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...

              紅唇輕抿,滑膩的舌尖兒貼上了如刀削過的堅毅臉龐,熱氣輕吐,吹在龍根脖頸間,紅唇貼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啵”

              香唇貼了上去,舌尖兒滑出,順著脖頸輕輕舔舐,半抹嫩白酥胸貼著結實的臂膀,整個兒壓了上去,摩擦,擠壓,火熱溫度彌漫升騰,肉香四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小龍,摸我...嚶嚀....啵,”貝齒輕咬耳垂,舌尖兒一滑,鉆進耳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猛地一顫,酥酥麻麻的,溫熱襲來。靈魂不受控制,跳動了一下。大棒子猛地停了下來,動彈不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先日我嘛,好不好,人家下面都濕透了呢...你看嘛....”玉臂勾住龍根的脖子,叉開的雪白大腿正中,春光無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撮黑漆漆的小雜草彎彎曲曲盤旋在小腹下一點,黑毛下,門戶大口,粉嫩的木耳片分立兩旁,沾了少許的汁液。小巧的穴口一張一縮,白嫩豆漿慢慢滑了出來,肥厚的面包片輕輕顫抖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陪我玩玩兒嘛,嗯哼,你看,看,好多水哦...嗚嗚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媚眼兒眨動,跟狐貍精似得,手指頭塞進去輕輕捅了捅,嬌喘連連,帶出一捧熱氣騰騰的豆漿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嘛,小龍....”小手抓著大棒子,堵在洞口不讓進,往自己胯下一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“嘿嘿”一笑,也不客氣。抓著大棒子“啪啪啪”連續抽打著小穴洞口,兩片肥厚的面包片抽的東倒西歪,“滋滋滋”濺起無數熱汁,飛的到處都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輕,輕點兒嘛,人家疼呢...嗯哼...啵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紅唇微張,再次貼了上去,靈動香舌破開牙關,如入海之龍似得,翻江倒海,“吧嗒吧嗒”汲取最為甘甜的汁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同兩條交配的水蛇似得,兩根舌頭纏繞在一起,互相舔舐,吮吸著對方嘴里甘甜的汁液,滑入喉腔,奔入小腹,化成烈火,沖向大腦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手抓著大奶,使勁兒搓了起來,俊俏的臉蛋兒上早已浮現一抹醉人的桃紅之色,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兩條雪白大腿纏上龍根腰肢,屁股蛋子一撅一翹,滾燙的大棒子摩擦著桃源洞口,帶起“嘩嘩”的水流之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怒吼,龍根扛槍而上,大手按住跳躍震顫的大饅頭,腰部力量發揮到極致,“哧溜一聲,扎了進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嗯哼....”一聲夢囈般的呻吟,銷魂蝕骨,小手抓著頭皮,快速扭動著屁股墩兒,迎了上去,配合著龍根掀起一陣疾風驟雨的沖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.啪啪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嗚嗚,小龍,快,快,快點兒,啊啊啊.我我好舒服啊,嗚嗚,我要到了,啊啊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騷蹄子,哼,敢搶老娘的男人!媽的,城里的男人都死光了是不是,非要跑鄉下來找男人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半天沒反應,下面的水都快流干了,回過神來一瞧,大棒子咋捅何靜文去了?沈麗娟心里那個氣啊!

              雖說自己天天跟小混蛋住在一起,睡在一起,可一天最多日一次就不得了了,自己正舒服呢,硬是被人給打斷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不就比老娘年輕兩歲嗎?胸還沒老娘的大呢,你一鄉長都不要臉了,我一個村支書怕個求!大不了老娘不干這個村支書還不行?”銀牙一咬,沈麗娟也纏了上去,勾著龍根的脖子,整個人都墜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抽插的速度、深度、力度驟然降了下來,何靜文叫床的聲音驟然小了下來,下面的水也少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小龍,你用力啊,用力捅啊....嗚嗚,快,快點兒呢....”肥翹的屁股墩兒扭了起來,腰肢一擺,跟田里的水蛇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,你都沒把表嬸兒日舒服呢,嗯哼,來,表嬸兒親一個....啵,吧嗒吧嗒.....”捧著龍根俊秀的臉蛋兒,香唇貼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學著何靜文的騷賤樣兒,堵住大棒子進攻路線,風騷擺弄著白皙大腿,嫩滑的穴口貼在龍根腰上,半個人放在了何靜文身上了,大腿裹著大腿,兩條粉嫩的桃源洞口交疊在一起,同樣嬌嫩精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可不管那么多,有洞鉆,有奶吃,那就是樂事!

              抓著沈麗娟垂在胸前的兩顆大香瓜,使勁兒揉搓,舌頭粗暴而蠻橫的攪動著小嘴兒,來回翻騰,吸取著甘香的汁液。砸的“滋溜滋溜”的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嗯哼....小龍,日我,快點兒嘛,表嬸兒下面都濕透了呢。嗚嗚...嗯哼”銷魂的喘息聲響起,仔細一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抵不住誘惑,騷勁兒上來,居然伸進了兩根兒手指在下面洞口瘋狂的摳弄,陣陣痙攣抽搐,兩片餃子皮顫抖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大棒子給我,嗚嗚,我要大棒子啊....啊啊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嘿嘿,龍爺爺這大棒子真不錯,搶著用,嗯,既然是表嬸兒,那就給你用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嘀咕了一陣兒,抓著大棒子,扶著黑黢黢的強壯大棒子,腦袋兒頂在洞口,上下摩擦,裹滿了白色面漿,一挺,“哧溜”一聲鉆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爽....舒服.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啪啪的肉浪聲隨著響起,大棒子兇猛刺入,兇猛撞擊著小溪洞壁,濺起陣陣水花,只一小會兒,炕上濕了好大的一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小龍,要到了,要到了啊.....啊...用力啊.....嗚嗚嗚,快....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抱著腦袋兒,牙關緊咬,小洞都快捅穿了似得疼,陣陣沖刺快感席卷全身,只剩下靈魂的顫抖,雙峰的搖晃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我還沒到呢,就給我搶走了!不行,老娘要搶回來!”眼瞅著大棒子被沈麗娟搶走,何靜文心里也不平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面那穴口還張著嘴兒等著吃香腸呢,這到嘴的大棒子咋還讓人給搶走了呢?何靜文打小好勝心強,壓根兒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退縮,要連大棒子都搶不到手,那做女人也太失敗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再者,自己胸也不小,身條也不差啊,重要的是自己年輕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龍,你怎么不日我了呢,啊...來嘛,人家一定好好伺候你哦...來嘛,先日我.....我中午還給了你五十萬呢,來,先日我,錢就不要你還了。嗯哼....”何靜文翻過身,趴在炕上,圓鼓鼓的屁股蛋子正對著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屁股縫兒往下拉,一口小穴,桃源洞口熱汁太多,滑膩的很,燈光下還反光呢。兩根兒黑漆漆的細細卷毛掉了下來,跟粉嫩的穴口形成鮮明對比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拍了拍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屁股墩肉浪卷起,聲響清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她們兩個你都日過了,你,你還是捅捅我這個洞吧,這口井深,需要你的大棒子幫幫忙....你瞧,都,都濕透了。嗚嗚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陳香蓮不甘示弱,堂堂一鄉長都不怕,我一寡婦怕啥?脫光膀子上哦,年輕又能咋的?老了日起更有味道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來,吃一口嬸嬸的奶,嗚嗚....”陳香蓮后來居上,跪在龍根旁邊,兩手托起大絲瓜似得奶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顆大奶子跟火箭筒似得,兩顆泛黑的小點兒堅挺無比,徑直塞進了龍根嘴里,整個人靠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吃,快吃啊....啊啊嘶....”陳香蓮仰著脖子,呻吟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騰出一只手摳弄著下面,目睹二女輪流上陣,下面濕得都能劃船了,滑膩膩的洞口,不斷涌出熱流,滴答在床上。手指猛地捅了進去,快速插動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里叼著櫻桃小點兒,砸吧的吧嗒吧嗒響,手里抓著沈麗娟白皙的大奶子,腰肢慢慢扭動,將大棒子扎入桃源深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的,老娘還就不信那個邪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撅著屁股蛋子,等了半天屁都沒一個,卻讓陳香蓮撿了個便宜,奶子塞進龍根嘴里,吧嗒吧嗒的響,一臉騷賤,叫聲的那個淫蕩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比奶子么?那你可就輸定了!”何靜文眉頭一掀,微微低頭。自己胸前掛著兩顆洶涌滂湃的大香瓜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奶頭粉嫩欲滴,圓圓翹翹的,自己看的忍不住都想吃一口,怎么還能輸給一個鄉下老寡婦?

              猛地甩了甩胸前兩顆大香瓜,瞬間肉浪翻騰,兩手一抓,朝龍根臉上猛地壓了下去,有愛奶大,壓得龍根險些喘不過氣兒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來,吃我的奶,我的奶大,白,還翹得很哦。來,使勁兒吸....嗯哼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哎喲喂,又給龍爺爺送奶來了。二話不說,大嘴一張,“滋溜”一聲,舌頭一勾,吧嗒吧嗒的砸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”陳香蓮臉一沉,重重的哼了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顆大香瓜吊在一排,這一比較,高低立馬現了出來,自己的奶子雖然大,可畢竟是鄉下婆娘,皮膚沒那么滑膩,顏色也不夠正。乳暈都黑了,更別說奶頭子了,咋比?怎么比得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嗚,小龍,你真厲害,啊...好舒服哦...嗚嗚嗚,小龍,來,咱們先日吧...啊啊啊....”胸前驟然一痛,何靜文嬌軀一顫,悶哼連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拽著大棒子,正準備進洞,沈麗娟不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何鄉長,你怎么能夠這樣呢?明明是我先用大棒子的啊,你憑什么跟我搶?啊!”二女抓著大棒子,怒目而視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輕點兒!疼!”龍根慘叫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被兩個婆娘各抓了一半,都往自個兒懷里拽,疼的龍根齜牙咧嘴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