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蘭來了啊,買雞蛋吧。哎喲,上午聽說了,瞧,我都給你準備好了呢。”李小蘭正準備脫龍根褲頭,吳貴花走了出來。手里提著塑料袋,得有三四十個雞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吳貴花看了看一旁的龍根,又說了一句:“小龍咋還沒走呢?放心吧,書記說的事兒我都記著,一會兒就給送過去。別擔心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這是下了逐客令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,好,那我就先回去,回去跟表嬸兒說,說一下了啊....”盡管心有不甘,卻不得不離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逮著李小蘭這蹄子,說錯過就錯過了。大棒子還沒吃夠呢,這婆娘俏得很,一雙桃花眼眨巴眨巴的跟狐貍精似得,身條子也沒得說,圓鼓鼓的屁.股蛋子,是個男人見了都想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這就走了啊,要不咱們一塊兒回去吧。”李小蘭一聽,頓時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日思夜想,總算盼著了,前兩天天天擱村里轉悠也沒碰見這小子,咋說放過就放過了?下面那畝自留地還等著他去開采呢,那地兒要再不撒點兒種子,怕過兩天都成荒地兒了,天天大黃瓜捅得起了一層老繭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啊,小蘭,來了就屋里坐會兒嘛,聽說你手巧,勾鞋的手藝教教嬸兒唄,來嘛...”吳貴花鬼精鬼精的,老早就瞧出李小蘭的心思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哼,小.蹄子,跟老娘搶男人,你算個什么東西?老娘今兒非不讓你如愿!心里一琢磨,拽著李小蘭就往屋里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一瞅,得,今兒想吃肉是不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吃不成就吃不成吧,家里還一大堆事情等著自己呢,先問問劉雨欣這地兒能不能養王八,能養馬上動工建池子,趁著天熱,估計還能孵出一批來,到了冬天就只能用暖箱飼養了,成本就大了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村部的時候,劉雨欣正在跟何靜文幾女說著什么,瞧見龍根進來,腦袋兒埋在胸前,紅彤彤的,跟猴屁股似得,聲音也低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的了,劉博士,感冒還沒好呢,要不我再給你弄點兒藥吃吃?”龍根笑著打趣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眼珠子一瞪,臉蛋兒卻更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根兒大.棒.子捅得現在下面都痛,都不敢蹲下去,滾燙的尿水沖在餃子皮上,火辣辣的疼,跟擦了酒精似得難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少說兩句成不?這兒談正事呢。”沈麗娟酸溜溜的瞪了龍根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掃了一眼,屋子里坐了幾個女的,全都被著小混蛋睡過,這心里就不是滋味兒,自己也承認一個人伺候不過來大.棒.子,可好東西,誰不想獨吞?非得拿出來分享,誰心里也不好受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這小子,偏偏沒放在心上,變本加厲,沒完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就不能有正事兒了?”龍根翻了翻白眼兒,腰桿直直的,“地兒的事情我已經搞定了,吳貴花給我辦,不是啥問題!現在,我就想確定,上河村能不能養王八?如果能養,劉博士,你得給我確定養殖方案,池子的修建標準,最好是你自個兒就把圖紙畫出來,嗯,預算成本啥的,一并弄清楚咯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能養。養殖池子有樣本圖紙,不需要規劃,直接使用即可,建造成本大概在十五萬左右,另外需要購置一批暖箱,設備全部加起來,不會超過十萬!”劉雨欣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眼眸中的冷漠漸漸融化,望向那個傻子的時候,多了一抹狂熱,腦袋里自然而然浮現出大蟒蛇的影像,就是那個東西,那個玩意兒差點兒要了自己的命,弄得自己死去活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我怎么這么不要臉,盡想那破事兒呢?該死的。”暗罵了一句,臉蛋兒更紅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妮子,你臉咋這么紅呢?還發燒呢?”何靜文沖劉雨欣眨了眨眼睛,壞笑不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你不是發燒,是發.了啊...嘿嘿...”何靜文低聲說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劉雨欣眼珠子瞪得也沒底氣,埋著腦袋兒打死不吭聲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,這妮子還挺害羞的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咳”,清了清嗓子,夾了夾褲襠那玩意兒,龍根這才說道:“那就這么定了吧,表嬸兒接下來把那塊點兒攥到咱們手里來,破土開工,爭取一個月內把這事兒給辦咯,知道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劉博士就去咱們家住吧,啥事兒也有個照應。別不好意思,這兒都是自家人,咱們熟得很,你們說是不是啊?”瞧著劉雨欣又把腦袋兒埋了下去,龍根咧嘴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滾,誰跟你熟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三女都是一副含羞帶怒的表情,一抹紅潤,洋溢著性福的笑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是一個混蛋啊!”劉雨欣喃喃自語,原來,這個第一眼瞧著傻不拉唧的混蛋,把這么多女人都給禍害了,就連何靜文也沒逃過他的大.棒.子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”龍根訕訕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們承認也好,不承認也罷,反正老子就認定了,老子日.過的婆娘,那就是龍爺爺的女人!老子就要坐擁三千后宮,能把老子怎么滴?老子雞.巴大,你管呢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吧,這邊事情落妥了,我也得回去了,鎮上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處理,聽說上面又下來一個項目,我得瞧瞧去,拿下來咱們鄉又得多幾百萬的資金,到時候撥點兒錢過來,把村兒的路修一下,你們就方便多了。發家致富將不再是一句空話!”何靜文沉聲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跟你一塊兒去城里,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一下。”龍根想了想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王二牛鬧到村里來了,這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,日.你婆娘咋了?要年輕漂亮,老子一并日了;還有袁香,也去城里好幾天了,也沒個信兒啥的,陳天松不是好玩意兒,可這婆娘是個好婆娘啊,得幫一把啥的,最好拉到自個兒陣營來,幫個忙啥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得去城里走走,瞧瞧。看看有沒啥發財的道兒,天天窩在村里,啥也瞧不見,更別說賺錢了。順道再去瞧瞧黃翠華那.蹄子,包婆娘,饑渴成啥樣了,木耳都黑成那樣了,還好意思照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說城里妹子技術不錯,趁著這個時候得去一趟才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給你租間房子,建議你把駕照考了,天天趕車麻煩得很。以后還得跑業務啥的,不能走路去吧。”何靜文建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城里租房住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么遠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麗娟、陳香蓮頓時皺起了眉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撇撇嘴一臉不快,大.棒.子搬城里去住,你個.蹄子倒是滿意了,啥前兒想用了,被窩里一鉆,可自己咋整?這么遠,一來一去大半天時間都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駕校的事兒,先放一邊,這個不著急,得王八池子建起來再說,趕車也挺方便的,給錢就行了,開車多累啊。沒聽電視上說嗎,開車都不能喝酒,小龍,咱們不讀駕校啊,咱們有錢了請司機,還是專業的。”沒人愿意把寶貝讓給別人,沈麗娟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對何靜文可不滿意了,給你用大.棒.子就算不錯了,呵,這臉也太厚了,用了之后還想帶走?以為去餐廳吃飯呢,吃不完還能打包?那可不行,你那畝自留地的難題解決了,村頭這邊可都荒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麗娟姐,你想啥呢?把我當啥人了?我是那么自私的人嗎?”何靜文美眸一轉,抿嘴笑道:“哎呀,你放心好了,小龍讀駕校兩天回一次村里,我親自給你送回來,成不?你想咋樂呵都成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啥呢,我....我又不是想那個...”被戳穿心思,沈麗娟臉一紅,小聲道,“我只是覺得讀駕校有些危險,不放心而已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搖搖頭,不置可否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同是女人,哪能猜不透女人的心思?說到底,還是舍不得那根兒大.棒.子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駕校必須要學,以后我還得開豪車,接美女呢。不能讓女人給老子當司機吧?就這么定了,讀駕校去!”龍根大腿一拍,敲定這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你也別擔心。臨走前兒,我把電動男朋友啥的,都給你們留著。再說了,隔三差五我還得回來呢,一定把你們喂得飽飽的啊。嘿嘿!”生怕沈麗娟不答應,龍根嘴快,又跟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俏臉一紅,杏眼瞪了瞪,輕啐了一口,臉上盡是滿足。這樣也好,省的天天晚上擱家里待著,把自己日.的死去活來的,都吐白沫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隔三差五就隔三差五吧,也得好好休息一下,村里兒事兒還多著呢,又是王八池子,又是養殖場的。啥不得自己心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那我們現在去城里?還是明天一早?”何靜文現在哪有鄉長的樣兒,啥都為龍根馬首是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瞄向了一旁的劉雨欣,輕輕靠了過去,順著大腿摸了去,下面疼著,大腿沒敢并攏,沒啥肉,摸起來感覺卻不錯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劉博士,要不我們明天再走,今晚好好給你治治感冒?”龍根壞壞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不要!不....”劉雨欣眼睛瞪大老大,直搖頭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午才日了,晚上又來?都疼,弄的自己一天都沒喝水,再日下去,不連飯都不敢吃了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來咱們現在就得走啊。”龍根攤攤手,一臉無奈。跟著何靜文回小賣部,收拾東西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沒敢跟王麗梅、吳貴花打個招呼,這些婆娘要知道自己去城里待一陣兒,恨不得大.棒.子扯下來藏在被窩里。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