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黃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黃...

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何靜文陪著龍根去駕校把錢交了,上服裝店選了兩套衣裳,急匆匆的走了,說是單位上有事兒,上面的人下來考察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樂得自由自在,自由活動更好,還得去瞧瞧那幾個sao婆娘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先找黃翠華,這婆娘不想龍爺爺的很嗎?看看她sao成啥德性了。”嘀咕了兩聲,電話接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臭婆娘,你在哪兒呢,我就在鎮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真來啦?行行行,我馬上過來接你,等著啊,馬上就到。”龍根話還沒說完,電話就給撂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搖了搖頭,笑罵道:“這啥婆娘?估計自己親爹都沒這么親切吧,奶.奶.的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蹲在一旁看著來來往往的婆娘,眼睛瞇成一條縫兒,很想趴地上瞧瞧,這些婆娘下面都穿的是些啥。奶.奶.的,露就露完嘛,半遮半掩的,弄的人心里毛毛的。一點兒都不爽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城里婆娘就是不痛快!哼,等著龍爺爺慢慢調教你們吧,你龍爺爺有的是時間,他.媽.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小龍,我在這兒,這兒...”這時候,黃翠華也跑了過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旗袍長裙包裹著豐腴的身子,踩著高跟鞋,也不知道咋那么激動,還跳起來了,跟拋手絹似得,跳將起來,胸前兩陀狠狠的甩了起來,險些沒從罩子里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腿側邊掀起一大片嫩白,裙子一下飛了起來,龍根立馬瞪大了眼珠子,差點兒噴出一口老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呃...不著急,待會兒把衣服撕了慢慢看。”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遲早都是自己的菜,何必急在一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婆娘,來的挺快啊,你親爹來了怕都沒這么積極吧。”龍根壞笑著湊了上去,龍根身材高大,黃翠華踩著高跟鞋都矮出半個頭,龍根低頭一瞅,脹鼓鼓的胸口,瞧得清楚得很,胸前擠出一道鴻溝,兩顆小點兒半遮半掩,深藏在罩子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才來城里幾天,這婆娘的皮膚又白了不少,大.奶.子圓屁.股蛋子,sao婆娘多半又在接.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小龍,討厭死了,走,去我哪兒坐坐。”黃翠華sao媚一笑,身子一軟,拿胸去蹭龍根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心想去就去唄,啥大不了,日了她不能還得問自己要錢吧?正好順路去瞧瞧,這sao婆娘的那群sao姐妹,上炕這種事兒,也講究個技術活,這些婆娘是浪.蕩了些,可畢竟技術到位,接觸人多,知道咋日咋爽,學習學習,探討探討有備無患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婆娘,最近爬你床的人是不是特別多啊,你這sao味兒老子幾里地都聞見了。是不是人來人往,天天就忙著脫.褲子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你咋那么壞呢?討厭....”黃翠華老臉一紅,嗔怪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你還不好意思呢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狂笑不止,這婆娘居然還有不好意思的時候,太讓人意外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走走走,找個地兒日.日.你,瞧你sao賤的那樣兒,癢得都發色.情圖片了。不日.日.你,你下面還能撒尿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呸!”黃翠華輕啐一口,卻是加快了腳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.棒.子終于是盼來了啊。接下來是得好好大干一場.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兩人在一家按摩店停了下來,還是盲人按摩店,龍根一愣,也太能說瞎話了吧?門口坐了三個婆娘,都是三十歲左右,濃妝艷抹,露著白花花的大腿,故意挺起大大的胸.脯,領口露出一片白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那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水汪汪的跟牛鈴鐺似得,咋還成了盲人按摩店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奶.奶.的,掛羊頭賣狗肉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龍,走,進去,讓嬸兒好好伺候你。”黃翠華樂得眼睛瞇成一條縫兒,兩條大腿夾的緊繃繃的,一扭一扭的,都出水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不客氣,抬腳埋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翠華,又拉.客來了啊,咋是個鄉巴佬呢,有錢沒啊,別讓人白日了啊。咯咯咯....”抬頭一個婆娘笑了起來,瞅著龍根一臉鄙夷。穿的那么寒酸能有啥錢兒?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就是小紅,人長得漂亮,比黃翠華也年輕許多,奶.子大,屁.股翹,床上功夫也不賴,回頭客多得很,基本上每天都有生意主動送上門來日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家按摩院是這幾個婆娘一起搗騰的,小紅占的份額最大,沒辦法,誰讓她人緣兒好,床上人來人往,川流不息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翠華,想男人也不能這樣啊,找個愣頭小子來。”另外一名女的也笑笑道,臉上掠過一絲嘲諷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倒是沒啥反應,做這行的嘛,咋還沒個競爭的?年輕的生意自然好了,嘴刁得很,更難聽的話都聽過,還怕這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不干了,眼睛瞇成一條小縫兒,盯著小紅猛瞧。

              sao婆娘胸前掛著兩顆大大的奶.子,緊緊繃著罩子,胸前凸起兩片半圓球,一晃一晃的,乍一看,胸前跟塞了倆排球似得,搖搖晃晃,跟棉花團兒似得。柳條一般的腰身,盈盈一握,突兀聳起的屁.股蛋子,圓圓的跟臉盆似得,大得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超.短.裙裹著兩條渾圓的大腿,白花花的,跟面粉似得。難怪這婆娘這么囂張,長得還真不錯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鄉巴佬,看啥看?沒見過婆娘是不?”小紅眼珠子一瞪,旋即神色一轉,“想看倒也成,拿錢來,我讓你看個夠,有錢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“嘿嘿”笑了笑,戲謔道:“有啊,在我身上多得很呢,不信你摸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吹呢,窮小子。”白了龍根一眼,小紅回過頭,沖黃翠華道:“翠華啊,進去忙活吧,咱們姐妹也體諒你,你也挺不容易的。人老珠黃,重操舊業,沒人關照,那方面需要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不過下次建議你找個強壯點兒的男人,這窮小子,啥都不懂,能有啥經驗啊。行了行了,快去吧。早點兒解決完,咱們還得接.客呢.....”說到最后,小紅不耐煩的擺了擺手。催促著二人快點兒進去辦事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不想跟這些婆娘爭辯什么,別人不知道她還不知道小龍大棒子的厲害嗎?真真的金箍棒可大可小,還能拐彎兒似得,一棒子捅下去胃都在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手機照了照片給她們瞧,哪知道這些婆娘沒一個相信的,都說那是放大之后的照片,人的玩意兒哪能那么大啊?還不給捅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些婆娘見多了男人那玩意兒,還不清楚尺寸不行?這窮山惡水的小縣城還能長出舉世無雙的大棒子來?吹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技術確實不好,大妹子,你床前人來人往的,技術肯定倍兒棒,要不,你教教我?”龍根可不樂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奶.奶.的,老子還瞧不上你們這些婆娘呢,狗.日.的居然敢嫌棄龍爺爺了?龍爺爺技術雖不嫻熟,可日個婆娘還是沒問題的!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不蒸饅頭,也得跟自己爭口氣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切,鄉巴佬,誰愿意跟你睡啊,求玩意兒不懂的鄉巴佬,跟你睡老娘還嫌懶得洗澡呢.....”小紅一臉厭惡,頗為不喜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到時候我怕你會反悔哦。”龍根突然戲謔的笑了,轉過頭對著另外一個婆娘道:“來,我給你看樣東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個婆娘叫小青,名字聽著清爽,sao起來也是個沒完沒了的主兒,曾經有過,一女戰三男的壯舉!大戰一通宵,硬是一個人拖住了三個男人,最后把三個男人整的軟綿綿的跟爛泥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看啥啊,難不成你兜里還藏了金元寶...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拉著小青走到一邊,伸手把褲頭拽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那是什么?咋,咋,咋那么大....我的天啊.....”小青臉色大變,眼珠子險些瞪掉地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噓,小聲點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神秘笑了笑,把褲頭提了起來,壞笑道:“陪爺日一個成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日....”小青臉色一變,還沒回過神來呢。自己也不是沒見過大家伙,可這么大的家伙還真是第一次瞧見。那玩意兒用起來,應該會很舒服吧。“嗯,我給你日,你想咋日就咋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我沒錢.....”龍根攤攤手一臉無奈。悠悠的嘆了一口氣,說不出的失望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關系,不要你錢,免費讓你日!”小青也是個sao婆娘。見著寶貝就不撒手,小手扯著龍根褲頭,眼睛里泛著一片潮紅。緊緊夾著大腿,那地方開始不自覺的趟水兒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玩意兒太大了,又長又粗,跟一條大蟒蛇似得,黑黢黢的殺氣騰騰,瞧著心里就癢了。用,這樣的大棒子一定要用用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我先答應了翠華嬸兒要先日她的啊,得問問翠華嬸兒的意見呢....”龍根摸了摸腦袋兒,一臉無奈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沖龍根感激一笑,咋不明白這混小子是在給自己找面子啊,當下心里涌起一股暖流,原以為這小子日自己純粹是生理需要,沒想到還為自己著想,太難得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華姐,咱們倆一起用大棒子成不?你先用,我接著上,行不行?”小青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,那照片怎么可能是假的?真真的就擺在面前呢。真是摸了一輩子男人那玩意兒,最后險些看走了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,誰能想到這個愣頭青褲襠里夾那么大一坨玩意兒?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