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...

              當第一縷陽光照向大地的時候,沈麗娟早早的起床,屋里屋外打掃了一遍,屋子里鼾聲四起,沈麗娟不由得搖搖頭,無奈中帶著死死甜蜜,如小女孩兒嬌羞般,白凈臉蛋兒掠過一絲紅霞,低頭整理貨架上的物品。

              廚房里叮叮咚咚的響,陳香蓮撅著圓滾滾的屁股蛋子,切菜弄飯,大鍋里飄出淡淡的香味兒,陳香蓮抿嘴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呼嚕...呼嚕....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炕上,龍根叉開著腿,鼾聲如雷,褲襠撐起一頂高聳,紅彤彤的內褲,像一面國旗似得立在床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上面吹號,下面升旗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李,那個我今天不回來了,會議推遲到下周一,嗯,對。有急事再給我回電話!”何靜文正打電話,無奈的撇了一眼龍根,小王八蛋睡覺都不消停,哈吃哈吃的打呼嚕,讓人怎么打電話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為什么會議推遲?難道我做事兒還需要向你請示嗎?趕緊布置工作去,會議推遲!就這樣了!啪!”掛掉電話,何靜文回頭正巧撞見褲襠頂起的一捧高聳,俏臉一紅,輕輕出了門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三女一起吃飯,隨后趕到村部開會,果樹培育,家禽飼養,還得開會研討研討。發家致富奔小康是好事,卻必須建立在保護環境的基礎上!

              這也是龍根的意思,小混蛋說,養王八不是他的目的,還有更大的野心,不知道是不是圈養老虎,老虎雞.巴割了,泡虎鞭酒。照小混蛋嗜好,就沒他干不出來的缺德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頻繁下鄉,這一次更是帶來了專家博士,引來不少人瞧熱鬧,吃過早飯,村部圍了一大圈老少爺們兒,抱著膀子看看今兒唱的是哪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的上河村,陰盛陽衰,除了村長李三丑,班子上一水兒的女兵,鄉長何靜文更是首當其沖,帶著黑色邊框眼鏡兒,翹挺的鼻梁,腰桿挺得筆直,一臉嚴肅的勁兒,活脫脫女特務再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關于果樹種植,家禽飼養一事,王教授跟薛專家昨天下午已經進行了初步考察。考察相當樂觀,接下來上河村將進行培育示范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第一,每年以八千塊錢價格征收征用陳天云家十畝棗樹林;再征收十畝良田,價錢嘛,同樣是八千塊錢。征收年限五年,政府將一次性付清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第二,政府將對吳貴花農戶家的家禽飼養場進行幫助扶持,提供肉雞、肉鴨種苗,提供飼養技術。并對養殖場進行擴建、改進。為期三個月!由薛龍技術員蹲點,三個月內,我要看見成效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至于果樹培育點兒,王教授自由時間稍稍多一些,一個星期到現場三四天即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嘖,八千塊錢啊,奶奶的,一年收成好了,賣糧食也不過五千多塊錢,這把地一交出去就是八千塊錢,太劃算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啥都不干,等于幫著咱們掙錢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把我家的地兒征用吧,十二畝呢,算十畝的錢就好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二賴子,吹呢你,你那可是山地,誰要你那破地兒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嘴角微翹,笑了笑,示意眾人安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家安靜一下,稍稍安靜一下,聽我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農村改革,城鄉結合,對于柳河鄉,對上河村來說,實在太過遙遠,畢竟山高路遠,閉塞的交通阻礙了發展。我能做的,就是讓大家盡量富起來,兜里多裝一點兒錢!前兩天,沈麗娟支書的遠房侄子,也就是龍根,大家叫他傻子來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提出了很好的意見,上河村交通差點兒怎么了,有山有水,不乏有發家致富的農戶,比如陳天云,再比如吳貴花。正因為這樣,我才帶著兩位專家實地考察,實地建立示范點,為上河村村民尋出一條發家致富的道路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有信心,也希望大家有信心。接下來可能還會征收一部分土地,還照著十畝地八千塊錢的標準來,有意租讓土地的村民稍后可以留下來,報名申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來,我來,我家地兒多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報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必須要報名啊,天天扛著鋤頭多累人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,沒瞧出來啊,那龍傻子也開竅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,一個傻子還能有這些鬼點子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,龍傻子以前是城里人,讀過書的,聽說正準備上大學,聰明著呢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,我就瞧著龍傻子不一般,有前途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嘰嘰喳喳的議論聲弄的沈麗娟哭笑不得,這些人啥智商,一傻子有個屁的前途?又停藥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起那小王八蛋,沈麗娟俏臉就是一紅。小混蛋得了便宜還賣乖,頂著大棒子沒事兒到處捅人,現在倒好,不僅成了他的婆娘,他的事兒還得顛兒顛兒給辦了。連鄉長都被他給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欠!”龍根打了個哈欠,整個兒村兒都能聽見似得洪亮,“哪個狗日的說老子壞話?媽的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日曬三竿的時候,龍根從床上爬起來了,劉雨欣的事兒沒落下來,這心里不踏實。只有自己人辦事那才放心!

              啥是自己人?要么你把她日咯,要么她把你睡了。這才是自己人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兒說啥也得把這婆娘給辦咯,不能再拖了!”嘟囔了兩句,抬腳沖村部走去。心里沒啥好辦法,卻信心百倍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是個婆娘,見著大棒子就不可能不動心!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村部的時候,基本上就沒啥人了,安靜的很,莫艷坐在門口看書,屋子里傳來陣陣咳嗽的聲音,是劉雨欣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呵,看書呢,啥書啊,不會是春宮圖吧?六九式還是老牛趴背啊.....”龍根笑呵呵的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眼珠子一瞪,橫了龍傻子兩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昨兒中午就聽了兩句,小混蛋把自己日的吐奶水兒了都,叉著腿,半天沒敢下地兒走,剛換了的杯子,濕透了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壞小子倒好,日了自己晚上還背來一個,讓自己照料,還得幫忙把衣服給洗了。這會兒才來,也不知道自己咋就看上了那根兒大棒子,咋那么不知羞恥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她咋樣了?”龍根努努嘴兒,小聲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能咋樣?感冒了,發燒呢。三十九度,有些嚴重!”莫艷微微皺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看來日不成了。”龍根頓時沮喪不已,頂起的大棒子軟了兩分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人家都那樣了,你還想著日呢?”莫艷險些跳起來給他兩巴掌,懼于大棒子神威,只能想想而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龍根一臉壞笑的瞅著莫艷,這騷婆娘就是厲害,昨天差點兒沒在床上累死,今兒又得瑟起來了,臉蛋兒紅撲撲的,跟蘋果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連衣白大褂裹在身上,胸前鼓鼓的,塞了兩皮球似得,屁股墩兒圓滾滾的,給磨盤似得,修長的小腿跟豆腐似得白嫩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想干啥?”莫艷后退了一步,書本擋在胸前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能干啥?日一個唄,來,給龍爺爺摸摸.....”龍根壞笑著,捉住莫艷胖乎乎的手掌,摟到懷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別,別這樣,屋子里有病人呢,嗯哼...別摸啊,小混蛋....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莫艷緊閉著嘴唇,聲音壓得低低的,憋得一臉通紅,跟猴屁股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抓著兩顆大肉球,使勁兒揉搓,賊笑道:“叫啊,叫吧。別憋著,叫出來多舒服啊.....來,給龍爺爺來個銷魂的叫床聲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嚶嚀,小龍,別,我求求你了,嗯哼,別摸了啊...讓人看...看見怎么辦啊....嗚嗚...”莫艷差點兒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偏偏沒出息的提不起一絲的力氣,身子骨軟綿綿的,胸前兩團反倒貼近了一些,大手捏的麻麻癢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事兒,加吧,別憋著,多難受啊,來,叫啊.....”淫笑著把莫艷摟在懷里,撩起裙擺,捏著緊實的屁股蛋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肉乎乎的彈性十足,臉盆似得屁股蛋子,兩只手握都握不住。手指頭摩擦著小內褲,一直滑倒桃源洞口才停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洞頂垂下兩顆雜草,肥厚的餃子皮跟門神似得,守護著洞口,“滋滋滋”的摳了兩下,手指頭猛地往里一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嗚嗚嗚,別,小龍,不要...”緊緊夾著大腿,來回扭著屁股蛋子。洞口全都摸濕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不要不要的,你瞅瞅,都濕了呢,來,聞聞,一股尿臊味兒,來,龍爺爺給你捅捅,摸摸,都硬了不是,來,屁股撅起來,兩手撐在桌子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撩起裙子,黑色小內褲扯起來,掛在一邊兒,手指伸進去掏了兩把,潮乎乎的黑洞,扯出大棒子“啪啪”的抖了抖,瞅準了一棒子塞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穴口撕裂般的痛疼,一扎到底,卻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飽滿緊實感,撞得花蕊酥酥麻麻,屁股蛋子一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抓著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大棒子如入無人之地,“滋滋滋”的撥開兩片餃子皮,一往無前,沖入黑洞之中一陣猛烈翻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嗯哼,啊啊....小龍,輕,輕,輕點兒啊....嗚嗚嗚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屁股蛋子掀起一陣肉花,龍根卯足了勁兒,沖了進去,“砰砰砰”的撞擊著屁股蛋子,骨架子都快撞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嗯哼,舒服,小龍,小龍,我,我要到了,快,再快點兒...啪啪啪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月票,可否投一張給俺?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