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找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找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呢,把龍傻子給我叫出來,快點兒!龍傻子,我日你仙人,你給老子滾出來,嗎那個巴子的,你狗日的敢日我婆娘!出來!”從貨車上一竄下來,王二牛就跟發了瘋似得,跳著腳的罵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天下午一回家,婆娘躺在床上,口吐白沫,叉開著腿,下面還沒干呢。王二牛不傻,自個兒婆娘長得不錯,惦記的人不傻。知道自己婆娘讓人給日了,急的直跺腳。起初黃娟打死也不說,被一傻子下藥給日了,誰也不能信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后來瞞不住了,一前一后說了。王二牛愣了,媽的,自己還沒給沈麗娟下藥呢,自家婆娘已經被人給日了,還是一傻子!

              這口惡氣咋出?

              郁悶了兩天,王二牛也想了想,婆娘被別人日了,這事兒丟人,能瞞著就瞞著。日子還得過不是,可一瞧見自家婆娘那屁股蛋子撅的,走路兩條腿直往外撇,下面兩片餃子皮又紅又腫,瞧得心里實在憋屈!

              心一橫,媽的,日了老子婆娘,老子就把你表嬸兒日了,要不就給老子拿兩萬塊錢,這事兒就算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干啥啊?小龍咋得罪你了,罵啥呢,那么難聽。”何靜文等人正在沈麗娟家里,三個婆娘準備著午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見外面有人罵龍根,蹭蹭的冒火,比罵自己還上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干啥?”王二牛長相對不住人,尖嘴猴腮,跟個猴兒似得,這一發火,面目猙獰,瞧著更添堵了。“龍傻子上次去鎮上,把我婆娘強.奸了,老子今兒要揍他,龍傻子,你給老子滾出來,媽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小龍跟你媳婦兒睡覺?”沈麗娟眉頭一皺,心想照小龍那性子還真有可能日了他婆娘,可也沒聽說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聞言心窩子一緊,“強.奸”可不是啥好東西,這罪名要坐實了,得局子里待好些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叫王二牛是吧,我是何靜文,柳河鄉鄉長。”何靜文站了出來,俏臉兒生寒,質問道:“你說龍根強奸你老婆?這事兒你可有什么證據?捉賊拿臟,抓奸在床,空口白話可沒人信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擔心反告你一個誹謗罪,那可是要坐牢的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眼眸一寒,如毒蛇一樣盯著王二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扯開嗓子這么一吼,不少村民都圍了過來,對小龍聲譽可不好,上午自己才夸了他呢。這混蛋不存心來拆臺的嗎?以后工作還咋開展?

              重要的是,強.奸這事兒不小,別把小龍整局子去了,到時候屋里幾個婆娘的自留地可都沒人幫忙種了,還得干著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鄉,鄉長?”王二牛一愣,嘴角抽了抽,咋還撞上鄉長了呢。不過這鄉長倒是挺漂亮的,胸前兩大陀,一晃一晃的,身子高挑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鄉長,你可得給我做主啊,我可冤枉死了,出門兒送趟貨,回來我媳婦兒就讓龍傻子給日了,你要給我做主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不傻,趁著鄉長在這兒,索性把事兒給鬧開了。嚇唬嚇唬沈麗娟,弄點兒錢出來,趁著送貨的時候,把沈麗娟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皮膚白凈,波大屁股翹,嫩的很。日了之后,自己倒也不虧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你可別血口噴人!”沈麗娟急眼了。脹鼓鼓的胸前,一顫顫的抖動,氣得不輕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龍也真是的,大棒子威武是吧,現在好了,捅出麻煩了吧。小混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血口噴人了?就是龍傻子日了我婆娘!”王二牛針鋒相對,鄉長擱面前站著呢,怕啥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你說小龍日了你婆娘,你又沒親眼瞧見,憑啥認定是小龍?小龍回來都好些天了,你怎么現在才找上門來?”陳香蓮拉住沈麗娟,慢慢開口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看見怎么了,就是龍傻子日了我婆娘,就是龍傻子日了我婆娘,龍傻子,你給老子滾出來,快點兒滾出來。”王二牛一愣,這的確沒辦法解釋,自己是真沒有瞧見啊。索性撒潑,“哎喲,鄉長呢,你可得給我做主哦,我媳婦兒都讓別人給日了,這些人好不講理哦,不講理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傻子,你給老子出來,老子要跟你拼命,你狗日的,日了我婆娘,老子要找你拼命,混蛋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撒起潑來,跟個潑婦似得,又罵又跳,后來干脆“嘀嘀嘀”的按著喇叭,全村的人都給招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狗日的撒潑,咋辦?”沈麗娟緊皺著眉頭,跟陳香蓮站在一邊兒,竊竊私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一時也犯難了,都說“秀才遇見兵,有理說不清”,王二牛信誓旦旦的扯著嗓子吼——龍根日了他婆娘,可偏偏又拿不出證據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你干啥呢?咋咋呼呼的,罵什么呢?你小子腦袋兒也傻了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滾,老子找龍傻子,那狗雜種把我婆娘日了,老子今兒非得弄死他狗日的!”王二牛眼珠子一瞪,一臉兇相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龍傻子日了你婆娘?沒開玩笑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誰他嗎跟你開玩笑,你婆娘讓人日了,你有心情開玩笑啊?”王二牛又橫了一眼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人捂著肚子笑,差點兒笑叉了氣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笑個求,信不信,老子收拾你。”王二牛臉色訕訕。婆娘看不好,做男人就夠丟臉了,這么以鬧騰,估計明天好多人都知道自己婆娘被人給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鬧都鬧開了,也沒辦法收場,只能繼續鬧了,希望能要點兒錢回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龍傻子是個天萎,不懂了吧?就是褲襠那玩意兒就爛泥巴似得,硬不起來。哈哈哈,硬不起來,咋日你婆娘啊?撒尿都得用手抬,還日你婆娘,你小子虎呢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龍傻子褲襠那東西是陀爛稀泥?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。日得我婆娘兩三天才下了地,那腿兒直往外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直搖頭,一臉的不相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反正咱們全村兒的人都知道這事兒,那玩意兒就是一坨爛泥巴,還能日婆娘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王二牛,你這不是瞧人家傻子好欺負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快走吧。小龍是啥人,村里人都知根知底的,睡你婆娘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兒。別想著欺負人了,小龍現在可是咱們村的貴人呢。”老實巴交的李三水嘬了一口煙,沉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臉皮抽了抽,有些摸不準脈。以前只聽說龍根是個傻子,可沒聽說,褲襠那東西硬不起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褲襠那玩意兒都硬不起來,還咋日自己婆娘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二牛,欺負人是不是?看不住自家婆娘,就找小龍撒氣兒,是不是?”聽眾人這么一說,沈麗娟安心不少,“我可告訴你,小龍是我表侄子,命不好,可也不是誰想欺負就能欺負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”王二牛下不來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叫啥事兒啊?黃娟不說了,被龍根日了么,人家那玩意兒都硬不起來,咋日人啊?難道是黃娟搞錯了,還是沒跟自己說實話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,我,是我弄錯了,對不起,對不起,我先走了...”王二牛一臉訕訕,就要開溜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卻擋在了車頭,“哼!下一次再無中生有,尋釁滋事,可沒這么輕松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是是。”王二牛噤若寒蟬,抹了一把額頭冷汗,發動車子,轉眼間就沒了蹤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一走,小賣部又清靜了不少,麻煩是解決了,沈麗娟卻高興不起來,甚至隱隱有些擔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老話常說:“蒼蠅不叮無縫的蛋,”龍根那玩意兒是不是爛泥巴,幾個婆娘心里都明白的很。哪里是爛貨,分明是真真的金箍棒啊,能大能小,可長可短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下一次這混蛋小子再出去亂搞,捅出簍子來,那可咋整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沈麗娟咬牙罵道,恨不得把這混蛋小子給剝皮抽筋了。“不行,得好好管管這小混蛋了,整天不學好,不務正業的!以后出了事可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管啊?管得了嗎?”何靜文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相當于自己的男人,只有他征服自己,自己就沒征服過他,能管的下來嗎?哪次不被他日得服服帖帖的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小龍野著呢,可不好管了。要不就隨他去吧,咱們提醒提醒也就得了。”陳香蓮搖搖頭,嘆息道:“咱們現在就是他的婆娘了,能有啥辦法?隨他去吧,反正咱們三也伺候不過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老娘今晚就給他來個三娘教子,翻了天了!人都找上門來了,不管不行!”沈麗娟態度堅決。

              首先是為了龍根著想,別人都找上門兒來了,“天萎”的幌子給擋了一次,第二次第三次咋整?沒影兒的事兒,人家會亂說?

              要真告到上面去了,那可是要坐牢的啊。年紀輕輕的不能就這么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現在在村里小龍挺有面子的,何靜文那么一提,不少人夸他呢,這么一鬧,多難聽啊?說到底還是為龍根做打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姐說的也有道理,是得管管,不能是個女人就上吧。更不能用強的啊,那可真成強.奸了。”這么一分析,何靜文也意識到其中的嚴重性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