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妓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妓...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的擔心不是沒道理,一看見小紅臉兒都綠了。小紅在街道上啥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知道,別說強.奸了,照這婆娘的sao勁兒,就算幾個大漢子輪大米都不怕的主兒啊,可今兒咋還喊出來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肯定有問題!

              那自己就不攙和了,平日打打.炮,吃點兒野食,啃蹄子倒是小事兒。別整出啥大亂子來,那可就賠大發了。所以,當機立斷報警,自己啥事兒不管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喂,疼,疼啊...哎喲...麻煩哪位大哥,大爺幫我叫叫救護車啊,我雞.雞疼啊....哎喲”李良蜷在地上,跟母貓似得,翻過來,滾過去,雙手死死捂住褲襠那玩意兒,疼的眼淚都掉出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兒點兒太背了,他.奶.奶.的怎么那么倒霉,上個廁所都出事兒,非得把褲襠這玩意兒割了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流氓,活該!怎么沒打死你?”旁邊有人罵了一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活著呢,看來咱們下手輕了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救護車?想得還真美,要不要老子把你亂刀砍死,送火葬場啊,媽的。柳河鄉怎么出了這茬人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打死這混蛋,接著揍!”人群中不知道誰吼了一嗓子,眾人躍躍欲試,又要動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嚇得沈宏連忙給攔了下來,心想,你狗日一個一個打的倒是暢快,打出毛病來,那老子可就賠大發了,折騰了半輩子的飯店怕都得泡里面去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別別,大家伙別打了,再打就出人命了,咱算了吧,算了吧啊,這小子也怪可憐的,瞧瞧,揍得連他.媽都不認識了。”沈宏攔住眾人直賠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不嗎,李良這會兒像個王八蛋似得,龜縮在一起,腦門兒上全是大紅包,干干凈凈的白襯衫就跟廁所里打撈出來似得,全是腳印兒,鼻孔,嘴角到處都流血,跟大姨媽來了似得,滔滔不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老板,你這話咋說的啊,感情他耍流氓還有理了是不是?是不是咱們這些女人就活該被欺負啊。”小紅不干了,怒瞪了沈宏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鐵青著臉沒敢吱聲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幫地上這混蛋說話,本來就犯了眾怒,這會兒要再惹了小紅這sao蹄子,那張潑婦嘴能把自己給羞愧死。支支吾吾半天沒吭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欺負咱們婦女同志。都是一群臭男人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老公,別理這王八蛋老板,什么東西,屬蛇一窩還是怎么地?就知道欺負女人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公,揍,幫那位大姐狠狠的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對對,打,一起動手,廢了這混蛋!不能讓咱們婦女同志受到傷害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得沒錯,今兒是這位女同志,下一次可就指不定是誰了,為了杜絕后患,老子今兒要掐斷這王八蛋的小.雞.巴!”又是一個男人站了出來,挽著袖子又要上陣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見狀,趁機又抹了兩把眼淚,哭的那個傷心,估計親媽死了都沒這么難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啊,別啊,別打了啊。”沈宏急的直跺腳,再打兩下真沒人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滾一邊拉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閃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!”沈宏被推開了,胖乎乎的身子險些栽倒在地。這下可把沈宏給惹毛了,跳腳指著小紅罵道:“小紅,你個sao婆娘究竟怎么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他.媽.的不就是一妓.女嗎?日你怎么了?強.奸你又怎么了?還真當你是黃花大閨女啊,真拿自己當菜呢!大不了就當這位兄弟piao了你,老子給你拿一千塊錢,這事兒就這么算了行不行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真是急了,再鬧下去指定出人命,到時候自己吃不了兜著走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妓.女?”這一嗓子,把大家給吼住了。紛紛回過頭來望著小紅,眼神兒里充滿了詢問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其中不乏有些色鬼日過這婆娘,甚至經常照顧這婆娘生意的,仔細一瞧,喲,還真是這婆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女的是小姐?出來賣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像是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啊,這小姐不樂意讓人日嗎?今兒咋還叫喚開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人群中嘀咕了起來,議論紛紛,沖著小紅、黃翠華指指點點的,場面頓時變得微妙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李良耍流氓,餐廳里要日人是不對,可如果是妓.女的話,今兒咋叫得這么歡暢呢?不科學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告訴你,小紅,這是我的飯店,容不得你撒野,我可告訴你,不管這位先生有沒有強.奸你,都不準再動手了,有什么事兒,警察來了再說!”沈宏火了,厲聲吼道。拿眼睛橫了小紅兩眼,你個小sao蹄子,不給你點兒厲害,你還翻天了是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也給嚇了一跳,不過小紅能是一般人嗎?那是男人胯下求生存的厲害婆娘,一逼不知道夾死了多少人的英雄人物,啥場面沒見過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沈老板,你可真會說話啊,對,我小紅是妓.女怎么了?怎么了?我礙著你什么了?”小紅也豁出去了,自打出來混的那天起,這臉面就沒想過要!胸脯一挺,從人群中站了出來。示威似得,又在李良褲襠上踢了一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哎喲一聲嚎叫聲響起,瞧得沈宏眉頭直哆嗦。這婆娘下手太狠了,那小.雞.巴再踢都縮回去了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靠.黨.黨.腐敗,靠廠廠要賣,就靠下面一小塊,時間短,來錢快,既不貪污也不腐敗。你說我在賣,可身體雖賣靈魂在,蘿卜拔了坑還在,怎么能說這是賣?再說了,你.他.媽.的有能耐別來妓院逛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一陣肥肉臉龐直抽抽,不敢吱聲兒,果然把這婆娘惹急眼了,啥話說不出來啊?這下這臉可算是丟盡了。只怕‘燒公雞’的牌子算是砸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家都來說說啊,我們妓.女怎么了?得罪誰了啊,不偷不搶,一張小床就上崗。無噪音無污染,利用縫隙求發展,不生女不生男,不給國家添麻煩,何罪之有?還給部分臭男人,悶騷男人,表面衣冠楚楚,實際上就是禽獸!畜生!天天就知道日老娘,就想日老娘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,老娘高興就給你日!可老娘要不高興,老娘就不是人了,就不是女人了?欠你的還是怎么了?啊!大家都給評評理,妓.女是不是人,是人的話受不受保護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另外,我還要再問問,方便這些臭男人,阻止這些臭男人犯罪,難道我們還有錯了不是?說啊,沈宏,你.他.媽.的倒是說話啊,忘記你當初脫.褲子的猴急樣兒了是不是?你怎么不說話啊你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步步緊逼,臊得沈宏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,額頭上直冒虛汗。這婆娘太厲害了,以前就覺得這sao婆娘下面那張嘴厲害著,沒想到上面這張嘴皮也厲害的緊,弄得自己啞口無言!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鉆進去,今兒這臉算是丟大發了。估計出門兒就得被人罵,回家了婆娘怕還得跟著鬧離婚!

              “眾位婦女同志,大姐小妹兒們,今兒我小紅請大家說道說道,”小紅站在人群里,突然猛地一掀裙子,圓鼓鼓的大腿露了出來,粉紅色的小內褲包的圓鼓鼓的,黑漆漆的毛發都能瞧見,引得不少男人直咽口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又說話了,“有人說這樣會破壞安定團結嗎?可是我想問,這東西是組.織的嗎?是你的嗎?不是?是國.有.資產嗎?不是,都不是!我就不明白在這個向雷鋒同志學習的大環境下,我自己的東西讓別人用用難道也有錯嗎?啊,大家給評理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啊,這婆娘說的也挺有道理的啊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聽這么一說,還真是,不偷不搶的,自己的東西還拿給公家用,品德高尚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錯,妓.女也是人,不能一棒子把人給打死了,瞧瞧這婆娘多好啊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站在人群里嘆為觀止的搖搖頭,暗暗咂舌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婆娘了不得啊,他.奶.奶.的!當妓.女還當的這么理直氣壯,說話都氣壯山河的,太有氣勢了,不去當演講家簡直是太屈才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說的好!小紅大妹子,我支持你!”一名中年婦女站了出來,揮舞著拳頭,跟打小日本兒似得激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紅大妹子,我挺你!對,你們做妓.女的實在是太辛苦了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讓著臭男人逍遙法外,一定要好好收拾這些王八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媽.的!老娘以后再也不來‘燒雞公’吃飯了,求玩意兒老板,跟畜生似得,盡幫禽獸說話了!老公,你給揍他狗日的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對,燒雞公的老板也不是好玩意兒,大家一起上,拆了‘燒雞公’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打啊,打啊,把這兒拆了算逑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嚇得連連后退,差點兒一屁股蹲兒坐在地上,自己太小看小紅的本事了,三言兩語的煽動了好幾十個人,自己倒也帶了幾個人來,可這哪兒夠看啊?趕緊溜,等警察叔叔來了再說啊.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砰砰砰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霎時間,‘燒雞公’內喊打喊殺的,到處打雜東西的,亂成一團,龍根身子靈巧的很,東躲西藏的一直拍照玩兒,這種場面堪比黑社會斗毆啊,跟古惑仔似得,百年難得一遇,不看白不看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不準動,我是警察!”突然間,一聲厲吼響起!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