想通了其中關鍵。坐下來,一門兒心思照看著大王八。水溝里時不時響起兩聲呼救和撲通的水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死死摟著劉雨欣,大手擱胸前一陣猛烈揉搓,奶子不大,就跟旺仔小饅頭似得,屁股蛋子也平淡的很,僅有年輕婆娘的彈性而已,還沒陳香蓮的屁股蛋子大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咕嚕...哇哇哇”劉雨欣瞪大了眼珠子,腦子里一片混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時此刻,哪里顧得上胸前被人摸了啊,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就是“逃生,求救!”雙手死命的掙扎,可就是掙脫不了那雙有力的大手。冷艷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絲驚懼,難道我就要死在這里了么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呼,救,救命啊....咕嚕...”躍出水面剛剛換了一口氣,又給拖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摸起來真不咋樣,就是不知道日起來味道如何了!”龍根又使勁兒摸了兩把,實在沒啥太大的興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今兒就不整著騷婆娘了,找個機會脫褲子干干再說,再整下去,別給整死了才是!”心里有了計較,龍根摟著劉雨欣鉆出了水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“哇哇”的吐了兩口水,偏過腦袋兒昏了過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死了?”龍根嚇了一個趔趄,不是吧,這才摸了好大會兒,不至于這么不禁玩兒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愣著干嘛?趕緊的人工呼吸啊,快,快把水給她倒出來!”何靜文也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占點兒小便宜,哪怕日了自己閨蜜都沒事兒,反正好東西大家一起分享嘛。可人要是死了,那罪過可就大了。背簍扣著大王八,小跑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手摁在劉雨欣小巧的胸脯上,使勁兒摁了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”一口水噴了出來,人還是沒有醒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伸到劉雨欣大腿內側摸了摸,人沒事兒,動脈還跳動著呢。頓時放心不少,不過何靜文說的也有道理,得先把肚子里的水給倒出來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你讓,我來按奶子,我就喜歡摸奶子....”龍根賊呵呵的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趕緊人工呼吸啊,捏開她的嘴,使勁兒吹,快點兒啊。雨欣出事兒了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!快點兒啊!”何靜文是真急眼了,自己朋友本來就不多,閨蜜也只有雨欣一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為了幫助奸夫尋歡而害死閨蜜,想想何靜文真想一腦袋撞死算了,自己怎么變成這樣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是這個小王八蛋!哼!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