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何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何...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技術不錯,平常坐兩個多小時的,今兒一個半小時就到了。到了鎮上,天擦黑,路上不少人出來遛彎兒乘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窮不錯,可環境好,街道外還有一條小河流過,一年四季綠水長流,不少少還擱河里淘米洗菜呢。涼風習習,沒啥污染的,太陽一落,山風吹來,舒服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,先吃飯,吃完飯帶你去住的地兒。”何靜文伸了伸懶腰,沖龍根笑著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了點頭,無所謂的態度。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琢磨著,到了你的地盤兒,你安排著就行了,晚上好好伺候伺候龍爺爺就成了,標準別整好了,舒舒服服日.一.炮就成了!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何靜文再也不敢帶龍根去“燒雞公”吃飯了,那里面都啥客人?太沒素質了,吃個飯都摸人那地方,包間里還說得過去,可飯廳里整那事兒,別人還有心情吃飯嗎?

              吃完飯,何靜文開車到了一棟小區門口,把車停好,拿著鑰匙,沖龍根道:“走吧,就這里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皺著眉頭,瞅了瞅何靜文。這不是酒店旅館,這是她家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那個,那個要不咱們改天再來吧,我這空著手也沒給比爸媽帶點兒啥,不太好吧。”龍根扭扭捏捏的嘀咕了兩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家長倒是沒啥,反正他們這女兒,翻來覆去也日了好幾次了,熟得很。只是,一來心里沒啥準備,二來,確實沒帶啥禮物,不好意思進門兒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城里人都興這個,哪有上門女婿初次見面登門,不拎東西的道理啊?這不磕磣人呢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見我父母?”何靜文聞言捧腹大笑:“哈哈哈,小混蛋啊小混蛋,你想的美呢,咋的啦,還想把我娶過門兒,天天日.我啊。哼,美得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眼珠子一轉,嘴角一掀,撅著屁.股蛋子前頭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,那這誰的房子啊?之前也沒見你打電話安排啊,你可別告訴我,你事先安排好的。”龍根跟上去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我的房子,到柳河鄉工作的時候,就買了。住的少,平常就在單位宿舍湊合一下就算了。這地兒很少來,走吧,去看看。”何靜文淡淡道。煙波之中閃過一絲哀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房子本來打算留著男人出差,或者來看自己的時候,為兩人準備的愛心小窩,可那個男人從來沒住過,兩人就離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想了想,租房子住,還不如把龍根帶到這兒來住,反正自己早就是他的人了,錢都能給他,房子為啥不能給他住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這樣。”龍根點點頭,心里頓時輕松了不少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見家長的緊張沒了,色心上來了。倆眼睛盯著來來回回的姑娘媳婦兒,差點兒沒把眼珠子瞪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晚上的,這些婆娘也不知道多穿點兒,睡衣短裙齊上陣,白花花的大腿裸露在空氣中,一股淡淡的香味兒散開來,胸前一片潔白,一晃一晃的顫抖起來,褲襠那玩意兒無恥的硬了,硬梆梆的撐著褲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看啥呢?”何靜文白眼一翻,橫了龍根一眼,跺跺腳,一臉嗔怒!

              小王八蛋不知道禍害了多少良家婦女,人家男人都找上門兒去鬧了一番,這會兒又盯上人家媳婦兒瞧了,那些婆娘倒是漂亮,可你一個人又日.的了多少是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你說的,穿成那樣不就是給人看的嗎?看看咋的了,你咋不管管人穿衣裳,做衣裳的呢,故意弄得賤賤的,不就給人瞧的嗎?”龍根回了一句,依然肆無忌憚的來回瞄著,根本沒躲著的意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直勾勾的,那眼神兒跟強.奸似得,恨不得沖上去,拿大棒子捅!

              還別說,城里婆娘就是講究,穿的衣裳都跟你講道理,乍一看胸前兩團露的多,晃起來厲害,可櫻桃珠子,咋瞧都不讓你瞧見,只看見兩顆小點兒頂著衣裳,晃啊晃,弄的人心里癢癢的,跟貓抓過似得難受。

              齊b小短褲,小短裙就更誘人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緊緊包裹著圓鼓鼓的屁股蛋子,走起路來,一高一低的扭,兩條白花花的大腿更是讓你瞧個遍,甚至連內褲啥顏色都能讓你瞅見,就是不讓你看桃源洞口,讓你恨不得上去一把扯下來,看看,那馬屁褲頭里裝的究竟是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城里婆娘,你龍爺爺來咯。”龍根摸了摸下巴,戀戀不舍的跟著何靜文上了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金三銀四,何靜文這身價,氣派,自然住在最好的三樓,正對中庭,整個小區都能瞧見,暖色調的裝修,隱隱間透著一股曖昧的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資產階級啊,你咋住的這么好呢?跟你一比,咋鄉下那破房子就跟茅草棚似得,豬圈都不如。....嗯,舒服....軟軟的,跟你那胸.脯似得,”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伸手按了按,沖何靜文招招手,神態跟妓.院招小姐一個動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過來過來,讓大爺摸摸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何靜文瞪了龍根一眼,輕啐一口,拿了衣裳進了浴室。鄉下待了好些天,也沒好好泡個澡啥的,回家了自然得好好洗洗一身的疲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”龍根倒也無所謂,四處瞅瞅,瞧瞧,洗洗也好,日起來也清爽些。這年頭,日的婆娘多了,大棒子也挑剔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東瞅瞅,西瞧瞧,房子倒是不大,套一的。不過布置的很奢華,跟五星級酒店沒啥區別,那電視跟村里兒放電影似得那么大,薄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臥室的床更大,還是圓型的,華麗的紫色絲綢,摸了一把,清涼滑順,日起來肯定舒服得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對了,給表嬸兒打個電話。”轉悠了一陣兒,龍根才想起給沈麗娟打電話來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你放心吧啊,明天把名報了,熟悉一下環境,后天一早我就回來,回來陪你們好好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了,你把屋里那大席子洗干凈咯,鋪在地上,多墊點兒草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干啥?還用問嗎?鋪大床啊,你瞧我現在回來一趟也不容易,我把大伙兒都召集起來,集中一起日啊,不然多麻煩啊,日完東家跑西家的,大家躺在一起日不好嗎?嗯,就這么定了,你瞧著辦吧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還有,實在想大棒子了,柜子里給你留了倆電動男朋友,效果好得很....就這樣,掛了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啪的一聲掛掉電話,龍根賊笑不已。想著回家一瞧,呵,好幾個婆娘趴在一排,顛著讓自己日,多有成就感啊!褲襠那陀玩意兒猛地一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嘿,龍爺爺就要這么羨慕死那些太監,爛泥巴...他.奶.奶的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嘀嘀...滴滴....嘀嘀嘀.....”一陣急促的電話聲響了起來,龍根回頭一瞧。何靜文家的座機,瞧著浴室里嘩嘩還放著水,想也沒想接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靜文,對不起,咱們復婚吧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我不愛她,你知道的。在我的心里,你永遠最重要,靜文,我愛你,我們復婚吧。我真的錯了......”電話那頭問也不問,噼里啪啦說了一連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連忙掏了掏耳屎,頓時明白了。這他.媽.的不是何靜文前夫嗎?次奧,才離婚又來復婚,小孩子玩泥巴過家家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行,現在何靜文都是龍爺爺的人了,你要復婚,那就是龍爺爺的仇人!得想個法子,徹底把你丫兒給廢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你誰啊,誰,誰靜文啊,誰跟你復婚啊你?”龍根捧著電話,嘰嘰喳喳叫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你,你是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電話那頭明顯一驚,嚇了一跳,敢情自己一片真心說給了一個陌生人,還是一個男的?男的,在何靜文房間里?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誰,你為什么在靜文房間里?”李良心里涼了半截兒,這人不會是何靜文相好的吧,那自己復婚的事兒不就?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又是誰啊?老子不知道這是誰的房子,不過現在是我的房子,老子前兩天剛買下來的,咋啦?”龍根瞧著二郎腿,一口一個老子,半點兒禮貌的覺悟都沒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要整他,得想個辦法把他騙過來才成,至少老子也得揍他一頓出出氣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對了,我這房子原主人,就是何靜文,你是不是找她啊?聽你這語氣,小兩口鬧矛盾,離婚了?”龍根語氣軟了兩分,明知故問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李良正準備掛電話,聞言,心里又是一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我老婆就叫何靜文,你知道她在哪兒嗎?有她的聯系方式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你老婆,他,都離婚了,還是你老婆?那是老子的女人!什么時候變成你老婆了,他奶.奶.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心里罵了一句,嘴上卻是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瞧你一片赤誠的份兒上,你明天過來我帶你去找她吧,唉,這事兒就算給你電話,她也不會鳥你的。不然,你這電話不能打到這兒來。行了,就這樣吧,想找你婆娘,明兒晚上過來,我在家里等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說了一句,就把電話給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靠在沙發上,皺著眉頭思考起來,喃喃自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聽何靜文說,這破男人也是在政.府工作,背景肯定大著呢,既然要弄,就得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見著老子都得下跪,不然,后患無窮呢!嗯,咋辦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拍打著腦袋兒,來回走著,卻咋也想不到好辦法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嘎吉”一聲,浴室的門打開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快去洗澡,熱水給你放著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ps:現在網站有違禁詞會被屏蔽,所以今后要是有違禁詞,我會在中間加一個句點,可能會影響到閱讀感覺,但也沒辦法,總比被屏蔽得好,希望大家諒解。然后,求月票……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