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你,你們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裹著被子,掀開門縫兒,只看見,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,對著白花花的屁股蛋子兇猛的抽插,“滋溜滋溜”的帶起陣陣白沫,濺都到處都是,地上已經濕了好大的一片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大褂胸前兩顆排球似得,半圓球體落了出來,前前后后瘋狂搖晃擺動,跟擺鐘似得。臉盆大小的屁股蛋子,白晃晃的跟豆腐似得,隨著大棒子猛力刺入,頓時嚴重變形,擠壓。啪啪的響聲充斥著耳膜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銷魂的聲音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....”劉雨欣咽了咽口水兒,眼睛瞪得給牛鈴鐺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乎乎的屁股外面,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,跟炮管兒似得,比小手臂都還粗,那什么東西啊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啊,男人那東西能有這么大?”劉雨欣抹了一把冷汗,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兩眼直勾勾盯著龍根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讀完博士,工作兩年,也是二十七八的人了,雖沒結婚,可之前也交過兩個男朋友,男女之事也略懂一二,可那些臭男人一上床,不是嫌自己咪咪小,就是嫌棄自己屁股不夠大,急的劉雨欣直跺腳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的博士生啊,狠狠的傷了心,一直到現在沒交過男朋友,一臉冷漠,更沒人敢上來釣了。那塊自留地好些年沒人播種了,都快荒了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”劉雨欣咽了咽口水兒,直勾勾的望著兩人,小手掌不自覺的摸上了胸,旺仔饅頭雖小,好歹是饅頭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....”悶哼一聲,小手掀開內褲,伸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滑過毛茸茸的草叢,下面那地方濕得跟沼澤地似得,滑膩膩,稠乎乎的,一摸全是水兒,穴口旁攤著兩片肥厚的陰唇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嚶嚀,嗚嗚.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嗯哼....嗚嗚....啊....”小手猛烈抽搐,兩條雪白的腿裸露在空氣中,雜草堆下面,抖露出點點熱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啪啪..小龍,我...我到了啊....我到了....砰砰砰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股熱流射出,莫艷身子一軟,險些栽倒在地上,桃源洞口飛濺出一捧熱流,緩緩流淌。小嘴兒哈吃哈吃喘著氣兒,跟剛打完小日本兒似得,兩顆半圓型的大排球掛在胸前,晃啊顫的,稍不留心就掉下來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回頭一瞧,莫艷的小臥室開了一條縫兒,里面傳來陣陣呻吟,頓時樂了,招呼莫艷看好門兒,頂著大棒子進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嗯哼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推開門一瞧,劉雨欣脫得光溜溜的,盤坐在地上,兩顆小饅頭垂在胸前,不大,卻挺得很,圓溜溜的,掛著兩顆粉紅的小點兒,紅櫻桃似得,可愛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兩條修長長腿交疊在一起,小手遮住嬌羞,頓時紅了臉蛋兒,冷漠的雙眸中泛著朵朵桃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哼...啊啊....”手指在洞內瘋狂攪騰,緊咬著嘴唇嬌喘連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劉博士,這樣是解決不了問題滴,來,咱們先上床。”抱著劉雨欣斜靠在床上,摟著嬌軀,抓著小手往大棒子上按去,“摸摸龍爺爺大棒子,燙不燙,大不大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剛伸出去的手,猛地縮回來,那黑黢黢的玩意兒滾燙滾燙的,燒的心坎兒酥酥麻麻的,跟觸電似得。大蛇腦袋兒一點一點的,跟示威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樣,夠用了吧,來,給龍爺爺摸摸奶子。”摟著劉雨欣,大手一抓,小巧的奶子完全落入手中,指頭一勾,粉紅的奶頭子害羞似得,輕輕顫了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嘴一張,一口含了下去,吧唧吧唧啃著奶子,舌頭一卷,勾著小櫻桃珠子,使勁兒一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嗒吧嗒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嗯.....”嬌軀一顫,劉雨欣悶哼連連。雙手欲拒還迎摟住了龍根的腦袋兒,使勁往胸前按了下去,舔了舔干涸的紅唇,輕輕呻吟起來。情不自禁夾緊了大腿,上下錯捏,屁股縫兒依稀可見一股清泉滑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胸脯是小了點兒,大概a罩杯的樣子,摸起來談不上啥手感,可兩顆櫻桃珠子實在誘人的很,跟小芳的奶頭子差不多粉嫩,宛若一朵剛剛盛開的紅牡丹似得,無人采摘,撫摸,便宜了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吧唧吧唧”使勁兒吸了兩口,龍根身子一震,低頭一瞧,騷蹄子居然幫著自己擼管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巧的手掌溫潤如玉,比進洞搗騰還舒服似得,抓在手里上下擼動,黑黢黢的大棒子一點一點,散發著火熱的溫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悶哼連連,下面毛都沾濕了。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,一翻身,騎在了龍根身上,小手捂住大棒子,摩擦著洞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眉頭緊鎖,貝齒輕咬,表情突然一狠,屁股蛋子一抖,坐了下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聲嘶吼,穴口整個兒將大棒子包裹了起來,直入穴底,“啪”的一聲撞到洞壁,好似一記悶錘敲中靈魂一樣,嬌軀猛地一顫,小腹一陣痙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巧的屁股蛋子慢慢彈了起來,一上一下,緩緩聳動。大棒子磨出“滋滋滋”的聲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奶奶的,早知道這婆娘這么奔放,我廢那么大勁兒干嘛,脫褲子上啊。次奧,這會兒還把龍爺爺騎上了,嗎那個巴子的!”暗罵了一句,兩手摟著屁股蛋子,捏了捏,眼瞅著兩顆旺仔小饅頭,一跳一跳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噸位不大,瞧著卻挺有意思,白白嫩嫩的饅頭頂兒上,沾了兩顆蓓蕾小點兒,嬌嫩得很。咬起來味道更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.啊.....嗯哼,嗯恩啊啊.....啪啪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陣嬌喘,劉雨欣頓時停了下來,這才運動了兩三分鐘,兩片餃子皮給磨破了似得疼,那玩意兒頂在里面,杵了一根兒棒槌似得,火熱的溫度燙的人頭皮發麻。燒得人渾身乏力,小臉兒滾燙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趴在龍根胸膛上,軟綿綿的,跟發春的母貓似得,嘴里嗚嗚嗚的叫喚著,也不知道說的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博士,你不地道啊,這才多大一會兒,咋就累成這樣了?”見劉雨欣累得死狗似得,龍根一頭黑線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咋的了?剛剛還那么奔放,咋這么一會兒就累成這樣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嗚嗚,不,不行,疼,不能再來了,嗯哼....滋溜....”紅唇輕抿,圓翹的小臉兒說不出的精致誘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這就不行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頓時懵了,大棒子還挺著呢,這也太快了點兒吧,大棒子硬挺著,熱乎著呢,不日對不起人啊?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出鞘,就沒半途而廢的道理!

              翻身而起,扳開兩條雪白骨感的大腿,捂著大棒子對著桃源洞口,狠狠抽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粉嫩的餃子皮掀了過來,紅彤彤的,給熟透了的蘋果似得,夾了兩根兒搓掉了的卷曲毛發,沾了少許豆漿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滑膩的洞口緩緩流淌著愛液,黏黏的跟鼻涕似得,洞口紅得跟嶄新的似得,圓圓的小洞可愛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嗯哼,不,不要,不能日了,不能來了啊...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吃痛,小穴抽得酥酥麻麻,“嘩嘩嘩”的陣陣水聲,剛剛落下去的情緒又升了起來。想起大棒子的威力,心驚膽顫的,舒服是舒服,兩三下就能讓你到頂點,飄入云端似得舒服,能不厲害?

              可也難受啊,那玩意兒整個兒塞進去,差點兒要人命似得。如何受得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怕不怕啊,龍爺爺的大棒子好使著呢,又長又粗不說,還能拐彎兒,扎進去包你爽快啊。啪啪,”抓著大棒子抽打著小穴口,看著濺起的點點水珠,暗罵道:騷蹄子,都水成這樣了,還跟老子裝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博士,老實告訴你吧,我這大棒子還有一個好處,去熱止癢,感冒拉肚子的小病兒,大棒子一捅,一準兒就好了。其實,我這是在給你治病啊,你一定要配合工作。來來,把腿張開點兒,屁股再抬一點兒,嗯,對咯,就這樣......大蟒蛇進洞咯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溜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下體猛地一痛,劉雨欣瞪大了眼珠子,圓滾滾的向一根兒火箭筒射進去了似得,空曠的洞內頓時充實緊致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緩緩運動起來,貼著洞壁,緩緩前進,緊密的貼合,如同塞子一樣,猛地一帶出,小穴洞口翻了起來,嫩嫩的洞壁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不,不要,疼,疼死了,小龍,不,不要啊...啊啊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疼得眼淚水直冒,平滑的小肚子隨著啪啪的響聲,一縮一股,白乎乎的大腿更是微微顫抖,切膚般的疼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忍忍啊,劉博士,疼痛是必須滴,可接下來龍爺爺一定讓你爽哦,來,來,日完了,感冒就好了,也不發燒咯....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嘴上說著,腰身猛地運動起來,如同打樁機似得,進進出出,上上下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包裹的緊緊的,龍根倒也瞧出來了,這婆娘看著騷賤,奔放,可嫩的很,下面的小洞還沒初中生寬松呢,里面緊的跟處女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八成這婆娘的男人也是個窩囊廢,硬起來估計也就比牙簽兒好一點兒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滋滋滋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輕,輕,輕點兒,嗚嗚....啊.....啊啊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