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姐,話可不能這樣說,咱們各憑本事,小龍愿意日誰就日誰,什么搶不搶的。多難聽啊,小龍就愿意日我,就樂意吃我的奶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不甘示弱,眉頭一掀,針鋒相對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明明小龍先要日我,要不是你勾引他,他能不日我嗎?”沈麗娟撕下臉皮也不怕了。抖了抖大奶酥胸,香奶顫抖不已,兩顆粉嫩小點兒猛地晃悠起來,像兩顆眼睛眨動似得,跟何靜文示威。扭了扭柳條細腰,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圓滾滾的,瞧得人心神蕩漾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難道我的奶小了,身材不夠好嗎?哼,小龍憑什么樂意日你?真以為自己城里來的人,日著舒服還是咋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我我...我官兒比你大,怎么了?為什么不能先日我?”何靜文一急,爆乳一挺,迎了上去。“啪啪”四顆大奶撞在一起,當真無比壯觀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白眼一翻,“官兒大怎么了?我還不稀罕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搞清楚,這是在我家里,在我的床上,小龍是我侄子,我們是親戚!我有優先使用權,所以,小龍就該先日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鄉長怎么了?鄉長就該搶別人男人啊?哼,這可是我的地方,你走,你馬上走,這里不歡迎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也上了火,什么破鄉長,大棒子面前沒有親戚,沒有姐妹!更別說什么鄉長了,還敢跟老娘搶大棒子?哼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你!我什么時候偷男人了,我,我跟小龍是正常交往!”何靜文愣了愣,畢竟是讀過書的人,腦子轉得快,“我問你,小龍結婚了嗎?沒有;我離婚了,不能說我偷男人!我這是正常交往,你無權干涉!我就樂意跟小龍上炕玩兒,怎么了你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斗氣似得抓著龍根的手,震撼的胸脯貼了上去,紅唇吻了上去,“啵”的一聲,眼角微微掀起,挑釁意味兒,頗為濃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!你怎么那么不要臉啊你,你給我出去!”沈麗娟為之語塞,氣急之下,把何靜文往床下推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下去,你也給我走!走,走!”沈麗娟回頭推了一把陳香蓮,跟瘋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來也是,大棒子是好,可也得有個先來后到吧。不說自己早年死了男人,這洞干成啥樣了,三人當中也是自己先用大棒子來著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外來的婆娘讓你用大棒子就算不錯了,還給提供床位玩兒,現在倒好,膽兒肥了,人混熟了,居然跟自己搶起來了。這事兒落在誰的身上也得跟你急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我就不走,我就要用大棒子,怎么了?哎呀,不準推我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麗娟大妹子,你推我干什么啊?我沒跟你搶啊....”陳香蓮倒在床上,門戶大開,大腿縫兒里透過一片潮濕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撓撓頭,眼瞅著大棒子被倆婆娘拽著不撒手,疼的齜牙咧嘴,二人不僅不顧及自己的感受,反而越鬧越厲害。身為大棒子的自己,再不吭聲是不行了,這三婆娘為了大棒子,殺人放火,殺紅眼都有可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你們這是何必呢?非得爭個先后有意思嗎?”悠悠嘆息一聲,龍根緩緩開口,“難道你們不相信大棒子的能力?我保證,不管誰先上,一準兒讓你們舒服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拉起何靜文跟陳香蓮,三個婆娘并排半跪在一起,六顆大香瓜垂在胸前,當真是“不識乳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乳山中”啊,三對豪乳巨峰,形態各異,堅挺的,圓潤的,飽滿的,各有各的特色。齊齊垂吊下來,微微搖晃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都是我日過的婆娘,那都是我龍根的女人,不管你是鄉長,還是親戚,長輩!在我這兒,只有婆娘的說法,所以,你們一定要相互照料,互相關愛!有道是‘有愛乃大’嘛,咱們是一個大家庭,你們都是姐妹,姐妹之間要懂得謙讓,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苗紅三娘倆多懂事兒,根本不爭搶!”頓了頓,龍根繼續說道,“你們實在要爭的話,也行,別傷害姐妹間的感情啊,剪刀石頭布多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丑話說在前面啊,下一次你們要再吵再鬧,那就罰她一個月口糧,讓她沒大棒子吃,天天地里摘大黃瓜,自個兒捅自己,明白了嗎?”話到最后,龍根提高了音量,眉頭一皺,頗有兩分嚴厲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褲襠頂著根兒大棒子,跟教鞭似得,威脅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...”三女面面相覷,腦袋兒埋下去,輕輕點了點頭,聲音小的跟蚊子叫喚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我沒聽見,大聲點兒。”龍根扯著嗓子吼了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就對了嘛。”龍根嘿嘿一笑,“來,咱們接著日,你們三先剪刀石頭布,一個一個的來,今晚龍爺爺要大干通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嚎了一嗓子,下床在柜子里翻騰了一陣兒,拿出了一個加長版的電動男朋友。大概黃瓜長短,兩頭共用型兒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據楊婷那騷婆娘說,這種電動男朋友,一次能夠伺候兩個婆娘,一頭鏈接一口洞穴,一起振動,一起舒服。龍根想了想就拿了一根兒,專程為苗紅三娘倆準備的,大棒子一次只能捅一個,省的旁邊倆人瞧得眼饞,先使使電動男朋友,預熱,把洞口獻給滋潤一下,大棒子進的更順暢!

              看來,今晚先得給她們用上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剪刀石頭布,三女很快分出勝負來,沈麗娟技高一籌,贏得優先品嘗大棒子的機會;陳香蓮隨后,何靜文落了下乘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三女事先商量好了,第二輪戰斗的時候,最后一名優先上場,第一名落到最后,陳香蓮不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商量好了,商量好了,那咱們就來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把玩著電動男朋友笑嘻嘻的上了床,陳香蓮一臉驚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,你要干什么?那個玩意兒抖動的太厲害了,遭不住啊,別,不用那個行不行?”前兩天才嘗過這玩意兒的厲害,個頭比這個小得多,這么大一個,鉆起來不是更厲害?陳香蓮緊夾著大腿,雙手捂住洞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賊笑著扳開了白花花的大腿,一邊塞那玩意兒,一邊笑著說道:“這個玩意兒,你跟靜文兩個人一起用,舒服得很哦。別表嬸兒在這邊爽,你們心里不得勁兒,要爽,咱們大家就一起爽嘛。來,聽話,把腿張開,乖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是真的嗎?”陳香蓮眼里盡是憂色,那東西別看個頭不大,塞進去跟觸電似得,震動起來,下面那血口給決堤似得,直流水兒,堵都堵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吧,我還能騙你咯?舒服的很呢。”一頭塞進陳香蓮桃源洞口里,拽著何靜文腳踝一拉,“來,這頭塞在里下面,爽得很呢。嘿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遇見龍根之前,何靜文一直都是個乖乖女,不知道啥是電動男朋友,盡管網站上有這方面的廣告,也沒瞧過。瞅著圓乎乎的棒子,估摸著大概跟黃瓜差不多,往里面塞著,自己搗騰搗騰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琢磨著,那邊日著,這邊干看著也不是事兒,叉開腿,任由龍根塞了進去,小縫兒頓時撐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準備好了嗎?我要開始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話音剛落,電動男朋友“嗡嗡嗡”的叫了起來,倆女嬌軀一震,眼睛瞪得跟牛鈴鐺似得,扭著屁股蛋子,顫抖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啊..小,小龍,這,這,這是什么啊,嗚嗚嗚.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小腹一陣抽搐,兩片肥厚的面包片,抖動不止,陣陣滾燙的白沫從穴口飛濺而出,落在床單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小龍,小龍,我我不行了,啊....遭不住了啊....”陳香蓮捂著桃源洞口,那根兒棒子瘋狂甩動,“嗡嗡嗡”的跟發動機似得響,大腿根子都顫動起來。兩團白花花的裸體,嬌喘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嘿嘿笑了笑,這才回過頭來,捏著沈麗娟粉紅的小點兒,搓了兩把大奶子,壞笑道:“表嬸兒,她們都爽了,我讓你也好好爽爽,來,趴下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二女瘋狂的浪叫聲充斥在耳尖,沈麗娟皺了皺眉頭,有些擔憂。叫的那么慘,那玩意兒得多厲害了?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自己單獨面對大棒子,勝算不大啊。可不日吧,下面癢得難受,聽得那叫聲,自己都想拿手摳,熱水嘩嘩的淌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手緊扣著屁股蛋子,跟棉花團子似得,又軟又彈,白白凈凈,跟剛出籠的白面饅頭似得,圓鼓鼓的屁股蛋子正中,一條黑漆漆的小縫兒,白沫沾在餃子皮上,緩緩滴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扯出大棒子抖了兩下,對準小穴口,“哧溜”一聲刺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哈吃哈吃的干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啊,小龍,舒服,快,快點兒....啊啊....”滾燙的大棒子如同膨脹螺絲似得,把小穴撐的老大。長得向蟒蛇似得鉆到桃源深處,撞擊這洞壁,帶起陣陣水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抽送自如,干得好不賣力,滋滋滋的摩擦著洞壁,屁股蹲兒都撞得變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何鄉長,何鄉長,我,我不行了,你,你別往我這邊推啊......嗚嗚嗚...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.我也不行了啊.....啊...爽死了,啊.....啊....要尿尿了啊....嗚嗚嗚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旁,兩團白花花的身子裹在一起,不約而同緊緊夾著大腿,渾圓的大腿縫兒里,流出一抹白花花的豆漿,屁股蹲兒狠狠抽搐起來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