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何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何...

              老話說:“窮不與富爭,富不與官斗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柳河鄉窮山惡水的,刁民雖說不少,可畢竟沒見過啥世面,平常見著穿制服的都繞道走,生怕惹得對方不高興請自己吃了槍子兒,那就可玩大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因此,當三個穿著制服,夾著公文包的圓盤盤帽子的警察出現之后,頓時驚了下來,靜得只剩下“喀嚓喀嚓”的拍照聲了。這人就是龍根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喲,警官同志,可把你們給盼來咯,瞧瞧,瞧瞧,這都給我禍害成啥樣了?”第一次,沈宏第一次覺得見了警察比見了自己老爹還親切。上前連忙散煙,殷勤的人都矮了一截,差點兒沒趴在地上來個“吾皇萬歲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為首的警官叫方正,是柳河鄉派出所所長,所里也沒兩個人,可大小是個官兒,在這柳河鄉就跟土皇帝差不多樣式的,久而久之也就養成了大爺性子。腆著個大肚子,跟個王八蛋似得。

              走上去撥開人群瞧了瞧,地上那男的哪里還有人樣兒啊,縮在地上給老母雞下蛋似得,一臉憋得通紅,就是下不來蛋。鼻血都給逼出來了,這得多難受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兒,老板,你來說說看。”反正瞄了一圈兒,嘬了一口煙,最后望向了一旁的沈宏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宏,反正并不陌生,街上就這么多戶人,閉著眼睛都能背完咯,自己又常到“燒雞公”吃飯,沈宏也挺會做人,從來不收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你給評評理啊,你瞧這事兒給整的,怎么著呢,是這樣的...........”沈宏一聽這話,心里有譜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來自己這幾年的好處沒白給,總算幫著自己一回了,希望能把小紅那sao婆娘收拾一頓吧,太不是東西了,險些把店兒給拆了不說,自己還差點兒挨了一頓兒胖揍。以前倒是沒瞧出來,這婆娘不僅在床上勁兒sao,下了床這嘴還特賤!

              嘰里咕嚕聽了一陣兒,反正擰著眉頭點了點頭,煙頭扔在地上,拿腳尖兒摁了摁,電視里那動作都給學全了。吐了一口長長的煙圈兒,這才開口說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小王,小李,你們倆把這小伙子送到醫院去,好好治療一下!那個女的,對,小紅,還有黃翠華,你們跟我去派出所走一趟!聚眾鬧事,還有王法了沒?”話到最后,反正語氣嚴厲了起來,肥胖的大肚子抖了抖,跟懷了娃似得,一陣鼓動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、黃翠華聞言臉色大變,忍不住顫抖了兩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這話啥意思?別人不知道,小紅倆倒是明白的很。反正這狗日的也不是啥好東西,平常作威作福慣了,跟街道上做大生意的,有錢人關系好的很,勾肩搭背的跟基友似得。獨獨喜歡欺負那些沒錢沒權的人,整天不是找這樣的麻煩就是找那樣的麻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妓.院這一行,啥按摩店兒都是虛的,大家都是明白人,那里面干嘛的心知肚明!柳河鄉漂亮婆娘本來就不多,光明正大出來賣的,就只有小紅姐妹兒們了,方正這王八蛋也經常逛窯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給錢倒在其次,小紅心想讓你日了,以后有個啥困難的,也算找了個靠山不是;關鍵這王八犢子心眼兒太多,玩得花樣兒更是折磨人,褲襠那雞.巴就跟小拇指似得,偏偏喜歡拿手捅,捅了前面捅后面,還讓給他舔.屁.眼兒,狗雜種不存心埋汰人嗎?

              這會兒方正這么說,顯然是想讓姐妹倆給他免費服務了!想想那玩兒法,小紅、黃翠華這心里就直發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這事兒是這混蛋欺負我們姐妹在先,為什么把他送去醫院,把咱們姐妹留下調查?大家也看見了,我們姐妹也受傷害了啊?”黃翠華年紀大點兒,見得也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平常瞧見電視里,跟警察犟嘴啥的,今兒也不知哪兒來的膽子,虎著膽子吼了一嗓子,仔細一聽,卻沒啥底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長本事了啊。”反正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皮,“你們把這人鬧成啥樣了?難道跟你們沒關系,還有這人,都打成啥樣了,說不定你們還要賠醫藥費呢。這人不起訴你們也就算了,要起訴你們,怕還得進局子待兩天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避重就輕,就是不提強.奸這一檔子事兒,奶.奶.的,到嘴的鴨子還能飛了不成?

              剛剛一進來,老早就瞧見小紅那sao貨了,超短.裙裹著圓翹的屁股蛋子,胸前更是露出一大片白嫩出來,大大的半圓球型,隨著呼吸一起一落,好看得很。這奶.子自己摸過很多次,舒服的很,一棒子捅進去的時候更有味兒,別看這婆娘是個妓.女,下面緊著呢,夾得舒服的很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sao貨,看方大爺待會兒怎么日你,哼!”方正陰沉的笑了笑,嘴角扯起一抹危險的弧度,“居然學會犟嘴了!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小紅咬了咬牙,把黃翠華拉到身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跟你去派出所!”索性豁出去了,不就是挨一頓日嗎?姑奶.奶還真不怕了,你他.媽.的有種從褲襠里掏出根兒粗點兒的棒來,最好跟小龍的一樣大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紅,別去,這狗日的沒安啥好心!要去我去!”黃翠華反手抓著小紅,秀眉微蹙,一臉憂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談這狗東西平日里的作風,單看那賊溜溜轉的雙眼,就知道盯著人胸口猛瞧,色得一點兒都不坦蕩,想日人還找那么冠冕堂皇的借口,笑死人了。沒小龍一半兒干脆,日就日唄,同樣是男人差別咋那么大捏?

              “翠華姐,別爭了,我去!”小紅很感動,也很無奈。方正那狗日的看上的是自己,自己要不去,他能罷休了?做夢吧!

              感動的是,自己平日那么刻薄刁鉆,翠華姐還幫著自己。自己太不應該了啊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喲,菜市場買菜呢,還跟我討價還價?”方正賊溜溜的眼珠子直轉悠,突然厲聲吼道:“都給老子回所里去!反了你們了,還講價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....”小紅一聲沒喊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許久未出現的龍根卻是走了出來,邁著步子,松垮垮的褲襠里一陣晃悠,手里握著倆手機,笑臉盈盈,只是那抹笑容咋瞧咋覺得危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嘿嘿,方所長是吧,我先給你提供一點兒證據。”龍根賊笑著靠近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眉頭一皺,有些不樂意。他.奶.奶.的,好事將成跑出個程咬金攔著,自己愿意,褲襠那東西要造反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誰?有什么證據?快點兒拿出來!”方正的聲音很不耐煩,哼了哼鼻子。大大的肚子里又是猛得一拱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不生氣,伸手出兜里摸出一個手機來,打開文件夾,里面正是剛剛拍下來的照片,360度無死角拍攝,尤其是小紅拽著李良從廁所里出來的一霎那,褲襠硬起來的小.雞.巴都瞧得真真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這是小的吃飯時候拍下來的,你看咋樣?這玩意兒能定罪的吧?剛才那一幕好多人都能作證呢,這倆位姐姐應該沒啥事兒吧。”龍根笑著問道,乍一聽是商量的語氣,仔細一品,味道卻是變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你堂堂一所長,不分青紅皂白,聽取沈宏一面之詞,武斷草率,這么多人瞧著看著卻置之不理,如今證據確鑿,你還想怎么著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!區區幾張照片可還說明不了什么,案件還需要進一步調查,沒看見這小伙子傷成什么樣了嗎?他需要救治!請你讓開,別耽誤辦案,否則告你一個妨礙公務!”方正語氣嚴厲了兩分,老鼠般的眼睛射出兩道精光!

              臭小子,跟老子做對,千萬別栽在老子手里,否則弄死你狗日的,還沒人敢給你收尸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方所長,話怎么能這么說呢。我可是良好市民,努力配合調查,積極提供證據,你不給我頒發好市民獎也就算了,還要懲罰我,這不科學啊。”龍根佯裝嚇了一跳,整個人后退了一步,眼里卻是一股戲謔味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怕你?怕你老子就不是龍爺爺了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胡攪蠻纏,妨礙公務!小王,小李,先別管地上傷員,把這個混蛋給我銬起來,帶回警察局!”方正氣得直哆嗦,這混蛋哪里是來獻證據,分明就是找茬的!不給點兒厲害瞧瞧,還以為自己好欺負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!”小王、小李銀閃閃的銬子一取出來,頓時嚇傻了一片人。好端端的提供證據,咋還把人給抓了呢?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倒也沒反抗,反而配合的伸出了雙手。方正眼皮直跳,這小子油嘴滑舌的,不應該是這么好說話的主啊,按照劇情應該跳三跳才對啊,哪兒出問題了呢?方正沒想明白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方所長,別來無恙啊。我這手機里也有幾張照片,打算現場提供證據,你是不是打算也把我給銬起來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候,門口響起一道清冷的聲音,何靜文握著手機,晃了晃,踩著高跟鞋冷冷的走了過來,走進了方正才瞧明白,何靜文手機里的照片跟這混蛋小子的一模一樣!頓時腿都軟了。結巴著: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何,何鄉長,你你,你怎么來了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來看看你是怎么辦案子的啊?反正今兒上面來人了,正好讓大家都瞧瞧,咱們柳河鄉的派出所是如何的能干!”何靜文眼珠子一瞪,一股寒光射了出去!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頓時軟了腳,踉蹌著差點兒一屁股坐在地上......
          我去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