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”

              拖著下巴,對著小嘴兒,猛地一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哇...哇哇...噗”,劉雨欣胸前一陣翻騰,一股清水噴了出來,哇哇的吐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雨欣,雨欣,你沒事兒吧,啊?沒事兒吧。”何靜文輕輕拍打著后背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把堵在胸口的水全都吐出來,應該就沒啥事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吧唧”,一旁的龍根砸了咂嘴,有些不太滿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才親了一口呢,一開始沒發現,這婆娘的嘴巴香甜的很,薄薄的紅唇光澤嫩滑,讓人頗為留戀。胸前的小山包雖然不大,可形狀好看,圓乎乎的小包,好像街頭賣的熱氣騰騰的肉包子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人都醒了,肯定是摸不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哇哇...噗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又連著吐了兩口,這才舒服了一些,明亮的眼眸緩緩睜開了些,猛地打了一個寒顫,山泉水太涼了,林子里太陽也照不進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還愣著干嘛?趕緊把雨欣背回去啊!”何靜文杏眼圓睜,狠狠瞪了龍根兩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王八蛋真不要臉,都啥時候了,還盯著人胸口猛瞧!

              水里泡了一陣兒,又接連按了一會兒,劉雨欣胸前露出巴掌大小的一片白,光潔的肌膚落在外面,酥胸半抹,說不出的誘人!混蛋龍根盯的眼珠子快掉下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好,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連忙穿上褲衩,一貓腰,背起劉雨欣就走。何靜文在后面背起背簍里的大王八,急匆匆的跟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手貼著屁股墩兒,屁股蛋子不大,兩只手正好扣住,捏在掌心里滑滑的,彈性十足。屁股縫兒正中撐起一條明顯的小縫兒,手指輕輕碰了碰,沒敢使勁兒摳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里明白的很,女博士可不好對付,老話雖說“十個眼鏡兒九個騷”,可這婆娘智商高的變態,愛好也不同。別惹惱了這婆娘,養王八的事兒不就泡湯了?

              一路小跑,背著劉雨欣直接到了村部衛生所,往長椅上一放,招呼何靜文、莫艷幫忙換下衣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溺水了?”中午被龍根狠狠蹂躪了一番,莫艷立馬規矩了,看見龍根跟見著大爺似得,畢恭畢敬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吐了一些水,你給看看,弄點兒藥啥的,把感冒給預防一下。”龍根點頭道,“今晚她就在你家睡了,我們就先回去了。有事兒明天再說。”說完,沖莫艷擠了擠眼睛,脹鼓鼓的胸口狠狠剮了兩眼。這才拽著何靜文出了門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干啥啊你,雨欣還沒好呢?我要留下來照顧她!”何靜文皺著眉頭,翻了個白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處瞧了下,沒人。龍根壞笑著靠近了些,低聲道“不跟我回去是不?”猛地出手,大手驟然插入大腿縫兒里,揉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何靜文尖叫著,跳到一旁。幽怨得瞪著龍根,咬著牙罵道:“小混蛋!”俊俏的臉蛋兒上浮現一抹羞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呵呵笑了笑,龍根抬腳就走。小樣兒,下面給水潑過似得,有能耐今晚不找大棒子捅?

              大王八放水缸清水里溫養著,折騰了一會兒,天也黑下來了,沈麗娟、陳香蓮二人有說有笑的回來了。眉宇間透著欣喜,看樣子下午的考核是挺不錯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們已經回來了啊,”沈麗娟笑著打了個招呼,眼珠子四處轉了轉,發現少了一個人,“咦,劉博士呢,怎么不見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回頭瞪了龍根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劉博士呢?”沈麗娟俏臉一寒,望向了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這個,劉博士不小心落到水溝里,喝了點兒水,這會兒在莫醫生那兒休息呢。咳咳...”撓撓頭,打了個哈哈,一臉訕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那是喝了一點兒水嗎?”何靜文狠狠剮了一眼,咬牙切齒,恨不得啃兩口。小混蛋說的倒是聽輕松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水溝里足足把雨欣折騰了一分多鐘才出來,那是喝了一口水嗎?一口水至于把人憋成那樣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究竟把劉博士怎么了?說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重重的拍在柜臺上,沈麗娟怒目圓睜,大眼睛瞪得給牛鈴鐺似得,俏麗的臉蛋多了一抹嚴厲。貝齒緊咬,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氣勢!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愣了愣,表嬸兒這么些年可從來沒這么兇過自己啊,今兒咋還吼上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表嬸兒,那個.....”愣歸愣,龍根可不傻,啥大風大浪沒見過啊,婆娘家生氣反而是最好對付的了。湊了上去,垂著腦袋兒直往沈麗娟懷里蹭,嘟囔著:“哎呀,表嬸兒,你別生氣嘛,人家又不是故意的,好不好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捉住沈麗娟蓮藕一般的玉臂,使勁兒搖晃,大大的胸脯隨之顫抖不已,碎花領口里,兩只大白兔搖啊晃的,中間擠了一道深溝,嫩肉輕輕顫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咽了口口水兒,龍根恨不得一口咬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往哪天下午不出去打打野食,喂喂大棒子。下午水溝里摸了兩把,嘴了兩口,過了兩把干癮而已,褲子都沒給扯下來,現在瞧見大咪咪,哪能不動心啊?

              渾圓飽滿的大咪咪,豐腴的身材,吹彈可破的白嫩肌膚,嫩得一捏都能滴水兒了。鼻腔散出幽蘭熱氣兒,褲襠那陀玩意兒猛地一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尖叫一聲,雙腿情不自禁的夾緊了,下面被大棒子抽了一下,頓時愣住了,整個人被雷擊中了似得,為止一顫,待明白過來的時候,臉蛋兒上早已掛滿了酡紅的云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我錯了嘛,你不要生氣了,小龍以后再也不調皮咯....”拽著胳膊來回的搖晃,手背來來去去的摩擦著脹鼓鼓的胸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撐起的圓頂帳篷一個勁兒的對著小縫兒頂去,進進出出的摩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.....”沈麗娟輕咬紅唇,水汪汪的桃花眼泛著一抹嬌羞,一臉嗔怒。罵也不是,叫也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小混蛋太壞了,自己還生氣呢,他倒好,直接大棒子頂上來了,火紅似得大棒子燙的小穴酥麻難癢,身上根本就提不起勁兒來,旁邊還有兩女的看著呢,多羞人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混蛋,別,別頂我啊.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表嬸兒,你就不要生氣了嘛,小龍知道錯了呢。”拽著胳膊不撒手,后來干脆,一把摟著沈麗娟,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抹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滑過光潔柔順的玉背,圓盤一樣的屁股蛋子,突兀聳了起來,一撅一搖跟簸箕似得,夾著大棒子,屁股蛋子來回的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圓滾滾的屁股墩兒,中間小縫兒都給撐沒了。大手一抓,死死扣住屁股蛋子,腰背猛地往前一頂,大棒子整個兒塞到褲襠下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不,不要啊....嚶嚀...”沈麗娟嬌喘不斷,小臉潮紅一片,都這時候了,哪里有功夫跟他生氣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滾燙大棒子來回在洞口磨啊,頂啊的,小內褲都弄濕了,小穴一張一合,徐徐流出熱流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嗚嗚,小龍,別,她們都看著呢....”薄唇微張,瑩瑩嗚嗚說著,熱氣兒迎面撲來,徹底點燃龍根心中欲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抱起沈麗娟往臥室里急奔而去,剩下陳香蓮跟何靜文面面相覷,兩人臉色的極為不自然,紅白交加。

              按理說,人家干這種事兒,應該回避才對,可二人說起來都是寡婦,吃過大棒子,知道那滋味兒多舒服。每次捅的靈魂都跟著顫抖,沈麗娟那銷魂蝕骨的呻吟喘息,像魔咒似得,弄得倆人邁不開腿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里濕漉漉,跟水淋過似得,熱乎乎的粘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那個,何鄉長,我們,我們怎么辦....”陳香蓮紅著臉問道,眼睛卻瞄向了屋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屋子里吧唧吧唧吃奶的聲音響起,瑩瑩嗚嗚的嬌喘,弄的人心里麻麻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咬著嘴皮子,心里也不得勁兒,混蛋小子就知道日他表嬸兒去了,自己這塊地兒還干旱著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銀牙一咬,一跺腳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,咱們一起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一起去!”陳香蓮也豁出去了,堂堂鄉長都不在乎,我一平頭老百姓怕啥?反正是寡婦一個!不怕招人閑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管好門窗二女一前一后的走了進去,炕上,兩條白花花的身子糾纏在一起,黑黢黢的大棒子早已扎進了小穴洞口,大棒子表面沾滿了白色液體,“滋滋滋”的進進出出,穴口撐得老大,險些破裂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肉浪聲響起,白乎乎的傲人胸脯掀起陣陣肉浪,顫抖不已。兩顆白皙大奶撞擊在一起,粉嫩小點兒跳躍不停,在胸前劃出一道一道波紋似得圓圈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...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啊啊...輕點兒,小龍,嗚嗚,舒服.....嗯哼”浪叫連連,喘息不止,肉花翻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鐵棒子威武健壯,破洞進進出出,陣陣白沫飛濺而起,何靜文瞪得眼睛都直了,緊緊夾著腿,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動作更快,三兩下扯下汗衫,晃悠著屁股蛋子上了炕,輕撫著健碩的胸膛,跪在一旁自己摳弄著,嗚嗚嗚的發出了聲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小龍,我們大家一起來好不好,嗚嗚嗚,我也想日......嗯哼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我,我也要嘛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媚眼輕拋,煙波流轉,水汪汪的大眼睛春意涌動,何靜文衣裳半露,傲人的白皙胸脯滑了出來,如羊脂玉一般潤滑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