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來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來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既然是姐妹,就該不分彼此,走,一起進去吧。”黃翠華倒也明白,幾人畢竟是合伙的關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拉的客人少,被她們挖苦嘲諷也正常得很,做這行的,有幾個婆娘心里不變態的?天天被人騎,萬人草的。心里早就不平衡了,碰見不安逸的事情自然要找點兒痛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龍小子給自己找了面子,可混小子不定天天都在這兒啊,以后大家還得一起處呢,何必把關系搞的那么僵呢?

              想了想也就答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華姐,太謝謝你了,走,走,帥哥,咱們進屋慢慢聊。”小青高興的險些蹦跶起來,高興勁兒跟幾十年沒開糊的老賭鬼似得。拽著龍根胳膊不撒手,稱呼也從“土包子”“鄉巴佬”變成了“帥哥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青,你瘋了,你,你咋也跟著玩呢,咱們還得接客呢...你,你...”小紅懵了,這什么情況?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給小青看了啥東西?把小青都給迷住了,還情愿倒貼,“好大,好大?什么東西好大來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仔細揣摩小青的話,小紅眼珠子一瞪:“好大?不就男人那玩意兒大嗎?次奧!究竟是多大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不傻,瞅著三人一前一后進去了,這心里癢得難受。做這行的自然沒啥清白婆娘,啥清白都是狗屁,更別談節操.了。只要爽了,那就成!

              這輩子除了對金錢的追求之外,就是找個強壯的男人,過上性.福生活,而性.福生活自然離不開大家伙。

              知道那愣頭青有個大家伙,卻不知道究竟有多大,瞧著小青那驚愕的表情應該小不了,心里也想念的很,平常上門那些男人,都饑渴成啥樣了,一臉的sao包痘痘,槍才提上來,抖兩抖屁股蛋子,得,就算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往往弄得自己不疼不癢,褲子都懶得拖。更別說性福了,幸好有錢拿。這才稍稍滿意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知道屋里藏著大棒子,自己卻不能用?心里怎么可能好受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管他呢,老娘也瞧瞧去,大不了我也不收錢就是了.....”心里糾結了一陣,小紅顛著兒屁股也跟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著小青進了里面的屋子,這才知道,這哪兒是按摩店啊,進去幾間屋子,跟小旅館似得,一間屋子擺一間床,放一臺電視,其余就沒啥了,估計都是日完就走的角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帥哥,來,我給你脫衣服哦...”小青急不可耐想把龍根扒光了。大蟒蛇的影子還在眼前晃悠呢。整的人心里癢酥酥的,不得勁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點了點頭,一副隨便你整的架勢,伸手摟過黃翠華,兩只手在胸前里翻騰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小紅比,黃翠華是真的有些老了,額頭上都有皺紋了,奶.子也不翹了,不過用來日日還是不錯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罩子里翻出兩顆漆黑的櫻桃珠子,輕輕捏了捏,珠子一會兒就硬挺挺的,使勁兒一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小龍,輕,輕點兒,奶.頭子疼呢...嗚嗚,來,嬸兒瞧瞧你的大棒子....”黃翠華早就餓得不行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來的路上,下面的褲子都濕了,險些沒滴出來,不然人還以為尿尿了呢。順著褲襠,抓住了龍根大棒子,身子猛地一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感覺咋又變大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嗚嗚,小龍,別,別摳,別摳啊....嗯嗯啊啊....嗚嗚...”黃翠華身子驟然一緊,大腿猛的一并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只手掌在里面翻江倒海,濺起“嘩嘩”的水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拿出手一瞧,粘稠的熱汁徑直滴了下來,“嘖嘖嘖,嬸兒,你瞅瞅你,都浪成啥樣了?咋這么多水呢....唉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來,屁股蛋子撅起來,我先給你捅兩棒子,解解饞,稍后咱們再來一輪兒,不大戰三百回合,決不罷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黃翠華這會兒渾身軟的只是“嗚嗚嗚”的呻吟叫喚了,癱軟在床上,一副隨便你日的表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本來黃翠華不至于這么不禁整,一來是太久沒開張,沒男人日過,二來是太想念大棒子了,大棒子一出現,整個人都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站起來,大棒子抖了抖,對準洞口,猛地刺了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.....”黃翠華脖子一揚,叫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久違的充實感再次襲來,脹鼓鼓的奇妙感覺,大棒子一捅到底,連靈魂都跟著顫抖的節奏又回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...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棒子有節奏的進進出出,來回抽送帶出“滋滋滋”的水聲,只一小會兒,下面那地方都濕透了,一捧一捧的熱汁流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啊.....小龍....小龍,不....不行了,不行了,啊....我不行了啊....嗚嗚嗚....我...我.我到了...啊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過了好久,黃翠華終于軟了下去,攤在床上跟一灘爛泥巴似得,動都動不了,只剩下陣陣的喘息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抽出大棒子,沖小青招了招手。“來啊,該你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哼,嗚嗚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目睹大棒子的兇惡,小青早就自己摳弄了兩三回了,褲子都給扒了下來,毛茸茸的洞口都露了出來,兩片漆黑的餃子皮攤在兩邊,正中流淌著滾燙的汁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咋了,不想用大棒子了?那也行,不用就不用吧,反正吃虧的不是我。”說著,龍根就要提褲子走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青立馬不干了。拽著龍根不撒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,我用,我用。不過,你輕點兒行不,人家下面嫩的慌,遭不住那么捅.....”小青還是有些擔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這細胳膊細腿兒的,遭得住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次奧!嫩的慌!我.日.你大爺!你.他.媽的坐.臺小姐,你還嫩的慌?真以為你是黃花大閨女呢!”龍根暗罵不止,這都啥婆娘,還跟著裝處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我一定會溫柔的。不過,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哦。”龍根壞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啥?你說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待會兒,你叫.床的聲音大點兒,把小紅那sao婆娘勾引進來,老子把她也要日了。成不?”龍根眨了眨眼睛,說不出的邪惡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青點了點頭。應了下來。以為多大的事兒呢,不就叫.床嗎?別說日起來要叫喚,就算你摸兩把,老娘也能給你叫出花兒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開始吧,我先摸摸奶.子....”龍根根本不客氣,也不知道啥是客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拽過小青,一爪扯下領口的罩子,兩只白花花的大白兔竄了出來,頂端兩顆小點兒,堅挺而長又黑。一瞧這奶.子,很多男人都吃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沒去啃,伸手摸了兩把,手感很不錯。順手摸了摸小青下面的洞口,手指伸進去掏了兩把,照春.宮.圖的套路整,三淺一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驟然加速,白乎乎的屁股蛋子都整變形了,瘋狂的呻吟聲中,一股白色唾沫從小縫兒飛濺而出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瞧了瞧手上沾滿的汁液,龍根不由得暗暗咂舌:“不愧是坐.臺小姐啊,浪得有本錢啊。這水給不要錢似得流,叫.床的聲音都給你講道理,聽得骨頭都酥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嗯哼,嚶嚀,,嗚嗚...輕...不要,不要啊....嗯哼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做足了前戲,龍根擼了擼大棒子,扶著大棒子擱洞口來回的磨了磨,頂開兩片漆黑的餃子皮,猛地一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哧溜”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小青瞪大了眼珠子,小嘴巴都繃圓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啥感覺,下面像塞了根兒棒槌似得,把洞口塞了個滿滿當當,一直頂到花蕊深處,沖撞著墻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...啪啪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緊緊扣著兩半兒屁股蛋子,龍根慢慢運動起來,這婆娘身材還是挺不錯的,小蠻腰大.屁.股,日起來舒服的很,撞在屁股蛋子上還能給你彈回來似得。啪啪的都變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啊....啊...輕,點兒....嗚呼呼...舒服,啊...嚶嚀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青呻吟不斷,兩手撐在床上,擰著屁股蛋子迎上龍根的沖擊,一次一次的沖向高.潮的頂峰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種感覺,好像是一種莫大的諷刺,做小姐這么多年,感情都白活了,從來沒這么爽過啊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蹄子,叫的這么浪,當真有那么舒服嗎?”門外的小紅,聽見了,心里癢癢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雖說自己接客不少,可自己需求量大,一般男人根本就滿足不了,每次弄的不疼不癢,心里更是憋得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聽著小青二人的叫2床聲,心里更不得勁兒了。都是女人,一聽就知道啥聲音是發自肺腑的。啥聲音是裝的。小青這是舒服,是爽的征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疼痛中帶著sao媚,而不是純粹的放蕩,這就是最為巔峰的狀態啊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管了,進去瞧瞧!”小紅銀牙一咬,輕輕推開了門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進門一瞧,小紅瞪大了眼珠子,嚇得癱軟在墻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,那是什么玩意兒,一根兒黑黢黢的大棒子,如小手臂粗細,從雜草中挺立而出,直咧咧的刺入,拔.出.來的時候帶起一片白嫩的水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的撞擊的屁股蛋子都變形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啊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家伙?”小紅搖搖頭,一臉的難以置信,腦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,“對,這根兒大棒子不就是翠華手機里的照片嗎?天哪,世界上難道真的有這么粗壯的家伙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咕嚕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震驚過后,小紅也眼饞大棒子了,這么大的玩意兒,不僅沒用過,以前見都沒見過,如果能用一下該多爽啊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帥哥,日日我成不?我我...我也想來...不要錢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啊,先把褲子脫了,趴在床上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