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video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/mark></video>
    <source id="tkpml"><noframes id="tkpml"></noframes></source>

        1. <input id="tkpml"><big id="tkpml"></big></input>
        1. <source id="tkpml"><mark id="tkpml"><u id="tkpml"></u></mark></source>
        2. <tt id="tkpml"><kbd id="tkpml"></kbd></tt>

          比奇屋 > 鄉村大兇器 >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丑...

        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丑...

              袁紅不是什么奔放婆娘,但也絕不扭捏。事后也想了想,既然都犯戒了,索性豁出去了,發展一長期炮.友倒也挺好的。誰讓家里那死男人成天跑長途,錢也沒掙兩個,還不知道外面有沒有野婆娘呢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就這樣處著吧。好家伙不用白不用,那種舒爽是一個女人夢寐以求都想要的,無邊的滿足感,云端處的美妙,勝過鈔票,勝過鉆戒鮮花!

              開了葷的婆娘覺悟就是高,一上午真沒啥人來,只有龍根一個人來練車,滿操場隨隨便便橫沖直撞,倒也忙的挺開心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心里把龍根當成了自己男人似得,貼心的很。又是買煙,又是喂水的。搞得像自己是學徒似得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開車也不難嘛,轟油門兒掛擋的事兒。”龍根把著方向盤,開車法拉利似得,油門兒轟到底了都!

              一聽發動機聲音,再看發動機轉速,袁紅頓時滿頭黑線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混蛋,你有常識沒啊,發動機都六千多轉了,你才掛著一檔,油門兒踩到底,油不要錢還是咋的?存心燒壞老娘的發動機呢你。快,掛擋,踩離合,掛二檔,推三檔,對對,就這么......”袁紅急的恨不得罵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樣開法,不知道一年到頭燒壞多少發動機,王八犢子還有臉吹牛呢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喂喂,你慢點兒慢點兒開,轉彎轉彎,次奧,你狗日的小心點兒成不,一車兩命的事兒呢.....”袁紅嚇了一跳,險些撞在墻上。一摸額頭全是汗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卻不以為然,握著方向盤慢慢把速度降了下來,扭頭問道: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啥發動機的轉速表啥的,為啥六千轉就不能一檔走呢?”龍根還算有些覺悟,知道不恥下問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袁紅聞言,認真說道:“這就好比大人和小孩兒,得了感冒似得,大人兩片藥的劑量,而小孩兒只有半片的劑量。吃多了,就把腦子燒壞了。明白不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,龍根來了個舉一反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啊,是不是這個意思。比如,比如說啊,我褲襠這玩意兒太粗了太大了,只能日洞口大的成熟婦女同志,不能日小妹妹。日了小妹妹,下面就遭不住了,要紅腫,要流血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!色鬼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袁紅俏臉一紅,輕啐一口,沒好氣的瞪了小混蛋一眼。混蛋弄的什么破比喻,三句離不開炕上的話,動不動就日啊日的。本來倒也沒啥,可聽著別扭,跟逛妓院似得,里面全都是sao婆娘,流氓男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”龍根笑了笑,再次啟動車子,準備溜兩圈兒,然后吃飯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早點兒吃完飯,陪美女教練找個地兒再樂呵樂呵,練兩圈兒就得回村里去了,本來昨天就該回去的,有事兒給耽誤了。天知道回去了,表嬸兒會饑渴成啥樣,還有那一群sao婆娘,個頂個的sao,真要一起上,心里還真有些怵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中午必須多吃點兒飯,整點兒牛鞭豬鞭啥的,燉上滿滿的一鍋吃了,可惜的是城里找不到賣王八的,牛雞.巴就不用吃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了,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爺爺,那孫子又來電話了.....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這時候,電話急促響了起來,龍根停好車,掏出電話。呵,想誰來誰,比曹操來的還快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喂,表嬸兒,啥事兒啊,我剛才正想你呢,嘿嘿,別著急啊,晚上洗好了,我一準兒趕回來啊....”袁紅杵在旁邊,龍根也不在乎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表嬸兒多瓷實的關系,日了無數回了不說,還是親戚呢。這關系一層疊著一層,比親爹還親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別,別別啊,表嬸兒,你別急啊,出了啥事兒你慢慢說....”龍根頓時變了臉色,電話那頭表嬸兒受了莫大的委屈似得,差點兒哭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頓時有些慌了,表嬸兒是自己的心頭肉,倆人雖不能結婚,可拉到后宮當個妃子還是沒問題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陳天明回來了?陳二狗也要跟你做對?躺在王八池子里要喝弄藥自殺?”龍根眉頭擰成一團麻花,嬉皮笑臉終于陰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養王八可是自己的發財大計,更是計劃中的第一步,偏偏老陳家非得跟著自己做對,那...可就不能怪龍爺爺心狠了呢!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表嬸兒,你別擔心。挖池子的事兒先放一放,你下午就擱家里好好休息一下,洗洗澡什么的,今兒我一定回來!”安慰了一下沈麗娟,龍根掛掉了電話。

              賊溜溜的雙眼突然多了一抹陰狠之色,突然,詭異的笑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,跟龍爺爺斗法,你們還嫩著呢!”自言自語了一句,龍根突然笑了,嘴角扯起一抹危險的弧度,無比陰沉!

              袁紅坐在旁邊瞧了個明明白白,不由得打了個寒顫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己跟這小混蛋認識不超過四個小時,甚至小混蛋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就把自己給日了。更別提啥深入的了解了。唯一的“深入”,就是把那根兒又長又粗的人鞭塞進自己體內,然后吐了幾口口水兒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再無其他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,你怎么了?臉色怎么那么難看,是不是遇見啥麻煩事兒了,需要幫忙么?”盡管啥都不了解,袁紅不由自主的問了出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微微搖了搖頭,淡淡道:“沒啥,小事一樁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今天怕不能練車了,那個,你有空沒,送我去一趟派出所,我有事兒回鄉下處理一下,明天再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好,我送你過去。”袁紅也不拖沓,換了位置,油門兒一踩,麻利的掛著檔位,小轎車跟風似得飆射而出,幾個眨眼間就到了派出所門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擺了擺手,龍根就進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派出所今兒忙得很,案子不多,可昨兒那事兒夠大,方正挺重視的,所里所有人都加班來了,確保最短時間內把事兒調查清除,整理資料準備上交領賞!

              就連一向好吃懶做,熱衷于吃喝piao賭的所長方正也趴在辦公桌上,全神貫注整理著資料,這些小玩意兒說重要也不重要的,說穿了,就是政.府官員當中耍流氓!可只要少做文章,自己把細節弄的更加詳細一些,要往上面爬,可就容易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少,有個機會不是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喲,方所長,忙呢哈。”龍根也懶得敲門,大咧咧的闖了進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哪個狗日......”最后一個字沒吐出來,方正頓時又規矩了起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原來是龍根兄弟啊,哎呀,你咋舍得來我這兒坐坐啊,可把你給盼來咯。”方正為人圓滑,拉著龍根入座。“小王,趕緊倒茶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淡淡的擺擺手,心里卻有些急躁了。老陳家的人要直接找自己麻煩,倒是半點兒顧慮沒有,就老陳家那一屋子的豬腦子,拿什么跟自己斗?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,表嬸兒孤家寡人的,再有能耐,說到底就是個婆娘!老陳家的人混著呢,別搞出啥事兒才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茶不茶的,就沒必要了。方所長,不介意的話,我就叫你一聲方大哥了,所長所長的多生分不是。”一開口,龍根先套了個近乎。先把方胖子綁住再說,接下來的事兒就好辦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那個,我今兒來是幫何鄉長傳達一些精神的。”故意清了清嗓子,身板兒也挺直了一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聞言,連忙抬頭挺胸收腹,跟見了國家領導人似得莊重!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個何鄉長說她接到報案,柳河鄉上河村,有人阻撓村民發財大計,阻止王八蓄水池的修建,方所長你有空么?何鄉長指名道姓說讓你去辦這事兒,還說了,你辦事兒她放心得很呢!”不知不覺,又是一頂莫須有的高帽子給方正扣了上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跟官場的人打交道就得這樣,隨時隨地給他一點兒盼頭,就跟驢子面前的蘿卜似得,看得見,吃不著。卯足了勁兒,干了半天,啥也沒得到....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陳天明是誰?這么大膽子?”方正拍著大腿,一臉的義憤填膺,雖然黑沉著臉,擰著眉頭,可還是能瞧出眼睛里的一抹狂喜之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沒啥背景的,就是腿斷了,兒子雞.巴沒了。父子倆啥也沒有了,估計打算破罐子破摔了,訛點兒錢,準備年貨嘛。”龍根胡掐了一個理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正卻聽得認真,“哼!丑人多作怪!都作成啥樣了,還沒完沒了,沒臉沒皮的!太不像話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龍根兄弟,走,咱們這就出發,我倒是要好好瞧瞧,這個陳天明長了幾個腦袋,活得不要命了,老子就給他蹦了!”朋友面前嘛,吹噓起來自然不著邊際,先繃足了面子再說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根笑笑,效果不就來了么?

              啥事兒不用作,扇了兩把風,鼓動得方正跟要打小日本兒的興奮似得,大手一揮,辦公室人全都帶走了,帶著圓盤帽子,出發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,陳天明啊陳天明,你拿什么跟我斗?你憑什么跟我斗?你斗得過龍爺爺?哼,斷了兩條腿還不不本分,那老子就斷了你老陳家所有男丁第三條腿!他.奶.奶.的........”
          我去操